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一章 龙禺天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一章 龙禺天兽

    贯晨去请渺日上人时正赶上上人、宗主和其他长老闭关准备三日之后的修真大会。闭关的禁制他破不了,只好等待。后来渺日上人自己出来了,听到消息马上赶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风南天也不知道要如何解去那层光幕,只好用最笨的办法,拿手去抓。

    把手伸进光幕里,有一种沐浴阳光的感觉,再缩手时手里多了把古剑。盘虚真人的元神已经缩到只剩一个婴孩大小。他满脸畏惧的看着渺日上人。

    “唉!我当日劝过你无数次,让你潜心修真,虽说这次起因是因为琼丫头,但是我也有过。镇玄叉本是接近法器级别的宝器,可惜被你糟蹋了。现今我暂且收回。盘虚,你私放龙禺兽,引来浩劫,现在的结果实事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现在你肉身已灭,元神已损,再修真已不可能了,念在同属一门,暂且把你收入魂晶瓶,如果安然度过这场浩劫,我会想法送你转世。至于你做的好事,只有度天一门为你一力承担了。”渺日上人平静的说。

    只见一只白玉晶瓶凌空而起。盘虚真人的元神嘶叫着被收入晶瓶。风南天看着盘虚真人落得这种下场,他也不好受。

    渺日上人收回晶瓶。仿佛知道他的想法般:“魔神大人不必自责,这都是天意,现在我们应该团结共抗浩劫才是。”“叠余,你赶紧吩咐下去把琉暇罩的防御扩大到整个逐天城。另外把修真达到元婴以上的高手调到这儿来,我们最好要赶在天薨雷落下之前击散这片黑潮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渺日上人转头对莫叠余说道。“是,师叔。”莫叠余不敢怠慢,赶紧吩咐下去。

    “魔神大人,咱们到外边去。”渺日上人对风南天说道。说着腾空而起。“对了,你们留下和其他人防御度天楼。记住,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出来。”渺日上人对其他长老吩咐到。只见渺日上人身形一闪,居然不见了,再出现时,已经到了琉暇罩外。

    风南天如法炮制,跟了出去。这是修真界度劫中期以上的高手才能施展的遁移。修为越高移的越远。这时一大批的修真者已经到了度天楼顶。正好看见了两人的神通。不禁齐声赞叹,只是大多数人对于风南天都显得陌生。

    燕家兄弟彻底震惊了,风南天表现出来的实力简直太恐怖了,如果说刚才两人对风南天击败盘虚真人还心存疑虑的话,那么现在表现出来的能和渺日上人并驾齐驱的实力则让他们彻底心服了。

    这时的整片天空都笼罩在了黑暗中,黑龙也不见了踪影。风南天和渺日上人凭空浮在了空中。“魔神大人…”渺日上人刚要说话,就被风南天阻止了。“上人要是看的起我,就叫我一声老弟,我就叫你一声老哥,怎么样?”

    “好,老弟果然爽快,那我就不客气了。恩,天薨雷出现之前也是黑潮云最弱的时候,可惜桠蜃老哥不在,不然我们解决这片黑潮云就更有把握了。”渺日上人可惜的道。

    “这是什么东西,老哥要这样如临大敌,锍圄圈就是那把小剑吗?还有老哥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帮你的。”风南天提出了自己先前的疑惑。的确,从开始渺日上人好象就对他充满信任,态度也非常友好。按理魔杀界的魔头与修真界的修真者就算没有深仇大恨,也不可能相处这么融洽。

    “老弟的问题还不少,咱们一个一个来,锍圄圈就是那把金色小剑,那是修真界有名的顶级法器,失踪许多年了,不知怎么到了老弟手中。老弟可要善加利用啊!至于那条黑龙,原名叫龙禺兽,是天界的一只天兽,八千年前因犯天条被贬下界,实力为之大损。后来确实诚心向善做了不少好事,最近五千年来一直自我封印在这条殒炔链里潜心修炼,准备着破印之日飞升天界。后来殒炔链展转来到敝门。敝门宗主一直小心保管到现在。不料盘虚不知何时偷得这殒炔链,并并用自身精血强行解开封印,至使龙禺兽兽性大,招来这片黑潮云。唉!如果处理不当,不知道有多少生灵要遭涂炭了。”渺日上人想到即将到来的浩劫,不禁叹起气来。

    “黑潮云那么厉害吗?”风南天怀疑到,难不成比混沌神砂更厉害。“老弟有所不知,龙禺兽天生能呼风唤雨,全身钢筋铁骨,寻常宝器都难以伤害,这片黑潮云不过是它攻击前的节奏,真正厉害的不是黑潮云,而是黑潮云中隐藏的天薨雷。古书盛传,薨雷一击,开山裂地,虽说有点言过其实,却也足够形容其威力了。”渺日上人耐心解释道。

