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二十一章 天魔秘辛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飘渺仙踪 第二十一章 天魔秘辛

    第二十一章天魔秘辛“你跟着傻笑什么?有病吧!”风南天不爽的道。靥洫天魔骷髅嘴一张,反驳道:“许你笑不许我笑,我偏要笑,你能拿我怎么样!有本事过来揍我呀!”风南天心里一动,次对靥洫天魔刮目相看起来。

    要知先前两人的话等于已经动上了手,现在两人同告受伤,谁先动手,谁就会事先暴露自己的虚实。在弄不清虚实之前抢先出手,就和送死一样。

    这种事风南天是不会干的。不过这也看出天魔非是有勇无谋之辈。他微微一笑轻蔑的道:“怎么样,小子,知道本大爷厉害了吧!下次记得学乖点,不要轻易惹我。”

    天魔哈哈大笑道:“臭小子才多大,别看你一个仙人,先前还不是被老子我打的满地找牙。亏你现在还有脸说,真是恬不知耻。”

    风南天没想到一个大魔头的口齿居然如此伶俐。不过他总算知道自己目前的情况是安全的了。看来靥洫天魔受的伤也不轻啊!自己得赶紧恢复功力,否则迟早完蛋。

    靥洫天魔也是一肚子的打算,他的真正肉身在血池之底,以至于他的力量不能完全挥。所以才吃了风南天的苦头。现在的肉身是他从控制的修真者强占的最强身体。

    他之所以一直不离池面左右,是因为依靠血池他才能更好的挥魔功的威力。毕竟没有了肉身他的魔功大打折扣。

    尽管如此修真者的肉身也因为承受不了他的无匹魔功而损坏严重。

    本来他可以回到池底疗伤的,只是先不说风南天是否会放过他,就算他自己也不会放下天魔的骄傲自尊而去刻意逃避对手。

    风南天不想如此无聊的争论下去,而靥洫天魔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一时间两人都盼望着对方先出手,气氛再次陷入压抑的沉默。

    就在此时,两人都注意到了那口血池生了变化。

    那种变化是惊人的,先是岩洞中的气温骤然下降。随后就是血池正在一点点的冻结成冰。最古怪的是血池正中自动升起了一股血柱,血柱不停的旋转,产生一股庞大的吸力,周围的不少钟乳石和骷髅全被卷入其中,消没不见。

    两人苦苦的抵挡着吸力,最惨的是还要不时闪避飞舞到空中的钟乳石。风南天一边躲闪一边狠狠瞪了看了靥洫天魔一眼。意思是:你又搞什么玩意儿。

    靥洫天魔也很无辜,做了个无奈的摊手动作,说道:“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真不知道。”他躲过了一个飞舞的钟乳石。

    风南天心里一动,思忖到:血柱的吸力与自己之前在通道所遇见的吸力很是相象,难道二者有什么联系不成。

    两人竭力抵抗,可是抵抗越大,吸力也越大,仿佛无穷无尽。风南天也试图飞到高处,或是干脆破洞而出。可是一想到洞外有着无数的禁制,想到自己的伤,他也不敢轻易尝试了。与其冒险,不如试试看这个血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也说不定。

    这时靥洫天魔已经想开了,反正自己也要回池底的,先前是不好意思回去,现在有个这么好的借口,不会去就真的有病了。

    不过他可不甘心就一个人,他挥出了黑魔链缠住了风南天的左腿,两人一起卷进了血柱。随着两人的消失,血柱失去控制般彻底散开,一道白光闪过,血池瞬间被完全冰封了。

    这时洞外峡谷的上空,众人还在焦急的等待风南天的出现。天色这时已然泛白,朝阳也探出了自己火红的身子。“怎么还没出来?师叔,我大哥不会出什么事吧!”纤露又问道。

    鹤音也皱眉道:“应该差不多了,天魔虽然厉害,可是前辈也是仙人~~”

    “快看,燮麟兄回来了,听听他有什么消息。”说话是身穿黄色战甲的赫源。

    说话间,燮麟就到了,他的火红战甲闪着炽热的光芒,整个人就像一团火,热气腾腾。他刚才去查看传送阵了。

    高瘦汉子迎前说道:“怎么样?前辈出来了吗?”

