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五章 崇轩际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五章 崇轩际遇

    第十五章崇轩际遇风南天冲出了离翕阵。眼前一片光明,这时正是一天的中午,高挂的太阳火辣辣的晒着大地。他现自己漂浮在空中,隐约可见远处有一座古城,他的脚下是一条官道,正有无数的行人穿行其上。

    风南天不想惊世骇俗,他降落在了一片树林里,幻化了一身华丽的白色袍服,锍圄圈则变成了一把扇子拿在手里。他现在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物化了。这是一套典型的公子哥的打扮,他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这才摇着扇子出林,一直朝官道走去。

    靠近官道,风南天大吃一惊,怎么看这些行人更像是逃难。老弱妇虏,相互扶持,一个个垂头丧气,情绪低落。人群中不时夹杂着几声咒骂。

    风南天拦住一个满头大汗的老人,客气的问道:“大爷,我叫风南天,你们这是去哪儿啊!看您行色匆匆,是不是生什么事了?”

    老人约有六十左右,一脸的惊魂未定。见是风南天个年轻后生,他放心的答道:“小哥是学子吧!我们是逃难的,唉,一言难尽啊!”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老天真是不开眼啊!”

    “大爷,到底生了什么事,看你们这个样子,不象是遭了天灾什么的啊!/”风南天疑惑道。“当然不是,我们南方是遇见怪兽了,哎呀~~那怪兽真是可怕,青面獠牙,身长十丈,最可怕的是它喜欢吃人,我们要再不走非得喂了它不可。”老人仿佛想起恐怖的画面,他浑身颤抖。

    风南天更不解了,这一界怎么会有怪兽的,“大爷,就算有怪兽,难道没人管吗?”

    “怎么没人管,朝廷为此还派出了大将领兵前去围剿,可是~~。”说话的是旁边的一个年轻强壮的小伙子,他一脸的激动,话也说不下去了。

    老人接着说道:“最后据说大将和它的士卒都全军覆没,没有一个回来的。亚布,咱们是不可能重回家园了~~”老人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年轻人说的。

    “莫干老爹,咱们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啊!”那个叫亚布的年轻人不死心的说道。

    风南天安慰道:“老爹放心,就算朝廷无能为力,还有六大圣门啊!他们是不会坐视着怪兽肆虐的。”

    “六大圣门,我听说过,可是他们都是隐世高人,会管我们这些凡人吗?”亚布担忧的道。莫干老爹也附和着说道:“是啊!自从我年轻的时候见过一个修真者后,这些年一直都没有他们的消息了。要是有他们出面,那我们就有希望了。”

    “我想他们应该马上就会出现的,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们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家园了。”风南天肯定的道。

    亚布好象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一脸激动的看着风南天,说道:“风大哥~~您是不是就是一个修真者~~不然您怎么那么肯定。”

    风南天一时语塞,见莫干老爹也一脸希望的望着自己,他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怎么会是呢?你们看我这样子像是修真者吗!”他不想这么快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寻找神器越隐蔽越好。修真者在世俗界就像一盏灯泡,到哪都亮着。目标太大。他倒不是怕修真界的人,这一界他几乎是无敌的,他担心的是天界的人。他有种预感,此行不见得顺利。

    亚布一脸的失望的说道:“不像,大哥虽然气度不凡,却不像个修真者。”

    “对,小哥本来就是个学子嘛!修真者一般都是腾空而来,腾空而去,凡人怎么能轻易的见到呢?”莫干老爹解释道。

    亚布一脸的向往,他自言自语道:“如果有一天让我遇见修真者,一定要求他收我为徒,学那飞天遁地的本事,这样我们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背井离乡了。”

    风南天摇着扇子对二人说道:“你们现在是要去前面的城池吗?”

