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三章 巽风传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三章 巽风传说

    第三章巽风传说“什么?”风南天这回可傻了,自己居然跟妖精在一起。没办法了,岳琦说的也对,家是回不去了,事实上自己也没有家了,脸上泛起一丝苦涩。不过他倒是听出来了,自己还能活很多年,也不错,看己以后要经常和这妖精打交道了,真不知是福是祸。“对了,岳兄弟,这世上当真有妖魔鬼怪,神仙吗?,可我生活这么多年也没听说啊!”风南天还是不敢相信。“当然了,你哪能遇的上,就算遇上了你也不认得啊!这世界太大了,就我知道的就有佚凡界,天界,戾妖界,魔杀界,洪荒域和天神界这六界。

    佚凡界很大,就是普通凡人和一些能力高强的武者生活的空间,包括现在你生存的世界,一些修真的门派都在这一界,其中以六大圣门最著名。还有很多这样的地方,只是可能各自生存的方法不同罢了。其实老仙洞府的水池就是一道通往其它凡间界的幻门,可以通往其它空间。他们的实力在佚凡界几乎是无敌的。

    天界一直是个迷一样的地方,传说那里的人与我们正常的人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他们的实力等同于天神界。戾妖界自然就是我们这些妖精和变异的妖兽生存的空间了。

    魔杀界则是一些人修行魔道的场所,遍地杀戮,讲究强者为尊,任何人都可以通行这界,前提是要有强大的实力。因为他们的行事全然没有规矩,所修功法与正统修真有很大区别,加上每个人都是满手血腥,所以被称为魔。洪荒域我也只是听说过,传说那里的每一个人都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也有天地间最珍贵的奇珍异宝,可惜从没人去过。

    至于天神界,顾名思义就是神居住的地方。一般的神人都是修真者突破天道后飞升才成天神的,神界也分很多等级。最低级的称为仙人,只有通过更高级考验的的仙人才能成神。当然如果你的修为可以打通神界的通道也可以成神的,只是最近三千年来,从没听说有人闯的过去。一般来说,各界都守着各界的戒律,从不轻易越界,都怕惹来强大势力的干涉。

    当然如果你规规矩矩谁也不会理你的。风老弟,总之在这世上一切要靠实力说话,你明白吗?”风南天点点头,他有点相信岳琦说的话了,这世界还真有神仙鬼怪之类的存在。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同时也被岳琦的话打动,以前的他从没有束手待毙的习惯,只是一时间难以接受。

    人就是这样,能好好活着,谁会选择死呢?何况风南天已经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这时他还不知自己以后是多么感谢今天岳琦对他说的话,这对他的人生观,以后的目标前途都有重大的意义。

    风南天一时间觉得前途一片光明,灰死的心重新复活。那就像溺水的人,突然找到一根浮木,必将抓住不放。他知道岳琦肯定有点本事,虽说是妖,可看样子和自己想象当中的妖根本就是两回事。算了,还是想想要怎么才能让他教自己呢?跟他套近乎,不行,人家跟你非亲非故,就算回到五百年前他也还是姓岳啊!拜他为师,更不行,自己一个老头子拜一个小孩为师,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死。他可不知岳琦非但不是人,就连岁数当他的祖爷爷也足够有余。

    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头绪来,只好开门见山的说“岳兄弟,那个,你可以教我那个修真的方法吗?”他觉得叫岳兄弟比较亲切。“教你,”岳琦围着他转了一圈,风南天的心也跟着提了一圈。“没问题,”风南天高兴的直想跳起来,“不过”岳琦顿了一下。“你要帮我个忙”。风南天差点没让他整疯了。恨不得掐死岳琦,话老说半句。誓以后一定要找回来。嘴上可不敢怠慢,“你说,咱们是兄弟嘛!有什么我能帮上的尽管开口,我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风南天慷慨的说。

