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二卷 第二章 谪仙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卷 第二章 谪仙境

    一股巨大的撕扯力涌来,两人不禁全力抵御。大概过了十秒钟。感到全身一松,两人终于被甩了出来。眼前是一片宽阔的森林,两人背靠山脚,前方森林葱绿,不少动物风南天别说见过,连听都没有听过。

    最奇特的是这个地方的太阳让两人完全感受不到丝毫热度。反而有点阴冷的感觉。

    天魔也是一脸惊奇的望着眼前的景象。“乖乖,风老弟,这是什么地方啊?好象有种古怪的感觉。”“是啊,你也感觉到了,好象是阴冷~~,不对,我们的力量居然被大幅压缩了。”风南天惊叫道。“是那种阴力造成的,什么东西啊?这么厉害。”“这里的太阳热度都被压缩了,我们算什么。不过这里挺古怪的,我们要小心了。”风南天慎重的说。

    “我们看看附近有人生存没有,先别急着回去,现在我的力量大概只有原来的五成左右了,这股阴力居然无孔不入,唉,我们到前面看看去。”风南天暂时抛下心中的疑惑。不明白的太多了,那个圣殿是怎么回事,干什么用的,还有天魔被禁锢的真正原因是什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怎么回去。还好风南天的性格不是穷根究底的人。想不通的事他索性不想了。虽然力量受到压缩,但是最简单的御空飞行两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从森林开始,两人整整飞了一个小时,经过的地方除了森林就是高山,要不就是沙漠,一路过来,居然没有现水源的痕迹。

    又飞过了一个高大的雪峰,两人脚下出现了大批的人类,那是一个巨大的人类居住地,房屋各种各样,圆形,尖星,还有长条形的,人们的衣着普遍都是淡白色的。最让两人感到兴奋的是这里居然有着修真者的存在,虽然力量上与自己以前接触的修真者有所不同,但毕竟让两人感到亲切。

    几乎在两人感到修真者力量的同时,几个修真者也同时现了他们,并向他们飞来,这时两人已经到了聚居地的上空,不少的人类在见到他们后全都跪下,并顶礼膜拜了起来。

    风南天现在很是高兴,这里有人居住,而且还有修真者,那也意味着自己有出去的希望了。迎面飞来的几个修真者,共有八位,为的是个一脸皱纹的矮瘦老者,他的飞剑围绕在他的周围不停盘旋,呈现晶莹的玉色,隐隐有寒气透出。知道那是寒性的飞剑,是用万载玄冰所制。凭着这把飞剑,拥有的修真者很容易就能挥自己的全部实力。当然前提必须是自身的体质符合飞剑的特性。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谪仙境。”为老者当先开口道。他周围的修真者成圆形将他们团团围住,并各自放出了随身的法宝。

    天魔一脸的不屑,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对他们的行为感到不屑。风南天感觉松了口气,他们的话至少他还听的懂。这就少了沟通上的麻烦。他并不把这些修真者放在眼里。毕竟自己有着接近仙人的实力,虽说现在功力被压了大半,但他的手段也不是这些人可以的应付。更何况还有一个不次于他的大魔头做伴。

    让他惊讶的是这些人的修真与他所接触的修真者完全不一样,那是力量上的本质差别,这让他无法探测这些人真正修炼到了什么层次。

    风南天一边思考,一边不紧不慢的答道:“我们是无意中来到这里的,我们没有恶意,请问这位前辈怎么称呼,这里是什么地方。”毕竟是有求于人,他说话自然也客气了点。

    “大胆,这是我们乩剑派的宗主法驾。你是什么人,还不下跪问话。”旁边一个高个的胖子大声喝道。其他的人也不时叫嚣起来。天魔冷冷的不吭一声,对他来讲,跟这些人多说一句话就是对他身份的侮辱。

    风南天暗骂这些人不知死活,惹毛了天魔什么后果他可是知道的,血池里的骷髅就是最好的证明,没折,自己还要靠这些人打听消息,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他们不能张扬,毕竟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谁知道会有什么厉害的人物等着他们。

    自从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以后,风南天做事比以前谨慎了许多。风南天正想开口解释什么,那个老者一挥手止住了众人的言,他双眼暴出两道强光,紧紧盯着二人,说道:“我叫殷仲轩,这些人都是我的弟子和师侄,这里是谪仙境,很多年了,一直没有外来的人进来过,你们是唯一的两个。我感到奇怪的是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据我所知,这是个独立封闭的空间。从没人能进来或出去过。”

    风南天不禁哑然失笑。老人居然对他施展牵魂术,看样子是想让自己二人老实交代吧。不过这同时也激起他的一丝怒意,真是不知好歹。看来不给他们点厉害,他们还会得寸进尺的。天魔与风南天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微笑。

