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二卷 第十九章 谪 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卷 第十九章 谪 仙

    “走吧!都让人知道了!都是你啊!老靥,没事说那么大声干吗?好像就怕人家听不见似的。”风南天敲了天魔一个响头说道。

    “我,”天魔无辜的摸着自己的头,嘴巴张开的足够塞进一个鸡蛋了。“什么人啊!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先喊的要一起上的。”

    星幻哭笑不得,这两个前辈一个是桀骜不逊的大魔头,一个是飘逸出尘的大罗上仙,可是看他们的行为和说话哪有一点高人的风范。

    摇了摇头,星幻跟了上去。这是天柱的顶端,尖利的柱尖仿佛一把利剑直插云霄,天柱的壁仞如刀削的光滑,依稀可以看见壁上的绿色青苔。

    一些草本植物不屈的在岩上生存着,这里看不见一只鸟的踪迹,四周环绕着的除了云层还是云层。

    而就在这险绝的天柱之上,赫然是一座华丽的宫殿。宫殿平稳的端坐在柱尖,没有一丝的倾斜,平衡的叫人难以置信。

    宫殿的范围不是很大,呈圆形,奇怪的是殿顶居然是空的,深红色的宫墙上是裂纹满布,甚至有几处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了。

    风南天三人降落在宫殿之外的平台上,一道虚浮的石桥通往宫殿的入口处。三人步行着缓慢踏上石桥,这时周围却生了变化。

    三人陷入了一片云雾之中,宫殿突然消失不见了,只有脚下的石桥仿佛没有穷尽的一直通向远方。“又是一座幻阵啊!大家要约束自己了,千万不要尝试飞起来。那样我们就永远别想出去了。风南天提醒道,他见识到的阵法不算少数,其中大多都是厉害非常,这也让他学会了冷静和更加的谨慎。

    “唉!真是搞不懂,既然让我们上来,还搞这么多玩意干吗?涮我们玩啊!”天魔一脸的不满情绪。

    “我想!可能这里的主人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吧!”星幻接口道。风南天点点头,说道:“星幻老哥说的没错,咱们走吧!反正答案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的。”

    石桥的弧度慢慢升高,三人知道自己已经到达了桥的中心,云雾里静的可怕,不知道石桥有什么特性,就连三人的脚步声也丝毫没有传出。

    一路走来,三人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越来越重,很明显他们离阴神咒已经越来越近了,在这里感觉到的阴寒比之在飘云城何止大了十倍。

    三人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了压力,同时也十分的震惊。阴神咒的力量如此的庞大,他们能够应付甚至去解决吗?没有人知道答案,事情远比想象的要困难许多。但是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就在他们为阴神咒的强大而担忧时,一件事情生了。先是周围原本几乎静止的白色云雾开始不停的波动,随后而来的却是整个石桥的剧烈晃动,“星幻失色之下,不禁放出了自己的一件法宝锦罗罩来护身。

    锦罗罩属性属金,只有掌心的一半大小,外形跟一个小巧的金铃差不多,这是星幻成为散仙后为自己炼制的第一件护身法宝,也是他最钟爱的法宝之一。

    谁知道锦罗罩的抛出,却为他们带来了一系列的麻烦。

    锦罗罩漂浮在虚空。还没来的及动仙诀,一股庞大的力量已经奔涌而来,而这股力量对谁来说都不算是陌生的了,甚至可以说是熟的不能再熟的。

    阴神咒呼啸着撞在锦罗罩上,锦罗罩瞬间寸寸冻结。阴神咒并不停留,直接朝着愣中的星幻灌顶而下,因为三人距离的关系,附带着把风南天和天魔也卷了进去。

    天魔倒是无所谓,要说到逃命的功夫,他比谁都强,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他调动自身吞噬的魔头制造了一个分身,真身借词逃了出去。

    风南天当然没有逃,他不会天魔的分身,也不想逃避,何况他也有自己的本钱。几乎在阴神咒到达的同时,火焱戟也在风南天的手中出现了。

    风南天这次并没有依靠火焱戟的本源力量,而是把火焱戟真正的当成了一件冷兵器来用。他挥舞着手中的火焱戟,原地不动的一戟劈下。

    而一旁的星幻则根本没有出手,他只是用仙剑保护着自己,不是他轻敌,而是他相信风南天的实力。风南天感觉到了戟尖的压力,仿佛一颗极寒的坚硬冰球砸了下来。而风南天要做的就是要破开坚冰。

    原本无形的阴神咒因为受到火焱戟阻击,渐渐的现出了原形,后续不断被吸引过来的阴神咒在不断的累积,累积成一个透明的圆球,圆球越来越大,并且不断的在戟尖翻滚。

    这时候的景象变的极为怪异,风南天叉天举着火焱戟,整个人长飞扬,仙甲上的光晕不住的流转,而戟上却有一个越滚越大的透明晶球。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风南天暗暗的叫苦,他一时的心血来潮,想试试不用化形攻击的火焱戟威力到底如何,没想到却形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阴神咒阴寒的能量一直保持着对风南天的巨大压力,逼的风南天不得不全力以赴。他唯一失算的地方就是没想到阴神咒可以无限制的补充力量。

