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八章 俗世凡尘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八章 俗世凡尘

    第八章俗世凡尘仿佛感受到风南天的凛冽杀气,神砂之心在在自己身前步下了层层沙网。只是风南天的杀气已经将它锁定,它怎么也逃不开。这时的氤鹫也趁机攻向了神砂之心,顿时情势逆转,轮到神砂之心腹背受敌。

    破开了层层沙网,风南天势如破竹,第十层的天魔真力让他魔功大成。威力增加了不止一倍。他直觉的觉得那颗蓝色的心脏才是真正的神砂之心,解决神砂就得毁了它。因为氤鹫的牵制,使得风南天很容易的破进了神砂之心的体内。就在风南天的古剑扎进蓝心时,一道蓝色的光芒包围了他,神砂之心哀号着钻进了他的体内。一阵剧痛袭来,风南天疼的晕了过去。

    “小子,不要惊讶,这里是佚凡界,我们已经从神鼎出来了,我因为受了重伤要回天界疗伤了,那三个人我就带走了,会给你安排好的,你的经历就从这开始吧!对了,如果我没看错,神砂之心已经在你的体内了,它被你打怕了,死活不肯出来,这问题就交给你了,当然能收服它最好,哈哈………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以后你会知道的,天机不可泄露,记住我一句话,赶紧增强实力,我们会再见的………”声音遥远而去。

    风南天醒了过来,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刚才的话还在耳边。他知道是氤鹫对他说的,他不明白氤鹫怎么跟他说这些。神砂之心在他体内,这可吓了他一跳,谁知道它什么时候给自己来一脚。真是头疼。至于白固与胡珍胡艳离开了他反到高兴,省得以后自己以后操心。不过他这人向来随遇而安,不明白的事他懒得去想。

    这是一个小山坡,草木茵茵。高挂的太阳散着温暖,远处还有几只绵羊低头吃草。“真是个好天气啊!差点都忘了正常的生活是什么样了”该到处看看了,不然非闷坏了不可,他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心情甚是舒畅。

    风南天走下了山坡,穿过一片稀疏的树林,前面是一条宽敞的大道,蜿蜒着不知通向何方。“糟糕,我不认识路啊!这是在哪儿啊!要有人问问就好了。”他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只是荒野无人,想问也地方问去。“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反正也不担心什么危险了,凭自己的实力足够应付了。”

    悠闲的散着步,风南天欣赏着沿途的美景,大道两旁是遍地的绿草红花,一阵阵的原野香气扑鼻而来,森林掩映中。一片湖泊挨着大道呈现眼前。湖水清澈见底,不时可见鱼儿欢快的游动。“还未开的资源应该就是这样啊!还大自然以美丽,它的纯真,世人只有在失去它们时才追悔莫及。唉!”想起自己的故乡,风南天忍不住感叹了起来。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好,来得好,问路的人来了。”风南天面露微笑,毕竟一个人孤单的感觉可不好受。

    马路上两骑急剧迫近,以风南天的眼力,看的很清楚。那是两个彪形大汉,左一人满脸虬髯,头上盘一髻,一支玉簪随意固定着。背后插着两把翻天巨斧。右一人白面无须,长披肩,肩后背着一把巨剑。二人身材魁梧,约莫三十左右。风南天看出了二人是修真者,而且实力不低。他打定主意,选了个最窄的道路,张开两手站在了路中。

    “前面的人快闪开”中年人一声大喝,声音炸雷似的传开。“哇,不得了,声音这么大,耳朵都聋了。”眼看着两匹马快撞上他了。这时显出二人的不寻常之处。虬髯大汉一个凌空赶在了奔马之前,单手抵在了马头,任凭奔马嘶叫,他楞是寸步不移。白面大汉更绝。直接连人带马飞到了空中。

    风南天没想到二人还真有点本事。“小子,你怎么回事,不要命了。”虬髯大汉冲他吼道。风南天立时对他产生了好感,他听出了大汉并不是真的怪他。“二弟,不要卤莽”白面大汉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风南天一番。抱拳道:“在下燕行天,这是舍弟燕行空,看兄台器宇轩昂,量不是寻常之人,不知拦住我们有何贵干”人家以礼相待,风南天也不好装腔作势。“我叫风南天,出来游玩,不慎迷路了,所以……所以”他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自己有点拦路抢劫的味道,哪有这么问路的,以至于他后面的话有点说不下去了。

    “噢,是这样,我们要去逐天城参加修真大会,兄台若不介意一起去吧!”燕行天倒不介意多带个人,他看出风南天不是寻常之人,以自己到达元婴的修为也无法看透深浅的人,这一点就连他的师尊都做不到。“是啊!反正你也是游玩,正好去见见世面,兄台一表人才,兴许被六大圣门的人看上收入门下,那可是天大福缘啊!”旁边的燕行空忍不住插嘴道。“就你多嘴,我可告诉你啊!到了那你可得老实点,少给我惹祸!”燕行空仿佛很怕他的哥哥,立马闭口不言。

    “那就多谢了,燕二哥的话我记下了。真高兴遇到二位,不然我可的露宿荒野了,对了,燕大哥,这儿离那个逐天城还有多远。”“呦,都快晌午了,咱们可得快点,估计黄昏时就能到达这座伟大的都城了。风兄弟,你就与二弟凑合着共乘一骑吧!路上在换乘我的。走吧!”

