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八章 皇宫争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十八章 皇宫争斗

    第十八章皇宫争斗一会儿的工夫,卫兵就把莫静带了上来。

    莫静强撑着站立,只见他浑身衣裳破裂,一道道的鞭痕在他裸露的肌肤下显现出来,他满嘴的血污,精神萎靡不振,分明是受了重伤,若不是他已突破元婴期,恐怕早完蛋了。

    “说,你是什么门派的,是谁叫你来的,那个人长的什么样?”劫尘真人大喝道。

    莫静抬头看了三人一眼,虚弱的说:“你们都完蛋了,都完蛋了,哈哈哈~~可笑,可笑啊!”他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夹杂着几声咳嗽。

    劫尘真人大怒,他一把揪住莫静的衣领,说道:“你笑什么?死到临头还敢笑,相不相信我能把你的元婴也给灭了。”

    莫静微笑道:“你们才是死到临头而不自知,知道你们惹了谁吗?知道我是为谁传的话吗?哈哈,不知道吧!我现在也死也值了,能为他死我感到光荣,只是我为死在你这个修真界叛徒的手里感到不值。我呸!劫尘,枉费我以前还把你当成榜样来尊敬,我Tm瞎了眼了。”

    劫尘真人气的双眼绿光大盛,他一把推开莫静,伸手抹掉脸上的唾沫。左手电光隐现,正是炀极雷运起的征兆。正想一掌灭了莫静的元婴。

    突然门外跑进一个卫兵。“不好了,不好了~~”

    卫兵一进门就被劫尘真人的表情吓傻了,“什么事大惊小怪的?”还是大皇子明白,一定是生什么事了。“有个女人飞进皇宫里来了,与宫里的侍卫交~交手了,好厉~~害,就连供奉也不是她的对手,她正~往这边~来呢?”侍卫回过神来,他喘着气说道。

    劫尘真人不得不先放下了抬起的左手。他疑惑的说道:“女的,会飞,难道是芳翮宫的人,那事情就不妙了。”

    “小丫头度还挺快的”房间里突然出现另一个人的声音。“谁”劫尘真人大惊,这人能瞒过自己无声无息的进入房间,实力绝对恐怖。

    这时莫静本来灰暗的眼神突然闪出光亮,他颤抖的道:“前辈,是你来~~来了吗?”

    “是我,莫大哥,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房间里突然光芒大盛,众人都被刺的睁不开眼,再睁眼时,一个俊伟的年轻人站在了莫静的身边。他正是之前深入皇宫的风南天。

    一开始他在皇宫也走了不少冤枉路,后来不得已盘问了一个侍卫,才知道大皇子两兄弟都在这,见到两人出奇的和睦,还有后来说的话,风南天更是疑窦丛生,他打算暂不露面,听听他们还有什么话说。直到劫尘真人的出现,他才意识到这后面所牵扯事情的严重。

    随着莫静和纤露的出现。风南天在愤怒的同时也放心了点。他传音给外面的纤露,让她尽快赶来,随后他现身了。

    大皇子这时早已吓的魂不附体,二皇子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对修真者有着先天上的畏惧。“你到底是谁?修真界好象没有阁下这号人吧!”劫尘真人满脸戒备的望着风南天。

    风南天微微一笑:“我是谁?你很快就会知道的,现在我要带走莫静,阁下没意见吧!”

    劫尘大怒道:“好啊!那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带走他。”

    “哗啦”房间的窗户这时突然破裂,一道剑光呼啸着冲了进来。“前辈,你在这啊!真让我好找啊!啊!真人怎么也在这里?”说话的正是纤露。她刚才在宫外与侍卫打了一架,觉得特没劲,恰好听见了风南天的传音,便飞快的赶来了。

    “都~~都站着干吗?快~快把这两个擅闯皇宫的反贼拿下”大皇子这才反应过来。众侍卫你望我我望你,谁都不敢上。

    只要他们不来惹自己,风南天才懒得理他们呢!以他现在接近仙人的修为,与俗世之人争斗,简直是大人欺负小孩。这种事他是不屑为之的。

    他指着莫静对纤露说道:“纤露,一会儿你先把他**去疗伤,这里就交给我了。”

    纤露不乐意的说道:“可是,我想帮你的~~”风南天笑道:“我知道,多谢你了,只是这个人对我很重要,我可把他交给你了,这样我才能好好陪这个轩禹峰的叛徒嘛!”

