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二十章 大战天魔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二十章 大战天魔

    第二十章大战天魔这里是个巨大的岩洞,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圆弧形的洞顶四周布满各种倒垂的钟乳石,只是这里的钟乳石却是红色的,乳石尖不时的还有红色液体滴落。

    两人出现的地方居然是在一堆几百人的人群里,风南天收敛了自己的气息。现他们只是一般的普通凡人,他们都站在石洞中间突起的一块方形大石上,所有的人都鸦雀无声的站着,神情漠然。他知道这些人已经被人完全控制了神智,现在的他们不过是一具具行尸走肉而已。

    石板之下几十米处则是一口直径约十米的圆形大血池,血池滚滚,不断冒着气泡,池面漂浮着无数森森白骨。而在血池的周围空地上也是堆积着无数的骷髅,一些不知名的血红色长条巨虫在骷髅上爬来爬去。

    最可怕的是距离池面几米的地方聚集着无数的阴魂怨灵。

    而在阴魂怨灵的上方,赫然飘着劫尘的元神。他正专注的盯着血池,完全没注意到大敌风南天的出现。

    纤露看的头皮直麻,她掩住自己的嘴,竭力不让自己惊叫。风南天毕竟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所以还能镇静的接受。这时两人立身的石板上,又是一阵黑烟滚动,随着黑烟消散,又一批的凡人出现了。

    风南天突然醒悟,自己两人刚才应该是误打误撞被传送到这里来的。纤露这时镇静了点她悄声对风南天说道:“大哥,看这些人的服饰,好象~~好象都是崇轩的百姓啊!”

    风南天身躯一震,突然间他全明白了。他没想到还有人居然如此丧心病狂,完全没把人命当回事。现在所有的问题只剩下一个,那就是到底这一切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的。

    “咱们先看看再说。”他对纤露说道。他不想这么快打草惊蛇。

    直到石板上挤满了人,传送阵才停止了传送。

    这时劫尘的元神冲着血池出一阵诡异的颤音。只见血池开始剧烈翻滚起来,犹如海浪般不断的冲击着四周。声势越来越大,并出一种鬼哭狼嚎的声音,上空的阴魂怨灵仿佛受到召唤一般。全部投进了血池里,血池“轰”的一声溅起几米高的血柱。整个空间好象都在颤动,一些站在石板上的人更是不由自主的掉进血池,瞬间消失无踪。

    风南天一时措手不及,赶紧用锍圄圈护住剩下的人。当血柱完全落下,整个血池的水跟着剧烈旋转起来。逐渐形成一个漩涡下的深洞。而旁边空地上的骷髅完全不受控制的飞到了血池上空,形成了一个更大的骷髅头。

    漩涡里传来一声野兽般的咆哮,随之跃出一个人来。纤露一看,再也忍不住的呕吐起来。风南天也是感觉一阵阵的反胃。不过他还能忍受。

    严格来说这已经不能算是个人,这个人足有一丈的身高,左半身包括头颅都露出森森的白骨,右半身虽然不是白骨,却是挂着一块块的腐肉,他的右半边脑袋居然还贴着几缕白。他的四肢和脖颈都各自套着一个黑色的项圈,左手的白骨握着一根大铁链,那是他的黑魔链,魔杀界有名的魔器。

    他的右手抓着一柄白骨制成的大锤。那是他花了无数冤魂炼制而成的阴煞骨锤。在他的腹部是个黑紫色的空洞,里面装的赫然是刚才飞舞的阴魂怨灵。

    他双脚踏在大骷髅头的头顶,身子周围燃烧着无尽的九幽冥火。

    风南天大是惊讶,他炼过魔杀界的瞑天魔典,知道这人已经炼到了天魔的极至,如果说以前自己算是小魔崽的话,那他绝对算是个大魔头了。

    正想着该如何应付,后面传来一声惊呼。“不好,真的是靥洫天魔,,大家快点~~别让他在吸摄阴魂了。”

    风南天一愣,怎么还有人没受到控制的。只见身后的传送阵白光闪动,现出十几个人来。为的是三个度劫期的高手,有男有女。风南天觉得有的人甚是眼熟,好象在哪见过。

    居然都是修真者,而且全是高手,最少的都有元婴后期的修为。他们全都穿上战甲,一出现马上就像靥洫天魔扑去,一时间各种飞剑法宝充斥着血池上空。

    靥洫天魔哈哈狂笑道:“修真者,不错,自动送上门来了,可比这些普通人强多了。真是大补品啊!”他一边说着一边吐出黑色的舌头舔着嘴唇。

    只见他不慌不忙,鼓锤向下一挥,无数的血柱从池中升起,卷向扑来的修真者。

    纤露这时大叫道:“大哥,那是六大圣门的人哎!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咦?我师叔也在里面啊!”她指着一个身穿天蓝色纱裙的女子说道。

    风南天猜测道:“可能是他们现了百姓的失踪,所以跟着来的吧!”