    一路上,不时的有修真者从天空飞过,“拽什么拽,若不是师尊交代要谨言慎行,磨练修为,咱们用流云诀早到了。”燕行空不服气的叫嚣到。“师尊也是为咱们好,出头风光只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你该改改这臭皮气了。”说着不理会燕行空,转向风南天说道:“要想御空飞行,必须要有元婴以上的修为才能办到,这些人全都算修真界的高手。”

    风南天点点头,在他眼里这些人他都不屑一顾。接下来他从燕家兄弟口中知道了逐天城的一些情况。逐天城是与其他五座都城齐名的圣城。这里是修真者的圣地,修真六大圣门之一的度天门总部就在这里。逐天城里大部分是修真者,为了选拔人才,加强交流,六大圣门联合起来商量通过了每十年举行一次修真大会。由六大圣门轮流举办。今年恰好轮到度天门。燕家兄弟赶去正是为了参加这难得的修真盛会。一方面是为了增长见识,另一方面也是寻求突破现有境界的机会。

    风南天自从重生以后,一颗心完全年轻了,听说有热闹可瞧,他可高兴的不得了。通过与燕家兄弟的闲聊,他也对现在的世界了解了不少。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不知不觉就到了逐天城外。

    “真是美丽啊!”风南天不禁感叹。“咦,怎么没有城墙”好家伙,这就是度天楼了吧!能把这么大的楼阁固定在空中,不简单啊!,恩,这人的实力快要到度劫中期了。

    一座空中楼阁悬空浮在白云之上,其实磅礴,大有惟我独尊的气概。这里与其说是都城不如说是园林来的更恰当些。楼阁底下是一条条的街道井然有序的排列,路面都是上好玉石铺就,花草树木掩映其间,丝毫不见其乱。各种的房屋院落矗立街边,大街上人来人往,却没有那种市井的喧闹嘈杂声。不是之前的路边一块玉碑写着逐天城三个大字,风南天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风兄弟,你有所不知,城墙只是一般国家保卫自己的一种防御手段,这种手段在修真界是看不上眼的。修真者的随便一件防御法器都比城墙管用。再说了有谁会蠢的去攻打圣门,除非他活的不耐烦了。呶,云中的就是度天圣门了”燕行天耐心的解释道。

    “燕大哥燕二哥也是修真者吧!实力好强啊!”风南天倒不是存心拍马屁,按魇魔前世的记忆来判断,到达元婴中期境界的也算高手了。

    “呵呵!哪里,风兄弟才是身藏不露,我们差远了,走,咱们找一地方落脚吧,你的这身衣服也该换一下了”虽然嘴上谦虚,燕家兄弟心里听着还是挺高兴的。

    “燕大哥,我可事先声明啊!我可没钱啊!你们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说道衣服风南天突然想起自己身上可没钱,可别让人轰出来,那多尴尬,虽然前世家财万贯,现在整个就是穷光蛋。

    “钱”燕行天愣了一下,与燕行空对望一眼,两人忍不住大笑起来。风南天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傻蛋,他完全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大街上的行人全都侧目,燕家兄弟意识到自己影响了旁人,不住跟人道歉。“兄弟,咱们先找个地方吧!一会儿跟你说。”燕行天强忍着笑声说道。也是,三个人两匹马,横在路中赖着不走,确实有点不象话。燕行天不说,风南天也只好忍着一肚子疑问。

    沿着大街来到一座叫庭院之前,庭院正中的牌子上写着度天别院四个大字。院门口不时的有人进进出出。门口一位年纪约二十多岁,唇红齿白的年轻人见到燕行天,马上迎了上来,伸手牵过两匹马,“两位前辈来了,老爷子今年没有来么?这位是二老的徒弟吧!真是年轻啊!小哥,你可得好好跟前辈学,这是你的福气啊!噢!我尽顾着说话了,三位里边请。”

    风南天对小武的称呼毫不见怪,他知道修真之后,大多可以容颜不变,燕家兄弟看着像三十多的,实际年龄远不止这点。只是觉得小武把他当成燕家兄弟的徒弟有点可笑。“小武啊!这回你说错了,这是我刚认识的一位朋友,十年不见了,你还在这儿啊!怎么还没找着师傅啊!”“,对不起啊!我刚才说错话了,还没找到,前辈别见怪啊!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小武对着风南天惶恐说道。他有点语无伦次了。完了,得罪人了,看来这辈子修真我是没指望了。小武一脸掩饰不住的失望。

    “没关系,你不知道嘛!”风南天根本没当回事。“别着急,小武,耐心点,你的梦想会实现的。风兄弟他不会上报的,你别担心。”燕行天忍不住安慰道。他知道如果让上面知道他得罪了修真者,会被逐离圣城的。十年前他与师尊路过此地,就是小武招待的他们。小伙子人不错,可惜修真不止靠缘分,还得讲究资质。他也爱莫能助。“有前辈这句话我会坚持下去的,对了,那间静室前辈还记得吗?”燕行天点了点头。“那我就不带路了。小子先行告退了。”

