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六章 纾羽战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六章 纾羽战甲

    第十六章纾羽战甲一行人随着莫静来到了大堂,莫静请老爹上座,这才引着老婆孩子前来拜见。

    莫干老爹满脸笑容,不住的夸奖道:“没想到十年不见,小欣和小仲都这么大了阿静啊!看到你们这样幸福我也就放心了。对了,我一直忘了给你们介绍,这是亚布,我之前写信时跟你们提过的,这些年多亏他照顾我。”他把亚布拉到跟前。

    “噢,你就是亚布啊!多亏你这些年照顾我哥了,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你可别嫌弃啊!”莫静握住他的手说道。

    “是啊!亚布大哥千万别客气噢!”小姑娘莫欣也在一旁插嘴道。

    亚布满脸通红,感动的说不出话来,这么些年,除了老爹,他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感觉。他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只知道一个劲的点头。

    “这位是风南天,风小哥是我们逃难的路上认识的,要不是他,我们可能连城门都进不来。”老爹指着一旁的风南天说道。

    莫静毕竟是个修真者,他早就现了风南天的不寻常之处。他走到风南天跟前,激动的说道:“您是元婴~~”风南天笑了笑,他摇了摇头。度劫~”风南天又摇了摇头,莫静震惊了“难道,您~~”

    风南天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他传音给莫静道:别张扬,我还是您的晚辈。他根本不打算隐瞒莫静,很多事他要靠莫静帮他出面解决。

    “莫叔,我就这么叫你了,对了,我可是饿了,老爹,咱们该吃饭了吧!”风南天岔开话题。

    莫静吓一大跳,他连忙摇手道:“不行,不行,兄弟要是不嫌弃,叫我声大哥吧!韵清啊!去看看晚饭准备好了没有,咱们边吃边谈。”他可不敢当风南天的长辈。

    风南天点点头,他只好认了,他倒不是端架子,而是修真界最重本事,能者为大,就算他劝莫静改口他也是不愿意的。

    旁人这时早已惊讶的合不拢口,他们见莫静对风南天恭恭敬敬,居然还和他称兄道弟。都觉的不可思议。莫仲更是想不通了,他从没见他父亲这么看的起一个人的。就算是崇轩国的一些王公贵胄莫静都没放在眼里,而单单这个风南天却让父亲如此重视。

    难道他真是什么大人物,亚布不禁也在心里嘀咕。

    “爹,要我叫他叔叔我可不干!他说不定还没我大呢?”莫欣噘嘴说道。

    莫静喝道:“胡闹,欣儿,你~~“莫大哥,没那么多规矩,这样吧!咱们各叫各的,小欣要是愿意,叫我大哥好了。你放心,我肯定是比你大的。”风南天截住莫静的话说道。

    “好吧!又多一哥哥,唉!没办法,谁让我那么小呢?以后我一定要当姐姐。”小姑娘一本正经的道。她也不敢过分违背莫静的话,莫静对风南天的态度,她也是看的出来的。

    众人一愣,忍不住大笑起来。“笑什么笑,我说的是真的。”莫欣见别人笑她,气愤的道。风南天也不禁莞儿,这小丫头还挺有意思。

    这时晚饭正好送来,众人纷纷入席,席间老爹把这一次南方的遭遇说了一遍,除了风南天,众人的心情都变的沉重起来。吃完饭,众人各自回房休息。

    风南天的住房安排在一个独立的院落。这是莫静特意的安排,以方便自己随时向风南天请教。风南天望着天上的圆月,不禁心生感慨。

    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在不停的奔波流离,常常身不有己。不知道自己哪一天能才重新回到自己的故乡。也许那根本只是一种奢望。转念又想起身在神鼎中的岳琦,不知他怎样了。忽然,他想起了氤鹫说过的话。

    神砂之心,对,自己这段时间一直没感觉到它的异动,神砂之心仿佛突然从身体里消失了。直觉的他感觉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可是他现在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看来,自己该好好的入定一次了,顺便把两位老哥的心得参悟一下。