    “那咱们也上去帮忙吧!”纤露看见这么多的修真者后,胆子也变的大了起来。

    风南天思考片刻后说道:“好,不过你去对付劫尘,他现在元神虚弱,你该能对付了,不过记着千万别靠近那魔头,最好能把他赶到这边来。剩下的你就别管了。”他决定暂不出手,静观其变。

    纤露点点头,他兴奋的御剑朝劫尘飞去。她这一出现,马上就被别人现了。只是众人正在竭力抵御着靥洫天魔,没空理她罢了。

    劫尘见到纤露,大感骇然,他不是怕纤露,而是怕纤露的背后的风南天。他惊慌的向风南天这边逃过来。这里只有传送阵可以到外边去,他看见靥洫天魔自顾不暇。自己打算逃了再说。

    风南天见劫尘往这边来了,可高兴了,心想:天堂有路你不走,偏往地狱闯。这回看你往哪儿逃。

    劫尘不知道风南天正等着他呢?他冲到了传送阵边,正想进阵。突然现自己动不了,下一刻,风南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劫尘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风南天禁制了劫尘,这才望向与天魔争斗的诸人。这一看,大吃一惊,包括纤露的师叔在内,居然有十几人陷在了骷髅的包围圈中,只有三个度劫期的高手还在苦苦支撑着。

    一个身穿火红色战甲的高手冲到天魔上空,打出一道炀极雷。左边的一个高瘦汉子放出一道喷着紫色火花的霞光击向天魔的左侧,而右边的一个赫然是纤露的师叔,她撒手放出一张金色光网罩向天魔。

    靥洫天魔大吼一声。左手黑魔链甩出,随之魔链不断涨大,把他围在了中心,三人的进攻打在黑魔链上,出阵阵电芒。一点也威胁不到天魔的安全。

    三人不由的一阵气馁,刚才那么多人尽出法宝和手段,也不能对天魔造成一点的伤害,现在多人受困,自己三人更是黔驴计穷,恐怕这一战凶多吉少了。

    靥洫天魔一阵大笑:“你们这帮小崽子,也就仗着人多,怎么样?现在怕了吧!晚了!看我的骷髅大阵!”

    说着他嘴唇颤动,小腹间的阴魂怨灵完全被他释放了出来,紧跟着血池翻滚,飞出无数的骷髅密密麻麻的把众人都圈入了其中。

    只听见几声惨叫,三个修真者便被骷髅冲破了剑光的防御,肉身眨眼化为白骨,消失在了骷髅群中,连元婴也被靥洫天魔吸摄,当了补品。

    阴魂怨灵一旦失去天魔的控制,顿时扑向了还在石板上的普通凡人。纤露惊慌的叫道:“大哥,怎么办?这些人,还有我师叔他们~~”

    这时对风南天来说是个痛苦的选择,他刚才一直在检查传送阵,现维持传送的能量已经完全耗尽了,而自己手里又没有补充能量的砾元石,他一时没了主意。

    所谓的砾元石,一种淡绿色的能量石,主要作用就是用来维持阵法的正常运转,因其能量稳定,具有安全性,故常用于传送阵。

    听见纤露的叫声,风南天回过头来说道:“纤儿,你先尽量护住这些人,能护多少是多少,我去救人。”话说完,他的人也已经冲进了骷髅堆里。

    骷髅群里尽是各种古怪的声音,风南天穿上了纾羽战甲,祭出了锍圄圈。前后左右到处都是骷髅,风南天一时也找不到被围困的人。他不敢用煜仙诀,怕威力太大,伤了自己人。他转了好几个圈,也没找到一个人,心情不禁变的烦躁起来。

    尤其是那些阴魂怨灵老在他旁边绕来绕去,让他总是心神不宁。他知道阴魂的厉害,那就是心魔。风南天知道不能老这么下去,时间久了,保不齐自己都成魔了。

    他掐动了仙诀,一道金光从他身上亮起,仿佛黑暗中的明灯,带来了无限光明,凡是被金光照射到的骷髅和阴魂怨灵都消散在空中。

    “仙人”靥洫天魔用那白骨的手挡住了刺目的金光,他惊讶道,他完全不明白这里怎么会出现仙人。

    这时剩余的七个人也退到了风南天身边。所有人都向风南天行礼,答谢他的相救之恩。

    风南天懒得客套,他问道:“你们谁有砾元石?”