    当他现自己不能在继续承受时,已经说不了话了,可是在天魔和星幻看来,风南天是那么的轻松,甚至轻松的点过分了。

    风南天不断的调动着自己的仙力,火焱戟也释放着自己的滔天热量。热和冷两种极端的属性就这样耗上了,风南天已经渐渐不支了,仙力的损耗和阴神咒是成正比的。但是阴神咒的无穷无尽却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的希望。

    就在风南天咬牙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阴神咒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正如它出现的突如其来那样。四周也恢复了原来的平静,“叮当”原本被凝结在空中的法宝锦罗罩这时也掉了下来,还没有落在桥面上,锦罗罩就已经被彻底分家了。

    风南天感到莫名其妙。“老大,还是你厉害,这么快就解决问题了,不愧是我的老大啊!”天魔一看见阴神咒被驱散了,马上上前猛拍他的马屁。

    “老哥,你的法宝被毁了,可惜啊!没想到阴神咒如此的恐怖。”风南天依然是心有余悸,这段时间的顺利和修为的大突破,让他的自信心一度空前的高涨,而刚才的惊险却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他,危险,随时存在,他,还不够强大。

    “没关系的,前辈不要在意,在这里我早就做了最坏的打算。何况现在只是损失一件法宝呢?”星幻虽然心疼自己的法宝,却还是装做大方的样子。

    “什么老哥,什么前辈,你们的辈分也太乱了吧!喂,小子你可别占我便宜哦!”天魔终于忍不住提醒道,他已经认风南天为老大,那么按理他也该叫星幻为老哥,可是以天魔的桀骜来说,这么可能与比自己修为低的人结交呢?

    “不行,我当你老大一天,你就得听我的,快叫老哥,不然我不客气了”风南天假装生气道。“不是吧!老大,你也太霸道了吧!好~~”看到风南天脸有愠色,天魔只好服输。

    他朝着星幻说道:“老哥~~小子,让你占便宜了。”天魔还是忍不住加了小子两个字。

    “前辈客气了,我怎么敢当呢?咱们各叫各的吧!”星幻微笑道。难得看见天魔吃鳖,他能不开心嘛。

    “你这臭小子,刚才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你不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跑那么快,看我怎么收拾你”风南天撩起大腿给他就是一脚。

    天魔打叫着飞了出去,嘴里嚷嚷着:“老大,不敢了,下次不敢了。”“你还有下次,看我怎么整你,风南天越想越有气。

    “不要了,老大,真的,要是下一次,我保证跑的快一点,~~不,不是,说错了,我是说下次一定帮你打架。哇,老大,你还踢啊!天啊!救命啊!”天魔惨叫的声音半空中响起。两人追追打打的一路前进。

    星幻哭笑不得,他心里其实很是佩服两人,面对危险还能够如此的谈笑风生,如此的自如坦然,他自问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下坡的桥很快的就走完了,眼前出现了宫殿的真正入口,那是一个半椭圆形的巨大石门,石门两旁的墙上雕刻着各种奇形图案。星幻是最后一个走完的,当他到达桥头时,现风南天和天魔早已经等在那里了。

    “前辈,怎么不进去呢?”他问道。“你看看回头的路。”风南天指着方才几个人走过的浮桥。“星幻疑惑的转过身“为什么?怎么石桥都没有了。”

    “这就是这个阵法的厉害啊!不要觉得我们没有了石桥可以从天空走,但是如果我没有猜错,天空绝对有更厉害的禁制等着我们的。”风南天严肃的说道。

    “你们看。”风南天朝天空扔出了一颗玄晶体。“轰,”原本宁静的云雾里无端出现了数道闪电,随后出现了炽热的火焰,还有一种淡紫色的水波。

    各种景象先后的出现又消失,在看之前的玄晶体,早已经化成灰飞了。

    “老天,居然是仙雷,还有赤炎和葵水。这也太厉害了吧。云雾里居然层层禁制着,有那个必要吗”天魔震惊的说道。

    “葵水?那是极地之水啊!传说中它的作用是能够凝固任何东西,修真者的元婴要是被击散或是虚浮不稳,都可以用它来巩固啊!”星幻忍不住叫道,这可是宝贝啊!

    “从远处看,这座宫殿好象就在眼前,可是实际上如果你不按照正常人用脚一步一步的走过石桥,恐怕永远别想找到这里。再加上现在的这些禁制~~看来,当初这里的主人也是煞费苦心啊!”风南天不禁感叹此人的大手笔,的确,能够到达天柱的,都不是凡人,而有哪个不是凡人的人愿意靠走路通过这座石桥呢?