    他知道这会儿犹豫不得,这时他商人的精明表露无疑。其实他也没有选择的余地。成功了就可以让岳琦欠他一份人情,至于失败他可不敢想象。岳琦有点感动,风南天叫他岳兄弟他根本没在意,身为妖类的他平时并没什么朋友,当然更没什么心机了,不过几千年的修炼让他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放心没那么严重,只是要你帮我找件东西。”“是什么东西连你岳兄弟都找不到,我行吗?”风南天疑惑道。“这东西就在这洞府里,叫做陷天镜,我也没见过,只是听说它是一面防御力极佳的宝镜,用时泛起五颜六色的光芒。它藏在老仙的一口大鼎里,我虽然有把握进去,却没把握出来,因为我是妖,当初老仙飞升前也是怕这些法器神兵落入妖魔鬼怪和心术不正的人手里,所以在他的密室里布下了一座生死幻灭阵。进去时一点事都没有,但是只要对里边的宝物起了贪念,瞬间阵法就会动,让你顷刻间形神俱灭。

    除非是天神,否则不管你有多高的修为,也难逃脱此阵。我正是因为知道自己进去难免不起贪念,所以不感轻易进阵,只是这陷天镜对我实在有用。所以……,”但是你不同了,先我看你见到我和墨龙时表现出来的镇定,还有你能进到这里,说明你可能与老仙有缘,还有一点就是我虽然借助心莲的灵气从兽妖修到天妖的级数,但还是无法彻底掩饰身上的妖气,而生死幻灭阵对妖魔时比对一般修行者时威力更大。你则没有这顾虑。当然决定权在你。如果成功我会尽我全力助你,决不食言。”岳琦一口气说完,只等着风南天表态。

    “岳兄弟,你别说了,我说话还是算数的。虽然不知道你要那陷天镜有何用,但我这把老骨头也拼了。”风南天只有赌一把了。

    “好,风兄弟,我果然没看错人,你放心,一会儿我会在阵外接应你。另外我把大罗天网交给你防身,万一有事也可保你不受伤害。”“可是我不会用啊!”“这你放心,我把大罗天网凝成玄珠,用时你可掷于地下。他自动会展开防御,拿着”岳琦递过一粒乳白色的珠子。风南天只觉入手很轻,带着一股清凉,自己马上精神许多。知道是件宝贝。“墨龙,你就在这呆着等我们回来,到时带你出去,风兄弟,事不宜迟,咱们马上就去,跟紧我,给,把这衣服穿上,”岳琦挥手扔过来一套白色长袍。

    这时风南天才现,自己早先的一套休闲装,只剩几道布条挂在身上,原来因为接连的奇事出现。使他根本没有注意身上。虽说对方是个少年,还是感到一阵尴尬。连忙穿上,现这是一件丝制的长袍,还挺舒服的,就是有点宽大,配上自己瘦削的体形,真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随着岳琦在云雾里来回穿梭,阵中云彩不停变化并不时伴有各种风雷之声。风南天倒是觉的挺新鲜的。一点也不为到来的事情烦脑。

    穿过最后一道云雾,岳琦停在了一块空地前。空地也不大,方圆也就十来米,呈四方形,正中一只大鼎巍然耸立,鼎的四角分别立着四根亮银色柱子。最奇怪的是地上的泥土居然不是黑的就是红的,黑的透紫,红的亮。还不停的翻动,每翻动一次,大鼎也跟着震颤一下,并从鼎口升起一团紫雾,散入空中。风南天正想开口询问。

    岳琦已先开口了。“风兄弟,看见没有,中间那口大鼎就是威震天下的巽离鼎了,重九万八千斤。传说当年此鼎的的主人巽风真人拿着它降妖伏魔,威风八面。只是后因与天神界生摩擦,与天神界四大星君决战于冰坨岛,虽说靠着巽离神鼎,大败四大星君,却也引的羽皇震怒,亲自出手,把巽风真人禁锢在一个叫星龠天的地方,只是却没人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后来羽皇因感于巽风真人除魔有功,特意颁下羽皇令,把巽离鼎移到这,说是只要此鼎重新认主,便是巽风解禁复出的时刻,唉!多少年了从没人能收服此鼎,渐渐的便没人再来了。”

    顿了一下,岳琦又道“我还是不放心,风兄弟,一会儿我会元神出窍附在玄珠上和你一起进去。”没想到此鼎居然牵扯到如此惊天动地的故事,风南天一时听的入迷了,听见岳琦说也跟他一块进去有点急了“岳兄,里边很凶险的,你还是……”“岳琦不理风南天,他决定的事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他盘膝坐下了。

