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二卷 第五章 滔天魔狂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卷 第五章 滔天魔狂

    风南天现在对赤炎的掌握已经越来越纯熟了,只是很短的时间,他就完成了杂质的提炼,现在的飞剑就像一汪银色的池水在不停的滚动,看到火候差不多了,风南天把事先准备好的一颗火性的焚蕴珠和一颗冰晨粒扔进了银池里,瞬间银池就吞没了两颗珠子,风南天不敢耽误,他马上加了两个阵法进去,一个在内层,是防御阵法,用来隔离两颗珠子的属性,使他们不至于相互冲突,一个在外层,是攻击阵法,用来转移和综合飞剑的两种力量,剩下的就是根据自己喜欢的形状给飞剑定型了。

    风南天很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手法,终于,随着一声“凝”一把全新的飞剑终于炼制而成了,新的飞剑流光溢彩,如银蛇般早空中狂舞。如果不是天魔的禁制生了作用,怕不得破空飞去。风南天一指飞剑,银蛇飞舞着停在他的手上,恢复了它原来的样子。

    这时的离风已经能清楚的看见飞剑的样子,飞剑呈弧形弯曲着,没有剑柄,它的形状与其说是一把飞剑,不如说是一弯新月来的更恰当一些。

    飞剑上是一些古怪的花纹,这还是风南天在天原星上所看到的当地居民所穿的一种布料,当时他就觉得有点特别,所以记忆犹新。现在只是把它用到飞剑上而已。

    看着自己炼制的飞剑,风南天感到一种满足,毕竟想法的对错得到了检验。天魔撤去了防护的禁制,离风兴奋的冲到风南天的面前,他盯着风南天手里的飞剑,眼睛里放出一种灼热的光芒,风南天好象又看见了从前自己的样子,那是一个真正商人的眼光。

    他笑了笑,把飞剑递给了离风,自己朝天魔走去。“靥兄,怎么样,你看我的炼器还有什么缺点没有。”风南天虚心的问。他知道自己肯定还有不足的地方。

    “我凭什么告诉你,别忘了你我还是敌人啊!”天魔提醒道。这段时间的相处,让天魔自我感觉在性格方面生了很大的变化,感情,那是天魔现在最怕面对的。那不仅代表着他的魔功出现了破绽,让敌人有机可趁。更意味着他的心志产生了裂痕,这对于绝情绝性的天魔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就算是前世的那段情,到现在为止,他所剩下的也只是仇恨而已。而负面的情绪恰恰就是修炼天魔的最佳情绪。

    正因为天魔对自己的警觉,才导致了对风南天态度的巨大转变。风南天无所谓的笑笑:“是吗?我可没忘,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拉倒,我可告诉你,现在可不是计较我们以前恩怨的时候,如果你继续对我抱以敌对的态度,咱们谁也别想从这出去。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啊!”天魔脸色一变,全身魔功高运转,他忍不住就要作。

    离风这时也顾不得许多,眼看着两人上一刻还有说有笑,这一刻却要打起来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他也不能眼看着他们打起来。先不说这里是自己的老窝,真打起来损失可是自己的,再说了闹大了,难免引来别的修真者,如果让他们知道了天魔的真正身份,恐怕事情就不好收场了。何况这里还有一个敢和天魔对着干的人,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让离风提心吊胆的了,这等于是两颗定时炸弹,而无论是谁也无法承担炸弹爆的严重后果。

    “两位前辈,这是何必呢?有话可以好好说嘛!别,千万别动气。”离风赶紧劝解道。

    天魔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不就是这点问题吗?我这是魔杀界的手法,你自己看,领悟多少是你的问题。”说着,他随便拿起一张巴掌大的粉红色玉符,先把功力探入玉符,对它进行了加固。

