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九章 裂原初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九章 裂原初现

    第九章裂原初现这时风南天听到有人向这里走来,以他的修为更远的他也听的见,只是因为他知道这里是个单独的院落,所以心神只锁定了这一区域。马上的他便知道了是小武,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当他心里正想着是谁时,脑海里自然的就出现小武的画面。风南天这会儿谈兴正浓,他可不想被人打扰。

    “小武啊!多谢你了,我和两位兄弟正在修炼,你把衣服放在门口就行了。”风南天用上了魔界功法,嵌音术。小武吓了一大跳,跟着又恢复了正常,他把衣服放在门口,随后就离开了。他知道修真者奇功异术层出不穷。任何不可能的事生在他们身上都是可能的。

    “仙人的踪迹和这裂原有什么关系?”风南天心神回到了谈话中,刚才的插曲燕家兄弟丝毫没有察觉。“当然有关系,五年前在仙人踪现的地方,也就是月皿。突然生了剧烈爆炸,传说是有人在那里决战。爆炸过后月皿岛屿离奇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座完全不一样的悬空岛屿,因这座岛屿中间出现一条巨大裂缝,把岛屿从中分开,所以叫做裂原。”这回是燕行空回答他的问题。

    “噢,难道说新出现的裂原里有能够提升你们修为的东西和方法吗?”难怪自己不知道,原来是刚出现的,风南天想到。

    “对啊!这次裂原完全没有了什么禁制,家师前段时间和一些修真高手去探察时,现岛屿上长满一种奇树,它所散出来的香气非常适合我们修炼。只是同时家师现岛上有不少妖兽和各种幻境,所以要去修炼的人必须是高手才成。”燕行天慎重说道。

    “因为此事牵扯到许多利害关系,所以消息一直没有公布,不过纸是包不住火的,为了减少无畏的伤亡,家师和六大圣门商量决定借着修真大会挑选一些后辈精英,前去修炼。风兄弟如果有兴趣可以跟我们同去见识一番。”燕行天说道。

    “那也得圣门同意才行啊!”风南天倒也没有拒绝,反正他现在也没事干。

    “以风兄弟的实力肯定能通过,到时我们就可以又在一起了。”燕行空兴奋的道。

    “谈了这么久,我都闷死了,二位大哥,逐天城到底怎么样,我还不知道呢?咱们出去诳逛吧!”风南天还真想看看这逐天城和自己的家乡有什么不一样。

    燕家兄弟也站起来,“走,看看去。”推开了房门。“二为大哥请到门口稍等,我换完衣服马上就来。”风南天这才想起自己要换一下衣服。“那好,我们就在门口等吧。”

    在进城的时候,风南天才知道自己的衣服与别人格格不入。燕行天早看出来了,所以吩咐小武给他备了一套。

    这是一套标准的修真服装,衣服不是特别宽大,流线行的衣服镶满金丝,却决不耀眼,正好配合风南天的体型。虽然没有氤豕银衣的华丽好看,却也算的上别致了。氤豕银衣虽然好看,却是太招摇了。他的随身物品只有那根玉鞭和古剑了,至于箐木簟在混沌神砂的攻击下已经报销了。好在上面的瞑天魔典他都知道了。奇怪的是那根玉鞭和那把小剑,他把魇魔的记忆都翻遍了,也没找出这两件东西叫什么,有什么用。

    他把银衣、玉鞭和古剑扔进纳芥轮,这是他刚刚领悟出来的一种手法。纳芥轮是一种高级幻术,施术人的能力高低决定了纳芥轮的大小。施展时不管是人和物都能很好的与周围的空间融合,而丝毫不露痕迹,对敌时没什么大用,这不让风南天当仓库用了。

    站在别院门口的燕家兄弟见到风南天时都愣住了。“怎么了?”风南天以为哪儿又不对了。“风兄弟,你这样会迷死很多小姑娘的。”风南天估不到燕行天会蹦出这么一句话。不过他也有应对的方法。“那好极了,我还怕没人肯嫁我呢?这下放心了”风南天撂下一句话就出门了。燕行空张开的嘴好不容易才闭上,“真有意思!”燕行天嘟囔了一句,拽起兄弟赶紧跟上。

    逐天城在度天门的管理下,近几年展越来越大,规模已经过了排名第二的星煌剑派,直追排名第一的轩禹峰。度天门的弟子也是遍部佚凡界的每个角落。

    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度天门的弟子,他们的左胸都绣着一个人的头像,那是度天门也是整个修真界排名第二的修真高手渺日上人。

    风南天上街的时候,正赶上度天门的宗主大弟子贯晨和三弟子落琼在巡逻。不是怕有人捣乱,而是怕漏掉一些重要人物,毕竟有些修真前辈不喜张扬,而这些人平常的弟子是不认识的。两个人都是空手。一路行来,不时的有人认出他们,贯晨倒不敢含糊一一寒暄问候,只有落琼装做没看见。