    风南天双眼聚起功力,有若实质般的亮起。殷仲轩只觉得自己的心口仿佛被大锤击中,牵魂术再也使不下去了。风南天的双目几乎是一闪既灭,所以除了正面的三个人,别人根本感觉不到殷仲轩已经吃了大亏。

    殷仲轩大骇,能这么轻松就破了自己牵魂术的人,大概只有传说中的有限几人才能办到,而这几人他都见过。刚才的暗中交锋,让他功力大损,起码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所以他马上就相信了风南天的话,同时也对两人重视了起来。他也不是个卤莽的人,马上心里有了主意。

    他先咳嗽了一下,随后挥手让众人退下,并叮嘱了旁边的弟子几句话。那个弟子转身就离开了。风南天当然听的见他说了什么,他只是笑了笑,知道暂时自己的目的是达到了,相信接下来的问题会简单许多。

    殷仲轩堆起满脸皱纹的笑脸恭身说道:“方才有点误会,望二位见谅,前辈不敢当,如果二位看的起在下,我们就以兄弟相称吧!现在我带二位去飘云城走走,到那也许能够找到你们所谓的答案。”他自认为与两人兄弟相称就够纡尊降贵的,毕竟自己修真的时间接近千年了。

    风南天点点头,没说什么。他自然不会跟殷仲轩计较这个,天魔可不这么想,当年天魔翻江倒海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呢?不过天魔也不笨,现在的事他基本全交给风南天处理了,除非打架,否则他都懒的动。不是他没有能力,而是天生的高傲性格使他看不起这些修为低下的人,对一个修行过万年的魔头来说,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因素。

    风南天跟着他们一直往前方飞去,终于在一个高耸入云的峰顶停了下来。

    这里的地理位置十分的奇特,整座山峰连着无尽的山脉,山峰的底盘十分庞大,怪石嶙峋,而且分布着一座防御阵,应该是为了防止普通人类的靠近吧。

    山峰绵延往上,就像一把厉剑**云端,顶端是个巨大的石盘,大的简直无法估计,无数的建筑就建在这上面,抬头还是一根粗大的石柱**云端。

    遥远的上空竟然是紫色云层在不住翻滚,风南天现在就置身于两片云层的中间,看样子这里就是所谓谪仙境所有修真者的聚集地。飘云城,看来真是名副其实啊!风南天不禁暗暗赞叹。尽管已经对此有了心理准备,他还是为这里的庞大感到震惊。看的出来,这里的修真者当初建这座城是下了多大的工夫了。

    同时的,风南天和天魔也感觉到了这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这是足以毁掉两人的庞大力量,大的让两人感到了无比的恐惧。这股力量几乎是一即收,但是两人还是感觉到了它的出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从两人的头顶云层传来的。

    风南天看了身旁天魔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惧,这里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好像伴随着那股阴寒的力量一起出现。如果说对于阴寒的力量,风南天完全陌生的话,那么与阴寒力量同时出现的这股力量则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可惜因为时间太短,使他根本来不及去判断。

    两人都深感忧虑,这突然出现的另一股力量给他们的未来又添加了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只是现在他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原先来时的路已经断去,因为他们根本就是凭空出现的,所有的希望都只能从现在的这些人身上去寻找。他们必须回去,风南天是为了曾经答应过沅真的事,还有渺日上人马上就要渡劫了,加上天界随时可能来人。虽说他有沅真的保护,但是他还是希望自己能赶回去,助他们一臂之力,这是最急迫的事情。这其中牵扯到神器的争夺,还有白固和岳琦他们的踪迹,这些他都不能袖手不管,也是他做不到的。

    天魔也是必须要回去,他的肉身还在血池之底,没有肉身他就没有战斗的本钱,因为他的敌人太强大了,他必须得到肉身,这么多年来,他追求力量的目的只是为了心中那永远的痛,现在他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任何的困难也阻止不了他复仇的决心。

    两人都各自有着自己的打算,殷仲轩仿佛看出了两人的疑惑,他微笑着引导二人走进往一座高大的圆形建筑走去。路上有不少的修真者现了这两个陌生人,他们都感到很惊讶,多少年了,这里一直没有别的外来修真者出现过,现在的风南天和天魔简直就是两个稀有动物,引得众人驻足观看,奇怪的是他们的秩序出奇的好,居然没有一个修真者飞到空中,也没有太大的喧哗声。他们只是远远的围着两人,小声的议论着。

    风南天倒是看出了点门道,这里的修真者看来不是一般的修真者,先不说他们一身古怪的真元力,就说现在他们自觉的遵守纪律这点,就说明他们是一群有组织的修真者。也就是说这里有着领导人的存在。