    随后动念间,玉符从手里升到空中,一股黑烟从他空余的手心里冒出,并排成一个古怪的阵势,接着他张口吐出一道黑色的闪电打入阵中。只见黑烟滚滚,中间的闪电时隐时现,这时只见天魔大喝一声,他愣是凭借着深厚的魔功把把黑云压缩成一粒小黑球,并把它压进了玉符。风南天很仔细的看着天魔,他不得不承认,天魔的手法是他之前从没有想过的。离风觉得无比的兴奋,今天真是让他大开眼界,难得有如此好的机会看别人炼器,虽说他还没有实力马上的灵活应用,但是知道了方法,这就为他以后的制器指明了道路。

    一件精美的玉符制作完成了。之前晶莹夺目的玉符,如今变的幽暗而深沉,巴掌大的玉符这时也被压缩成不到原先的一半。风南天从天魔手中接过玉符,现它的重量与玉符的大小完全不成比例。暗绿色的符身,可以清晰的看见闪电掠过,小小的玉符其中蕴涵着庞大的力量。

    风南天感到大有收获,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懂得压缩力量,要知道,庞大的力量如果它所攻击的范围广泛的话,必然会威力减少许多,但是如果能把庞大的力量加以压缩,那么以后它释放的话,威力必将达到之前的一倍以上,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先要有深厚的修为作为基础,像天魔本身就可以吐气成雷,虽说现在他的力量受到了压制,但呼风唤雨这种法术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的玩意。

    天魔可以说根本没有加什么物质的材料,事实上天魔的本源力量就是自身强大的魔性。

    风南天当然不能按部就班的使用天魔的方法,但是接近仙人的实力让他另有一套自己的运用法门。天魔的炼器让他受益非浅,原来炼器也可以这样的,不过风南天还不能像天魔那样准确轻松的完成炼器过程,这其中的火候和时间的把握上他还要独自的去检验和摸索。

    离风的眼睛简直都直了,这是什么手段,完全颠覆了他之前修真的常识,他别说见到了,连听都没听说过。

    天魔很满意两人的反应,“咦,外边有人来了,好小子,居然想破我的禁制,。”天魔突然说道。风南天这时也感觉到了禁制的波动,他问离风道:“这会儿是谁啊?是你朋友吗?”

    离风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谁,也许是别的修真者吧,要看过才知道。”“靥兄,咱们出去看看吧,时间也不短了。”风南天提议道。

    说话间天魔就撤去了禁制,离风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是谁,“天怒师兄,你怎么来了。”他惊讶道。“离风师弟,你在干什么呢?师尊让我带个话给你,你这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禁制的,这两个人是谁啊?”天怒的语气明显带着些许不忿,但更大的是疑惑。

    刚才他从一进屋就现这里的不寻常之处了,先整个阁楼居然没有一个人,天怒早知道离风目前的困境,也知道这里现在就他一个人看着,现在大门敞开,人却不在,这是一个疑问,接下来的应该是让他震惊了,当他要迈步跨进大堂时,居然差点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推了个跟斗。

    天怒这些年来一直在外游历,他马上明白了这是一个厉害的禁制,而且还是隐身的,能够让自己毫无察觉,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天怒自幼天资聪颖,三岁时就被其师,漠南剑派的一代高手星幻真人看中,收归门下,成为其第五个弟子,要知道,星风真人成名二千余年,在谪仙境的修真界属于传说中的人物,这么多年他一共只收过七个弟子,这些弟子不是一派的宗主,就是名满天下的一代高手。

    天怒的实力完全不比各大门派的宗主差。而离风则是他的七师弟,因为两人进门只差了三天,加上年龄相近,所以从小两人的关系就非常好。简直跟亲兄弟没什么两样。

    离风面对天怒的问题显得有点不知如何回答,难道跟他说一个是大天魔。另一个就连自己也不知道。他望了眼风南天和天魔,希望他们能替自己解答。可是两人安静的站在一边,完全是一副不管不顾全交给你的样子。

    离风无奈的道:“怒师兄,是这样的,他们就是外来的两个修真者,到这里当然是为了看法宝来了,难道还能为别的。”

    “原来你们就是那两个修真者啊!”天怒醒悟道。“可是刚才的禁制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别的前辈在这不成。”离风偷偷跑到天怒的身边,耳语道:“怒师兄,这两个前辈的修为深不可测,那禁制就是他们布的,希望你保密啊!今天的事不要对别人说。”