    老爹接口道:“对啊!那是崇轩国的国都轩禹城了,我在都城正好有个弟弟,反正家园被毁,我只好来投奔他来了。”

    风南天吓了一跳,崇轩国,也就是说自己到了黑斡大6了,风南天知道每个大6包括芳翮宫都各有一个国家。而黑斡大6就是修真第一大派轩禹峰的根据地。

    崇轩两个字本身就是因为这个门派而起的。他现自己是典型的劳碌命,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从没在一个地方好好的呆过,总是身不由己的东奔西跑。

    三人言谈间,不知不觉远处的城墙已经历历在目,尽管早有准备,风南天还是为它的宏伟赞叹不已。

    崇轩城高十五丈,城墙呈扇形排开,足有八米高的城门,门口站着一队身穿甲胄威武的值勤士兵。

    “据说此城从开国到现在整整九百年了,其间经历了无数战争的洗礼,却从没被攻破过,至今依然巍峨屹立。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啊!”旁边的莫干老爹感叹道,也为自己身为崇轩国的子民而感到自豪。

    “站住,你们必须要交足五十里盾的进城税金才能进去。”值勤的一个士兵拦住一对逃难的母女说道。“官爷,你行行好吧!你瞧瞧我们孤儿寡母的,又是逃难,哪来的银钱交税金啊!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们进去吧!”逃难的母亲苦苦哀求道。她们能逃出怪兽的虎口,已经不错了,哪还顾的上带钱啊!

    “不行,上头有规定,不交足税金不许入城,放了你们,我怎么跟上头交代。”值勤士兵死活不肯放行。

    亚布愤怒道:“怎么还有这种事,这不是明摆着趁火打劫吗?”原来风南天一行人已经到了城门口,还好这里人多嘴杂,一时也无人注意他说的什么。

    “你小声点,别让他们听见。可惜咱们出门时也没带钱,我的兜里只有一里盾。”老爹赶紧拽住他。照这样子,连他们自己都进不去,更别提帮助那对母女了。刹那间,他的国家自豪感下降了一大半。“我也只有二十里盾?”亚布掏了掏腰包,无奈的说道。

    路边的行人这时也是敢怒不敢言,大多数人都是忍气吞声的交足税金。

    一时间,众人只能看着一对母女无助的哭泣。

    风南天也是一脸怒气,但是他不能暴露自己的实力。尤其是大庭广众之下。转念间,他想到了办法。他转身对着老爹说道:“老爹可否把您的那一里盾借我一下,也许我有办法让大家进城。”

    “小哥,你行吗?不要逞强,让卫兵现可不是闹着玩的。”老爹担心道。

    亚布见风南天胸有成竹,不禁相信了一点,也许他真的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老爹,你就让风大哥试试吧!他是读书人,读书人点子比较多。在说了,咱们能忍心看着那对母女让人欺负吗?”

    “好吧!给~~小哥,你要小心点。”老爹从兜里掏出那仅有的一里盾塞到风南天手里。

    风南天微笑道:“一会儿你们混着人群一直往前走,不管生什么事都别回头,我随后就到,大家放心好了。亚布,一会可能有点乱,你就负责照顾好老爹就行了。”

    亚布点点头,扶着老爹往城门走去。

    风南天趁着别人不注意,把手里的一里盾用仙诀幻化。顿时天空下起了钱雨,他同时喊道:“哇,地上好多钱啊!哇!天上也有啊!这是谁扔的,大家快来拣啊!”

    人群一阵混乱,士兵哪还顾的上收税金,马上和难民连成一片,加入到抢钱的行列。

    那对逃难的母女呆住了,浑然不知生了什么事。风南天趁机挤到她们身边,说道:“二位赶紧跟我来,别让兵卒现了。”

