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三卷 第五章 流云山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 第五章 流云山脉

    风南天不禁摇了摇头,云湘子是最近刚刚度劫出关的,南冥三友是多年隐居海外,而自己,虽说当年在天原星呆过,但是时间很短,知道自己名字的也就有限的几个人,以这两个接引侍者的修为看,他们修真的时间不会太长,因此不知道他们几个的来历也属正常。

    风南天明白其中的理由,别人可不知道,应老爷子的火爆脾气这时也上来了。他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就是要下去,而且去定了,看你们能把我们怎么办?”

    水允水浪两师兄弟这时也被激起了火,他们也不及细想。只听水浪厉声道:“一看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好人,现在是原形毕露的吧!就凭你们几个,我看还是离去,免得到时候后悔。”

    云湘子哭笑不得,他原本是想凭自己的名号解决问题,没想到这两人根本不知道,这会儿被人当面骂不是好人,饶是他修为极高,也不免有点动怒。

    他微微愠怒道:“这样好了,两位不妨看看我新近炼成的一点小玩意,如果两位看的上眼,也不需要你们放我们下去,只需替我等通报一声,可否?”

    说着,云湘子脚下的飞剑突然就来到了他的掌心,漂浮着的飞剑不住的在他掌心旋转,众人都看的十分清楚,这是一口两头双刃的弧形飞剑,只有一指的宽长大小,只见它开始变大,大的过了云湘子的整个人,这时又多了一口一模一样的飞剑,两把飞剑互相交叠着,好象风车的的样子,飞剑突然散开,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最后都看不清到底有多少飞剑了,飞剑纵横交错,剑气光芒万丈,整个的流云山脉都给惊动了。

    就在众人承受不住剑气的压力,想要退开的时候,突然感到压力一轻,所有的飞剑已经全部消失了,一切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没有生过。

    水允和水浪惊呆了,两人再无知也知道这是多么惊人的修为,他们突然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如此修为的人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现在两人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进吧!人家的实力摆在那,自己强硬的话这亏是吃定了,退的话,两人又放不下这脸面,毕竟这还牵扯到两人身后的师门。

    麻真人这时才从惊叹中恢复过来,他赞叹道:“好个千层剑轮,晚辈是服了。”风娘呵呵笑道:“麻师兄今天可是难得啊!一天佩服人两次,真是少见啊!”

    应老爷子这时也说道:“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唉!我这辈子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前辈现在的境界啊!”风南天笑道:“天道无涯,了无尽头,一切顺其自然的好。”

    云湘子点点头道:“正是,正是,凡是不可强求,修真也是一样,顺其自然的好。”

    风娘夸奖道:“我这弟弟真是语出惊人啊!你不修真,还有谁更适合啊!”

    麻真人突然转口对两个接引使者道:“你们不要犹豫了,我们也不要你通融了,因为有人已经来接我们了。”

    只见几道宝光冲天而来,眨眼间就到了众人面前,“是云老哥吗?我就知道是你来了,小弟未能及时远迎,还请老哥恕罪啊!”一个素衣华的中年人抢先说道。

    风南天仔细的打量来人,来人一共有三个,正中间的就是那个素衣的中年人,在他左方是个手拿拂尘的年轻女人,一身粉红色的战甲衬托出她的娇艳动人。

    在中年人右方的则是个巨人,说他高大,是因为他的身高足有一丈,加上浑身的肌肉虬结,整个一个金刚转世。

    云湘子仿佛认识来人,他微笑道:“多年不见,几位故友依然是风采依旧啊!曲年兄依然是素衣潇洒,雨仙子依然是娇艳婀娜,难得的是雷逊兄弟,摩天神力看来已然大乘了啊!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雨仙子轻轻摆动了一下拂尘,娇笑道:“云大哥总是这样,一来就笑话人家,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改啊!”

    “可不是,说来惭愧啊!云大哥的修为几百年前我就没有看透,没想到几百年后我依然没有看透,我们这些年跟云大哥比起来,真是差远了!”巨人雷逊声若洪钟的道。

    “好了,你们一见面就知道互相拍马屁,把人家其它客人丢在一边,云老哥快给介绍一下吧。”曲年打断了众人的谈话。

    “我看我们就不用介绍了,我们身份低微,恐怕还不够资格进去,否则也不会让人给拦在这里半天了。”风娘语含讽刺的道。

    “你们两个!这是怎么回事!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这次能够来参加我们庆典的都是前辈高人,他们能来那是看的起我们圣门。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们两个马上给我回去反省思过?如果还是没有长进,那就不要在称圣门的弟子了,去吧!”曲年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难怪他生气,别人暂且不说,云湘子的身份实在是非同小可。

    两个弟子给风南天等人施了一礼,随后二话不说,掉头就离开了。

    麻真人见曲年已经处理了此事,他也不禁暗自佩服曲年的果断。云湘子把众人重新介绍了一遍,提到风南天时,他只是一言带过,只说他是个年轻有为的修真者。

    曲年三人虽然惊讶于风南天的天生根骨,但那也只认为是老天的厚爱,所以并没有多加询问。提到南冥三友时,雨仙子忍不住道:“原来是南冥三友啊!我曾听纤露丫头提起过,那都是高风亮节的隐士高人啊!”