    突然他的灵神动了一下,马上风南天就知道是有人朝这边来了。他微微一笑,回房盘膝坐在了床上。来人是莫静,他见完莫干后,就直接到这儿来了。

    他心里一阵激动,快要飞升的修真者,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能遇上。这种难得的学习的机会他是无论如何不会放过的。

    其实风南天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算什么,修真者嘛!他已经越了这个境界,说他是个仙人吧!他还远没有达到仙人的要求。

    莫静来到门前,正想敲门,门突然自动开了。他一眼就见到了盘膝而坐的风南天。

    风南天睁开眼,伸手说道:“莫大哥,请坐。”莫静拘谨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他惶恐的说道:“前辈万万不可如此称呼,晚辈承受不起的。”

    “修真讲究率性而为,千万不要违背自己的本性,莫大哥,你想的太多了。也罢,咱们各称呼各的。对了,你的修真方法是谁传给你的,看你修行的时间不长,就能达到金丹的后期,很不容易啊!”风南天对他说道。

    “是,前辈说的是,大概在十年前,我无意中救了一个白胡子老人,那人为了感谢我,就传了我一套心诀,并告诉我说这是修真法门,嘱咐我好好修炼,临走之前他还送我一粒红色丹丸,说是吃了对我有好处。可惜他一直不肯告诉我他的名讳就走了。后来我就照着他说的心诀修炼,,可是这些年我的修为一直停留在金丹后期,一直无法突破元婴的阶段,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望前辈给予指点,莫静感激不尽。”莫静可是深切的感受修真的好处。

    从小他就羡慕别人修真,直到遇上那个老人,修真后他不但从不生病、精神饱满,就连很多崇轩国的顶尖武者也不是他的对手,渐渐的他的名声鹊起,终于被皇家重视,授封为大内供奉,若不是自己的孕婴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他早就让家人也跟着修炼了。

    风南天总算了解了莫静修真的经过,他说道:“我帮你看看是什么原因。”他分出一部分心念探入莫静的紫府,刹那间,他明白了。

    收回心念,风南天对莫静说道:“你的金丹已结,元婴也已孕化,只是现在元婴被困在丹中,只要元婴破丹而出,你的问题就能解决,这件事我会帮你想办法的。对了,你知道这里哪有制器的材料,接着他说出几种制器材料的名称。其实沅真给他的储仙兜里有不少制器材料,都是精品,只是风南天摸不清自己制器的水平,怕给浪费了,所以才要莫静先要给他弄点一般的材料,打算先练习一番。

    “前辈是要制器吧!这些东西在我的密室里有,都是我自己这些年收集的,说来不怕前辈笑话,我也是为自己哪天学会制器而准备的。现在前辈要用正好,不然我都不知那些东西还要放多少年呢?”莫静高兴的说道,自身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说不定还能学点制器的手法。现在就算风南天要他把全部家产让出来,他也会毫不犹豫的。

    风南天兴奋的说道:“想不到你早有准备,还有密实,想的倒挺周全的。走,现在我们就去密室。”他有点迫不及待了。

    莫静说道:“其实密实就在前辈的这间房中,只是前辈可能忽略罢了。”

    这么一说风南天果然现这间屋子的左下角有着不寻常之处。那里有着修真界一种基本的禁制手法,之前他一直没进过房间,不然以他现在的修为,只要心念一扫,不难现地下的密室。

    密室在一书架的后面,随着书架上一本书籍的移动,现出一条通道,通道倾斜往下,路上遇到不少禁制,风南天现莫静虽然修为很低,但破禁制的手法却纯熟无比,可见他平时修真的努力。

    密室有两间,一间大的是莫静用来修真的,小的一间是他存放的制器材料和食物。密室虽然深入地底,却绝没有气闷的感觉。“前辈,您还满意吗?”莫静说道。

    “不错,挺安静的,对了,莫大哥,你修真的事家里人都知道吗?”风南天问道。

    莫静答道:“他们只知道我炼的是武功,修真靠的是缘分,在我自己修真有成之前,我不打算告诉他们。”