    燮麟神情凝重的道:“古易老弟,事情不妙啊!前辈不但没出来,就连传送阵也不起作用了。”赫源怔了一下,突然叫道:“糟了!”

    鹤音插话道:“是啊!传送阵不起作用,一般只有两种情况,一是传送的砾元石能量不足了,一是有一边的传送阵被毁了。再没有第三种可能。”

    众人哑然,砾元石他们刚刚补充的,不存在能量不足的情况,那么只有第二种情况了。

    燮麟忽然反驳道:“你们别忘了前辈可是仙人,那个破洞困不了他的。”

    古易这时丧气的说道:“我倒是不担心靥洫天魔,毕竟还有禁制在限制着他,我是说这座予遒峡,多少年前就是一块禁地,据我所知,这里除了天魔和困住他的禁制以外,还有不少别的厉害禁制。虽说除魔卫道是我们应尽的责任,但若不是这里还有着一坐古传送阵,相信大家都不敢进去吧!”众人全都沉默了。毕竟这是事实。

    纤露静静的听着,她默然无语,只是悄然的留着泪,蓝色的面纱早已湿透。这个大哥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却已在她心里留下了烙印。他的关心,他的爱护,面对天魔时的从容不迫。她都一点一点的想起。只是,以后的日子,他将不在身边了。

    忽然,纤露感觉浑身无力,仿佛对世间的所有东西都没有了兴趣。

    鹤音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宿命吧。她搂着纤露的腰,柔声说道:“小露啊!放心吧!你大哥不会有事的。他是仙人嘛!别忘了仙人都有天命相护的。”

    燮麟咳嗽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他说道:“前辈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说不定我们马上就会见到他的,现在我们当务之急就是要赶紧回到城里,与各大宗主合力消灭裂蜥兽,这样才不负老仙的托付之则啊!”

    众人齐声应是,纷纷掉头朝轩禹城飞去。一时间天空剑气纵横,映着霞光,光芒万丈。

    风南天被靥洫天魔拖着一起卷进了血池,顾不得开骂,一阵天旋地转。两人来到了血池的最深处。

    风南天觉,血池下居然有个蔚蓝色宫殿,整个宫殿仿佛被一个巨大的玻璃罩罩住,他可以清晰的看见宫殿上空血红色的池水翻滚不休。宫殿的地下铺着一种他完全不认识的银色石料,整个石料是连在一起的。正中是一幅广阔的星空图,图上嵌满各种各样的怪兽,但是却没有人。

    再看蔚蓝色的宫殿,呈四方形的殿身,有棱有角,共有三层,每层除了各有八根银色的巨柱支撑以外,还有四个银色的角尖相互对称。角尖上各自蹲着一只不一样的怪兽。

    风南天边看边自言自语道:“乖乖!不会吧!那小子住在这,他也太牛了吧!”“谁是小子,你说话小心点。”靥洫天魔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身边,他也是一脸惊讶的望着宫殿,“怎么会有宫殿,k,以前我怎么没现。”

    风南天突然转身大叫道:“你说什么,这不是你的老窝?md,那你拉我下来干什么?去。”他一脚把靥洫踢了个跟斗。

    靥洫大怒,一代天魔什么时候让人这么欺负过。他的黑魔链如一条蛇般扭曲着身子向他冲来。“等等,等等,我的话还没说完呢?”风南天赶紧喊停。

    靥洫天魔只好暂停攻击,一双绿眼被怒火激的都成了火红色。

    “你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吗?你知道这宫殿是谁的?你还想不想出去?”风南天冲着他就是三个连珠问题。

    靥洫天魔眼珠一转怀疑道:“难道这些问题你都知道吗?”