    风娘不好意思道:“什么隐士高人,若不是纤露妹子相救,哪有我们的今天啊!仙子不要取笑了。”风南天这时插话道:“我说各位,不会是就想在这里开庆典吧!我可是等不及了啊!”曲年一拍脑门,想起道:“对,若不是小兄弟提醒,我差点忘了。各位,请~~”

    流云山脉因为六大圣门的搬迁到来,而闻名天原。六大门派各自按照自己的要求选择自己的驻地,彼此之间相隔不是很远,以禁制隔开。

    芳翮宫的千年庆典加上纤露的好人缘,着实吸引了不少修真者前来。芳翮宫的驻地就在流云山脉的正中位置,因为宫后背靠着一口灵泉而确定了现在的位置。

    众人跟随曲年降落在芳翮宫巨大的广场,眼前所见令所有人大开眼界,脚下是清一色的海蓝晶石铺垫,广场上散布着无数五颜六色的平台,映的人眼花缭乱,在平台边上这时几乎坐满了远道而来的修真者。

    平台的正前方是高达数十米的台阶,每隔一段相同的距离就有一个平台随之出现,这样一直延伸到芳翮宫的正殿。

    天空中来来往往飞行的都是清一色芳翮宫的弟子,他们当中有负责巡逻的,有负责招待客人的。一路上不断有修真者和芳翮宫的弟子上前向曲年三人行礼问候。“曲老弟,那些平台都是万年珊瑚晶体制成的吧!”云湘子突然向曲年问道。

    “没错,当年芳翮宫曾身居海底近千年,收集的玩意可远不止这些啊!”曲年自豪的道。

    风南天虽然感到好奇,但是并不见得有多惊讶,身为仙人的他随着修为的提高,已经不象以前那样,容易受到外界事物的影响了。

    他淡淡的道:“请问三位前辈,你们也是芳翮宫的人吗?为何到现在为止不见其他的前辈露面呢?”“我们都不是芳翮宫的人,只是碍于老朋友的要求,我们暂时帮忙而已。至于其他的宗师前辈,不是什么人说见就能见到的,我想该他们出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出来的。”雨仙子回答道。

    “云大哥,请随我来,宫主和其它几位前辈正在内殿等候你呢?”雷逊对云湘子说道。“至于几位,我看先在外边先休息一下,吃点水果,一会儿庆典马上就要开始了。”

    云湘子一听就知道不妙了,如果他不知道风南天的身份,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但是偏偏他知道,又不能事先给曲年通消息,因为他答应过风南天的。他只有推辞道:“这恐怕不妥吧!这几位都是我云某的至交好友~~”

    曲年满脸堆笑道:“云大哥就不要客气了,别让宫主他们等急了,今天人多,怠慢之处,还望各位多多包涵。”后一句则是对风南天他们说的。

    话虽然说的挺客气,但是言中之意众人还是听明白了,风南天见云湘子还想推辞,他微微一笑,说道:“云老哥就去吧!免得三位前辈为难,我们正好顺便看看芳翮宫的美景。”

    云湘子见风南天说话了,只好点点头,他说道:“那好,我就先跟各位失陪一会儿了”

    曲年等人走后,应老爷子狠狠的“呸”了一声,说道:“想不到大门大派也会狗眼看人低啊!今天我总算是见识到了。”

    风娘附和道:“应师兄何必为这件事生气呢?不值啊!走,我们找个人问问去,我可是等不及要见纤露妹子了。”

    “那还不快走”麻真人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小哥,请问纤露仙子住在哪里?”在平台上风娘拉住了一个芳翮宫正在巡逻的女弟子问道。女弟子仔细打量了众人一眼,然后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跟纤露师叔是什么关系,找她有什么事?”女弟子一通乱问。

    “我们是她的朋友,找她当然是为了和她叙旧的了,不然还能干吗?”风娘不乐意的道,她开始对芳翮宫有了一丝厌恶。

    “朋友?对不起,在庆典之前,纤露师叔是不会见客的,你们要是想见她,就等庆典开始吧!”说着,女弟子就转身飘走了。

    “喂!我说芳翮宫的人怎么都这样啊!真让人失望啊!”风娘牢骚道。

    风南天淡淡的道:“也许是因为身处名门所沾染的习气,也许是多年的安逸养成的习惯,再也许~~呵呵,谁知道呢?我们管那么多干吗?走,找个热闹的地方坐坐,吃点东西,我可是嘴谗的很啊!”

