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二卷 第六章 稚子归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卷 第六章 稚子归真

    第六章稚子归真出了飘云城,风南天一路往东而去,他来到了一片矮树林中,先嘱咐离风静坐把兑雪丹服下,风南天为他加了个守护禁制,以防野兽的打扰。

    这里地势平坦,他们处在树林正中的一块空地上。他缓慢的踱着脚步,心情变的无比平静。他打算好好的筹划一下下一步的行动。前世的他贫穷出身,靠着心思的缜密和远见,挣下了万贯家财,他做事喜欢谋定而后动,事情展到今天的地步,是他难以想象的,只是他从未后悔过,有什么比这种离奇的经历更动人的人生呢?

    最近他感到自己的修为停滞不前,他知道自己到达了修道上的一个瓶颈,这种情况在沅真给他的萑笺叶里提到过。到了他的境界,不是光靠闭关勤修就能解决的,他需要的是历练和顿悟,换句话说就是要不断的磨练自己的道心几乎每个人所修炼的道心跟别人都不一样,因为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同样天道的追求也离不开对尘事的感悟。

    随着修为的提高,他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只是他还不能清楚的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一定要回去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出来多长时间了,自从修真以后,风南天就对时间没有了概念,他知道修真者寿命几乎是没有什么限制的。

    渺日上人也不知道渡劫了没有,想起沅真,他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愧疚,当初本来答应他要找神器的,谁知现在居然落到了这种地方。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答应别人的事他一定要做到。

    突然心里一动,他微笑道:“老靥,怎么刚来,我等你半天了。”天魔静静的走到风南天的旁边,这时的天空已经是日暮西沉了。“黄昏永远是最美丽的,同时也是最伤人的。”天魔低沉的声音在树林中响起。

    风南天思忖片刻回答道:“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还是会选现在这条路,以前曾经丢失过,曾经伤感过,只因我们太过执着了,都说世间因果,皆由天定,于是我们丧失了一次次前进的努力。”

    “于是,我们被迫服从于天,屈服世间他们所谓的善,沉沦在他们所谓的恶。勉强的挣扎换来了逆天的惩罚。”天魔仿佛沉浸在一种深刻的情绪。

    风南天淡淡的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在我们第一次出现在这里的地方,一定有一座传送阵,我们没有现,可能是之前疏忽了它可能是隐形的。所以这次~~”

    天魔的双目骤然暴起两道骇人的光芒。他接口道:“所以我们这次出来主要是为了查看那个山脚,是不是有阵法隐藏着。”“没错!我想我们应该能有所现才对。噢,那小子醒了,我们回去吧!”风南天听到了背后的动静。

    “风兄弟~~”天魔突然叫住了他。“还有什么事吗?”风南天停住了脚步。“也没什么,刚才的事我们可没完啊!”天魔哈哈大笑道。“恩,什么事,哦,有什么本事,放马过来好了,我还怕你不成。”风南天刚反应过来。

    “前辈,我已经完全好了,我们可以动身了。”远处的离风老远就喊道。“你先跟我去一个地方,然后我们再去寻找榀芯。”风南天说道。

    “跟我来。”风南天一闪就到了空中,天魔和离风随后跟了上去。

    离风的法宝是一个三角形的铁牌子,飞行的时候,三角牌子涨大,离风就站在上面,三角尖在前,仿佛要破开一切似的。声音呼啸着,再看看旁边的风南天和天魔根本不用法宝,而且两人的姿态轻松自如。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离风感觉到有点尴尬,更多的是羡慕。他誓以后自己一定要努力修炼,他知道这次是个难得的好机会,难得学习的机会。

    “离兄,前方是否有一个很大的凡人居住地。”风南天的声音准确的传入离风的耳中。

    “是啊,那里叫做黄天部落,是谪仙境最大的几个凡人居住地之一,说起来巧了,我还正想到那看看去呢?”离风说道。

    “哦,你到那有什么事吗?”风南天问道。“我要见见我的徒弟,另外我还有几个朋友在那。所以~~”“那我们走吧!正好我也好久没过平凡人的生活了。”风南天赞成道。

    “凡界有什么好看的,我可不去。天魔嚷道。“哎呀,走吧!玩玩去,反正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你不去,我可去了。”风南天可不买天魔的帐。

    “这是仙人嘛!怎么我看跟小孩子差不多。”天魔摇头嘀咕道。他现自己现在是对风南天越来越没办法了。

    这是一间四方形的小石屋,一道绿色的篱笆围墙一周,构成了一个简单的家庭。石屋前的小庭院,一个约摸十一、二岁的小孩子正在炼拳,看他满头大汗,打的有板有眼,虎虎生风,分明是下了苦功的。

    “林颢,快来,吃饭了,吃完再炼。”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石屋中透出。“哦,知道了,娘,我把师傅教我的再练习一遍,就去吃饭。”林颢看来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这孩子,功课可以慢慢学的,饭可是要及时吃的,你放心吧!你师傅是不会怪你偷这一会儿懒的。”石屋中走出一个三十出头的妙龄少妇。看她的举止和说话,分明是从小受过良好教养的人。

