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三章 大罗金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三章 大罗金仙

    只见原本在湖中戏耍的龙禺兽腾空到了两人头顶,“什么愣啊!真是两个笨蛋,唉!可惜我高贵的身体居然要让你们两个人来骑。真是命苦啊!”龙禺兽伸出前爪不甘心的说道。

    “你~~你不是~~~”渺日上人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龙禺兽能在这里出现虽说有点突然,但毕竟在两人的预料之中,只是龙禺兽居然会说话,而且居然没有了之前所见到的那种凶性。好象完全复原了。两人知道龙禺兽的实力,那可是上界天兽。而这里居然有能令龙禺兽恢复神智的东西,这才是让两人感到震惊的地方。

    “上来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那里也许有你们需要的答案。”龙禺兽落到地上对二人催促道。两人只好上了龙背,“那个,龙~~龙兄,还有一个小姑娘呢?她不是跟你一块的吗?”渺日上人忍不住问道。“噢!那个小姑娘啊!她不在这里,现在可能到了那个什么圣城了吧!”龙禺兽随意答道。“你是说她根本没进到阵里来?”渺日上人惊讶道。

    “是啊!她实力太低,我说你们有完没完,若不是看在你们对我还有点帮助的份上,我才懒的理你们。”龙禺兽不耐烦的道。

    “龙兄这么说,那说明我们对你是有恩的了,那可否告诉我我们这是去哪?还有我们为什么法力尽失,而龙兄你却没事?”这回是风南天开口了。他一开口就问道了重点上。

    “我只能回答你后一个问题,这里布有天界的一种禁制,像你们修真界的境界是无法了解的。除非你们到达了天界的修为。我来至天界,当然不受影响。至于前一个问题,一会儿到了目的地你们就知道了。现在坐稳了~”龙禺兽提醒的说道。

    它的全身泛起一片红光,把风南天二人包裹其间,这时他们已经飞过无数的高山河流,正前方是一大片广阔无垠的深蓝海域。龙禺兽盘旋在海面上空,它的大嘴一张,一声龙吟响彻云霄。紧接着龙尾一摆,朝水下俯冲。临近水面时,龙禺兽双爪放出了一道天薨雷击在了水面上。

    “轰”大海就像被炸开一般,裂开一条黑漆漆的深洞,卷起的波涛反弹空中,落下时,点点水珠四处飞散。渺日上人脸色白,实在太恐怖了,以前在逐天城外龙禺兽还得靠黑潮云来聚集天薨雷,现在它单凭双爪之力就已经能自如的出了。明显的这才是龙禺天兽的真正实力。

    龙禺兽毫不犹豫的冲进了深洞,往海底钻去。因为身处龙背,又有红光的防护,风南天二人除了感觉到一点动荡以外,连水珠也没沾上半滴。

    风南天一边观察周围一边寻思:这畜生不知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居然在海底,看样子事情没那么简单,他虽然身不有己,却也不愿完全任由对方摆布,在前世,如果商场上任由别人牵着你的鼻子走,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可恨的东西,他心里咒骂道,现在也只有静观其变了。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筋飞运转。

    离翕大阵有这么大,这完全出忽他们的预料。刚才他们一路行来,居然没见一个人,连动物鸟虫也没有,总之一切透着诡异。龙禺天兽恢复了神智,这一界好象没有人能办的到,而现在他们要去的地方很显然和龙禺兽有很大的关系,也许龙禺兽就是在这里恢复的神智。突然,他的脑子里灵光一现,难道,这里有天界的人,对,肯定是,不然龙禺兽是不会到这来的,可是天界的人为什么会找自己呢?自己不过刚出现佚凡界几天。

    真是想不明白,算了,不想了。风南天这时才现海底也是没有任何鱼类。“老哥,你没事吧!怎么不出声了。”风南天见渺日上人在他后面半天没言声了。“老弟,我这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话啊!”渺日上人的情绪看起来十分的颓丧。“老哥不要灭自己的威风啊!你也不想想天界和神界之人有今天的实力是花了多长时间的,现在我们达不到那种境界,不代表我们以后达不到啊!只要自己别放弃就行。不是吗?”风南天知道刚才龙禺兽给他的震撼太大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老弟,真是谢谢你了。不然我就完了”渺日上人心有余悸的道,他是由衷的感谢。刚才风南天是无意中救了他一回,要知道修真之人最重修心,如果渺日上人过不了这次的心劫,不但修为会大幅减退,恐怕终身无望进军天道了。

