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二卷 第十七章 线丝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卷 第十七章 线丝蚕

    “前辈知道它的来历吗?”星幻问道。“它在包围我们,这东西,离神水其实最早应该说是一种虫,叫线丝蚕,它们的身体十分的细,仿佛一条线,名字因此而来。你们不要觉得它们是没有生命的,这东西恐怖的地方是专门以修真者的灵神和元婴为食,仙人虽然没有了这层威胁,但是如被它们沾上,也是一种麻烦。唉,我也是很久以前听别人说起过这东西的。”天魔这次倒没有表现出对星幻的不耐烦。

    “按你的说法,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风南天奇怪的问道。“这种虫一般是生活在冰天雪地里的,而神咒的气息又赋予了它们独特的声存方式,加上它们自己的努力进化,我想这才是它们能在这里出现而又能存活下去的原因吧!”天魔仔细的分析道。

    “你看它们,怎么光围不攻呢?”风南天问道。“好像,好像是在等什么!”星幻观察道。“大家一会儿小心点,这里的线丝蚕吸收了无数修真者的元婴做为补品,加上又得阴神咒的臂助,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线丝蚕了。我们不要散开,先静观其变。”天魔耐心的嘱咐道。

    紫色的云团虽然密集,却也挡不住近在咫尺的线丝蚕的视线,一团团的线丝蚕逐渐的靠近,原本淡蓝色的色泽随着液态的形成,变成了深蓝色。

    从远处看,就像是一片蓝色的汪洋飘浮在了空中。风南天惊讶于线丝蚕的数量居然如此之多。一点点的蓝光从四面八方飞来,加入到这宽阔的海洋中,蓝光划出的一道道美丽动人的轨迹,仿佛烟火的样子。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正陷身险境,风南天简直要为自己能够欣赏到如此美丽的画面而欢呼了。

    “是线丝蚕王,原来它们在等它。这群臭虫,我们刚才应该突围就好了,真够狡猾的。”天魔忍不住骂道。“一群臭虫也有头,晕了。它在哪儿呢?”风南天问道。

    “看见没有,在那个弯角处的头顶,颜色是最深的那个。”天魔提醒道。“那个体形稍大,尖嘴,细腰的那个。”风南天疑惑道。“对啊!那可是臭虫中的老大啊!我告诉你啊!你可别不当回事,吃了亏别说我没有告诉你。”天魔瞪了他一眼说道。

    “看我的。”风南天探手抓出了豳天火焱戟,照着前方的线丝蚕就是一戟赤炎烈焰。仿佛燃烧到了油库一般,纠缠一起的线丝蚕纷纷燃烧起来,“吱吱,吱吱”声不断响起,好象告诉他们这是一群活物。

    线丝蚕王显然急了,它高亢的吱叫了一声,所有的线丝蚕突然全部散开,一条条的淡蓝色丝线不停的在空中跳舞,纵横交错的丝网密密麻麻的样子,看的三个人心里直毛。

    “好了,一会儿,你们马上跟我往外冲,我们不能在等了,这种东西应该是怕火的,别用普通的火哦,我在前,你们两个在后,记住了,别回头啊!”风南天镇定了一下心神,他表面上轻松,其实心里早已盘算好了。

    三个人里他最了解阴神咒的特性,既然线丝蚕是以神咒的阴气为生的,那自然属性也属寒,自然也怕火,偏偏风南天现在最不缺的就是火。

    他本身功利就属火性,加上得到的豳天火焱戟也是火性仙器。所以他才能如此的镇定。不过他也不是全然就如此卤莽,之前的试验至少证明了他的判断。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线丝蚕的反应居然如此之大,原本成群结队的时候,还有间隙可寻,而且自己攻击的话也能保证消灭数量多一点。谁知道这线丝蚕王也是狡猾透顶,全部分散这一招可是风南天事先没有想到的。

    现在他们周围的每一寸空间都被线丝蚕布满了。而且网是越张越大。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风南天大喝一声“跟我来。”就冲了出去,他知道两人一定跟上。

    豳天戟化成的烈火当者披靡,一条条的丝线当空燃烧,天魔也很悠闲,他原本就是没有形体的,线丝蚕的攻击对他根本没有什么用,反而让他大占便宜了。

    天魔不停的吞噬着它们的力量,虽然每只线丝虫的力量十分渺小,但是好在数量极为庞大,天魔把压抑许久的魔性完全释放了出来。

    在面对妖兽时他是不能吞噬,妖和魔是本源相同但是却本质不同的两种力量。天魔长扬起,八子魔魄尖啸着飞出,仿佛见到了难得的美味。

    八个魔魄疯狂的吞噬着线丝蚕。常常是无数的线丝蚕扑过来,八子魔魄巨口一张,就吞了一大片。

    而星幻则是最规矩了,散仙的实力也不是靠吹的,他的仙剑环绕身前四周,外围以赤炎为主,他的要求不高,只是要把自己保护了,先力于不败之地。

    线丝蚕在经过开始的巨大伤亡后,开始学乖了,它们不在蠢的去正面硬拼送死,而是有条理的缠上了他们。

    风南天感到十分的头疼,他们的目的是要离开这里,可是线丝蚕却死缠烂打的跟它们耗上了。最气人的是它们不但度相当快,而且好象还有一定的头脑。

    “怎么回事,这些臭虫怎么也如此的狡猾,简直跟人一样。”天魔一边指挥着魔魄,一边抱怨道。“星幻接口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么多年来我们飘云城的修真者大多都是丧身在了这里。我想,线丝蚕的狡猾经验应该就是这么来的。”