    风南天往前走几步,昂踏上宫殿前的台阶。“跟我来吧!”他头也不回的说道。

    靥洫天魔还真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傻呼呼的跟着风南天就上了台阶。

    风南天一张脸涨的通红,他憋的很辛苦。没想到这小子也有犯傻的时候,活该他倒霉。

    “咦~~你小子~~好啊!”靥洫天魔这时刚回过神来。风南天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宫殿。

    一进殿门,两人都傻了,不是因为宫殿里太金碧辉煌了,让他们看不过来,而是宫殿里空空荡荡的,除了几根柱子和地面外,什么都没有。]靥洫天魔趁风南天愣神时,也回敬了他一脚。他笑道:“穿帮了吧!臭小子,敢耍我,哼!”风南天被踢的一个翻滚,他仰面躺在地上,双手交叉垫在头部,瞪着天魔说道:“我真不明白,这一界怎么还有你这么个怪胎,喂!你应该不是魔杀界的魔头吧!”

    靥洫天魔哈哈大笑,他不屑的道:“魔杀界,狗屁,老子才看不上眼呢?本天魔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横行无忌。”

    风南天讥讽道:“哎呀,原来天魔大人独往到了禁制中,横行无忌?还不是被我打的满地乱爬。”天魔一时语塞,半响,他才恼羞成怒道:“你拽什么,要不是我肉身被困,力量大减,就你这样的脓包,再来几个我也不在乎。”

    风南天心里一动,说道:“你说什么?你的肉身,难道你现在的肉身是假的。”

    靥洫天魔高傲的一抬头,用下巴对着风南天,算是默认了。

    风南天暗暗咋舌,他一本正经的说道:“还好,还好,真的太好了。”

    靥洫天魔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什么太好了?”

    风南天说道:“还好当初把你禁制了,否则让你这大魔头这样横行无忌下去,佚凡界和修真界岂不是完蛋了。活该!”

    风南天满以为靥洫天魔必然大怒,他也做好了防备。

    谁知靥洫天魔听完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望向宫殿的出口,眼神变的忧郁起来。

    风南天一时也起呆来,他从没想到过一个杀人无数的大魔头会有如此忧郁的眼神。他结巴道:么回事?”

    靥洫天魔沙哑的声音再次在殿中响起,他喃喃自语道:“菲雅,一万年了,整整一万年了,你还好吗?”他转眼望着已经站起来的风南天道:“你以为我愿意成为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吗?不,我不愿意,我不甘心,他们凭什么拆散我跟菲雅,凭什么~~”激动的声音在殿中不停回荡。为什么?为什么?

    风南天望着天魔恐怖的样子,他有点明白了,看不出天魔还是一个痴情的人。这一切看来跟那个菲雅脱不了干系。

    他歉疚的说:“对不起,我刚才的话不是有意的。”天魔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一点,他的眼神又恢复了凶厉的光芒,他狠狠的说道:“总有一天我会救回菲雅,我要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为此,我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这是我靥洫天魔立下的誓言。”

    看来不知什么人又要倒霉了,希望不是修真界的人才好。风南天想到峡谷里的修真禁制,他试探道:“修真界当年挺厉害的嘛!当年能把你禁制在这,我说,你别光想着报仇,先看看你自己现在,出去还不是送死?”

    靥洫天魔冷笑道:“你懂什么?当年若不是有天界之人襄助,加上古修真者确实有两把刷子,我会变成这样,再说了我现在只是虎落平阳而已,只要我的肉身破禁而出,哈哈!就算是天界,又能拿我怎样?”

