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五章 南天重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五章 南天重生

    第五章南天重生一路飞行,风南天才知漩涡里原来这么大,这时一座宏伟的空中阁楼漂浮在一片黑云之上,云中隐有一道道青色闪电划过,说不出的诡异,周围黑烟滚滚,无数魔魂飘来荡去,却不敢靠近魇魔,只是在外围嘎吱乱叫。

    这时阁楼飘出三人,一前两后,两女一男,当中一男白,白衣,身材颀长,全身瘦弱的只剩皮包骨,眼眶深陷,一双眼睛居然白色的,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骷髅怪。两女均是天姿国色,只是眉宇间风情万种,举手投足风骚入骨,两人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唯一有所区别的是左一人额头有一颗豆大的红痣,而右边一人没有。看来应该是一对双胞胎。

    转眼间三人已到跟前。跪伏行礼“属下参见魇魔大人”。“起来吧!白固,胡珍,胡艳,你们看我找到的灵体肉身,这下我们出去的日子已经指日可待了。”“恭喜大人,贺喜大人,大人肉身元神融合之日,就是我们纵横天下之时。”三人赶紧猛拍马屁。“好。都起来吧,魇魔很是高兴,你们给我守好魔窟,等我出关。”“是,谨遵魔谕。”

    须臾,魇魔拎着风南天穿过阁楼来到后面一个深红色的空间,这里的空间是魇魔本身所幻化的,自然轻车熟路。这个空间笼罩在一层浓浓的红光之中,看不清有多大,地上是由一块块赭红色的石块平铺而成。空中飞舞着七个淡白色的元灵。这是当初魇魔的劲敌。一个个不是修真界的高手,就是魔杀界的大魔头。后来被魇魔一一击败,摄了他们的元神。本想利用他们的元神提高自己的魔功,没想到这七个人居然都已到了元灵不灭的境界,如果自己强行炼化他们,不但需要很长时间,另一方面在炼化他们时自己的修为也跟着受损,这样一进一出,自己等于白忙一场。所以之前一直没动他们,把他们都禁锢在自己的血魇大阵中。

    这次魇魔在瞑天魔典的最后一页也是最后一层噬天中找到一种重塑魔体的功法。他之前也没听魔界有谁炼过,先这种功法必须先将自身魔功与元灵浓缩成球,进入选定肉身的紫府结成魔胎,然后逐渐释放精元与肉身融合。这种功法可以让肉身最大程度的提供魔胎成长的机会,只是中间也充满许多不确定的因素,一旦失败不但肉身损毁,就连施功者也将成为无主的低级游魂。这种功法最大的问题在于肉身,因为风南天的灵体肯定无法承受魇魔全身精气所贯注的魔胎。换了是天神的肉身则全无问题。

    不过魇魔也有他的方法,他准备利用魔功控制这七个元灵先进入风南天的体内散于他的全身以起到保护肉身的作用。换句话说,就是利用七个元灵来抵消一部分他那霸道的魔功,并初步改善风南天的体质,以便他更好的融合肉身。他被困在这巽离鼎内,都快疯了,再说万一事有变化他也有足够的本事保存自己。任何让自己吃亏的事情他都不会干的。

    魇魔决定无论如何自己也要试一试。为了以防万一,他先把自身的东西拿出来放在一边,一片翻滚的血红色云雾从地下升起托住它们。东西一共只有三件,一个类似树叶的绿色椭圆形锦囊,一把约有三米多长的墨色怪叉,叉身漆黑如墨,隐约可以见到一屡荧光在叉身一闪即逝,还有一件却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约有巴掌大,呈四方形,光华透亮。怎么看也就是一块普通玉石。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玉石没有纹路。

    风南天这时是欲哭无泪,自己从没这么窝囊过。他知道这次自己可能真的是凶多吉少了。不过他还没有绝望,只要还有一丝生存的希望,他就决不会放弃的。他也知道现在反抗是没有用的。只有静观其变,现在也许只有等待才是最好的方法。