    “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们还真是小看了这些臭虫了。”风南天说道。“我差点忘了,它们的繁殖能力也是相当惊人的。你别看我们现在消灭了那么多,保证不足一天,它们的数量就能完全恢复。”天魔突然叫道。

    “不是吧!那也太能生了吧!”风南天惊讶道。“因为它们都是雌性的,你想啊!”

    “咦?前边怎么会有亮光的,一闪就灭,好象是阴雷啊!老靥,你看见了吗?”风南天指着前方问道。

    “是阴雷,没错,还是低级的阴雷,你看有一部分线丝蚕朝那边去了啊!老大,我们快溜,这么多的臭虫,吃的我都反胃。在这么下去,我非要疯了不可。”天魔对这么一点一点的吞噬去了耐性。

    “前辈,不好了,可能是他们来了,这帮笨蛋,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星幻张嘴忍不住骂道。

    “你是~你是说是飘云城的修真者来了吗?”风南天马上反应过来,其实他已经确定就是他们了。“我们快过去,迟了他们都得完蛋。”

    “倒霉啊!送死送给我多好啊!偏要送给那些讨厌的臭虫,唉!我命苦啊!”落在最后的天魔仰天长叹道。

    “说什么呢?臭小子,担心我抽你。”风南天虽然人已经飞出老远,但是天魔的话还是一字不漏的让他听见了。“没,没什么,我这就跟上~这就跟上。”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是天魔一向的处世原则。

    线丝蚕随着他们的移动,也重新聚成液态向前流动。

    物镜觉得自己最倒霉了,他自告奋勇偷偷带了二十个修真者上来,想立功赎罪。原本想着有三个前辈撑腰,自己只要小心跟着,等回到飘云城一定能够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谁知道他们一上来,正好撞上了正在围攻风南天他们的线丝蚕群,大意之下,一上来就牺牲了几个飘云城的修真者。

    别看线丝蚕在风南天那里吃了大亏,但是对付一般的修真者简直是得心应手。线丝蚕仿佛闻见了可口食物的香气,再也不管什么成群结队,它们全部散开,并且一拥而上。

    线丝蚕依靠着自己独特的滞空能力和敏锐的感觉,专门寻找修真者之间的空隙。穿过这些低级法宝的防护,线丝蚕就可以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缠在他们的身上。

    仿佛一条正在勒紧的链子,线丝蚕不断的吞食着修真者身上的精血,当修真者绝望的准备彻底放弃自己肉身,要靠元婴逃脱时,已经来不及了。

    附在他身上的线丝蚕全身出深蓝色的光芒,元婴刚一从头顶裂开,就被蓝光笼罩上了。元婴仿佛陷进了一个蓝色的沼泽,越挣扎越陷越深,每一次的挣扎意味着每一点自身元气的飞散,直到元婴完全无法动弹,直到元气完全被吞噬。

    物镜满脸恐惧的望着自己的一个弟子被渐渐吞噬,他毫无办法。有几个大受惊吓的弟子更是乱炸阴雷。物镜仗着自己修为精深和多年修炼的一把飞剑在苦苦支撑着,一般的符咒和法宝根本就不能伤害线丝蚕分毫。飞剑看上去好象一剑就斩断了线丝蚕,可是断开的线丝蚕依然扭动着自己的两截身子扑了上来。

    物镜试着用三昧真火来烧,还真的十分管用,可问题是这里的修为达到能够使用三昧真火除了物镜自己只有区区三人,使用三昧真火要耗费自身的许多真元力。一旦真元力完全耗尽,免不了还是一条死路。

    没有多余的想法了,能活一刻是一刻,物镜和其他三个修炼了三昧真火的修真者把其他幸存的人聚集在了中间,四个人用三昧真火组成了一个火圈围在了众人的四周。

    线丝蚕果然有所忌惮,不敢靠近。一时间双方陷入僵持阶段。物镜急在心里,他暗暗叫苦,总不能就这样耗着吧!三昧真火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的。

    他们修为还没有到能够连续使用,而且不会枯竭的地步。在飘云城看着上空的紫色云层好象不怎么大,但是真正到了上面,就知道里边的大了,这里好象完全没有边际。

    换句话说,如果等到风南天他们来救援,几乎是不现实的。

    “难道这一次,我又错了吗?”连续的失误和打击让物镜不禁心灰意冷。“师尊,你的丝,你的脸~~”旁边的一个弟子忍不住叫了起来。

    “怎么了,我还没死呢?你叫唤什么?”物镜不耐烦的斥责道。“不是的,师尊,您的头全白了,还有您的脸~~”