    “娘,我不饿,师傅说,做人要吃苦才能更好的体会人生,学本领更要吃苦,因为世上有太多的事需要有本领的人才能做到。”林颢高声答道。

    “好,颢儿,不愧是林家的后代,你爹要是泉下有知,也当瞑目了。”妇人说着说着,忍不住眼睛红了起来。“娘,是我不好,我不炼了,好好的别哭啊,爹也不想看见您这个样子的。咱们吃饭吧!一起吃,好不好。”男孩伸手试图擦去母亲脸上的泪。

    妇人激动的一把抱住男孩,紧紧的,不想再松手了,对她来说,这是她生命中仅有的依靠啊!

    “呦,母子情深啊,怎么,遇到什么伤心的事了,说出来,本公子为你们解决如何。”一个长的獐头鼠目的年轻人,带着几个打手一般的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庭院之中。

    “王苛,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请你马上离开,这里不欢迎你。”妇人对着王苛厉声说道。“小娘子还挺兄的,我就在这里了,看你能拿我怎样。”王苛一副无赖的模样。

    “娘,别理他们,我们回屋里去。”林颢瘦小的身躯丝毫不惧的挡在母亲面前。

    “哈哈,臭小子,滚开,不然有你受的,林家娘子,我让你考虑的事怎么样了,跟着我保你一生荣华富贵。”王苛试图说服妇人改变主意。

    妇人厉声说道:“王苛,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就算做鬼也不会从你的。你给我滚,滚~~”王苛哈哈大笑道:“绿娘,你别不识好歹,我不妨对你直说了吧!今天你是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凭我王苛的黄天部落少酋长的身份,想要的女人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我劝你最好考虑清楚,别到时候后悔。”

    绿娘坚决的摇了摇头,一声不吭的动作显得态度更坚决。“敬酒不喝喝罚酒,给我上,把她给我抓回去,我看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王苛显然有点恼羞成怒。

    “不许你们碰我娘,娘,有我在,你别怕,颢儿会永远保护娘的。”林颢稚嫩的脸上看不出有丝毫的畏惧。“给我上。小畜生,看你有什么能耐。”王苛狠狠的说道。

    一群壮汉如狼似虎的冲了过去,有的冲进屋子一通乱砸,有的负责看着抓住绿娘,还有的居然对林颢拳打脚踢起来。

    凭借几年的武功锻炼,开始的时候林颢还能抵挡一阵,可是终究人小力弱,加上对方人多势众,林颢终于不敌,被打的鼻青脸肿,这还是因为王苛看在绿娘的面子上,要不然,非得被活活打死不可。而绿娘,林颢的母亲却只能无助的叫喊,她的心快要碎了。

    林颢的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的弱小。

    绿娘眼看着林颢越来声音越小,她终于忍不住了。她大叫道:“住手,我求你们了,放过我的孩子吧!我,我答应你们的要求了。”为了保全林颢的性命,绿娘决定牺牲自己。

    “不要啊,娘,不要答应他们,不要离开颢儿啊!颢儿不能没有娘亲啊!”林颢大声喊道,声音凄惨万分。他多么希望这时候有人能够站出来出来帮他们一把啊。

    可是尽管篱笆的周围围满了围观的人,却没有一个下来解围的,就连说公道话的人也没有。林颢的心渐渐的坠入了黑暗。他在心里呐喊着: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的不公平,人世间难道就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吗?不,我决不屈服,不能就这样的放弃的。

    “娘,你不要答应他们啊,是颢儿该死,当初没听娘的话,好好跟师傅学本领,害的现在连娘都保护不了。”林颢终于流下了后悔的泪。

    五年前,绿娘和林颢在逃难当中,无意中结识了一个中年人,中年人在野兽的包围中救下了他们,绿娘也是个聪慧的人,她见中年人杀兽的手法神乎奇技。加上一身仙风道骨,最让她惊奇的是中年人居然上从天而降的。

    她知道在黄天部落以南,有一座通天峰,山上云雾缭绕,终年不散。从没有人知道峰有多高,传说通天峰上居住的每一个人都具有飞天遁地的大本领,黄天部落的居民都叫他们通天者。意为本领通天的意思。绿娘猜测中年人就是一个通天者。

    当时绿娘就要求七岁的林颢拜中年人为师,中年人倒是对林颢的根骨颇为满意,并答应了绿娘,只是要求把林颢带回山中避世学艺。奈何当时的林颢却根本对学艺毫无兴趣,他死活不肯跟中年人一起走。

    无奈之下,中年人留下一本书籍交给绿娘,并嘱咐她让林颢加紧练习。说完就御剑飞去了。这些年两人在黄天部落隐居。开始到也安静。后来绿娘出门无意中让部落的少酋长,王苛看见了。从此他们的麻烦就上门了。