    “走吧!我们进去吧!别让主人久等了。”风南天说道。

    踏进宫殿的正门,这里的情况让他们不禁目瞪口呆。先引起他们注意的是一个人,一个身穿绿色仙甲、虚空盘膝的人。

    “仙人。”风南天虽然早已猜到这个结果,却还是显得惊讶。

    这是个貌似中年的仙人,他一头光亮的黑,梳到脑后用一个白玉的冠冕固定着,浓眉大眼,鼻高梁直,白面无须,最显眼的是在他的额头同样有一颗闪烁着的金星。

    “大罗上仙”两人同时叫道。“哈哈,没想到我厉轩在他乡还能见到仙界的朋友。看来天不灭我啊!”厉轩仿佛十分高兴的说道。

    “老弟,看你得道的年龄好象不是很大啊!真是前途无量啊!哪像我?唉”厉轩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你来了就好了,我差点忘了,走,快给我帮忙去。”厉轩二话不说就飘下来,拉起风南天就想走。

    风南天三人听的莫名其妙,这也太热情了吧!眼看自己就要被人拉走了。风南天赶紧开口说道:“那个,那个,老兄你到底要拉我干什么啊!你总得说清楚啊!如果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和我的朋友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我就找你,他们~~”厉轩斜眼看了一眼风南天身后的天魔和星幻“不就是一个散仙和一个魔杀界的天魔嘛!不够看的。”

    “什么?你以为你自己是仙人了不起啊!真是狗眼看人低。”天魔忍不住讥讽道。“你说什么?不自量力的东西。”厉轩双眼金光暴起,他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天魔的身后,天魔的一声糟糕还没有喊出来,人就已经被一脚踹飞了。

    “砰”的一声,他狠狠的和宫殿当中的一根柱子来了个亲密接触。天魔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也被激怒了。“八字魔魄。给老子上。”

    “这种玩意也敢给我拿出来。那罗环,星光照耀,给我破。”只见一轮圆环如同明月般的亮起,中间夹杂着无数的星光闪耀。

    星光照耀下的八子魔魄,无不叫苦连天,他们的行动无不变的迟缓和呆板,而此时真正的那罗无双环却已经呼啸着从他们身上一扫而过。

    八子魔魄纷纷化做烟雾消散,好半天才重新凝聚,只是他们的元神都已轻淡许多。“天魔愤怒的同时也感到一丝畏惧,能够如此轻易的击溃八子魔魄,天魔自问自己决不是对手。

    “怎么,还要比吗?好,我就留点时间,现在告诉我,你是怎么从魔杀界来的,难道你不知道私自越界是要受到天庭追究的吗?”厉轩厉声说道。

    “我,谁说我是私自越界的,我~~”天魔突然想起自己是被仙人联合修真者给禁制的,这话他哪能说啊!

    “哦,难道还有其他人不成,简直乱套了,魔杀界三大重天,你哪重。”厉轩还是一句也没有放松。

    这时一旁的风南天终于说话了:“老兄,魔杀界还有分几重天的吗?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他一方面是希望能够转移一下场上紧张的气氛,为天魔缓解压力,二是确实被厉轩的话引起了兴趣。

    天魔都成精了,他马上知道了风南天的用意。

    厉轩倒是对风南天有所好感。“怎么?老弟难道不知道魔杀界有三大重天吗?”“我因为接触修真的时间很短,所以~~老哥不要见笑啊。”风南天不好意思的道。

    “原来如此,魔杀界分为第一重天罗摩天、第二重天湿婆天、和第三重天修罗天。第一重天的统治者为黑魔神厌扎,第二重天则为血魔神拉比,第三重天的也可以称为整个魔界领袖的是修罗魔神阿留斯。三大重天的魔头是一重比一重厉害,看这小子现在只剩元神还如此猖獗,看来不是湿婆天,就是修罗天。”厉轩推断道。

    “一般人只知道魔杀界有罗摩天,而不知道另外两重天,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只有当实力够了才能自动升入下一重天。唉,当年的我也是无意中翻阅了一本仙界的典籍才知道的。”厉轩仿佛想起了过去的一些往事,他叹了口气。

    “原来魔杀界还有如此讲究,是我孤陋寡闻了。老靥,我真是对你身份感到好奇了啊!”风南天想起了自己当年还学过魔杀界功法,再看看天魔的实力,他终于知道了魔杀界真正魔头的厉害

    “喂,你不是说有正经事要去办吗?那还不快去,没事研究我的身份干吗?”天魔求神拜佛的希望他们能够转移目标。

    可惜的是不只厉轩和风南天,就连星幻也被引起了兴趣,“这真是第一次听说啊!魔头前辈,你还是快说吧!我们都被你引起兴趣了。”

    天魔恨不得马上掐死星幻,这小子真***多嘴。他心里暗骂道,无奈,现在也由不得他了:“我是谁,我怕说出来吓死你们?哼!”天魔不屑的说道。

    “是吗?我还以为是谁呢?能有这么大本事?把仙人吓死!原来是血魔神拉比亲临啊!难怪,难怪口气这么大呢?”声音落下的同时,殿中金光一闪,又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美艳绝伦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