    那对母女这才醒悟过来,趁乱钻进了城里。

    “咦,我的钱呢?md,怎么都是石头。”一个士兵先现了问题。

    别的士兵这时也现了问题,“k,一定是有人在搞鬼。”只是等他们明白过来,人群早已一拥进城,再也分不清谁是谁了。

    风南天也进了城,没走几步,就让人拉住了。“风大哥,是我们,你真有办法,怎么做到的。”原来是莫干老爹与亚布。他们先一步进城,一直在门口的街角等风南天进来。

    风南天拉起他们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只是吆喝了一下,真正帮忙的是别人,给老爹,你的里盾,我没用的上。呵呵!刚才真是刺激、过瘾啊!很久没这么开心了。”可不是,算上前世,他也很少有这样的恶做剧,还是年轻好啊!他对自己说。

    “你没事就好,啊!终于进城了!”老人一边接过里盾一边感叹到。

    黑斡大6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大6,因为地理环境的原因,这里长年温暖如春。加上崇轩国君虽说不是一代名君,却也颇知百姓的重要,除了每年必不可少的税金以外,基本上别的商业都没有什么限制。因此崇轩的百姓大多生活富足,相对的匪类之患也大为减少。随着经济的繁荣,社会上的安定,也吸引了大6上其他国家顶尖武者的到来,如果说崇轩国是六大国中实力最强的,恐怕没有人会否认。

    尽管受到南方怪兽的影响。但是现在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风南天现这里的建筑,人们的穿着说话很像自己前世国家的古代。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体会到这种俗世的喧闹了,那种感觉既陌生有熟悉。

    亚布也是不停的东张西望,这里的东西让他感到很新鲜。莫干老爹更多的则是惊叹,因为他十年之前来过这里,现在当然已经变化巨大,面目全非了。

    “十年了,轩禹城变化真大,对了,小哥进城后有什么打算呢?”老爹问道。“我没有什么打算,这次出来只是想游历一下,顺便长点见识。”风南天想了一下答道。他确实也没什么事,神器的事急不来的,要说有事,那也就是要好好找个地方静下来修炼了。

    亚布突然开心的说道:“那太好了,老爹,我看不如请风大哥到净叔家做客,您怎么样?”莫干老爹高兴道:“好呀!我正有这打算呢?不知道风小哥的意思如何?”

    风南天倒无所谓,而且他现在是人生地不熟。也急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他微笑道:“那就打扰了,只是不知道主人介意不介意。”

    “风大哥放心好了,静叔从小由老爹照顾大,他们关系特好,你就放心吧!”亚布说道。“是啊!舍弟虽说是崇轩国的供奉,但是对我这老哥还是很尊敬的。小哥,跟我走吧!反正也不远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拐过前面的把角应该就到了。”老爹热情的说道。

    这是一座方形的庭院,白玉台阶,门口立着两尊巨大石狮,透着大红的灯笼,两扇深红色的朱门。风南天没想到这莫静还是一大户人家。

    亚布这时已是双腿颤,他结巴的说道:“老爹,您没记错吧!可别一会儿让人轰出来。”老爹怎么能不明白亚布的心情,眯着眼激动的说道:“没错,没想到十年没见,这儿是一点没变,亚布,敲门去,还有,把腰挺直了,别让人把咱们看扁了。”

    “是,老爹,我这就去。”亚布受到了鼓舞,他大步迈上了台阶。

    “亚布这孩子挺聪明的,从小父母双亡,无依无靠,我也是孤身一人,难得的这些年得到他的照顾,我不想埋没了他,所以这次我就带他来了,希望他的人生会有新的。”老爹对着身旁的风南天说道。

    风南天这才知道亚布和老爹的关系,他正想回答。两扇紧闭的门这时候开了。

    一个满脸麻子家仆打扮的中年汉子走了出来。他满脸疑惑的看着亚布,轻蔑的说道:“刚才就是你在敲门吗?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亚布一时吓住了,他小心说道:“请问这是莫静莫老爷的家吗?我们是他的亲戚。”