    天怒一脸的不信,虽然修真以后,年龄可以不受限制,但是对于一个修真者来说,自身对于力量的敏感远过常人。

    可是刚才他用真元力探察了一番,却完全探查不出两人修为的深浅。天魔给他的感觉是恐怖,他就像一个随时准备吞噬一切的黑洞,黑洞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而风南天给他的感觉纯粹就像一颗火热的太阳,除了感到舒适以外,天怒完全没有别的感觉。

    尽管心中仍存有疑问,天怒起码也知道了二人不像表面想象的那么简单。

    “怒师兄,不知师尊有什么话需要你转告我的。”离风突然像起了之前天怒说过的话。“是这样的,师弟~~”天怒顿了一下,他警觉的往天魔和风南天那看了一眼。意思是有外人在场,不方便说。

    离风显得很不安,他都不知道怎么说合适,风南天两人他是丝毫不敢怠慢的,可师尊的话他也同样不能让外人知道,明明一句话就可以解决的简单问题,却因为风南天和天魔两人的强大实力而生了改变。

    正在这个时候,风南天的话让离风松了口气。“靥兄,看来咱们是烦碍了人家说话啊,我们还是到外边的合适,离风,我们到外边等你。”他拉起天魔就往外走。

    天魔当然不情愿,在与天怒擦身而过时,天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谁也没想到天怒居然也回敬了一个鬼脸。他自己倒没有什么感觉,不过可把旁边的离风吓了一大跳。

    天魔满脸的不情愿,可是风南天下边的话马上就让他安静了下来。“以我们的修为,要想听见他们的谈话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风南天淡淡说道。

    “奇怪,他们说的是玄晶乳的事,好象说玄晶乳突然停止了涌动。那俩小子正打算拖我们陪他们一起去探察呢。好小子,不但说我的坏话,还居然敢打老子的注意,看来是活的不耐烦了。看我把他们全给吞了。”天魔悻悻的说。

    “我说老靥,你脑袋进水了,什么时候开始你变的这么没有耐性了,你不要榀芯了,你忘了咱们要出去的目的了吗?你要真把他们灭了,那么大动静,我们还怎么去找出路啊!”风南天趁机狠狠的批了天魔一顿。

    其实天魔不是不知道这些,如果不是他的实力只剩五成的话,他才不会这么的婆婆妈妈,看不顺眼的就杀,不服者就杀,对他来讲实力就代表了服从,血腥的手段就是他的处世语言。只见他凶光毕露,额头青筋暴起,分明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

    风南天不得不加紧了提防,这时的天怒与离风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

    几乎在他们刚一出现的时候,天魔的气势就将他们完全锁定了,那种铺天而来的强大压力,只是在一瞬间就将天怒和离风击成重伤。两个人完全不受控制的飞起并重重撞在兜宝阁的墙壁上,风南天几乎在同一瞬间出现在两人面前,并甩出了锍圄圈,锍圄圈幻化成一个金色的圆盘,抵挡住了天魔随后跟进的一爪。随后他连续为天怒和离风布了三层禁制,这样他就可以放心的抵挡天魔了。毕竟以两个人的修为是根本无法抵抗两人的争斗。何况他们之前又受伤在先。

    天魔的魔气从全身扩散开来,风南天不得以也只好相应的提升了自己的功力,这样一来,他与天魔都失去了对力量的控制。天魔的脸随着魔功的提升,黑的好象地狱里的恶魔,他全身的肌肉迅变色凸起,岩石一般的颜色逐渐取代了他原先的肤色。

    而风南天的也挥手穿上了仙甲。神砂所化的仙甲在魔气的压迫下开始进化。仙甲慢慢的软化,就像一股流动的金色水流,他流过的地方纷纷包上一层金色的菱形的甲胄。除了下巴和眼睛风南天的脸几乎全包裹在了甲胄中。而在风南天的额头正中,镶着一粒深蓝的菱形宝石。那就是神心的本源力量。