    这是个空旷的大厅,大厅的周围是用一些不知名玉石堆砌的,奇怪的是,玉石散着一种淡蓝色的柔和光芒,这让大厅里完全不需要什么别的照明。在大厅正对摆放着八个翠绿色的蒲团,蒲团上分别做着八个人。看得出来,那都是了不起的高手。大堂正中是个圆形的水池,里面的水居然是乳白色的,并散着阵阵清香。

    风南天隐约记得好象听谁说过这种东西,只是现在有点记不清了。他不知道,天魔可知道,这是玄晶乳,对于过元婴期的高手来说,它没什么大用,但是对于刚入门的修真者来说,它简直就是宝。

    玄晶乳的一小口就能帮助他们固本培元,金丹期也会由此而大大缩短,并且丝毫不会因为修为进境太快而有什么副作用。有了这一口,修炼到元婴期,那是指日可待的事。这里有着一口生生不息的玄晶乳,意味着增加无数的修真高手里边。天魔完全想象不出玄晶乳是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而且还是源源不绝的。

    他不禁收起了轻视之心,无论如何,这里自己亲眼所见的事,都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走进大堂,只看见殷仲轩恭敬的朝蒲团上的八个人行礼道:“殷仲轩参见各位监使,这两位是从外地来的修真者,一位是~~。”他突然想起自己还没顾的上询问两人的姓名。情急之下,他吓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风南天微微一笑,他上前一步,朗声说道:“我是天原星的修真者风南天,这位是我的同伴,也是一位修真者,他叫靥洫。我们是无意中来到贵地的,可是我们却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所以在这里非常希望能得到各位前辈的帮助。我们将感激不尽。”

    他说的这番话早经过了深思熟虑,路上他也从天魔口中知道了自己先前所处的星球叫做天原星-,照天魔的猜测,两人现在估计是被传送到了别的星球,而且传送他们的很可能是座仙阵,因为只有仙阵的撕扯力度才会如此的可怕,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强,恐怕早就在仙阵的压力下支离破碎了。

    而天魔的身份现在是见不得光的,他现在是用在银碑得到的仙灵之气掩饰自己真正的功力。可是随着仙灵之气的耗尽,这种方法终究是行不通的,与其自己瞎猫碰死耗子的寻找,不如行险从从这里的修真者入手,也许会有新的现。他现在是与天魔在同一条船上,只有同舟共济才有出路,至于以往的恩怨,等出去再算也不迟。

    八个蒲团是按一边各四的来排列的,位置越靠后的显然地位越高。这时左排第二位的一个身穿紫袍的中年人说话了。中年人作高冠,留着几缕长须,手上赫然也是一把紫色的拂尘。他的神态颇为悠闲,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中年人一挥手,示意殷仲轩可以离开了,然后他仔细的看了一眼二人。缓缓说道:“先我代表飘云城的所有修真者对两位的远道而来表示欢迎。按理说,二位远来是客,我们除了尽地主之谊外,能帮的当鼎立襄助,这也是我们修真者分内的事。看二位气度不凡,相信自身的修为也是极高的。不瞒二位,我们从未听说过什么天原星,更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因为这是个被神所遗弃的地方。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人能够出去过,同样也没有人进来过,如果说有,那也就是二位了。”

    风南天心里噶嘣一声,心想:难道真的就出不去了吗?他不死心的问道:“难道你们从没有试着去寻找吗?”这时坐在右排第一位的一个白年轻人苦笑着说道:“怎么没有,这里的情况已经越来越糟了,最近出现不少征兆,如果说明天这里成为一片废墟,我们绝不怀疑。只是这里存在着一股庞大的力量,它一直制约着我们。可是我们却对它毫无办法。”“没错,到现在为止,我们只知道这股力量于我们头顶的云层,可是我们谁也无法去靠近,为此我们还损失了不少高手。唉!”另一个身穿白袍,脸蒙纱巾的女修真者叹息道。

    天魔终于忍不住问道:“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你们这么多的高手也~~,”他突然声音一顿喊道:“难道是那股力量吗?天啊!不会吧!”其实他已经相信了。风南天也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应该是那股庞大的阴寒力量,它一直无时不刻压制损耗着两人身上的力量,为此他们动用了身上一半的功力来抗衡。

    这时风南天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们的眼睛都一亮。只听那个白年轻人兴奋的站起来指着门口的护卫说道:“你们怎么手脚那么慢,还不快给快拿出点东西招待贵客。”

    接着他面对风南天说道:“看来两位也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波动了吧!没错,我们叫它阴神咒。从我们所知的最早历史中就已经有它的记载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它的力量的笼罩,习惯了利用它的力量修炼和生活。可是最近几百年它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因此常常造成凡界的动荡,几乎每一次都有凡人死亡,而且数量越来越多,我们每次都只能尽力或者做些收尾的工作。虽说修真让我们对生死已经不太在意,但是凡人毕竟是修真的基础,如果还是这样下去,后果不敢想象。这么多年来,唉!我有愧于心呐。”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