    风南天赞同道:“你能这样想就好,现在我先把你的问题解决了。你的元婴之所以迟迟无法孕化,我想最根本的原因应该是那老人给你那颗丹丸。修真要靠日积月累自己的体悟,半点勉强不得,丹丸虽然使你快的突破到修真后期,但是却违反了修真的自然法则,你现在缺少的是对境界的体悟,相信这一点老人的心诀上并没有注明。一会儿我会布下一座愚梦阵,你到阵中去,至于能体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莫静感激道:“多谢前辈成全。”

    风南天从一堆制器的材料中找出五根深褐色金属条。莫静知道那是修真用的镡石,镡石很脆,一撅就折,他也不知道镡石具体的作用是什么,他能认识镡石还是从一本古书上看到的。只见风南天运起仙诀,一股庞大的压力散出来,把莫静顶的离地直帖墙上。就连整间密室都跟着颤动起来。莫静只好运起全身的真元力相抗,他感到呼吸困难,一种死亡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实在没想到风南天的实力这么恐怖。自己跟他简直一个天上一个下。

    风南天这才意识到莫静不能抵抗自己的仙气,连忙收起仙诀。他一闪就到了莫静跟前。问道:“莫大哥,你没事吧!我忘了仙诀不是修真者能承受的,对不起啊!”他确实有点后悔,刚才差点就让莫静完蛋了。莫静跌到地上,急的喘了口气。一脸震惊的说道:“前辈,前辈~~刚才说~什么?仙诀,我的天啊!仙人,您是仙人。”他实在不敢相信,风南天居然会仙诀,难道他已经飞升神界成仙了。

    风南天知道刚才说漏了嘴不过已经晚了他支吾道:“我还不是仙人,只是也不算修真界的了,莫大哥,要不你先到外边等着,我布好阵,你在进来。”

    莫静满口答应,开玩笑,有仙人帮忙,他还担什么心。

    等莫静出去了,风南天一挥手,三条带状的彩光飘出,瞬间在房间里布下三道禁制,已防房子崩塌,有了刚才的经验,他可学乖了。

    这是他第一次尝试用仙诀布禁制,看着禁制成功布下,他总算对自己有了点信心。

    接着他让五根镡石飘在空中,镡石在他的控制下不停旋转,风南天试图先用修真界的方法布阵。虽然他闯过了不少大阵,对阵法有了一定的认识,但自己却从来没有试过。

    修真界的阵法简单的说就是按一定的方位摆放属器,然后运用真元力启动就可以了。这种方法有一定的局限性,先要有适合当时情势的属器,其次是需要时间,当然还要有足够的真元力才能启动。

    风南天现在没有了真元力,所以他知道用仙灵之力来启动镡石的运转。很少有人知道镡石的真正作用,那就是幻象,风南天布的就是镡石阵,修真者如果能通过镡石阵的考验,境界马上就会提高,因为他们经历的比别人都多。这一点风南天是看了渺日上人给他的萑笺叶才知道的。

    看着屡屡青烟冒起,风南天知道镡石阵启动,也意味着他学的第一个阵法成功了。他知道事不疑迟,马上他解开禁制,把莫静带了进来。

    指着青烟缭绕的镡石阵,风南天说道:“这就是镡石阵,你现在就进去吧!记住,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你也不能让自己的心神失守,能不能孕化元婴,这完全取决于你的心志是否坚定,如果你实在坚持不住,就大叫一声,我会救你出去的。”

    莫静看青烟只是占了大房间的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青烟怎么也飘不出去。他深呼了一口气,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他只对风南天点了点头,便一脚踏进了镡石阵。

    一进阵,莫静就仿佛回到了童年,那间陈旧小木屋,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熟悉,他看见自己小时侯和莫干相依为命的情景。

