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二卷 第十四章 仙界由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卷 第十四章 仙界由来

    第十四章仙界由来睁开眼来,眼前的情况已然大变,周围是四个飘云城的修真者。见他起身,纷纷上前行礼。风南天含笑打过招呼。

    他现周围的景物生了很大的改变。准确的说这里更像一个山坳里的小山谷。不过依稀还可以分辨的出这里还是当初的玄晶洞,原先的山洞早已坍塌。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一直守着我吗?其他的人呢?”风南天问道。“是的,前辈,这里坍塌之后,监使大人和几位前辈吩咐我们一直守护您到醒来为止。”一个身穿白袍,背插长剑的年轻人恭敬的说道。

    “前辈要是想见他们,我这就叫去,他们都在这附近的一个小谷中。”另一个面容婉约的女修真者开口道。“不用了,我已经修炼完毕了,咱们一起去吧!”风南天估摸着这里的事也告一段落了。

    “我们前边带路吧!”女修真者丝毫不敢怠慢。不只是因为风南天的身份,还因为他挽救了另一场谪仙境的劫难。

    风南天没敢飞的很快,毕竟四个修真者修为按这里的修为来说只是到了金丹期而已。风南天的到来马上引来众多修真者的欢呼声,虽然他们没有经历过方才的争斗,但是从监使的断臂和各位飘云城长老的狼狈可以看出此战的艰苦。

    “前辈,您修炼完毕了,这次多亏您了。我代表谪仙境的所有子民感谢您。”古予迎前激动的说道。“大家别客气,这是我能够做到的。我很愿意帮助大家,客气话就别说了。”他眼看着无尘也想说什么,赶紧伸手阻止了他,风南天最怕人跟他客套。那样他会感觉浑身不自在。

    “对了,大家看到龙麟兽往哪个方向跑了知道吗?还有剩余的那些妖兽呢?”风南天关心的问道。“我们没有现龙麟兽啊!前辈没有消灭它吗?那它岂不是还要回来的~~”旁边的一个中年修真者插话道。

    “封亭,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这次回去你给我好好的闭关,不到元婴期,你就别出来了。”古予不悦的喝道。“是,师尊,弟子知错了。”封亭也知道自己的口不择言惹怒了师尊,他马上知机的认错道。

    “古老哥,这你就不对了,他们也是关心谪仙境嘛!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龙麟兽王已经被我重创,短期之内我想它是不敢露面的。而在这期间,我会去找它的,大家放心好了。”风南天微笑着给了他们一颗定心丸。这倒不是空话,凭着方才的一战,他对自己的能力和信心无不提高了一大步。

    无尘微笑着打趣道:“看来我们的小兽头以后可要自求多福了,因为它的老窝可能随时面临被抄的危险啊!”

    众人皆笑,气氛难得的变的轻松自然起来。“只是可惜了玄晶乳啊!”雨长老惋惜的道。“老弟,一饮一啄皆由天定,别忘了那些玄晶体啊!我想还是有留下的,我已经派人去收集了。”星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我想当初兽王应该是元神出窍才造成了饮流谷的浩劫的,所以以后飘云城应该加强和谪仙境其他修真者的合作,一旦现类似的情况出现,一定要第一时间警觉。”古予提议道。“另外我们也要注意那些漏网的妖兽,现了一律格杀勿论。”无尘最恨那些妖兽了,他的手臂就是让妖兽硬生生给撕裂的。

    “好,我们回去再具体部署吧!前辈跟我们回去吗?”古予询问风南天道。“我先不了,我还要去一个地方看看,你们就别管我了。”风南天还是想去探察一下原己出现的地方是否有传送阵的存在。

    “那天魔前辈呢?”无尘小心的问道,自从知道了天魔真正的身份后,他一直战战兢兢的,并尽量嘱咐飘云城的修真者离他远点。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天魔突然兴起,要拿他们的元婴开胃呢。

    风南天哈哈笑道:“放心好了,他现在是条癞皮狗,我到哪儿,他肯定会跟到哪儿呢?是吧!老靥,还躲呢你?”“谁躲了,谁又是癞皮狗了,我说老大,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你这样叫我多难为情啊!”天魔的脑袋从一棵树叉上冒出来说道。

    “呵呵,天魔也会难为情啊!走了拉。各位,先告辞了。”风南天跟众人告别道。“前辈好走。”所有的修真者异口同声的道。

    风南天被整齐划一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摇摇头,看了一眼天空,这时正是旭日初升之时,太阳放出万道金光,他的身形腾空而起,瞬间消没云海里。

    “老靥,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以前到底是什么身份,我现好象很少有你不知道的事。”风南天朝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天魔问道。

    “老大,按理我是不该瞒你的,只是这件事委实让人难以置信,反正以后你会知道的,对了,豳天火焱戟是仙界最顶极的仙器,当年使用他的仙人更是仗之纵横四界。你可别辜负了哦!”天魔知机的马上转移话题。

