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三卷 第三章 黑磷箭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 第三章 黑磷箭

    风南天一看糟糕了,他赶紧转移话题道:“听说六大圣门的驻地都搬到一起了啊!真是不错啊!这次我在这一路上看到不少的修真者了啊!虽然修为不是很高,但是起码说明了天原星对修真传承这件事还是十分重视的。”

    薛山这段时间并没有说话,从一开始就在探察两人的来历,对于风南天和天魔的修为,他一点也看不出来,怎么看两人都跟普通人一样。

    最后虽然还是没有查出来,但是他对于两人的修为已经是不怀疑了。能够轻易的看出修真者的修为境界,这本身就不是一般的修真高手所能够做到的。

    弄玉一看三个人都不理她,她自己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接口道:“那是当然的,现在在天原星的修真者,谁不为这里的环境而自豪啊!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当年的那位仙人前辈舍身对抗那十恶不赦的天魔,我们又哪来的今天啊!”

    薛山景仰的道:“是啊!已经百年了,可是人们还是没有忘记他,可惜当时我跟随师尊刻苦修真,没能见上这位前辈一面,实在是遗憾啊!”

    风南天和天魔一听就知道两人口中说的仙人前辈就是自己。对于这么些年这里的修真者仍然记住自己,他也感到很惊讶。

    天魔冷“哼”了一声,音波震的弄玉和薛山头晕眼花,他感到很不爽,尽管知道自己确实不算什么好人,但是被人当面骂是十恶不赦,任谁听了也不好受。若不是当着风南天的面,他一定要给两人好看。

    薛山和弄玉大骇,随便的一个音波就能让他俩吃尽苦头,这是什么样的修为啊!

    风南天一看两人并无大碍,知道是天魔手下留情,他微笑道:“看来你们对那个仙人印象不错嘛!后来他人呢?回仙界了吗?”

    “风大哥说笑了,我们怎么知道以后的事,不过当年有不少人见过他的最后一面,也许他们知道的多一点。”薛山可不敢轻易的招惹天魔了,他看出来了风南天比较好说话。

    弄玉这是兴奋的说道:“当年的事我们芳翮宫也有不少人知道,我的师伯祖鹤音,还有我小师叔纤露当时也在场。不过我纤露师叔回来以后一直冷着脸,这么多年来,我从没听见她提过当年的事,而且这些年我也从未见她笑过。”弄玉的情绪渐渐的变的低落。

    风南天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他总算想起来了纤露是谁,他说道:“之前你们说的那个芳翮宫的集会就是关于她的吗?”

    弄玉回答道:“是啊!这些年纤露小师叔的修为大有精进,加上处理宫务有方,掌教祖师准备破格升她为芳翮宫的长老。为此,我们准备了一个庆典,到时将正式昭告天下。”

    “又是这些讲排场的玩意,真没劲,还不是沽名钓誉,为了彰显自己在修真界的独特地位。”天魔直言不讳的道,他最看不顺眼的就是这个。

    “你”弄玉嘴巴一撅,当时就想作,却被薛山的眼神及时的制止了。

    薛山微笑道:“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我们不谈这个,我们~~~”

    “呦,我当是谁呢?大清早的,原来是薛三公子啊!这么今天有这雅兴来这醉意楼啊!这几位是?”来人一共有三个人,当先一人是个锦衣玉服年轻公子,后面两人则是着装朴素的彪形大汉,风南天一眼就看出了来人全是修真界的人。

    年轻公子的修为最高,已经达到了通窍的水平,后两人大概只到辟谷的修为,他很是惊讶,按理修真者是不会也没有理由频繁出入佚凡界的,那样只会搅乱凡界凡人的正常生活,难道都是为了参加那个所谓的庆典吗?风南天暗暗的想。

    薛山一见来人,马上面露不屑的道:“原来是张愈大公子啊!怎么?你也有时间出来闲逛了吗?不怕老太爷抓你回去吗?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我没有必要向张公子介绍吧!”

    风南天听出了两人话里的火药味,他很适当的保持了沉默,因为他知道好戏刚刚开始。

    张愈眼里的杀机一闪即逝,他微笑道:“哪里,多日不见,薛兄还是如此的直率啊!既然如此,那我几不打扰各位了,告辞。”说是要走,但是他的腿却没有半点挪动的意思,他打算来个以退为进。

    这时天魔惟恐天下不乱的插了一句:“老鼠就是老鼠啊!总是见不得猫啊!”