    纤露张大了口,满脸不信的说:“前辈,你~~你说真人,他是轩禹峰的~~”叛徒两个字她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风南天点了点头,说道:“你先走吧!对了,如果其他各派来人了,请他们一定要先安抚好百姓。”她知道以纤露的实力就算带着一个人,出皇宫也绝对没有问题。

    纤露虽然很想留下来,却不敢不听风南天的话。她扶起莫静,正准备离开。

    “想走,我告诉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既然都知道了,那你们就准备受死吧!”劫尘真人说着。

    他双手快的舞动,一阵狂风以他为中心卷了起来,风力越来越大,周围的空间仿佛撕裂了一般,房顶受不了这种庞大的风力,被掀开了,不少的士兵措不及防下也被卷入空中,当场被风力撕成碎片。

    大皇子二皇子共同的抱住一根柱子,两人都是一脸的恐惧,大皇子更是不停的尖叫,希望劫尘真人能停下来。可惜他们的生命在劫尘的眼里是一钱不值。

    风南天顾不得所谓的皇家兄弟,因为纤露为了保护莫静,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只见他双手如穿花蝴蝶的舞起,一阵阵的仙灵之气如金丝般飘起,金丝仿佛灵性一般卷住了正在苦苦支撑的纤露二人,“去”随着风南天的一声大喝,两人被传送了出去。

    其实纤露如果自保还是可以的,只是还要照顾道受伤的莫静,她就有些吃力了。风南天也是第一次用仙诀帮人传送。还好成功了。他舒了口气,望了一眼还在风眼中的劫尘。

    这时周围十丈之内已经完全被夷为平地了,城外的百姓在夜幕中隐约能看见一道风龙卷在皇宫正中升起。两声惨叫,意味着皇家两兄弟也在风中报销了。

    风南天叹了口气,在风中他依然稳如泰山,这种人他是不屑的去救的。只是劫尘的实力出乎他意料的邪门,像这条风龙卷,他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手段。不过他反倒兴奋起来。他正好拿劫尘来检验自己的所学的仙诀有多大威力。

    这时的风龙卷不断加大对他冲击着,风南天隐约可以听见劫尘在龙卷中狂妄肆意的笑声。

    他挥手在空中布下一道禁制,以免波及旁人,随后他一挺胸,纾羽战甲青绿色的光芒在他身上浮现,顿时一股庞大无匹的压力随之涌出,就连劫尘的风龙卷也在此压力下,四处飞散,劫尘的狂笑刹时哑然无声。他手忙脚乱的放出飞剑,拼命抵挡着这股压力,他恐惧的道:“仙甲,不可能的~~你怎么会是仙人~~不可能的。”他感到不可思议,仙人的实力在修真界绝对恐怖,无匹的仙力和修真界的真元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风南天也没想到穿上纾羽战甲会有这么大威力,虽说纾羽战甲用的是修真的材料,可是他却是用仙诀来修炼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有了仙甲的部分威力,就算只是部分的威力,却也不是劫尘这个度劫初期的修真者所能抗拒的。

    看着劫尘真人面红耳赤的表情,风南天很是失望,他没想到劫尘如此不堪一击。其实这就是仙凡的区别,仙人虽是神界的最低级,却可以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为己用,而修真者却是靠不断的挖掘自身的潜力加强真元力,两者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同日而语。

    风南天收起纾羽战甲,他不想灭掉劫尘,至少目前不想,因为他还要从劫尘口中问出天魔破禁的事情。

    见风南天收回战甲,劫尘气喘吁吁,浑身大汗淋漓,他一**坐在了地下,跟仙人打架,光是那股气势就让他兴不起争斗的念头,这场架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一边倒的局势。

    风南天悠闲的飘到他的跟前,说道:“劫尘,念你一身修为不容易,你还是从头到尾给我把事情招了吧!”