    果然,风南天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他问道:“豳天火焱戟是仙器,这点我早就察觉到了,只是你说的仙界却让我又犯糊涂了。不是说只有神界和天界的嘛!难道说仙人也有自己的一界吗?”风南天疑惑的问道。

    “是啊!此事说来话长,我简单的跟你说吧!之前的仙人和神士是同处一界的,可以说最初的仙人在修为和境界上一点不比神士差。区别的只是各自修炼方法的不同而已。后来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仙人中的几个领袖莫名其妙的全部失踪了,这也导致了后来大部分的仙诀和功法失传。”天魔说道。

    “你是说,最开始仙人和神士之间的地位是相当的。”风南天感到十分震惊,这简直颠覆了他以前的思想。

    “没错,后来又过了多年,仙人逐渐势弱,加上一部分神士自诩为正统的修道者。于是,神士与仙人之间越来越难以相处。直到后来神界至尊羽皇的出现,他以无匹的修为和强悍的手腕统一了天神界,随后他把大部分的仙人赶出了神界,并让他们自己找地方自成一界,这就是后来的仙界,除非羽皇肯,或是本身实力足以晋升神界,否则仙界的仙人只能沦为修真界和神界之间一个晋升的等级。”说到这里,天魔叹了口气。

    “看来仙界和神界也并不是像凡间所想象的那样美好啊!”风南天总算对两界的历史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谁说不是呢?实力和权力,这就是一切啊!现在的仙界完全要仰神界的鼻息,为什么?因为他们失去了实力这个最大的说话本钱啊!你看我,要不是失去了肉身,我至于让那个小畜生欺负嘛!”天魔仿佛满腹的感慨,他抱怨说道。

    “好了拉,你牢骚够没有,等你从这里出去,找回肉身,还怕什么。”风南天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道,听天魔牢骚可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至少他的耳朵快要受不了了。

    “也是啊!”天魔两眼放光的道。“你看,应该就是这里吧!”风南天指着一座山峰说道。“没错了,我记得好像就在那个山脚。走,我们下去看看。”天魔当先降了下去。

    山脚的情况几乎没有什么改变,还是原来的样子,“老靥,这回咱们可要看仔细了。”风南天提醒道。“老大,你就放心好了,我比你更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天魔冲他瞪眼道。

    “呵呵,那就好。”风南天笑道。两个人围着山脚开始寻找起来,半响,两人又回到了原地。“唉,什么都没有现?难道我们的推断有错吗?”风南天疑惑道。

    天魔显得也很沮丧,他跺脚道:“什么破阵嘛!连影子都没有现。”“等等。”风南天突然指着前方的一棵高大的树说道。

    “什么啊!不就是一棵普通的树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天魔歪着头看了一眼。“谁让你看树了。我让你看它旁边的那个小土坡,看见没有,它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风南天提醒他道。“好象山坡的位置,位置~~居然不是固定的,看着好象在那,实际上却是在动的。”天魔仔细一看,果然看出了点门道来。

    风南天不禁暗赞天魔,不愧是天魔出身,居然一眼就看出其中的关键之处。“我们这次有希望了。”风南天高兴的说道。

    “是啊!这个隐藏的仙阵够隐蔽的,看我让它现身好了,这点问题难不倒我。”天魔自信的说。“那是,交给你了啊!”风南天乐于少出点力。

    “恩,居然用的是分布和飘移的手法,好家伙,不简单啊!”只见天魔双手扬起,青绿色的魔力如细网般的凌空散开,当细网彻底融进山坡的虚影,一个方形的阵脚随之跟着隐现。“极魔,给我破。”天魔出一道青色的光刃,“轰”的一声,周围的景色随之大变。

    眼前的巨大山峰仿佛突然消失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凌空漂浮的巨大石台。“总算破了外层的禁制,我们上去看看。”天魔舒了口气。一个隐藏禁制就如此厉害,可见设计这个传送仙阵的难度。

    “怎么回事,这里怎么没有传送的能量晶石啊!”天魔惊呼道。“不是没有,而是都已经耗光了。你看这些粉末,分明就是晶石粉嘛!”风南天略带失望的道。

    “这个,是极品的元晶石啊!完了,那是仙界才有的东西,这里哪有这种东西啊!”天魔垂头丧气的道。“难道我们不可以用砾元石来代替吗?”风南天问道。

    “当然可以,问题是那得需要多少的砾元石才能启动这个仙阵啊!要知道仙阵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晶石能量不够的话,咱们有可能半路掉在某个不知名的星空,到时候星空里的撕扯和挤压保证让你我一点渣滓都不剩下。”天魔没好气的说道。