    风南天大讶道:“古修真者,什么意思?难道现在的修真者有什么区别吗?”他第一次听说还有古修真者这么一说。

    天魔得意的道:“原来你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仙人啊!奇了怪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到这一步的。相同的境界古修真者的实力至少比现在的修真者功力高一倍不止。据说他们是修炼了一种很奇特的功法,修炼这种功法危险极大,虽说修炼的人趋之若骛,但真正炼成的人很少。自从他们联合天界的人把我禁锢后,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再见到过一个古修真者。”

    风南天这才算明白了古修真者的来历,不过这也带给他更多的疑问。古修真者无缘无故的失踪,修真界居然没有任何记载,还有就是靥洫天魔的真正身份也引起了他的兴趣。

    风南天问道:“你是说当年禁锢你的还有天界的人,那龙禺天兽你知道吗?”他一直对龙禺天兽在天界和沅真之间的关系感到很费解。

    按理龙禺兽应该是天界的天兽,可是听沅真的话好象天兽又是他私人的坐骑。最不可思议的是天兽好象也承认了沅真才是他真正的主人。

    “龙禺天兽”靥洫天魔大叫道。“你小子怎么突然问这个?”

    风南天觉得天魔有点神经质,他对天兽的的反应好象大了点。他疑惑道:“怎么了?不就是天兽吗?那又怎么样,我还和它打了一架呢?”

    靥洫天魔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道:“你和它打,难道幽龙神将不管吗?”“幽龙神将,我没听说过,他是谁,为什么要管这件事?”风南天不解道。

    “你不知道幽龙神将,天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成仙的。”靥洫天魔看风南天的眼神就跟看一个白痴没什么区别。他见风南天一脸的茫然,忍不住说道:“天界四大神将你没听说过,幽龙神将管辖着天界几乎所有的天兽,龙禺兽就是其中之一啊!”

    风南天说道:“不是说是神界仙人的坐骑吗?怎么变成幽龙神将的天兽了。”

    靥洫天魔大是震惊,他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你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也是凑巧知道一点,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天界和神界,神界和天界,到底什么关系,哎呀,反正乱套了。”风南天苦恼道。

    靥洫天魔表情严肃的道:“他们的关系我也不甚清楚,我看你还是少打听为好,尤其是像咱们这种修为低微的人,不过龙禺兽的事我倒可以告诉你,这件事知道的人除了神天两界,恐怕没人比我更清楚了,怎么样?小子,有没有兴趣听啊!”他今天是表现出了难得的好耐性。

    风南天跳起来大叫道:“真的,你快说啊!”为了帮助沅真,他必须要多了解一些上界的事情。清了清嗓子,靥洫天魔缓缓说道:“大概是在~~恩!具体的年代我记不清了,反正很久了,当年的幽龙神将和神界的一个仙人为了争夺一件东西,两人大打出手,至于什么东西我不大清楚,最后以仙人的惨败收场,作为赌约,仙人不但输了那件东西,连带着把自己的坐骑龙麟兽也输掉了。那个坐骑就是如今的龙禺天兽,小子,现在你明白了吧!”

    风南天大概也明白了,虽然不知两人争夺的东西。但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个仙人是沅真,这也解释了为何龙禺兽会与沅真相熟的原因。

    看着天魔得意洋洋的样子,风南天就觉得很不爽。他挖苦道:“哎呦!看不出来,你知道的可不少啊!那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靥洫天魔的高兴表情一下子被噎住了。突然,他对着风南天的背后大叫起来:“咦?那是什么,哇!小子,有古怪啊!”

    “魔小子,别一惊一乍的,拿这么幼稚的谎话来骗我,怎么,想偷袭我是不是,告诉你,我可不上当。”风南天嗤之以鼻道。

    靥洫天魔生怕他不信,他大叫道:骗你是小狗,真的,哇,什么东西,你不看可别后悔啊!”风南天一脸怀疑的慢慢转过身来,一只眼警惕的盯着天魔,一只眼望向方才进来的宫殿入口。

    “妈呀?这是什么东西?”他的眼睛霎时直愣愣的盯着前方,也像天魔一样大叫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