    突然一根鞭子抽在他的身上,刹时,他看见一张面目狰狞的脸,这张脸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小时侯就是这个人一次又一次的鞭打他们兄弟,在他的幼小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痛苦烙印,他不能放过这个人,他要杀了他~~就在莫静抑制不住心中的杀意,想要大叫的冲上去时,耳中传来一声大喝,莫静顿时清醒过来,眼前还是一片青烟缭绕,仿佛什么都没生过。

    莫静出了一身冷汗,若不是刚才风南天的喝声,自己差点就被心魔所控,想到这里,他赶紧盘膝坐下,闭眼守着灵台一点清明,修炼了起来。虽然幻象还是不住的出现,不过他已不象开始时那么狼狈了。

    风南天看着莫静生的这一切,他摇了摇头,莫静的心灵修为太低了,能熬多长时间就看他自己的了,修真要靠自己去领悟,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见莫静已经渐渐平静了下来,他放下了心。莫静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醒来的,自己何不趁着有点时间,试试制器的法诀。

    想到就做,他挑了几件制器的材料,布下禁制,就在莫静旁边的空地上炼了起来。这次他打算炼一把飞剑,一套纾羽战甲,正好是一件攻击的,臆见防御的。

    考虑到自己战甲的需要,他先打算先制甲。在渺日上人的心得中记载着纾羽战甲的详细制法。纾羽战甲是一件含水火属性的防御战甲,主要材料是銮磷石和玄璺冰,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副料就可以了。銮磷石风南天刚才居然在莫静的的密室里找到一大块,而玄璺冰则在沅真的储仙兜里有不少粒。

    风南天先用锍圄圈把銮磷石切下一小块,用仙灵之力包住,然后用赤炎使之融化,赤炎属于神界之火,风南天也是刚刚学会,至于以前的九幽冥火,由于仙诀的原因,风南天已经不能用了。

    只见一团深红色的火焰在风南天指间冒起,銮磷石在火焰中迅融化,就在銮磷石全部融化时,风南天收起赤炎,把白色的玄璺冰扔了进去,銮磷石在失去赤炎的加热后,迅凝固,正好把玄璺冰包在了其中,两者不停的互相交融,终于合成一粒圆球。黑白两色交杂的圆球在虚空悬浮着。

    风南天不敢怠慢,再次燃起赤炎,圆球再次融化,这次风南天把其他的材料全投了进去,风南天一手控制着赤炎,一手掐起制甲的仙诀,在虚空划出几道耀眼的弧线,就在战甲成形的瞬间,他把仙诀打了进去。

    一道青绿色的光芒亮起,纾羽战甲终于完成了。战甲呈现一种深度的青绿色,甲面不时的流光闪动,风南天舒了口气,他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刚才的过程看着好象很容易,很轻松,只有他自己知道,纾羽战甲差点完蛋。他也是一边学习,一边改进。其间好几次他想放弃,不过最后他终于坚持了下来。

    纾羽战甲就连渺日上人自己也没炼过,不是因为材料的难找,而是他知道要把火性的銮磷石和水性的玄璺冰融合在一起是多么的困难。

    风南天开始的时候一直是按着修真的方法修炼的,包括材料,炼制的方法,因为他对炼制仙甲还没有把握,只是他现在用的是仙力,以前的真元力他完全没有了,而这恰恰是这件战甲的关键。

    他是靠着赤炎的威力强行把水火两种属性融合的,只是这样势必把两种属性的力量大幅削弱,只是等他明白过来,銮磷石和玄璺冰已经被他炼化了。如果就这样炼下去,那么炼制纾羽战甲也就意味着失败。因为就算战甲炼完也将与普通的战甲一般无异。

    幸好战甲还没成形,他还有最后的补救方法,那就是索性把防御阵法用仙灵之力打进战甲,这样就能以阵法来弥补战甲的防御力。其中仙力的运用大小,时机的把握,让他一直殚精竭虑。所以他才累的够戗。

    只是这么一来,他也获益匪浅,不但纾羽战甲得以顺利炼成,连带着他对仙诀的理解和运用也加深了一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