    “算了,老靥,咱们在想别的办法嘛!”风南天也只有如此安慰天魔了。

    “也只有这样了,咱们先把这里禁制了,别让人现,以后没准咱们能用上也说不定。”天魔还是不大死心。

    “那是,咱们走吧!那只小兽头还等着我们去他家做客呢?”风南天哈哈笑道。“有道理,看我这次抓住他不把它钝了熬汤喝。”天魔恨恨的说道。

    风南天给传送阵加了一些小型的禁制,当两人往回赶时,一场酝酿已久的浩劫正悄然的展开。

    炎炎夏日,原本人们应该是不停的在挥汗如雨。可是因为神咒的原因,这里却清凉如秋,黄天部落的一条大街上,人们生活如常,一群小孩子围在街心快乐的追逐嬉戏,一条衰老的黄狗耷拉着耳朵趴在边的一块石板上,慵懒的晒着太阳,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和和宁静。“二狗子,你又死哪儿去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回家吃饭啊!”一声粗大的嗓门响起,声音震动了整条大街。

    黄狗被惊醒了,它睁开朦胧的眼睛,抬头张望着,仿佛在寻找声音的来源。“知道了,老爹,我这就回去,伙伴们,你们玩吧!我要回去了,老爹叫我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依依不舍的从人缝中跑了出来。

    粗豪的声音是出自部落有名的屠户赵包口中,小孩子赵宝是他的独生儿子,以不惑之年才得一佳儿,他当然视若珍宝,先前的粗声不过是爱之深的体现而已。

    赵宝是一个胖嘟嘟的小孩子,约摸十岁左右,很是可爱,也很懂事,赵包十分庆幸上天给了他这个孩子,为此他每天给老天爷上香,心愿只有一个,就是希望赵宝能够平安快乐的成长。

    赵宝的脚步轻盈,一想起母亲在家里做好了吃的在等着他,他就浑身是劲,他仿佛看见了满桌的食物在等着他大快朵颐。

    赵包站在自家的门口,眼看着儿子跑步过来,随着距离的拉进,他可以清晰的看见孩子额头上那晶莹的汗滴,他可以想象儿子纵体入怀的感觉,因为那是独一无二幸福的感觉。只是幸福的他浑然不觉此刻晴朗的天空已经生了变化。

    就在他张开手臂去拥抱时,一道赤黄色的光芒从天而降,而恰巧它击中了正在奔跑中的赵宝,赵宝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赵包亲眼见到了他永远不敢相信的一幕。

    赵宝的身体逐渐变的阴寒而透明,他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却仍然保持着自己奔跑的怪异姿势,赵包疯的想冲过去不抱住他,他想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

    当他伸手去抱的时候,赵宝的身体仿佛粉尘一般一挥而散,赵包一下子搂了个空。他呆呆的看着自己搂空的怀抱,绝望的已经忘记了怎样去哭泣。

    “是阴神咒,大家快到防御的地下空洞去,酋长会派人保护咱们的。快~~”一个年老的白老者毕竟见多识广,他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并招呼大家赶紧躲避。

    几个跟赵包相熟的邻居顾不上多言,连拉带拽的他们把人也带走了。

    一听说是阴神咒,大街上马上就跟炸开了锅一样,人群四处奔走,各种呼喊声连成一片。他们祖祖辈辈都都是在阴神咒的威胁下度过的,耳濡目染的他们对阴神咒的恐惧早已根深蒂固。

    在谪仙境的几个部落震惊于阴神咒的又一次来临时,天柱之上的飘云城却早已投入了抵御阴神咒的又一次战斗。

    阴神咒就像前几次一样的突然来临,先是整个飘云城仿佛被遮住一般,整个暗了下来,云城上空的紫色云层翻滚着扩散开来,奇怪的是随着云层的展开,并不见云层有丝毫的稀薄。飘云城的修真弟子第一时间知道了阴神咒的来临。

    八大监使纷纷出动,先动的就是大雷霆周天防御大阵,紧接着就是小周天雷音阵。一道道的白光牵线搭桥一般穿梭,仿佛一张大网把整个飘云城覆盖了。

    几乎所有能御剑飞行的修真者都出动了,他们分布在飘云城的各个角落。这里是他们的家园,就算明知道加上自己也没有用,却还是一个个的义无返顾。

    城中心的一个圆形高台上,古予满脸凝重的望着上空,“迟迟不见神咒降下,这与以往的情况大不相同啊!~~”“古兄的意思是怕情况有变吗?”在他左边的无尘说道。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再说了,不是还有星幻前辈坐镇嘛!”同为监使的物镜真人淡淡的说道。

    “话不是那么说的,物老弟,要知道隐神咒威力非比寻常,你我见过是不假,但是你我也不能掉以轻心啊!因为任何一个环节的错估都会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啊!”无尘耐心的劝道。“是,我会注意的。”物镜虽然心里并不以为然,但是鉴于无尘在整个谪仙境的地位,他也不敢多加辩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