    风南天气的差点要捏死他,这家伙总是没事找事,闲麻烦不够多。

    天魔其实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最近修炼魔功出现了问题,元神极不稳定,几有散功的危险,主要是他在谪仙境魔功受到过长时间的压制,虽然现在恢复了,但是之前魔功随心所欲的特性已经受到了严重干扰,心魔也因此蠢蠢欲动,因此天魔急需要外来的力量补充,以希借此能够压制心魔。

    在谪仙境他的魔性因为神器的关系备受压制,虽然因为风南天的帮助度过了一次危机,但是没有了肉身做为盛装元神的容器,元神迟早要崩溃。

    到了天原星,他总算没有了顾忌,也不能在顾忌了,这时候张愈正好送上门来了,他岂能放过这到口的肥肉。

    张愈不知道自己已经死期邻近,他大为恼火,原本他和薛山就势如水火,薛张两家同是天原星有名的修真家族,为了争取地位和权利,自然免不了摩擦不断。

    对于薛山,他暂且还能忍耐,但是对于天魔,这个看着毫不起眼的小子,他的气再也忍不住了,“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敢情是活的不耐烦了吧!”张愈开口就是一通乱骂。这时楼上仅有的几个凡人一看情况不对,怕殃及池鱼,纷纷下了楼。

    风南天摇了摇头,对于现在天原星修真者的涵养,他实在不敢恭维。

    薛山满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场面,他巴不得张愈的动作越张狂越好,他也想想看看两人真正的实力。弄玉托着香腮,根本没有往旁边的人看,她盯上了风南天,觉得风南天怎么看怎么好看,一时间都看的痴了。

    这时的天魔心底里暗乐了,他知道鱼儿上钩了。天魔哈哈笑道:“我说你这小子够狂的啊!真当自己是个鸟啊!唉,难道现在的鸟比老鼠还多吗!”

    风南天哭笑不得,天魔这小子,他以为就会干一些抹脚开溜、欺软怕硬的事,没想到骂人也也一套一套的。

    薛山这时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张愈恼羞成怒,终于不顾这里的场合不对,他喷出了飞剑,剑光把封南天四人全都罩了进去。

    他旁边的两个手下相互间打了个眼色,同时配合着张愈扔出了几个只有两指大小的黑色小球。

    “是黑磷箭,怎么可能?”薛山大叫了一声,他不禁满脸死灰。弄玉也被惊呆了,她听说过黑磷箭这种东西,那是用九阴地煞之气加上幼童的鲜血炼制而成的,这种东西危害极大,它最恐怖的地方是能使修真者的元婴瘫痪,甚至完全枯竭。

    黑磷箭炼制的时候格外讲究时间和配合和火候的掌握,修真界很早以前就严格规定了修真者不能炼制和使用黑磷箭,一旦查出,必将严惩。

    黑磷箭一经出就不能收回,开始的时候它是呈现一颗颗的小黑球,经过空中的摩擦和滑翔以后,它会自动散开,呈现一种长条的箭形姿态,而这才是真正的黑磷箭。

    一般修真者的法宝根本无法阻挡黑磷箭的攻击,风南天真的怒了,他可以理解张愈的怒火中烧,可以容忍他的出手,但是他却不能容忍张愈的凶残。

    很明显,张愈的飞剑攻击是把他们全包括在了里边,换句话说,他打算一个不留的想干掉他们,还有黑磷箭,虽然风南天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他看的出来,里面蕴涵着至阴至毒的九阴煞气,而九阴煞气的攻击对于修真者来说几乎就是致命的。

    张愈的脸上泛起阴毒的笑容,他感到很解气,除掉他们,事后他可以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他唯一感到可惜的是,还有一个美人就这样的被浪费了。

    风南天叹息了一声,他左手挥出,一团小旋风把黑磷箭完全卷入其中,小旋风虚空转了几圈,和黑磷箭一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而天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张愈跟前,他张开了自己的嘴,毫不犹豫的把张愈的飞剑吞入口中。

    除了风南天,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天魔伸出一只手,也不知道怎么的,张愈的脖子突然之间就到了他的手里。张愈吓的腿直打哆嗦,他有种疯了的感觉。

    这两个人方才所使的手段完全乎了他大脑的想象,他倒现在也仍然不愿相信自己就这么败了。天魔双眼冒着绿光,他盯着张愈说道:“你小子没事往我怀里撞干吗?今天算你倒霉,老子今天正好拿你开荤。”

    风南天一看就知道天魔的老毛病又犯了,他不想跟张愈过多的计较什么,毕竟自己是仙人,就算赢了,也未免胜之不武。

    他伸了个懒腰,起身说道:“老靥,跟这种人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走吧!咱们先办正经事啊!你不走我可先走了啊!还有你们两个,别呆了,怎么?还想再这里呆下去啊!”他转身对还在呆的薛山和弄玉说道。

    薛山和弄玉这才回过神来,两人都觉得眼界大开,风南天和天魔表现出来的修为完全出了他们的想象。

    两人看也不看张愈和他的两个手下,都迅的跟着风南天下了楼,这时张愈的两个手下一看有机可趁,都驾起飞剑就想逃命。

    天魔冷哼了一声,身形如轻烟一般的飘起,半空中他与两人交错而过,下一刻,他又回到了张愈的面前,张愈顿时魂飞魄散,他算是看清楚了,就这一会儿,他的两个手下,只剩下两副森森的枯骨,天魔正想一并把张愈吞噬了。

    “老靥,你怎么回事,还不下来?”“来了”天魔应了一声,他舔了一下嘴唇,狠狠的对张愈说道:“没想到这两个人还是纯阳之体,便宜你小子了,下次千万别让我碰上了。”

    天魔走后,张愈一个人呆呆的站着,这时从窗外刮进来一阵风,楼板上的两副森森白骨突然间化做了粉末,被风吹的直打转。张愈终于支撑不住,一**坐在了楼板上。

    结完账,四个人走出酒楼来到了大街上,薛山对于风南天和天魔总算有了全新的认识,他正盘算着自己家族要如何才能拉拢到这两个高手呢?