    “慢着,”燕行天叫住了他。小武吓的全身抖,以为燕行天改变主意了。“麻烦你,一会儿帮我拿一套衣服来,是这位风兄弟要穿。”燕行天客气的说。小武这才知道不是找他麻烦,这么客气的说话,小武都有点受宠若惊。“我~~我马上~~就去。”他几乎是跑着去的。

    风南天跟着燕行天进入内院,才现内院实是庞大,大小的院落错落不一。不一会二来到了一道门前,门墙石壁上刻着四个字,卜陨上人。见风南天盯着墙壁。燕行空微笑说道:“这是家师的道号,他老人家素来喜静,院里没有别人。说起来我们还是沾了他老人家的光,不然这间静室也不会留到现在。”说起师尊,两个人都是一脸的崇敬。卜陨上人是近百年来涌现的后起高手,风南天当然没听说过。

    房间里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几个打坐静修用的蒲团。洁净、安静完全符合一个真正修真者的环境。燕家兄弟坐在了蒲团上,只有风南天还站着。蒲团他可不想坐。他着急着等燕行天给他解释呢?燕行天也不勉强他。

    “风兄弟,说实话,对你我很好奇,你别见怪,我没别的意思,我虽然不知道兄弟你的修为深浅,却知道你肯定在我们之上。”一旁的燕行空早就张大了嘴巴,他不相信风南天比他强,但他对于哥哥的话从来是深信不疑的。

    “燕大哥,我也不知自己到了什么境界,非是故意隐瞒。”风南天也有自己的苦衷,他的身体里乱七八糟的,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算才好。“噢,我们相见即是有缘,我不在乎兄弟的这些,我只是很疑惑,刚才在街上兄弟也看到了,街上没有卖吃的,那是因为到了修真的层次已经基本上都辟谷了,平常也就吃点水果,还有钱的问题,那是世俗界的做法,在修真界,各大圣门按实力划分修真者,等级越高的他所享受的待遇越高,这完全是免费的,是靠实力赢来的,比如说,逐天城每年接待的修真者数以万计,度天门并非全无好处,这些修真者承了度天门的情,以后度天门如果有所要求,他们能拒绝吗?另一方面,度天门利用修真高手的名气可以引来大批募名而来的修真者。久而久之,良性循环,度天门才能一代一代延续下去。如果你真的过意不去,倒是可以以物换物”

    风南天总算明白了,这就有点跟自己做生意一样,双方都有好处。

    顿了一下,燕行天接着说道:“当然逐天城里并非全是修真者,比如刚才见到的小武,这部分凡人大都是托着关系进来的。他们也在找机会修真,加上圣门也怕人手不够,所以就允许了这部分人留在了圣城。”

    风南天随口到:“恐怕二位大哥这次来不仅仅是参加大会这么简单吧!”“兄弟果然爽快,那为兄也不隐瞒了,这次我二人是奉师尊之命参加大会的比赛,最好能进入前八名。这样就能进入裂原修炼。”燕行天和盘托出。反正风南天早晚也会知道的,如果能让风南天加入他们,那么他们此行将变的更有把握。

    “裂原?那是什么地方。”风南天很奇怪怎么还有这种地方。翻遍了魇魔的前世记忆他也没找出跟这两个字有相关的地方。

    “这件事得从一千多年前的那次寻仙说起了。”燕行天叹息着说道。“寻仙,一千年前”风南天差点晕了过去。这些人动不动就是几百,几千年,这让一向自认老前辈、老资格的他有点小孩面对大人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

    燕行天哪知道他琢磨的什么,继续说道。“一千年前,传说在靠近天河的一个叫月皿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仙人的踪迹,对了,我忘了你可能不知道,月皿是一块很久以前就存在的悬空岛屿,岛屿布有禁制,很是厉害。所以从来没人能进去过。月皿这名字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当时六大圣门便组织了很多修真高手,想去探寻一番,谁知后来这些修真高手不知什么原因一个也没回来,以致于六大圣门元气大伤,近千年来也没完全恢复。”

    “这么多高手失踪,只是因为那个什么有可能莫须有的仙人吗?这值得吗?”风南天很是不解。“老弟,说句实话,谁不想成仙成神,唉!虽然只是天神的最低层次,可是仙人的实力那是绝对的强,传说神界的功法与修真界大有区别,如果运气好能遇见仙人,并得到他的指点,也许修真就多了一条路,我们飞升也就变的指日可待了”说到仙人,燕行天的脸上绽放一种神采。简直变了一个人。

    风南天彻底明白了,就像一个凡人知道了自己也可以成神,这种念头一旦成为一种可能,哪怕是一丝一毫,他也会全力以赴,何况这个诱惑谁也无法抗拒。事实上一个修真者如果没有名师指点,想飞升都不知得何年何月,就算遇到名师,后天的努力也必不可少,最惨的是一旦度劫失败,几乎就是灰飞湮灭的下场。天劫的威力他们可是很清楚的,如果可能谁也不愿度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