    “师哥,你说师傅是不是小题大作啊!哪有什么修真前辈,我就不信那些前辈放着度天楼不去,会呆在这里。”说话的是落琼,这是个绝美的女孩,说话间不时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贯晨倒是长相一般,高鼻子,阔脸庞。两人都是一袭乳白色的袍服,腰系金丝。尽管贯晨心里不大愿意跟落琼出来,特别是受不了她那目中无人的态度。可是没办法,师尊就是喜欢她。看在师尊的面上,自己也只好勉为其难了。

    “师妹,师尊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咱们照做就是,你要是烦了,先回去吧!我随后就回去。”贯晨耐心解释道。“不要,度天楼里闷死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还没玩够呢!要回咱们一起回去。”落琼是能晚回去就晚回去。

    贯晨也没办法,还好离回去的时间快到了,他现在是见到这小师妹就头疼,落琼也是快都五百岁的人了,还保留着当年那小孩脾气。

    “贯兄,好久不见了,想当年流天一别,都快五十年了。”贯晨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果然对面走来的人,正是多年前的故人。

    “燕兄,真的是你,行空兄也在,太好了,当年一别,可想念的紧。上人可好,怎么没来?”贯晨大喜道。

    “师尊命我二人先行一步,师尊他随后就到,这些年他老人家修为日进,已经快到度劫中期了。”燕行天答道。旁边的落琼这时早就不耐烦了。“师哥,他们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啊!”“他们是卜陨上人的高足。”贯晨赶紧介绍。落琼吓了一跳。她可以对燕家兄弟陌生,却不会不认识卜陨上人。立马他对二人重视了起来。

    燕家兄弟也早听说过落琼的大名。当年他们来到逐天城时正赶上落琼闭关,所以无缘相识。几个人客套了一番。“燕兄,不如我们到度天楼再续吧!家师见到二位一定会很高兴的。”贯晨邀请道。

    “好,对了,你等等,风兄弟,咦!人呢?”燕行天这才记起还有一个风南天。

    “大哥,他在那呢”燕行空指着旁边一个店铺。可不,风南天正弯着身子不知道瞧着什么东西呢?

    风南天确实入迷了,刚才他见燕家兄弟遇见熟人,料想一时半会儿谈不完,他可闲不住,恰好旁边这家店铺的东西引起了他的兴趣,所以忍不住便跑了进来。这里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都有。他算大开了眼界,从老板的介绍中他获益良多。

    修真者在达到元婴境界后已没有了寿命的限制,在漫长的时间里,一部分人倾向于别的技艺,如天医术,弄花诀,御兽诀等,其中最著名的要算制器与制甲了。前者是用一些特殊材料经过修真手段炉炼以后制成的攻击武器。可以成倍的提升修真者的攻击能力。后者则是在甲胄上加上各种符咒,可以使修真的自身防护能力大幅增强。

    “前辈,你看,这件漩色甲色泽透明,看着好象没什么特别,实际上却是轩禹峰劫尘真人所制,内含三十三种符咒,是一件难得的宝物啊!”老板殷勤的介绍,他也是个修真者,也就到金丹中期的水平。看着风南天是个陌生面孔,知道是别处来的修真者。这些人一般都是高手,他可不敢怠慢。

    这是一件类似龟纹的透明防御甲,甲上隐见光彩流动。“风兄弟,怎么,看上这件漩色甲了,恩,这是劫尘真人早期炼制的。不过对你好象不大适合吧!”燕行天这时正好走了进来。“哪里,我只是好奇而已,这两位想必就是贯大哥和落小姐了,小弟久仰了。”风南天对他们的谈话早就一清二楚了,他倒并非有意,而是修为到了这种层次了。

    “风兄弟别客气了,燕兄的兄弟就是我贯晨的兄弟,走,我带兄弟去度天楼看看”贯晨笑着说道。“好,那我们走吧!老板,你的东西不错,我还会再来的”他到是还记得跟人道别。“哪里,前辈是度天门的贵客,能结识前辈我很高兴,欢迎您下次再来。”老板感到与有荣焉!能跟贯晨交上朋友的还会差到哪儿去。

    “慢着,师哥,咱们度天门可不允许陌生人随便上去。”落琼总算话了,她本来对风南天还有点的好感,可是随后见他与贯晨称兄道弟,把她撂在一边,她的脾气不自觉的上来了。

    “落姑娘说笑了,我只是来圣城游玩的,度天楼去不去也无所谓。”风南天无所谓的说。“你以为度天楼是谁都可以去的,你还没那种资格。”不知为何,风南天表现的越无所谓落琼越生气。“落姑娘,凡事要讲究个尺度,请姑娘说话注意点。”风南天依然面带微笑。“尺度,对你我还用什么尺度,想你这种趋炎附势的人多的是,怎么,看上我们度天门了,想学修真是不是,何必绕圈子呢?”落琼可是一点也不客气。