    “乖乖,这东西够厉害的,咦?老哥快看。”风南天指着远处的黑潮云。只见这会儿黑潮云产生了变化。黑色的云团突然间全部消散,那种极暗到极亮的突然转变,刺的所有人都睁不开眼。风南天与渺日上人还好点,两人马上调整了过来。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响起,一道足有合抱粗的白色光柱劈在琉暇罩上。琉暇罩的红色光晕一刹那间变的极为淡薄,下一刻,才恢复过来。燕行空吓的面如土色,差点从空中掉下。光柱过后,黑潮云又恢复了浓浓的黑色。天地一下子跟着又暗了下来。

    “老弟,这就是天薨雷,赶快,挡住他。”渺日上人没想到薨雷这么快就来了。他大叫道。下面就是度天楼,他可不容自己的老窝有任何闪失。又是五道天薨雷落下,这是龙禺兽能力的极致。逐天城有的修真者都吓的闭眼不敢看了。渺日上人在空中须飞舞,他祭出了三**器之一皓华剑,皓华剑化成一面光镜,及时弹开了天薨雷……风南天也好不容易抵消了另一道天薨雷,却漏了另两道。一道落在了城外的东南方向,可以不管,另一道落在了琉暇罩上。风南天这时才知道,天薨雷威力果然不小。“老弟,先替我挡一阵,我要布一阵。”渺日上人说道。风南天被薨雷震的眼前直冒金星,还好有锍圄圈的防护。魔功运转,眼中金光爆涨,他怒了。

    只见他全身裹进了锍圄圈。一团金茫奔涌而出仿佛滔天巨浪般朝黑潮云扑去。渺日上人也在瞬间布下了七纭阵。一片七角形的光幕在空中散开。薨雷击中光幕就像石头扔进了水里,荡了几圈涟漪,就消失无踪。

    他见风南天冲了上去,怕有闪失,也把皓华剑搅进了云里。一声炸响,犹如山崩地裂,整个逐天城都跟着颤抖起来。黑潮云炸开般四散飞舞。

    黑潮云居然被两人的全力一击给击散了,风南天没想到锍圄圈这么好用,早知道在混沌空间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之所以这次锍圄圈威力不同于刚才与盘虚真人的一战。区别就在于一个被动一个主动。锍圄圈毕竟是通灵的法器,事先受到玄璺冰的影响而苏醒,这一次渐渐的能感应到风南天的愤怒。虽然还是不能挥全部的威力,却也可观了。

    潮云一散,龙禺兽本身实力也跟着受损。空中显现了他的身影。只见它暴怒的腾空盘旋,锍圄圈似乎意犹未尽,光芒紧跟着扑向龙禺兽,龙禺兽似乎对它颇为顾虑。不住的躲闪着。

    这时渺日上人的皓华剑也逼了过来。龙禺兽大吼一声,嘴里喷出一道火焰。“老弟快躲,这是三昧真火。”渺日上人提醒道。风南天吓了一跳,赶紧退开。以为龙禺兽要攻击了。没想到龙禺兽一翘尾巴,直上云霄,逃之夭夭了。

    二人没料到龙禺兽也会逃跑,措手不及下,都忘了追赶。“糟了,它这一去,不知道又有多少人遭殃,真是天意啊!”渺日上人叹息道。“老哥何必叹气,大不了我们再跑一趟。把他抓回来。”风南天倒是豪气干云,现在他可是信心爆棚。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先下去吧!商量一下再说。”渺日上人说道。逐天城的人见二人赶走了龙禺兽,都热烈欢呼。至此,风南天在修真界的名声开始传开了。风南天与渺日上人也不追赶。二人收了法器,下一刻,遁移到了城中。

    燕家兄弟先围了上来。燕行空抢着说道:“兄弟,你真厉害,连龙禺兽你都能打败。”“哪里!运气好而已,这次是大家齐心合力的结果。”这话倒不假,若不是和渺日上人合力。现在不定怎样呢?“这次多亏了风老弟相助,才赶跑了龙禺兽,不过大家以后还是要努力修炼,记住实力才是生存的保证。大家散去吧!我和风老弟还有话说。”渺日上人下了逐客令。众人不敢多言,都化作鸟散。

    “叠余,你也跟来。”渺日上人带着两人来到一间静室。静室里只有三个方形的平台。并无他物。三人各占据了三个平台。

    “叠余,你是度天门的宗主,以后度天门就交给你了,我要和老弟继续追踪龙禺兽。三天后的修真大会我就不参加了。我不在时如有大事决断不下,可以找桠蜃上人和卜陨上人相商。他们与我颇有交情。至于落琼那丫头,罚她在荧雾修炼,不突破元婴后期就别放她出来。她也该好好反省反省了。”

    莫叠余吓了一跳。怎么渺日上人跟交代后事一样。“师叔,落琼的事您放心吧!我会看着她的。倒是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吗?”渺日上人点点头,开口道:“龙禺兽乃上界天兽,本性温顺,自有天命安排,现在盘虚激化他的凶性,已经犯下天条。此事必定惊动天界,到时必定追求盘虚的责任。只是他现在这副模样,我们怎能撒手不管。”渺日上人说道。

    莫叠余彻底明白了。天界如果追究责任,势必波及度天门。那样结局不问可知。如果交上盘虚自然没事,问题是不能交。天规无情,没有情面可讲。渺日上人只能一己承担,何况如果能追回龙禺兽,恢复它的本性。就算不能完全免罚,至少会减轻一点。而这件事也只有渺日上人能做,只有他有这实力。

