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章度天之战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章度天之战

    “怎么?准备以多欺少吗?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圣门吗?真让我太失望了,贯兄,非是我不给你面子,实在是他们欺人太甚,”风南天终于决定要出手了,忍气吞声可不是他的习惯。“落姑娘,还记的我说过的话嘛!凡事要有个尺度。现在,你已经过这尺度了。既然这样,那就恕我得罪了。”风南天不急不燥的说。

    “你别拿这吓唬我,我是吓大的吗?还是想想怎么收场吧!”落琼可咽不下这口气。

    “好小子,攸颂,你去领教领教,记住,见好就收,怎么说他也是燕家贤侄的朋友。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盘虚真人传音道。

    “是,师尊,弟子知道了。”攸颂踏前几步道:“小子,你听好了,我叫攸颂,你准备好了吗?”他满以为风南天听了他的名字一定大吃一惊。

    的确,只要在修真界呆过的人,没有人不知道攸颂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有多强,而是因为他总是动不动挑战别人。修为低的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修为高的碍于他背后的度天门,也不跟他计较。久而久之,他想不出名都难。

    谁知风南天是刚到修真界,除了有限几个人,对谁他都陌生。风南天看了他一眼。轻松说道:“不错啊!到元婴中期了,可惜啊!根基太浅,我送你几句话,别急着突破现有的境界,巩固好现有的基础,否则你就等着走火入魔吧!”

    盘虚真人大吃一惊,能一眼看出攸颂深浅的人,整个修真界都能数的出来有几人。当初盘虚真人因为对于攸颂过于溺爱,为了让他少受点苦,不惜用各种灵药提升他的修为。却不知这样做的后果。后来这件事为渺日上人所知,上人也曾提出过类似的建议,只是当时自己没怎么当回事。现在同样的话出自风南天之口。让他怎能不惊。

    “你少胡说,你是什么人,我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他张口放出了飞剑。

    这是一把名叫栖蓼的木属性的飞剑,是盘虚真人早年几经艰难采集蓼木之精炼制而成。后转送与攸颂。蓼木之精最主要的功能是分解。所制飞剑当然也继承了此种功能,只要让栖蓼的剑芒扫上,修真者的真元就会迅枯竭。而无再战之力。只见一道匹链般的蛇形青芒暴涨着冲向风南天,想要将他吞噬。

    这时其他的人早已退到了边缘,留下了中间的一块空地。贯晨心急如焚,却也毫无办法,一边是师门,一边是兄弟,他是两头为难。倒是燕行天比较冷静,他朝贯晨传音道:“贯兄,快去找令师或渺日上人来。只有他们能阻止这场争斗了。”

    “对啊!那我去通知家师和师叔祖,你们先盯着。”贯晨恍然大悟。

    趁着注意力都集中到场上时,他悄悄离开了。

    风南天刚从混沌空间杀出来,这点攻击他还不放在眼里。只是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与修真者战斗,虽然他从魇魔那得到了点记忆,但那都是理论的东西,缺乏实践的机会。现在难得有人肯送上门来,让他试手。他可不想那么快解决战斗。攸颂的飞剑看着声势唬人,实际上没什么威力,这应该只是试探性的,所以他打算静观其变,再说有天魔真力的护身,他放心的很。

    只是旁人可没有这种眼光,一些弟子开始大吹攸颂如何如何了得。“这小子不会是个脓包吧!”落琼见风南天不闪不避,以为他吓傻了。只有盘虚真人摇了摇头。“恐怕没这么简单,咱们接着看下去。”

    攸颂见风南天一动不动,以为他看不起自己。也不多言。心念操控着栖蓼化成八股蛇形青芒把风南天围在了中间。这一次攸颂打算强攻。好歹试试风南天的实力。

    风南天倒不认识栖蓼。不过他看出来这是木性飞剑。火克木,这是至理。转念间,他想到了克制的方法。

    眼看着栖蓼要击中风南天。攸颂不禁甚是高兴,看来这小子也不怎样,他想。

    可是随之出现的情况却让他瞪大了双眼,脸上尽是惊骇的表情。只见风南天的身体无端的燃起了深蓝之火,蓝的就像地狱里跳动的幽灵。栖蓼在沾上火焰的瞬间,全都化为灰烬。连一点残渣都没剩下。众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了,没事吧!我不过放了一把小火而已。”原先的深蓝之火已经退回到风南天体内,仿佛从没出现过。

    “九幽冥火,不可能的,这里怎么可能有九幽冥火。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盘虚真人一脸震惊。栖蓼是木属性里最高级的宝器,仅次度天门的三**器。居然举手间就让人破了,而且破它的是九幽冥火,这个与三昧真火齐名的地狱之火。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不要继续下去。”风南天不紧不慢的说。其实九幽冥火是魔杀界魔神才能使用的独特功法。这也意味着风南天已经从魔王的级别提升到了魔神级别。

    “小子,你别猖狂,我与再斗一场。”攸颂有点恼羞成怒。这把栖蓼跟了他不少岁月了,已经能与他心灵相通了,现在栖蓼被破,连带着他的修为也跟着受损。

    “攸颂,你给我退下,我来处理。”“可是,师傅,我的飞剑~~!”