    “你们坐好了,前面才是真正的离翕大阵,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保持心念的澄净。不然让心魔入侵你们就完蛋了,知道吗?”一直沉默的龙禺兽突然话了。

    “什么,真正的离翕大阵?”两人惊呼,难道外面的不是离翕大阵吗?还没来的及问,两人就随着龙禺兽进入了海底一片紫色的光幕中,光幕中是无数飞散的黑色巨石,龙禺兽灵活的身躯在石缝当中不停的穿梭,它也不敢怠慢,只见一根黝黑的铁链缠绕浮在着红光的表面。一些阻挡的巨石只要碰上铁链全都化为碎末。

    “銮磷石,天啊!那么多,咦!这是殒炔链,不会吧!一件宝器竟然有这么大威力”渺日上人感慨道。当初他因为有了皓华剑,连带着别的宝器都看不上了。这殒炔链就是其中之一。若非它的不重视,殒炔链也不会被盘虚所偷,惹出这些事端来。銮磷石坚固无匹,是一种制器的难得材料,这一界的法器几乎都有銮磷石的成分在内。殒炔链能毫不费力的把銮磷石粉碎,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那是你孤陋寡闻,殒炔链本是神界的仙器,之所以以前停留在宝器的级别,那是因为我在无时不刻吸收着他的仙灵之气,现在我复苏了,它当然恢复了仙器的威力。”龙禺兽居然在百忙中还不忘嘲讽渺日上人。它一直对逐天城外的一战耿耿于怀。

    “仙器,唉!那我可真是有眼无珠了,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认得,我恐怕也使不动它。”渺日上人可不敢得罪龙禺天兽,尤其现在还在人家背上。

    风南天可没把龙禺兽放在眼里,他算想清楚了,虽然不知龙禺兽要把他们带到什么地方,但是肯定的对方是有求于自己两人,不然不会派龙禺兽来接。换句话说,龙禺兽是不敢真的得罪他们的。风南天微微一笑,主动权既然在自己手里,那就没什么可怕了。

    “我说龙禺兽啊!你是不是要带我们去见一个人啊!”风南天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跟你说过啊!”它惊讶的连风南天的称呼改变了也不知道。见龙禺兽承认了,风南天更有把握了。畜生终究是畜生,哪能斗的过人。

    “那你就别管了,注意前面吧!”风南天淡淡的道。渺日上人可是惊出了冷汗,他想不明白为何风南天突然胆子大了起来。

    风南天可不管那么多,他正观赏着周围的景物,完全把自身安全当回事。龙禺兽重重的“哼”了一声,它对风南天是完全没有办法。不知为何,它对风南天有种潜藏的畏惧。

    闯过了銮磷石群,眼前是一片燃烧的火海。风南天观察了一下,这里仿佛是个火焰的世界,无穷无尽的火焰呈现一种妖艳的红色,完全不同于九幽冥火和三昧真火,整个空间在热力的烧烤下显得扭曲变形。这里的空气都热的窒息,风南天和渺日上人都在不停的留汗,嗓子也干渴的冒烟。而火焰燃烧的仿佛没有了尽头一般。

    两人哪受过这种苦,修真者达到元婴境界以后,都已经是寒暑不侵了。现在渺日上人完全丧失了真元力,连带着抵抗力也大幅减低。风南天还好点,只是他现在不敢用金身的力量,那是他准备用来应付突事件的。也是安身保命的资本。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用的。还好两人一直在龙禺兽的保护之下,不然早化成灰烬了。这鬼地方,两人在心底早已骂了不知多少遍。

    “老弟~~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渺日上人沙哑着说道。他快坚持不下去了。

    “不行,老哥,你不是还要进军天道的吗?你难道忘了度天门了吗?一定要坚持下去啊!”风南天赶紧劝道。龙禺兽到现在仿佛一点事都没有,也不说话。难道~~难道这一切只是场考验,可是~~为什么呢?风南天感觉脑里的疑问越来越多了。

    渺日上人听到度天门时勉强振作了精神,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就连嘴里的唾液也都干了。他晕了过去。又过了几分钟,可是风南天感觉就像过了多少年。他的神志越来越模糊,正当他想不顾一切释放金身的力量时。龙禺兽终于穿过了层层火焰。来到了这次的目的地。