    弄玉倒没什么想法,只是对于风南天她更是崇拜了。

    日上三杆,这时路面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风南天现自己难得有这么空闲的时候,他深深的吸了口新鲜的空气,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清闲。

    天魔则已经在盘算着如何才能稳当的取回肉身了。一时间,四个人难得默契的都没有一个人说话。

    大街的尽头,是一条分岔路,风南天这才想起来还有两个人跟着。他停住了脚步说道:“二位就不要跟着我们了,我们还有事,就失陪了。”

    薛山一时间也想不出好办法来挽留两人,他点点头道:“也好,那我们就告辞了,后会有期。弄玉姑娘,我们走吧!你不是还有事吗?”

    “可是,”弄玉心里可不愿意自己这样就走了,但是一想到自己确实还有事,也只好离开了。“那小玉就走了,二位哥哥有时间一定要来芳翮宫看我啊!那里挺好找的,就在坛隶大6西南的流云山脉。”弄玉怕风南天两人记不住地址,她又重新说了一遍。

    风南天微笑道:“好,一定不会忘的,也许三天后我们就会见面了。”天魔也笑道:“有你这么漂亮的妹妹,我们是一定舍不得不要的。”

    “那我们走了,三天后可要不见不散啊!”弄玉依依不舍的和两人挥手告别。

    风南天看着两人走远了,才说道:“老靥,你刚才吃的还饱吧!”天魔吓了一跳,他结结巴巴的道:“还好,还好,没想到这世俗的东西还是别有一番味道的。”

    风南天瞪了天魔一眼道:“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彼此心知肚明,我就不追究了。”

    天魔嘻嘻笑道:“我也就吃了那么一点,还是老大好啊!”风南天不理他,他大步往城外走去。

    “哇,老大,我不行了,快找个地方。”在城外的一条路上,天魔突然叫道。只见他的身形不断的扭曲又恢复,脸上的绿光越来越盛,越来越浓,他的身体消失了了又出现,出现了又消失,不断的反复着。还好这是一条比较偏僻的小路,倒不愁会让人看见,否则准得活活把人吓死。

    风南天吃惊的问道:“怎么了?老靥。你不会是,又作了吧!我要怎么帮你。”他马上就知道天魔生了什么情况,这跟在飘云城的那次十分的相象。

    天魔痛苦的道:“应该是和刚才吞噬的那两个人有关,***,他们是纯阳之体,是我太疏忽了,老大,这次我可能真的不行了,我要散功了,***,我不甘心啊!”

    风南天恍然道:“你是说你吞噬了纯阳之体,你活腻了你。”他总算明白了天魔为什么会这样,他曾经听天魔说过,纯阳之体,对于魔头来说是大补品,尤其是它的阳气,但是光是元神不足以把阳气完全吸收,所以必须要有肉身来承受多余的力量,偏偏天魔大意疏忽之下忘了自己没有肉身,再加上这段时间他的魔性早已蠢蠢欲动,这才造成现在的后果。

    “你什么都别管了,配合我就行了。”风南天一咬牙,他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他带着天魔遁移到树林深处,随手布了个禁制,澎湃的仙力闪着金光从他的手中强行打入天魔的体内,他先用仙力把天魔的紫府禁锢起来,这是为了防止天魔的魔力不会在阳气的冲击下分崩离析,这是第一步。

    风南天尽量模仿魔杀界的功法,因为不同性质的两种功力只会相互排斥,好在风南天曾经学过一些魔杀界的功法,所以这种危险基本上可以排除了,比天魔更强大的力量挥了作用,第一步总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风南天要做的就是驱逐多余的阳气,因为紫府的禁锢,等于天魔已经丧失了大部分自主的能力,他只能选择被动的去配合了。

    毕竟是别人的身体,这一步虽然艰难,但是还是在两人的努力下解决了。

    “好了,外边我已经布了禁制,你自己就专心运功吧!紫府的禁锢我想还是由你自己破除的好,那样对你的修为有好处。”风南天对仍然闭目打坐的天魔道。

    站起身来,走出禁制,风南天舒了口气,按照天魔现在的情况,他至少还要闭关一个月的时间。这时的天色是在清晨,风南天也不知道经过刚才的事又用了自己多少时间。

    风南天对时间现在是一塌糊涂,叹了口气,他的心里一直很矛盾,他不知道渺日度劫了没有,他原本是想帮助他的。

    他又想打出信号通知沅真自己回来了,但是他难以确定的是,不知道现在沅真是否还在天原星,但是他又怕沅真万一真的出现的话,会让仙界知晓,毕竟他并不是正式授封的仙人,要受到很多仙规的制约。

    而自己对那件神器的着落也没有查清楚,最惨的是他现在分身乏数,事情是一件接一件。“仙人~~哈,仙人也有烦恼啊!”他自言自语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