    七人都被问的一愣。风南天看了众人一眼,颓丧道:“完了,完了!”

    “前辈是想重新启动传送阵吧!我们都有砾元石。”一个矮胖的中年人道。

    “早说嘛!害我白担心半天”风南天大喜道。“启动传送阵的事交给你们了,尽量把人都送出去,我去挡住天魔。”说着迎向追过来的靥洫天魔。

    靥洫天魔满脸的愤怒,一张本来就扭曲的脸显的更是恐怖,他对神界的人格外的仇恨。他重新聚集着骷髅和阴魂怨灵,挥舞着黑魔链和阴煞骨锤冲了过来。别人怕仙人,他可不怕。他已经是真正的大天魔了,这一界,他就是不死之身。

    可恶,风南天暗骂道,刚才的仙诀耗去了他的不少功力,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

    靥洫天魔放出了黑魔链,黑魔链仿佛一条黑蛇般,任风南天跑向哪里它都跟的紧紧的,风南天无奈只好甩出了锍圄圈与黑魔链对抗。黑魔链是挡住了,可他自己手里也没了武器。他这才后悔之前应该多修炼几个法宝。

    风南天正愣神呢?靥洫天魔趁机追了上来,打了风南天一骨锤。纾羽战甲大泛光芒,替风南天挡住了这一锤。尽管如此,这一锤也打的他眼冒金星。

    靥洫天魔哈哈大笑道:“想不到神界居然有如此脓包的仙人,真是笑死我了。”

    石板上的众人这时已经重新启动了传送阵,把凡人全都送了出去。见到风南天完全处于挨打的局面,众人不禁焦急起来。纤露更是急的大叫起来:“大哥,小心!前辈,你们快上去帮忙啊!”

    众人完全瞪大了眼睛,一时搞不清纤露和风南天是什么关系。蓝纱裙的女子,她的师叔鹤音说道:“小露,我们也想帮忙的,可是那已经不是我们这个层次的人所能插手的。”

    穿火红色战甲的是个魁梧的汉子,他惊奇道:“大家注意到没有,靥洫天魔的攻击总是不离血池左右,难道说禁制的威力还在?”

    “是啊!燮麟兄的话倒是点醒了我,从古籍记载,靥洫天魔成魔之前,本身实力就强横无匹,成魔之后更是所向无敌,传说当年古修真者整整用了一千名高手才布下了禁制,把他给压在地底八千年。可是今天他展现的魔功与记载完全不符啊!这说明了什么?”另一个身穿黄色战甲的年轻人问道。

    鹤音高兴的道:“赫源说的对,这说明了他还没有完全脱困,也许这只是他的部分元神而已,剩下的可能还被禁锢着。”

    高瘦汉子庆幸的说道:“谢天谢地,看来天不绝我修真界,否则若让此魔出世,又将是佚凡界的一场劫难了。”

    纤露虽然认得他们各自所属的门派,可是人却只认得鹤音一个。她可不管靥洫天魔的危害有多大,她关心的是她大哥现在的安危。

    风南天躲过了靥洫天魔的几次攻击,甚是狼狈,他实在想不通,一个魔头怎么会那么厉害,厉害的都有点变态了。自己自从学会仙诀一直在修真界呼风唤雨,甚至一门宗主,度劫高手都对自己必恭必敬。一个魔头居然一点也不畏惧仙人,还追杀仙人,风南天都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来不及多想了,靥洫天魔的骷髅群又一次把他包围,天魔照着风南天就是一道极煞阴雷。风南天又一次中招了,纾羽战甲这次没有完全防护住,一股阴寒之气随之袭来,风南天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风南天其实并非如此不济事,而是他唯一的法器被缠住了。加上为了众人,威力大的仙诀不敢用。这么一来,缚手缚脚,让他一时处于挨打的局面。

    “前辈,靥洫天魔的真身应该还被禁锢在池底,只要逼他暂时离开血池的范围,禁制将会重新启动。”鹤音的传音从风南天耳边响起。

    风南天一时精神大震,他眼珠一转,马上就有了定计。

    “你们先走,我来断后,快,迟则生变。”他传音给众人道。

    纤露犹豫着不想离开,鹤音知道自己完全帮不上什么忙,再不走只会成为累赘。她果断抓起纤露的手把她拖进了传送阵,众人早已等候,一道白光闪过,他们被送了出去。

    靥洫天魔眼睁睁看着众人离开了。他也是有苦说不出来。八千年前,他被古修真者追的逃到了这个峡谷的,修真界在付出了很大代价也没有擒住他的时候,居然把整个峡谷都禁锢了。这些年,他无时不刻都想着脱困,一雪前耻。