    风南天突然觉得自己该闭嘴了。“够了!师妹,你怎么这么说话,风兄弟怎么算陌生人呢,我相信燕兄的眼光。”贯晨喝道。想不到落琼会这么说。他不禁有点生气了。

    “哼”落琼见贯晨向着别人说话。一跺脚,跑出屋外,御空直上朝度天楼飞去。

    “我这师妹啊!就是这脾气,三位别见怪,让她先去通传也好,咱们也快点跟上吧!”当下掐起心诀,一道白光亮起,他已飞到了空中。燕家兄弟也施展起了流云诀。只见一团好似云彩的雾气从他们脚下显现,托起他们升向空中。眨眼间就追上了贯晨。风南天微微一笑,瞬间也失去了踪影。

    “贯兄,这些年想必你的渺日心功快到第五层了吧!小弟真是望尘莫及啊!”燕行空佩服的说。这倒不是假话,渺日心功是渺日上人亲手所创。此功博大精深,度天门内会者不少,刨去老一辈的不说,这一代能炼至五层的也不过四人,而贯晨恰恰是其中之一。

    “哪里,师叔祖的无上功法我也只是略懂皮毛而已,让燕兄见笑了。他老人家一向推崇卜陨前辈的流云诀,二位日后可是前途无量啊!”贯晨谦虚的道。

    贯晨见没有风南天的身影,他同样也看不透风南天的深浅。不禁有点担心道:“燕兄,风兄弟怎么还没跟上,咱们要不要等等。”燕行天也很奇怪,难道猜错了,他只是普通人,不可能的,我不会看错的。正想回答。风南天的声音从三人头顶上方响起。

    “不愧是度天楼啊!够气派。”随着距离的拉近,风南天已经能清楚的看到度天楼的全貌。整个天楼笼罩在一层五彩霞光之中,更显得如真似幻。风南天知道那是一种很厉害的防护禁止。看来魇魔的记忆还是不错的,至少还能认识点东西。他心里想。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燕行天大吃一惊。他们三人都是元婴以上的高手了,居然对风南天的到来毫无所觉。看风南天一脸轻松的漂浮在空中,也没见怎样,度居然一点不比他们慢。

    “早就来了,看你们聊的起劲,没敢打扰。”风南天淡淡的说。

    “兄弟真不是一般人啊!”燕行天感叹道。“贯兄,那就是琉暇罩吗?”燕行空指着五彩霞光不住赞叹。“是啊!这是本门三**器之一。里面的禁制十分厉害,大家到时记得紧跟着我,别散开了。”贯晨一突然严肃说道。

    三个人不敢怠慢,跟着贯晨冲进了霞光里,霞光仿佛灵性一般,随着贯晨的前进主动的让开一条道。左转右拐,不知到飞了多久。突然眼前一亮,众人出了霞光。

    “风兄弟,咱们到了!”贯晨收起白光,原来是一把银白色的菱形飞剑。

    四人降落在楼前的一块空地上,这里的地面是用各种色彩的玉石铺成,五彩斑斓。正前方对着大殿,这是平时度天门教授弟子的地方。

    此时空地上早已站满了度天门的弟子。为的有三人,其中左一人赫然是刚刚见过的落琼。“师伯,就是他。”落琼用手指着风南天。

    这是一个高大的中年人,头带金冠,在他左臂乳白色的袍服上绣着五条金边,那是度天门长老的标记。今天恰逢他带着弟子巡逻,听到落琼的哭诉他便过来了。在他的右是个和贯晨差不多的青年。他的金边只有四条。

    燕家兄弟这时也认出来了来人是谁。中年人是度天门当今宗主莫叠余的师兄盘虚真人,青年则是他的亲传弟子攸颂。

    “小子,听说你出口辱及我们度天门,对我们度天门的技艺看不上眼!有这回事吗?你的师门是怎么教你的。”中年人一上来就显得咄咄逼人。风南天一看就知道是落琼搬弄的是非,正想开口。贯晨已经接口道:“师伯,你误会了,这位是风兄弟,与卜陨上人的两位高足是好朋友,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话呢?”““是啊!前辈,我二人与风兄弟相交虽浅,了解却深。他断不是这种人。还请前辈明察。”燕行天也在一旁说道。落琼可不干了,撒娇道“师伯,你可别听师兄的,他是受人鼓惑而不自知,师伯,这种人您不要相信,难道侄女还会骗您不成。”。

    “前辈,我并没有辱及贵门的行为,我以人格担保,这一点贯兄也可以作证。前辈若不信,我也没办法。”风南天一时也搞不清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落琼,让她这样苦苦相逼。

    盘虚真人生性护短,虽明知此事另有蹊跷,但在落琼的软语下,也不好改变主义。何况他答应了别人要好好照顾落琼。此人度天门万万是惹不起的。要怪只能怪他惹上了落琼。如果他知道了风南天是比那人更难惹的人,不知要作何感想。

    “小子,不管怎么说,你已经辱及了我们度天门,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这样吧,一是拿出你的本事证明你有狂的资格,一是跟我们赔礼道歉,这样我们或者会考虑放你一马。”盘虚真人料想风南天不敢应战,凭着度天门的实力,他有这个自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