    “住口,你丢的脸还不够吗?我叫你退下,你没听见吗?”盘虚真人大喝道。“是,师傅。”攸颂委屈的道。他知道师尊这次是真的怒了。

    “好,那就让我亲自出手试试,风南天,你足以自豪了。”盘虚真人虽然对九幽冥火有所顾忌,却也不是全无办法。他这会儿看出风南天的不凡之处了。风南天魔功一展,自然而然散一种无形的威势。风南天是什么实力,他完全看不透。但是他能认输吗?答案是肯定的。这关系到度天门的荣誉。只要他击败风南天,度天门的名声才能保存。事情展到现在他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风南天只有叹息了,“前辈,这是何苦呢?”他当然看出了盘虚真人的想法。旁边的度天弟子议论纷纷,盘虚真人居然要亲自出手,那风南天的实力可见一般。至少也与盘虚真人相差不远了。

    落琼也是惊讶万分,虽然对于风南天轻松击败攸颂感到不可思议。但他对于盘虚真人可是信心十足。她可不知盘虚真人已经后悔惹下了这么一个人。

    “你别多说了,此战不可避免,你还是拿出真本事来吧!”盘虚真人可不领情。

    盘虚真人挥手布下了禁制,这样外围的弟子就可以不受波及了。紧接着他念动咒语,周围狂风四起,越卷越大,一张张闪着黄光的符咒凭空出现在风中,足有几十张浮在了空中。“天地无极,去!”随着一声大喉。一道道的粗如儿臂的闪电从风南天头顶击落。不等闪电落实,又是紧跟着是一道霹雳。

    风南天这会儿有点手忙脚乱,谁知道盘虚真人一出手不是像攸颂一样的御剑攻击,而是威力更大的符咒连击。以他现在重塑魔体的强韧**,这些攻击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可是他却不能不顾忌一身的衣服,他可不想重回到原始社会。

    靠着天魔真力的护罩,他总算挨过了这轮攻击。不过惨的是居然没一次还手。他是有点轻敌了。盘虚真人见他居然在自己的符咒攻击下安然无损。不禁对他的实力又高看一点。不敢怠慢,他放出了自己修炼多年的镇玄叉。

    这是一柄泛着墨绿色的玉叉。三枚叉尖墨绿的几成黑色。叉柄上一只鸟形怪物展翅欲飞。诡异莫名。镇玄叉化为绿光呼啸着冲向风南天,奈何镇玄叉居然在风南天身前十米处,再也前进不得。

    盘虚真人一咬牙,元神透体而出与玉叉合并。顿时玉叉绿光大盛,从叉中飞出的赫然是那只怪鸟。怪鸟原是戾妖界的妖兽。名叫鹁翼,多年前被盘虚真人收服并将其妖魂摄入镇玄叉。鹁翼双翅激起强劲的风。吹的地面也跟着颤抖起来。而玉叉却已消失不见。

    鹁翼终于突破了护罩,对着风南天迎面就是一击,风南天想不到玉叉还有这种变化,措不及防下差点被鹁翼扇个筋斗。天上的雷电攻击这时也快到了尾声。鹁翼肉身已毁,现在的身体不过是其妖魂所化。

    明明鹁翼数次被风南天的魔功击散,却又能重新聚合,这让风南天烦不胜烦。

    盘虚真人正全力的与鹁翼心神合一,它等于集合了自己与盘虚真人的元神化身。所以威力几乎比平常增加了一倍。风南天被激怒了,自己百般忍让,却换来这种结果。他的魔功已经运到第八层,这相当于魔杀界四**王的实力,盘虚真人再怎么厉害也还没到法王的境界。

    风南天的眼神泛起金芒,一股魔神的威煞散出来,鹁翼感觉到一种无比的惧怕和压力。不管盘虚真人怎么催动也不敢靠近风南天。风南天在魔功的影响下已经变的冷酷无情。见鹁翼还不后退,不禁大怒,全身的九幽冥火再度烧起,冥火的范围瞬间扩大至十五丈,浓的几乎成为墨色的冥火。产生一股庞大的吸力把鹁翼卷入其中。

    冥火中一团白光从鹁翼口中喷出。立时周围的冥火被白光从中逼开。中间保护着鹁翼。这就是盘虚真人用来对付九幽冥火的玄璺冰。玄璺冰乃是戾磔海的独特产物,本性极寒,先天上的特性,让冰火两种极端互相争斗。风南天讶于盘虚真人还有这种东西。

    一时找不到解决的方法,他挥手从纳芥轮取回了那把古色小剑。想把玄璺冰给劈开。不知道为何,从来没有什么反应的古色小剑,这回好象有了反应。它不停的在风南天手上震颤,似要脱手飞去。风南天突然灵机一动,放开了紧握古剑的手。