    风南天被魇魔扔到另一张由血雾凝结的平台上。刚爬起来,只见七个淡白色的元灵厉啸着朝他扑来,本能的,风南天想极力躲避。可是却现自己全身僵硬,连眼珠也动不了。

    瞬间七个元灵冲进他的体内。一刹那间,风南天觉得全身居然有七种感觉,左脚如同进了一群蚂蚁,任意啮咬。右脚就像有人拿大锤在砸,可是偏偏大腿完好无损。而左手的断臂好像扔进了冰窖,已经冻得没感觉了,右手却像在火里,风南天能感觉到自己肉好像都焦了,事实上衣袖已经化为灰烬了。在心脏那风南天又是一种体验,心脏在无限膨胀,砰砰跳的飞快,五脏好像全都倒了过来,最难受的还是在头顶,好象有两个人拿着自己的神经在练拔河,这数种折磨让风南天恨不得自己马上死去。

    其实这七个元灵因为被血魇大阵的魔煞所困本身的记忆早已消失怠尽,进入风南天的身体后本能的是想找个肉身寄托,所以各自在风南天体内争起地盘来。又因为个人前生所修的功法属性各不相同,自然的风南天才会有种种感觉。只是却苦了风南天,终于他体内的灵果效力被彻底释放了出来,七个元灵也疯狂的吞噬着灵力。并随着灵力的增长也不断强大起来,当元灵强大到过风南天的肉身灵力容量时,等待他的只有爆体而亡了。

    此时的魇魔早已凝成一颗身绿色拇指大小的珠子。这是魔功精气高度凝结的特征。他早就做好准备,开始他先禁锢了风南天,又动了血魇大阵,这样除非他功成出关,否则没人能进来这里。随后他凝珠等待,就在灵力大肆涌出之时,他也冲进了风南天的紫府,他准备以紫府为基地,然后向全身扩散,释放了自己一部分魔气,他也是压抑的很辛苦。几乎在同时,这部分强大的魔气差点让风南天爆体,这时魇魔安排的七个元灵却挥了功用。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又对魇魔这夙敌本能上的仇视,让他们顾不得吸收灵力,从身体的各个方向冲了向紫府,一时间,所有的战斗都集中在了紫府。

    魇魔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些吸收了灵力的元灵比以前厉害多了,自己已经无法控制了,迫不得已,魇魔又释放了剩余的全部魔气。真正的魔元他还舍不得释放,这是他魔功的精华所在。尽管如此,他也为此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天魔真力。

    风南天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开始的疯狂之后,全都消失了。正想松一口气,谁知疼痛又转到了肚子上。风南天只有乞求老天让疼痛早点消失,这时谁也顾不上刚被释放的庞大灵力,这股灵力除了双方交战的紫府无法流通以外,其它地方是一点都不放过。它走过的地方仿佛有一股温热的暖流拂过,这也让备受折磨的风南天好受了许多。

    魇魔这时叫苦连天,现在是骑虎难下,他现自己完全低估了七个元灵,它们把魇魔围在了中间,向他起一次又一次冲击,每一次冲击双方的元气也跟着消散一点,这几乎就是两败俱伤的方法。只是这却便宜了风南天,四散的元气逃出紫府马上被外边的灵力所同化。而风南天此时早已疼的晕了过去,浑然不知自己的身躯荡漾起红黑白三色相间的光晕。

    魇魔被彻底激怒了,他终究是魔。再也无法冷静面对。他不顾一切的释放全身魔元,,一时间七个元灵抵挡不了那庞大的压力,消散了四个,剩下的的三个趁机向体外逃窜,却被魇魔之前所下的禁锢顶了回来。无奈之下又逃回风南天体内,正好与魇魔迎头撞上。激战之下,又灭了两个元灵,剩下的一个惊慌之下跑到了风南天的头部,魇魔也跟着冲了进去。风南天的元神夹在二者之间,终于再也承受不了这种压迫,张口喷出一大口紫血。人也同时清醒过来,只觉头部爆裂般疼痛,他下意识的双手抱住头部,在台上不停翻滚。