    因垂涎于绿娘的美色,王苛不断上门纠缠。开始时他还会保留点风度。随着绿娘拒绝次数的增多,他渐渐也没有了耐性。事情终于在今天全面爆了。

    虽然后来林颢意识到了本领的重要性,可是因为时间短,加上又没有人指导,所以进展十分的缓慢。现在他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王苛一脸的得意,多年的心愿终于如愿以偿了。他一挥手说道:“大家走,今晚我要和美人好好聚聚。”

    “慢着,你们这里生了这种事,难道就没有人管吗?”一个中年人淡淡的声音响起。

    “离风真人,真的是你吗?”绿娘激动的叫了起来。来人正是当年解救他的中年人,也就是林颢所谓的师傅离风。

    “师傅,真的是你吗?您终于来了,徒儿等您等的好辛苦啊!”林颢不顾一切的冲过来,扑的一声,他跪在了离风的面前。顿时泣不成声。也是,当一个人最无助的时候,却现自己原来还有在亲人关心自己,他能不激动吗。

    “你是什么人,活的不耐烦了吗?居然敢管本少爷的事。你知道我是谁吗?瞎了你的狗眼了。”王苛指着离风气急败坏的道。

    “是吗?你是谁啊!我倒想听听,谁家的奴才会养出如此仗势欺人的狗。”离风淡淡道。

    “有意思,没想到这小子说起话来,还这么有水准,骂人居然不带脏字。”“那是,你之前可是小看他了哦,谁像你啊,一天到晚就知道拿胃口吓唬人。”人群里逐渐走出两个人,这是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人英俊潇洒,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一身悠闲的样子。还有一个人身高足有两米,身材魁梧,浑身肌肉虬结,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两个人毫无阻碍的通过了拥挤的人群,走过的地方,人群纷纷朝两旁散开,仿佛被一支无形的手拨开一般。

    离风一看来人,马上神色变了,他恭敬道:“前辈说笑了,对这种人我是不会客气的,就当代替王于教训一下这个不成材的孙子吧!。”

    旁人听这话的时候倒没什么,王苛可是脸色一变,王于是他的祖爷爷,现在还活着,他也是整个黄天部落的实际领导人,最近几年已经少有人见到他了,黄天部落的人都尊称他为老祖宗。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他正在闭关修炼。要说眼前这个人认识老祖宗,王苛打死也不相信。可是没有点儿背景的人敢叫老祖宗的名字吗?

    王苛把内心认识的前辈高人都搜索了一遍,还是没有眼前这个人的丝毫印象。眼睛骨碌的转了一圈,又看了一眼风姿绰约的绿娘,他咽了一口唾沫,终于色心盖过了内心的疑心。他挺了挺胸膛说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得罪少爷了,你们就没有好果子吃了,还有你们这两个小子,竟敢来横插一杠,给我一起打。”

    “有意思,居然还有人敢主动打我,多少年了,少见啊!”天魔满脸的感慨。“可不是,从来都是我打别人的,这些人~~”风南天摇了摇头,“离兄,还是你来打了吧,记住,别浪费时间。至于他们母子俩,我们看着就是了。”“是,前辈,请放心,我会办妥的。”离风丝毫不敢大意,同时也松了口气。

    他心里不禁暗骂这帮人不开眼,尤其是王苛,居然对他的提醒视若无睹。当真要是天魔和风南天出手了,那可真要天下大乱了。他叹了口气,本来不想变的惊世骇俗的,看来今天是免不了了。

    离风望着冲过来的一帮打手,他只是轻轻的一挥袖,那些人都情不自禁的滚了一个跟斗,这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瞪住了。“通天者,他是通天者。”有人开始反应过来,除了通天者,谁还有那么神奇的力量。还有的一些人已经跪下开始叩拜了。在整个谪仙境,通天者就是神的存在。凡人对他们的崇拜的是毋庸置疑的。“是啊!少酋长居然惹上了通天者,他活的不耐烦了,大家上,打他们。”开始对王苛畏之如虎的他们因为离风的出现,胆子不禁都大了起来。王苛望着群情激愤的人群。

    心里也有点怕了,最恐怖的是,他居然惹上了一个通天者,这是王家的第一条家规。怕的自然是通天者那无可匹敌的力量。万一让老祖宗知道了,不扒了他的皮才怪。突然他眼睛一亮,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只见他一边狼狈的后退,一边高声嚷道:“你们几个等着,有种别走,一会儿有你们好看。”他还是对绿娘不死心。

    “这小子,还挺有性格的啊!我喜欢。”从天魔嘴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风南天正在旁边的石桌上,自顾自的喝茶,闻言差点把茶都给喷了。

    “我说老靥啊!你真行,这种人你也能找到他的优点,厉害啊!”风南天暗中拍了一下天魔的马屁。果然,天魔哈哈大笑道:“我的修炼观点当然和你不一样。打不过就逃,这是最起码的生存法则,不然连命都没有了,谈何报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