    一道金光从他手上亮起,古剑化成一粒金球朝鹁翼击去。“轰”的一声,强大的撞击不仅破掉了玄璺冰,就连盘虚真人所布的禁制也跟着瓦解崩溃。外围一些修为低的度天弟子已经晕了过去。他们完全插不上手。

    “噗”盘虚真人喷出一口鲜血,元神回到了本体。精神变的委顿不堪。他感到一种心灰意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无法掩饰的恐惧。鹁翼早已元气大伤遁回叉中,原本消失的镇玄叉在空中重新出现。“叮当”一声,掉落地面。金球蕴涵着一股强的力量,他根本无处可躲。

    风南天除了开始有点狼狈以外,居然毫无伤。自己还是低估了风南天,刚才他的元神附在怪鸟上与九幽冥火进行了正面交锋。加上又有了玄璺冰之助,以为稳操胜券。没想到风南天多了一把古色小剑,威力如此巨大。

    他自认没有轻敌,从一开始,他就舍弃了一般的道法攻击,用上了自己威力最大的绝招。但他却还是低估了风南天。一开始的驭风咒,随后的阴雷电符,最后的镇玄叉,甚至元神合体。他都全力以赴了。没想到最后还是败的这么惨。

    这时的金色光球在击溃玄璺冰后,没有停留,在空中转了一圈,化成一片光幕罩住了受伤的盘虚真人。风南天一时也闹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光幕中的盘虚真人可是魂飞魄散,他现自己完全动弹不了,想唤出宝器护身也不可能。更恐怖的是他的元神在一点一点的萎缩。要知道修真者修真初成的标志就是元婴,以后随着功深日进,元婴也跟着成长。等到元婴大乘。就是舍弃肉身,元神飞升之日。可以说元神就是元婴成长后的形态。也是修真者一身真元精气所聚。

    盘虚真人已经到了度劫中期,可以说离最后的度劫已经不远了。现在他的元神萎缩,等于修为倒退,等到再次度劫不知得何年何月了。

    不管是为了维护度天门的声誉还是为了他个人的自尊。盘虚真人都不允许这种情况生。他打算豁出去了。不再犹豫,他掐起了度天门的禁诀乱晟诀,此诀是靠自身精元的急剧膨胀来引爆肉身的方法,这几乎是两败俱伤的方法。失去肉身的他将只剩下元神,那样他将冒着成为天下修真者猎物的危险。因为修真者的高级元神是制作法器的最佳器灵。如果不是度天门作他的靠山,他也不敢自毁肉身。

    随着乱晟诀的展开,他的肉身在精元的涌动下急剧膨胀,金色光幕则使劲的往里弹压,不让他膨胀。在几乎舍弃了自己一半的修为后,终于他爆体了。听不到任何声音,金色光幕里盘虚真人的肉身碎片一圈一圈的往外荡开。

    一个紫色人影升起,赫然是盘虚真人的元神,只是原形比肉身小了许多。只见他盘膝坐在了空中,双掌朝天,从他身体中飞出了一条深黑色的锁链。锁链在光幕中咆哮着,渐渐的化做一条愤怒的黑龙。

    黑龙一口咬掉了盘虚真人的半条胳膊,随后瞬间冲出了光幕,一直往高空冲去。很快的黑龙撞上了守护度天楼的琉暇罩。只是阻了一阻。黑龙居然冲破了琉暇罩到了万米高空。黑龙的身形不停的涨大,从口中不断的喷出乌云,范围越来越大,直到黑龙隐没。整个逐天城也都在乌云的笼罩之下。云层里隐约可见一道道电光闪过。

    整个逐天城都沸腾了,一些修真高手更是飞到高空试图靠近乌云,然而一靠近乌云都就被乌云中的闪电击中,落得灰飞湮灭的下场。连元神也没逃脱。这会儿谁也不敢靠近了。众人一时都胆战心惊。感到一种末日来临的恐惧。一些胆小的早已跪地祈祷。祈求老天宽恕。

    “盘虚,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放龙禺兽,你知道有多少人要遭殃吗?”说话的是个面如婴儿、须皆白的高大老者,一身白色袍服,纤尘不染。他的后面还跟着八个人,其中七个都是头带金冠的中年人,最后一人赫然是早先退走的贯晨。八个人破空而至。

    “师叔祖,宗主,各位师叔,你们可来了。”落琼和攸颂赶紧行礼。其他人也纷纷行礼。“你们的事一会儿再说,都给我到后面呆着。”老人满脸怒色。

    上人眼光一转落到风南天身上,容色大讶。“原来是魔神大人驾到,请大人暂且收回锍圄圈,解除敝师侄的禁制,渺日还有话说。”以他的修为当然是一眼看透了风南天的来历。后面七人也都恭身行礼。原来是渺日上人到了。前世的魇魔可没少跟他打交道。现在的渺日上人修为已经到了度劫后期了,应该马上就要飞升了。风南天舒了口气。却也为他一眼看透自己的修为感到震惊,不愧是高手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