    “大胆,莫大人的名号是你叫的吗?看你一身土气,莫大人怎么可能有你这种亲戚,念你年少无知,我不予计较,你马上给我滚。”中年人对着亚布喝道。

    “可是~可是~我们真是他的亲戚啊!”亚布想解释清楚,可是他越是想解释越是说不清楚。麻脸汉子说道:“每天都有像你这样的人来说是老爷的亲戚,我可忙不过来,来人啊!把他给我轰走。”马上从门里跃出几个彪形大汉,揪起亚布就要往台阶下扔。

    亚布早已吓的面色苍白,连话也说不出来了,他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就在这千钧一的时刻,只听见一声“住手”。莫干老爹气冲冲的走上台阶,对着麻脸汉子吼道:“你胆子倒是不小,一会儿我再跟你算帐,你去,叫莫静出来见我。就说他大哥来了。”

    麻脸汉子一时也愣住了,随即勃然大怒。自己居然被一乡下老头给吓住了,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死。“来人啊!给我把这帮骗子往死里打。”他不知道莫静有个大哥,就算有,他也不会相信莫干就是的。

    “且慢,这位兄台,想必在莫府呆的时间不短了吧!”风南天不慌不忙的摇着扇子走上台阶说道。麻脸汉子看风南天衣着华丽,一时搞不清他是什么人?他问道:“你是什么人?”风南天淡淡说道:“我是什么人,瞎了你的狗眼,连我是谁你都不知道。今天这事让我赶上了,我就管定了,我告诉你,赶紧照这位老人家说的去通报,迟了,有你的罪受。”

    不止一帮家丁呆住了,就连亚布和莫干也都楞住了,以为风南天真有什么显赫的身份。

    麻脸汉子冷汗直冒,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来,不管年龄,口气,衣着风南天都与那人相符,他忍不住吓得双腿直打颤。

    “还不快去,难道真要~~”风南天大喝道。

    小人这就~~去请老~~爷出来。”麻脸汉子连滚带爬的跑进内院。

    风南天差点没笑破肚皮,他左手背负在后,右手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对着呆的莫干和亚布说道:“老爹,亚布,走吧!别让主人久等了。”说着当先跨进了大门。

    莫干老爹与亚布互望一眼,紧跟着风南天进了内院。

    只剩下一帮傻愣愣的家丁还立在门口,一动不动。

    院内是一条青石铺就的小路,一直延伸到大堂。路的两旁排满了各种盆景和鲜花,在夕阳的照射下呈现一种黄昏的美丽。风南天忍不住赞叹。就冲这些不难看出主人的悠闲和高雅。

    还没走完青石路,麻脸汉子领着四个人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

    风南天一眼就看清了这四个人的长相。头前一位是一个长相威武,身穿淡蓝长袍的中年人,在他旁边稍后一步是一个四旬左右风韵犹存的宫装妇人。后面分别是一对年轻男女,约莫十八左右的模样。男的风神俊朗,女的娇俏玲珑。这应该就是莫静一家人了吧!中年人大老远就现了他们,他不禁加快了脚步,越过前面的麻脸汉子,一把抱住了莫干老爹,声音呜咽着道:“大哥,真的是你吗?你终于来了,请恕小弟来迟之罪。”说着就要往下跪去。

    麻脸汉子面色惨白,天啊!真是老爷的亲戚,还是老爷的大哥,我算是完了,把人都得罪光了。

    “兄弟说哪里话,不知者不罪嘛!快起来,咱们进屋说话,我还有个人要给你介绍介绍,你总不至于让老哥我在这站着吧!”老爹也是一脸横泪,他赶紧拉住莫静说道。

    “是,大哥能来,我太高兴了,走,咱们进屋再谈。莫特,去赶紧吩咐厨房准备酒菜,今晚我要大醉一番。”莫静高声嘱咐一旁的管家也就是麻脸汉子道。

    莫特答道:“是,老爷放心,我这就吩咐下去。”这可是将功补过的好机会,他心里暗想。风南天倒是对莫静引起了兴趣,刚才他仔细看了一眼,现莫静居然是个修真者,而且已经到了金丹后期的境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