    物镜颤抖的伸出自己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感觉到的是粗糟和皱纹,在看肩上自己原本乌黑的长,也已全部霜白。

    物镜表面依然很平静,但是他的内心却已翻天覆地。他知道自己今生再也无望踏上天道之途了,因为他的心已经有了破绽,一道无可弥补的破绽。

    他摆了摆手淡淡说道:“一会儿我会把这些东西全部引开,你们都各自逃命去吧!”“不,师尊,我们不会抛下您一个人的,有死我们就死在一块了。”一个弟子激动的说道。

    “你们是不是想让我成为飘云城的耻辱,成为谪仙境的罪人,如果不想,你们就赶紧给我滚。”物镜大声的喊道。

    “师尊~~我们走~~好~~我们走。”大弟子若书强忍着泪水喊道。“记住,从此以后我将不在是你们的师尊,你们也没有我这个师尊,若书,他们都交给你了。”物镜说完,毅然跨出了圈外。

    “师尊”,所有的弟子都喊道。他们知道物镜是要以自己当诱饵,吸引线丝蚕的注意,这样才能为离开的人创造足够的时间。

    果然,无数的线丝蚕扑在了物镜的身上,物镜强忍着身上的痛苦,他勉强用真元力为其他人布了一个防护罩,并操纵仙剑把护罩送了出去。

    护罩里的弟子目送着自己与师尊的距离越拉越远,直到消失在厚厚的云层里。

    物镜舒了口气,他准备施展自己最后的法术“三昧焚神”,那是一个修真燃烧自己的元婴来提供庞大真元力的一种方法,修真者施展三昧焚神的时候可以在瞬间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一倍或者几倍不止。但是同样的这一刻他们承受的痛苦也将成倍的增长。

    物镜的全身仿佛着了火一般,那是他燃烧自己元婴出的最后三昧真火。身上的线丝蚕在瞬间化成灰烬,他的飞剑现出了原形,仿佛知道了自己主人的宁死选择,飞剑绕着物镜的周围,不愿离去的出阵阵悲鸣。

    三昧焚神是一种一经施展就无法停的下来邪派功法。当年的物镜也是无意中从一本古籍上找到的。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没有了生机,他也不会用这种功法和敌人同归于尽。他的身体越来越痛苦,奇怪的是他的头脑却越来越清晰,许多年前的往事也开始一一浮现,从牧童的童年,倔强的少年,再到拜师,直到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他好象看到眼前是一条无尽的道路,路上什么都没有,而他停不了的还在孤独走下去。周围变得越来越暗,变得越来越暗~~云层里是一副怪异的景象,紫色的云层还在翻滚,夹杂着一片淡蓝色的海洋,那是线丝蚕,淡蓝色的海洋上面是一朵仿佛燃烧的花朵,诡异而妖艳。

    “咦,好象是物镜,那是他的飞剑“干戈”啊!不好,他用上了三昧焚神。”是星幻的声音,他和风南天等人一起赶到了。

    “焚神?什么意思?”风南天还是摸不着头脑。“我也不大清楚,不过那小子到了散攻的边缘,这倒是真的。”天魔凭着敏锐的洞察力还是一眼现了其中的关键。

    “他在用三昧真火燃烧自己的元婴,换句话说他在自杀。”星幻补充道。风南天吓了一跳,“好好的干什么自杀啊!不管那么多了,咱们先救人。”

    “老大,你不要管那么多好不好,人家自杀你也管啊!你没看外围的那一圈线丝蚕啊,咱们自己身边的一堆还没处理完呢?”天魔马上叫苦道。

    “你去不去,不去你一人在这待着,真是,我看你现在越来越懒了,我这不是给你机会去锻炼身体吗?我那是为你好啊!”风南天又拿出了他的大道理。

    “这也算为我好,还锻炼身体,我情愿不要。”天魔哭笑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南天开始学会乱侃了。

    “呵呵,前辈,我看这样好了,一会儿我负责救人,斗胆请两位前辈为我护法。救完人之后,不管线丝蚕怎样,我们马上往上飞。”星幻出主意道。

    “原来你也现了这个问题啊!可不是,前后左右都有线丝蚕了,刨去下面是我们上来的地方,就只有上面了,要不是刚才让这些臭虫缠的晕头转向,我们早该现才对。”风南天提起这些线丝蚕就觉得有气。

    “好,就这样了,豳天火焱戟~~之~~再天神龙。”风南天仰天大喝一声。一条赤色的火焰巨龙腾空而起。“大家快站上去,走,救人去。”

    与想象中的不同,火龙腾空的地方,线丝蚕纷纷闪避,很容易的几个人就来到了物镜身边。物镜此时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最后阶段。

    星幻的仙力探入物镜的紫府,他先禁制了物镜早已脆弱不堪的元婴,这样三昧真火因为没有了真元力的提供就会自动熄灭了。

    也只有散仙级以上的高手才能如此轻易的禁锢一个修真的元婴。因为元婴的封闭,物镜也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凡人。

    “物镜老弟,你的道心怎么会出现如此大的破绽你的事我也不多问了,以后的事你别担心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星幻阻止了虚弱中物镜的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