    他们是落在了一块空地上。一座凉亭矗立在前方不远处。

    风南天现这里简直就是仙境。各种的花草树木,鱼虫鸟兽,应有尽有,如果要说这个地方与刚才的地方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这里多了一份生气,一份天地万物所特有灵气,一种和须弥老仙洞府很相似的灵气。龙禺兽这时疲惫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殒炔链也失去了往日的黑色光泽,掉在地上。

    风南天摇晃着从龙禺兽背上站起来。呼吸了几口新鲜的花的香气,马上的他感觉到了蓝尊又恢复了活力。一时间,他陶醉在这种舒适的感觉里。

    “!哇!我恢复修为了。咦?这么多的灵气,如果在这里修炼多好啊!老弟,这是什么地方啊”渺日上人一醒来就嚷道。

    见渺日上人盯着自己,风南天一摊两手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别急,主人应该快出现了,是吧?龙兄。”风南天转头对龙禺兽说道。

    “哈哈哈,小家伙果然聪明,小花,你怎么还赖在地上,一点都不知道礼貌,怎么?殒炔链就成这样了,看见没有,这就是懒惰的代价。以后给我勤奋点,否则我就把你留在这世俗界,省的给我丢人现眼,听到没有。”龙禺兽委屈的点了点头,却是不敢搭话。

    风南天差点没笑出来,看不出龙禺兽黑不溜秋的,居然会被取了这么一个妖媚的名字。

    随着一股话音的刚落。

    地上的花瓣翻卷着飞到空中,形成一个圆圈。圆圈中一个人影逐渐的浮现。

    他身上穿着一袭银色的外衣,脸盘古拙,很是年轻,上嘴唇留着两撇八字胡。一支鸟形的银圈箍着他那披肩长,他的左肩虚浮着三根黑色的锥形倒刺,右手拿着一把桃花折扇。

    渺日上人目瞪口呆,看着人影完全的出现,嘴里喃喃自语:“仙人~~是仙人~~我见到仙人了。”奇怪,真是奇怪。风南天也是很意外,他意外的不是仙人的出现,而是这里的人居然不是天界的人。

    随着仙人的落地,一股无形的压力随之四面散开。两个人身上光华大盛,双双张开法器抵挡这股庞大的压力,才一会儿,渺日上人就抵挡不住,往后连退了三步,压力才稍微减轻了点,只是一张脸却是涨的通红。

    只有风南天还在苦苦抵挡,他不是不想退,而是根本退不了,渺日上人一走,他所承受的压力全加到了风南天身上。咦!仙人觉得很是惊讶,本以为渺日上人才是二人中实力最强的,毕竟他马上就要面临最后的度劫了。没想到风南天的实力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风南天这时已经把天魔真力运到了第十层,金身也开始把自己的力量传达给他,这时的他完全是身不有己。渐渐的他的背上压力越来越重,仿佛压着几座大山一般,而大山还在不停的往上加。他全身的力量都快被榨干了。风南天额上青筋直冒,他在咬牙支撑着,“噗”他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上的锍圄圈光华也大为减弱,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不过要他求饶是不可能的。

    咦!他身上怎么会有仙灵之气的,奇怪,他又不是仙人。仙人看出了风南天的不寻常之处。渺日上人已经看出风南天快到极限了,他忍不住叫道:“前辈,请手下留情。”

    哼,不自量力。仙人暗中收回了仙诀。他刚才也只是想试试二人的实力,像渺日上人是知难而退,谁知风南天的实力出他的预料甚多。逼的他不得不暗中运起仙诀才压住了风南天,要不是还有事要靠二人去办,他才懒得费力见两人呢。

    “小家伙,没事吧!”他收敛了自身的仙气。微笑着道。风南天刚才的实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他对自己说。

    “没事,当然没事!不知仙人前辈煞费苦心的引我二人来有何贵干。”风南天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站直了身体,仿佛没事了一般,他单刀直入的道。他可知道眼前的仙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开始就对他们来个下马威,还不是为了让他们能更好的听话嘛!风南天当然看的出来这套把戏。