    如果这时风南天能看的见。就会现一只淡金色有着三只头的怪鸟从岳琦头顶浮现,这是岳琦的真身,上古洪荒时就存在的一种天禽叫赤神鸠。极其凶悍,风南天见岳琦主意已定,知道多言无用。只觉手里的玄珠一阵异动,觉剔透的玄珠上多了一道金线,“风兄,咱们走吧!”风南天这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知道岳琦是有大神通的。便也不多问了。

    踏上红黑的土地,波浪般的翻滚此时也停了下来。感觉轻飘飘的,柔软的仿佛踩在云雾里。岳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是外围的一座纤土阵,看见那四根亮银色的柱子没有,那是此阵的阵眼,动时四根银柱与这地下的黑埕与红垌相互呼应,修为低点的人身在阵中会感觉面对的是大海的咆哮,山峰的崩塌,种种幻象扑面而来,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当他陷入疯狂时,会由这黑埕与红垌送你出阵。这还是当初老仙慈悲,不愿伤人性命。撤走了镇守此阵带有火性的裂蜥兽,改由土性的黑埕黄垌取代不然阵中之人恐怕难逃裂蜥口下,尽管如此,出阵之人修为也将大幅减退。心中已种下失败的阴影,除非另有奇遇,否则终生再无上窥天道的机会。”

    风南天不知修行之人一生奋斗的只为有朝一日能上窥天道,摆脱凡人先天年龄的限制,成仙圣。一旦知道自己永失进军天道的机会,那可比死还难受。风南天当然不以为意,心想既然进来了,就要有失败甚至身死的准备。能活下来总还是会有机会的。他只是不明白自己怎么都到大鼎这了也没感觉阵法的变化啊!

    正纳闷时,四点银光在四根柱子上同时亮起,银光瞬间扩大,充满整根银柱,使得原本就亮银的柱子更是银光大盛,风南天一时也被晃的睁不开眼,不禁用手挡住双眼,“好了,没事了,阵法又启动了,下一次停止就得到四十九天以后了,风兄弟你往前小跨一步,仔细看好了,这阵法的威力。”风南天有点明白了,“这个纤土阵也有停止的时候,只是这段时间很短,自己就是这么进来的。只是他更疑惑了,岳琦是怎么知道的。不过疑惑归疑惑,他还是按岳琦的吩咐往前跨了一小步,他也有点想见识一下这所谓的纤土阵。他可不知岳琦几千年来一直以另外一种方式潜藏在洞府中。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得到陷天镜。所以对这洞中的大部分阵势他自然都挺熟悉的的。

    踏前一步的风南天这次看银柱与刚才在阵外看又是一番感受。现在的四根银柱少了那种刺眼的银光,银柱变成一种半透明的玉色。而地下的黑埕与红垌也翻滚冲击着玉柱,并与玉柱一起逐渐融入了黑暗。一时间天地好象静了下来。

    突然间景象一变,风南天好象一个人站在怒吼的波涛面前,巨浪翻滚着向他冲来。他楞了一下,记起岳琦说过这都是幻象,可是他却清请楚楚的感觉到海水的湿气,心里天人交战,,逃还是不逃。正犹豫间,巨浪已然当头罩下。他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却见巨浪在到达眼睛时全部消失了,只剩一缕清风拂过。风南天难以置信,正想喘一口气,眼前一座高山拔地而起,怪石丛生,渐渐的石山开始断裂,一块块参天巨石轰隆隆的从山峰滚下,而在山脚的风南天虽然不断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幻象,不是真的。可他还是忍不住浑身颤栗。最惨的是有不少巨石,已然落在了他旁边的地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深坑,震的他东倒西歪,好不容易站稳。脸上一疼已被一块碎石片击中,一摸,手上全是鲜血。

    他有点慌了,不是说是幻象吗?怎么都流血了。忽然四周一暗,不是吧!天那么快就黑了。风南天抬起头。天啊!只见一块巨石如乌云般飞坠直下。眨眼间就快到他头顶了。这时风南天安静了下来,是祸躲不过,要来的就让他来吧!他张开了手,闭眼反而迎向了巨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