    “什么事啊!前辈,我不大明白,该知道的您不是都知道了吗?”劫尘对风南天的口气恭敬了许多,不过他还想装傻充愣。

    风南天心中暗骂劫尘滑溜,想蒙混过关,门都没有,老子坑蒙拐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他空手虚抓,劫尘的那把菱形飞剑就到了他的手里。看着手里的飞剑,只有巴掌大小,表面一层银光闪动,风南天不禁啧啧赞叹道:“不错啊!剑体冷寒如冰,坚硬似铁。该是万载寒精所制,想来很是珍贵吧!”

    劫尘一时摸不清风南天什么意思。他只有附和着点头道:“是,是啊!!前辈要是喜欢就拿去吧!?”

    风南天微笑道:“是吗?那也得看看佩不佩的上我,你说是吧!”说着他的手上忽然冒出一团赤色火焰,火焰劈啪的燃烧着飞剑,转眼飞剑就变的通红,然后一团水汽升起,消失不见。“不好意思啊!我只是想试试他的硬度而已,没想到~~呵呵~不知道阁下的身体是不是也像这把飞剑一样坚硬,我对此实在感到很好奇啊!”

    看着风南天眨眼间就把飞剑汽化,劫尘吓的魂飞魄散,他当然知道刚才风南天施展的这是神界之火赤炎,他结结巴巴的道:“前辈,前辈~~开~开玩笑了。”他第一次感到这么的窝囊,忽然他有点后悔当初趟这塘混水的决定了。

    “开玩笑,我可没这么多闲空夫,虽然我不能真的灭了你的元神,但是别忘了我可以禁锢,快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风南天不耐烦的道。

    劫尘正想实话实说,忽然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双眼的光芒忽绿忽暗,突然他的身上暴起一团黑雾,瞬间把他笼罩在了其中,并朝天空飞去。因为来的太快,加上风南天对于自己禁制很有信心的缘故,他没有出手阻止。

    “轰”的一声,黑雾与禁制的红光相触,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波,“啊”黑雾散去,劫尘一声惨叫,肉身硬生生被禁制撕碎,他的元婴从身体跳出,往南方遁去。

    风南天被突然的事情搞的措手不及,等他明白过来,劫尘已经冲破禁制,逃了出去,他气的七窍生烟,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他当然不甘心,紧跟着劫尘的元婴,他追了上去。

    飞到皇城的上空,一道白光从底下迎着风南天飞来。风南天知道那时纤露的飞剑。果然,“前辈,怎么样了?”纤露一见面就问道,她把莫静安顿好以后,一直守在城外等候风南天的出现。

    风南天来不及多跟他解释什么,“我要追劫尘去,你就不要去了,回来我跟你说。”他抛下一句话就往前方追去了。

    纤露看风南天一见面就又消失无踪,忍不住赌气道:“哼!又想把我一个人丢下,这次我偏不听你的。”她紧跟着风南天从后追去。

    飞过平原,高山,河流,一路上,劫尘不时的回头四顾,还好天已渐黑,加上风南天施展了一种隐身的仙诀,所以没被现。风南天要想追上他是很容易的,只是他还想看看劫尘的幕后主使人到底是谁。

    这是一座险峻的峡谷,各种奇石林立,古木苍天,不时的有几丝磷火在林间闪现,更增黑夜的诡异。这时前面的劫尘突然飞到峡谷低处,一闪不见。

    风南天大吃一惊,连他视黑夜如白昼的眼力,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飞到劫尘消失的地方,这里只有几丛足有人高的灌木和几块花形的巨石,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风南天正想仔细察看一番。