    “师叔,保重。”莫叠余无话可说,他有他宗主的责任。“好,如果天界来人,就让他们找我吧!好了,你去忙吧!我一会儿就走,不用惊动大家了。“渺日上人挥手道。

    莫叠余行礼告退。风南天这才话:“老哥,真有那么言重吗?”渺日上人苦笑道:“谁知道那小子这次惹的祸这么大。老弟,以后还有更多的麻烦等着你呢?”风南天思索了一下说道:“老哥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老弟,我是有事瞒着你,不过那也是为了你好,以后你会知道的。放心你的事就我知道。我现在随时担心着天劫的到来。是又兴奋又恐惧。”渺日上人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话。飞升有那么重要吗?风南天当然不明白这种感受。他来到佚凡界,算起来知道的人不过五人,岳琦还在巽离鼎下落不明,自己还没有实力去找他。白固和胡珍胡艳更不知被氤鹫带到哪儿去。想来想去他也想不出来是谁这么了解自己。

    “对了,老哥,你那天布的什么阵法,这么厉害。教教我。”风南天虽然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告诉的上人自己的一切。却也不便追问下去。他转移了话题。魇魔虽然前世是地行仙,却对阵法不甚精通。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接触,他当然不会放过。

    “难得,老弟这么好学,好,我一定倾囊相授,看老弟之前还无法自如的运用锍圄圈,我就顺便把一些修真心得一并传你吧!来,接住这片萑笺叶,用心念记住。还有,这是本门的玄极令,老弟以后可以随时差遣度天门的弟子。”渺日上人递过一面金色的四方小牌和一片薄叶对他微笑说道。

    “这如何敢当,老哥~~”风南天当然知道东西的珍贵。“有什么不敢当的,你再不接我可生气了。”渺日上人徉怒道。

    风南天只好接到手里。玄极令只有半个巴掌大小,上面雕刻着各种奇怪的符咒。风南天知道这是权利的象征,他先把它收起来。萑笺叶是一片薄如蝉翼的菱形枝叶。轻如无物。风南天的心念试着探入其间。只见一大堆的文字纷沓而来。刹那间他的脑海多了许多知识。

    风南天大喜,这些知识几乎囊括了修真界的各种修真方法,包括制甲和制器。最重要的是一些那些运器的基本诀要。这让他能够改进对锍圄圈的运用,以后对敌就不用手忙脚乱了。

    “这萑笺叶是用来记录修真法诀的最好材料。能重复使用,里面的内容看过以后就会自动消失,你留着用吧!用法很简单,用心念把诀要留在叶中就行了。我们这就走吧!路上再切磋一下。”渺日上人可不敢在耽搁了。

    风南天也知道事态严重。龙禺兽的实力让他们任何一个单独对付都会非常吃力。时间拖的越久后果越难收拾。

    燕家兄弟这时正和贯晨在街上溜达。话题当然还是离不开风南天。“燕兄,你说风前辈到底是哪派的修真弟子,那么厉害?”自从风南天与渺日上人称兄道弟以后。贯晨可不敢跟风南天作兄弟了。不过前辈叫的可不勉强。

    修真界本来就注重实力。有实力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你问我,我问谁?”燕行空也是一脸糊涂。“别说了,反正人家就是有本事,咱们的抓紧时间修炼了,恩,这次也算不虚此行,能认识风兄真是我们的荣幸。”燕行天插嘴道。他可不管称呼什么的。

    “燕大哥、燕二哥,贯兄也在啊!”风南天从上空见到他们,打算跟他们道别。“前辈”“师叔祖”三人见到风南天身后的渺日上人,都赶紧施礼。渺日上人这时倒摆出了长辈的姿态,对三人只是点了点头,满脸严肃。

    燕家三人可不敢随便说话了,贯晨更是满脸冒汗。风南天当然看出来是什么情况。他觉的很是好笑。却没笑出来。“这次我与上人要同去办件事,短期之内,是不可能回来了,特此向三位辞行来了。”风南天说道。

    贯晨还是比较聪明,他猜到两人可能是为了龙禺兽的事。“好,那我们就不打扰风兄弟和前辈办事了,我们还要参加修真大会,后悔有期。”燕行天倒是挺干脆,他知道两人办的一定是大事,自己能力不及,跟去只会凭添麻烦。“风兄弟,除了老大和师尊,你就是我第三个最佩服的人,我们会再见的。”燕行空豪爽的道。

    渺日上人突然开口说道:“贯晨,你是我度天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你的渺日心功已经到了第六层了,日后成就将不可限量。希望你善加利用,造福天下,不要辜负了我们对你的期望。”“是,弟子一定谨记师叔祖的教诲。”贯晨暗暗佩服,自己突破渺日心功第六层的境界,连师尊都不知道,而渺日上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好了,老弟,我们该走了。”渺日上人催促道。风南天这回不在犹豫。二人身形腾空而起。转眼间冲入云霄,消没不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