    谁知老天还真对他不薄,在峡谷之底居然有着一口万年血池,这一点就连当初的古修真者也没想到。慢慢的靠着血池的污秽阴煞,他的力量也逐渐的恢复,渐渐的他的元神也能借着血池的帮助突破禁制来到地面。只是禁制的力量实在太强了,他的肉身始终只能留在地底。并且每次他逗留地面的时间都有一定的限制。

    终于他想到了一个能够破禁的方法,那就是生魂。生魂就是活人的魂魄。对于他这个无上天魔来说,那就是力量的源泉。本来修真者的元婴更合适,只是那样动静太大了。他不想那么快暴露目标。后来他不惜耗费魔功控制了几个修真界的高手,其中就有劫尘和一个御兽的高手。

    通过他们,靥洫天魔的计划得以顺利实施。当众人的眼光全被轩禹皇宫和南方的裂蜥兽吸引时,一批批的凡人也被无辜的送到这里,成为他练功的营养和补品。

    为了保证计划的万无一失,他的元神还分别附载裂蜥兽和劫尘的身上。开始的时候计划还很顺利,可惜最近裂蜥兽先是被一群修真高手击溃,接着劫尘在与风南天的争斗中又失了肉身。这多少让他有些受挫。

    更可恶的就是今天快要大功告成的时候,风南天和十几个修真高手却出现了。这让他完全措手不及。

    其实鹤音等人的大部分推断都是对的,尤其是他不能离开到血池太远的地方。这是因为血池虽然带给了他脱困的生机,却也引得这里的一坐上古神阵挥了相克的作用,并不全是因为禁制的作用。只是靥洫天魔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里还有一座古神阵。

    周围的空间产生的一股无形压力把他固定在血池的上空,这让天魔的行动大受限制。眼看着众人的离去,他的希望却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他只好咆哮着把气撒在风南天的身上。

    风南天这回完全没有了顾虑,他收回了锍圄圈,全身金光闪烁,煜仙诀、破胤动,只要是他会的攻击仙诀他一股脑儿全了出去。

    完他累的直喘气,全身的仙力一瞬间几乎完全掏空了。这时整个空间好象静止了一般,然后就突然爆了。一圈圈的金光似波纹般的荡漾开去,中间的血池好象被无数颗炮弹击中一般,暴起一连串的巨响。

    整个岩洞也跟着剧烈摇晃起来,洞顶的钟乳石一根根的断裂,往下掉落。

    “救命啊!救……”声音嘎然而止。居然是劫尘的声音,他被风南天禁制在石板上,刚才众人走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他。

    仙诀的威力把整个石板摧毁了,劫尘也恢复了自由。他还没从高兴中回过神来,仙诀无匹的威力一扫而过,他的元婴也跟着灰飞湮灭了。

    靥洫天魔“哇哇”直叫,他在空中不停的翻滚。骷髅群完全被击散,就连手里的阴煞骨锤也在瞬间被击毁。他到底还是低估了风南天的实力,大意之下被仙诀击的重伤。

    风南天也好不了哪儿去,这完全是一报还一报,把刚才受的气给补回来了。他本想动仙诀后,马上从传送阵出去,没想到仙诀威力巨大,没等他进入传送阵,传送阵就被报销了。

    他自己也受到了波及。因为过度的损耗仙力,使得他的防御力大为降低。躲避冲击波时,被洞顶落下钟乳石击成重伤。

    好不容易两人熬过了冲击波,阵阵的血雨还在不时的从空中洒落。当一切完全静止时,岩洞之内已然面目全非了,两边的石壁被拓展开了十几米,血池周围的空地上横七竖八的堆满了掉落的钟乳石,唯一不变的似乎只有热气腾腾的血池。

    风南天漂浮在血池上空,纾羽战甲的青绿色光芒变的极为黯淡。他眼睛巡视着周围的空间,突然他看见了从钟乳石下爬起来的靥洫天魔。而靥洫天魔也在同时看见了他,两人如斗鸡般的互相盯着对方。

    风南天看着靥洫天魔狼狈的样子,突然他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他直不起腰来。

    靥洫天魔一脸古怪的看着他,一双魔眼闪着惨绿色的光芒,他完全不知道风南天为何笑。突然他好象明白了什么,也跟着“嘎嘎”笑起来。只是他的笑声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于是一仙一魔两种截然不同的笑声回荡在了血池上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