    突然身后传来了破空声,风南天叹了口气,他知道准是纤露,他迎了上去。“我的姑奶奶,你怎么跟来了?你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

    果然是纤露,她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我已经来了啊!前辈,你那么厉害,不用怕成这样吧!呀?这里是什么地方啊!那个~真人~在拿呢?”她还是不大相信劫尘会背叛轩禹峰。

    风南天没好气的说:“这里真的很危险,我还要探察一下,你到底回不会去?”纤露坚定的摇了摇头,好不容易跟了出来,她可不想就这样回去。

    风南天无奈道:“好吧!那你记住一会儿要紧跟着我,千万别离远了,如果我没猜错,一切的秘密的答案应该就在这里了。”

    风南天不容纤露回答,就回到劫尘之前消失的地方,他盘膝坐下,打算用心念去搜索一番,纤露乖巧的守侯在他的旁边。

    随着心念的不断延伸,风南天大是惊讶,这座峡谷居然被完全禁制了。

    他的心念完全探不到禁制以下的情况,这个禁制的明显的是修真界的手法,只是禁制的威力出了他的想象,风南天自问以自己所学的仙诀相比,也是大大不如。不过他也不是全无收获,那就是他在灌木丛中现了一丝能量的波动。

    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禁制呢?禁制的是什么人?风南天想不明白。他站了起来。对纤露说道:“纤露,用你的飞剑把那边的灌木丛去掉。”他自己现在的兵器只有一件锍圄圈,用锍圄圈去对付灌木丛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纤露也不多问,她知道风南天必有用意。只见一道白色的剑光亮起,森寒的剑气顿时把灌木丛搅成了粉末。随着粉末的消散,一块黑不溜秋的方形巨石露了出来。黑石紧贴峡谷,就像天然生成一般,收起飞剑,纤露一脸不解,“前辈,怎么是块黑石头啊!您不会就是找它吧!”

    风南天看了一眼黑石,以他的眼神也无法穿透这石壁,突然,他露出了微笑道:“对啊!我就找它,纤露,你试着把飞剑刺进去看看,有什么变化。”

    纤露一愣,虽然对风南天的行为感到很奇怪,但她还是照办了,她的飞剑有一尺来长,纤露没有全刺进去,“啊!怎么一点阻力也没有,跟刺在空气中一样。”她疑惑道。

    风南天说道:“你把剑拔出来,黑石上应该也不会留下剑口的。”

    纤露依言拔出,果然黑石就跟原来一样,没有一点痕迹。这下子纤露不干了。她跺脚娇嗔道:“前辈,你早知道了是不是,害我一个人出丑~~我不管,你得赔偿我。”

    风南天只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他尖叫道:“不是吧!这也要赔偿。”看见纤露转过身子不理他,他只得投降道?:“好~~好我投降,我投降还不行吗?”

    纤露高兴的蹦起来说道:“那好,我不要你什么赔偿,我以后叫你大哥吧!不叫你前辈了,这样比较亲切点,你呢就叫我纤儿,你看怎么样?”

    事先叫前辈的是你,现在要改的也是你,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女人都这么会变。他无所谓道:“可以啊!其实我不见的比你大多少。好了,咱们说正事啊!”风南天顿了一下,走到黑石跟前。“这块黑石其实是一个幻术,它的后面很可能就是劫尘逃进去的入口,一会儿咱们进去要小心了。”

    纤露点点头,不解道:“大哥,劫尘真的背叛了吗?他为什么要跑到这来,难道他要来这见什么人吗?”

    风南天一震,突然想到那团黑雾。他表情凝重的道:“当然是真的,大哥还能骗你不成,走,到里面我们见机行事,一旦事情不对头,我们马上就撤。知道吗?”

    连风南天也这么重视,纤露也知道事情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她答应了一声。

    风南天说完就走进了黑石壁。纤露紧随其后。

    两人只觉的眼前一黑,然后就到了一个奇异的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