    顿时,一道深绿色的魔气和一股金色的光芒顿时直冲霄汉,尽管是在白天,那种恐怖的力量也让很多的修真高手感觉到了。他们纷纷架起法宝,往这边冲来。

    风南天十分狼狈的抵挡着天魔无处不在的攻击,还好天魔的攻击显得杂乱无章,还好他并没有动用自身的魔器,否则风南天不会像现在这样的轻松。只是周围的建筑却不可避免的遭了殃了。风南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也不知道最近天魔怎么会常常情绪失控,尤其是今天,狂性作。风南天躲过了天魔的又一爪,他的手掌呈现一种墨绿色,指甲变的细长,而且犀利无比,好几次风南天都差点让他划中。

    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次机会,在天魔双手直插向他的胸口时,他遁移来到了天魔的上方。锍毓圈化成一张网把天魔罩住,风南天一把抱住天魔,带着他从空中迅的下落。

    “砰,”地上很轻易的被砸出了一个大坑。天魔仰躺在坑里,他努力的摇着头,仿佛想让自己的脑袋变的清醒。而风南天还是很谨慎的抓着他的双手,双腿也压着天魔的身体。他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他知道自己的禁制对一些修为比自己低的人也许管点用,但是对于跟自己实力相当甚至犹有过之的天魔比起来,那是根本没有用的。

    眼看着天魔的眼睛由黑变绿,再由绿变红,最后慢慢的恢复到原先的黑色。风南天舒了口气,他知道天魔终于恢复了神智。

    没有人知道刚才天魔差点完蛋,包括天魔自己也不清楚。他刚刚达到大天魔的境界。缺少对自身力量的体悟和炼化。因为自身魔头的力量被阴神咒长期压制,导致了他体内其他魔头力量的造反。如果天魔杀了天怒或者离风,就会陷入杀戮的黑暗之中,不可自拔。而自身的灵识一旦被疯狂的魔性控制,天魔也就失去了控制其他魔头的心灵力量。那么他将与一般的魔头没什么两样,等待他的只有被吞噬。

    如何在魔道的黑暗中保持自己的灵识不变,这是修炼大天魔的必经之路。幸好方才有风南天的拼力阻止,才拉回了落向深渊中的天魔。望着躺在地上的天魔,风南天狠狠的踢了他一脚,说道:“还不起来,还想赖多久啊你!”谁知天魔清醒的第一句就是:“臭小子,敢这么对我,刚才的那场不算,我们重新来过。再来!”他不甘心的嚷嚷道。

    “来你个头啊!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谁吗?快走啊!一会儿人都来了。”风南天狠狠的敲了一下天魔的头。“知道又怎么样?老子怕过谁来?让他们来吧!”天魔依然嘴硬的道。这时风南天已经飘出了大坑,他懒的理会天魔。

    为天怒和离风解开了禁制,两人看风南天的眼神彻底变了,那是充满无限崇敬和激动的眼神。风南天随手抛出两颗翠绿色的丹丸对两人淡淡的说:“一人一颗,吃下去,有话吃完再说。”他伸手阻止了两人的说话。

    两人都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他们知道这是疗伤用的,加上知道了风南天的真正的身份,所以毫不犹豫的把丹丸一口服下。“怒兄,你马上就地打坐,吸收兑雪丹的药效,记住了,我们的身份暂时不要透露,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你明白吗?至于离风,我们暂时还需要他做我们的向导,办完这件事,他就可以回来了。”风南天这时的口气渐渐变的威严起来。天怒和离风不敢怠慢,一齐躬身答道:“是,谨遵仙谕。”

    事实上风南天很不习惯这样号施令,只是他知道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达到他所想要的结果。“好了,他们已经到了外围了,好在被老靥的禁制挡住了,我们要赶紧走了,离风,榀芯在哪个方向。”外围的一举一动风南天都了如指掌,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了,在离风指明了方向以后,他一把抓住离风的胳膊,金光一闪,两人遁移了出去。

    至于禁制,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他更不用担心天魔了。如果他没有料错,天魔这会儿应该就跟在他们的后面。他太了解天魔的性格了,想起刚才那场莫名其妙的打架,风南天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