    仙人一愣,第一次对风南天重视了起来,不是因为他的实力,而是因为他的智慧。

    看来这小子不简单啊!“那好,既然老弟如此爽快,那我也就不客套了,实不相瞒,我是有事要二位帮忙。”仙人收起笑容,严肃了起来。

    风南天走前两步,背对着仙人向渺日上人传音道:老哥,这小子不安好心,我受了伤,硬拼肯定是不行了,只能用智,一会儿就由我来负责回答他的问题。”

    风南天说完转过身来面对仙人道:“前辈要求我们办事,总不至于连名字都吝啬我们知道吧!”仙人一时也搞不清风南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身后的渺日上人冲风南天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刚才他的话。

    “噢!这个我并不打算隐瞒,我的名字早已不用,现在的道号是沅真,神界授封为大罗金仙,这龙禺兽原本是我的坐骑。”沅真一边拍着扇子一边说道。

    风南天疑惑道:“龙禺兽不是天界的天兽吗?怎么成了前辈的坐骑,还有,外围的两座大小离翕阵都是前辈摆下的吧!目的不用说,当然是为了考验来人的实力,我说的对吧!”

    沅真收起了扇子,不屑又有点伤感的道:“天界,他们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些半人半妖的畜生罢了,龙禺兽一直就是我的坐骑,哼,这么多年,它也该回到我的身边了。至于两座大阵如果我完全动,你们一个也进不来,以前就有许多人不自量力的想要闯进来,可惜啊!没人能再出的去。你们算是勉强够资格了。唉!我已经等的太久了,我不能这样无限期的等下去了。”

    风南天这才知道两人能活着到这里是多么的侥幸。他试探着说道:“前辈一身修为已达夺天地造化的境界,连前辈都不能办到的事,我们如何办得到。”他终于问出了这个一直困扰他许久的疑问。

    沅真双眼精光四射的盯着他,忽然微笑道:“原先我一直怀疑你们的能力,不,应该说是怀疑你的能力,现在看来是不必担心了。”

    顿了顿,他摇着扇子继续说道:“我不能办那件事,是因为我分身乏术,我不能出去这里,是因为有一件比这更重要的事需我要去做。这么些年我一直躲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件事。所以,只有靠你去完成另一件事了。”

    “我,前辈是不是说错了,我们可是两个人啊!”风南天隐隐感到事情有点不妙了。

    果然,沅真微笑着道:“那个小子就不用去了,这件事有你一人就够了,我对你比较放心。至于他就不要去了,人多了反而碍手碍脚。反正我这儿也挺宽敞的。”渺日上人哭笑不得,自己都多大了,居然被人叫做小子,不过他也没脾气。沅真看着年轻,实际年龄却不知比他大多少。风南天一听急了,这不是明摆着要把渺日上人当人质嘛!

    这时他的耳中传来渺日上人的传音:老弟,别乱了方寸,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算留下来我也无所谓,上界可是有规定的,仙人也不敢乱来。老哥相信你。

    风南天感激的看了渺日上人一眼,很快的他就冷静了下来,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不过他可不甘心就这样吃瘪。

    他的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主义,说到底让仙人占尽上风的根本原因,就是实力不济。现在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捞点好处,实在太对不起老哥了。

    只见他嬉皮笑脸的道:“好,我答应你了。”沅真料不到风南天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他以为风南天铁定会暴跳如雷,他也作好了动手的准备,这下子轮到他有点的不好意思了。“你~~你不用考虑一下。”“考虑什么?再说了,这里灵气这么足,很适合我老哥在这里修炼。他还求之不得呢?是吧!老哥。”他冲渺日上人一眨眼。

    渺日上人马上会意过来,假装高兴的转了两圈,手舞足蹈的道:“是啊!我就在这里度天劫了,有前辈护着我还怕什么,我就等着飞升好了。老弟你忙你的,晚点回来都没关系。”沅真目瞪口呆,他摇摇头,一脸的苦笑,这都什么人啊!到底是他们吃亏还是自己被占了便宜。

    望着苦笑的沅真,风南天露出了狐狸般的微笑。他开玩笑的道:“不知前辈到底要我办什么事,别是要我去偷鸡摸狗吧!”“对啊!老弟要是去偷鸡摸狗,那可真是浪费人才啊!”渺日上人也在一旁起哄道。

    沅真突然现这两人其实也挺可爱的,自己不禁也受了感染。他一本正经的道:“你们怎么知道的,我就是让老弟去帮我偷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风南天与渺日上人两人面面相觑,一下子变的哑口无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