    模糊中他感觉前方亮起一道刺眼的金芒,随后金芒逐渐减弱。风南天抬头望去,眼前呈现一幅难忘的画面,只见一个金色小人漂浮在白云之间,看不出是男是女,双手捏起无数印诀,同时全身的筋脉透出身体,变成无数条奔腾的河水,纵横交错。不自觉的,风南天的元神好象受到什么吸引,脱离了他的身体,飘进了这幅画面,金色小人已然消失,这是一个金色的空间,花草树木,一切都是一种金色,风南天无意识的感受着这里的一切,心里升起一种明悟,他盘膝在空中坐了下来,手里掐的赫然是刚才金色小人的印诀,不知过了多久,画面悄然消散,风南天的元神也从入定中醒来,出于对原体肉身的依恋,他回到了体内。

    此时体内的元灵早已被魇魔消灭,魇魔现自身的精元已经和肉身融合无间,而且连七个元灵也成为孕育魔胎的肥料,更让他高兴的是占领肉身的灵窍时居然没有任何抵抗,总之这次的计划是很成功的,虽然自己差点完蛋,正想大笑几声,突然一道金光冲进灵窍,魇魔压力大增,这才看清那是风南天的元神,就像看见自己的家被人霸占,金色元神调动身体里的所有力量,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压向魇魔,魇魔现自己原来这么脆弱,抵挡了不到三秒钟,他就被浩瀚的力量吞没了。到死他也不知到底生了什么事。那股力量并没有停下来,如潮水般在风南天体内旋转不休,一圈又一圈,一直转了九九八十一圈才停了下来。然后像水滴一样溶入全身的筋脉,消失无踪。

    风南天睁开眼,好像刚从睡梦中醒来,浑身舒坦,伸了各懒腰。现自己躺在平台上,他站了起来,现自己突然能动了,走了几步,看见了魇魔之前留下的三件东西,突然,他愣住了,晶莹的玉石倒映出一个人来,约二十左右,身高达到一百八十三公分,浑身**,皮肤白皙,肌肉虬结,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垂在肩头,宽阔的额头,挺拔的鼻子,一双眼睛如海洋般深邃,就连断了的左臂也重新长了出来。

    整个人给人一种英俊,邪异,强悍的感觉。风南天真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现在的自己没有一点自己以前的影子。仿佛在做梦,他虽然对整件事情不是很清楚,却也知道魇魔肯定完蛋了,摇了摇头,真是哭笑不得,自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要两次找衣服穿了,顺手翻了一下那绿色的锦囊,无意间碰了一下那块玉石,玉石顿时成了一堆粉末,瞬间脑海里闪过一幅影象,难道就是因为这块玉石。

    事实上还真多亏了这块玉石,这本来是七个元灵其中的一个修真高手无意中得来的神石,后来死在魇魔手中,自然的玉石落到魇魔手中,原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玉石,却现其坚固无比,连释放的魔煞也进不去,这到引起他的好奇心。便随身携带,以备随时研究。这次重塑魔体,本来一切都按照他的安排,应该是很顺利的。谁知风南天重伤所喷的那口紫血正好落在玉石上,引了玉石本身的剧变,加上风南天又是灵体。一时间与玉石建立了某种联系。把风南天将要崩溃的元神带到了玉石里的世界,而回来时又带回了那股神秘的力量,那已不是凡间的力量,魇魔当然无法抗衡。所以到最后不是魇魔融合肉身,而是自己被风南天融合了。而玉石也因耗尽了本身的能量化成齑粉。

    风南天仔细打量手中这个锦囊,轻若无物,还有弹性,现在的风南天感觉异常敏锐,自己明明看的见这锦囊上的纹路,却摸不到,好象锦囊表面有一层东西包裹着,好奇的捏了捏,现越使劲锦囊的弹性也越大,风南天很是惊讶,不过这也激起他的好胜心,手上也加大了力度,他都不知现在自己的力量有多大,只听“噼啪”一声,锦囊的防护被风南天硬生生捏破,里面的东西满天飞舞,风南天一时措手不及,没想到小小一个锦囊会有这么多玩意。里边什么东西都有,石头,兵器,柬书,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东西,这些风南天都看不上眼,惟独其中的一堆盔甲不像盔甲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