    因为人多的关系,四个人找了半天,终于在稍微靠近正殿左边的一个平台上找到了一个空闲的座位。平台分为左右两侧,一边各三个小型的平台,中间以台阶隔开。

    四个人坐的正是靠近台阶的那个平台。这时有负责招待的修真者马上就端上来了各种水果和食物。“这里边是什么东西?”风南天拿起一个通体透明的玉壶,指着里边的淡红色液体道。“小弟没有喝过吗?这是修真界常见的凝冰液,有凝心提神、延年益寿之功。不过这种东西对凡人的功效最大,对于我们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风娘解释道。

    “你们知道这次芳翮宫这次为什么要举行庆典吗?”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入风南天的耳朵。风南天查找来源,现是隔壁平台上的一个年轻修真者说的。

    那里坐着四个人,看他们的穿着打扮还有年龄,分明是同门师兄弟的关系。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个左脸有颗黑痣的人。

    “是吗?原来如此,大家吃吧!尝尝也好,好歹没有白来一趟。”风南天一边回答风娘的话,一边倾听旁边的谈话。

    “不就是为了举行什么芳翮宫建宫千年的庆典吗!这谁都知道。”另一个瘦小的修真者道。“四师弟说的只是其中的一个理由罢了,我知道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举行国色天香的纤露仙子要正式接掌芳翮宫长老的仪式,大师兄,你看我说的对吗?”“三师弟说的虽然是对的,但那已经都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大师兄常出惊人之语,我想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吧!我们还是听大师兄亲口说的好。”说话的正是二师兄。

    风南天一边嚼着嘴里的水果,一边接着听下去。只见那个左脸有痣的大师兄说道:“我原本也以为是这两个理由,但是我在临出门的时候,师尊无意中曾透露了一些话给我,加上我自己的推断,所以才能知道这第三条理由。”

    瘦小的老四着急道:“大师兄,你就不要拖了,快告诉我们,师尊当时和你说什么了?这第三个理由又是什么?”

    “那好,我就告诉你们”大师兄突然把声音压的极低,而且在他的周围布了个隔音的小禁制,显然他是怕被人听见。

    这个禁制对于风南天来说当然没有什么用,他还是听见了下面的这段话。“师尊对我说,‘度天门的实力是如日中天,已经非昔日可比,这次的庆典芳翮宫惟独缺少了邀请度天门的人参加,这不得不让人深思啊!还有,最近芳翮宫与轩禹峰来往甚密,轩禹剑圣东方如风曾亲自携带厚礼和其徒,也是天原星年轻一辈公认的第一修真高手白圣川前往芳翮宫~~,唉,天原星恐怕又要不得安宁了。’师尊的话说到这里就突然停止了,事后他嘱咐我去参加这场庆典要小心留意,至于小心什么,留意什么,他老人家却是没有说。”大师兄说道。

    “师尊的意思难道是~~难道是说轩禹峰要和~要和芳翮宫联合起来吗?”二师兄惊讶道。“不是难道,是肯定。”大师兄接口道。“

    “对了,大师兄如何能这么肯定呢?也许轩禹峰只是正常的拜访呢?再说了,如果不是,那么大师兄你的推断又有什么根据呢?”说话的是老四。

    “你们只要把这些方面联想起来,还需要什么根据吗?不要忘了,芳翮宫和轩禹峰前些年可和度天门可都有过冲突,而且还不小啊!这次我估计他们是要借这个庆典来正式宣布两派的联合才对。”大师兄推断道。

    “我听不懂这些,大师兄还是直接点告诉我们,这第三条理由什么好了。”“老三就是不肯多动脑筋,好了,我就告诉你了,他们既然要联合,那必然要有一条纽带来连接彼此的关系。而这也是第三条理由,至于这条纽带会是什么?你们就自己想去吧!”大师兄说道。

    风南天听到这里心里一震,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其中这么复杂。“小弟,你听见什么了吗?”风娘问道。风南天脑海一闪,马上就知道风娘他们也在偷听。他马上想好了答案,他假装苦笑道:“别提了,开始还听到一点,后来就听不见了。”

    “唉,我们也是,不过我们可不管这些俗事,只要纤露妹子她没事、开心就好。”风娘叹了口气道。“是啊!在南冥离岛的两年时间里,我就看见她笑过一次,我还记得那是在我们彻底摆脱了走火入魔的危险以后,她才笑的。”麻真人回忆起了往事。

    风南天诧异道:“难道她有什么烦恼吗?还是有什么心事?”他记得当年纤露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

    “谁知道啊!丫头的心事就连我这个经过大风浪的老头也搞不大明白,你们就不要瞎猜了,到时候问问她不就知道了吗?”应老爷子插口道。

    “唉!我们女人的事,你们男人又怎么会懂呢?当年她临走时,我曾经问过她了,你们猜她怎么说?”风娘说道。“她怎么说的?”麻真人和应老爷子同时问道。

    “她一共只说了八个字,‘天南梦断,相逢何期?’”风娘回答道。

    “就这八个字吗?”麻真人摇摇头道:“不明白?”风娘说道:“不明白?自己想吧!”说着她拿起整壶的凝冰液,痛饮了一口。

    而风南天仿佛傻了一般,他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反复念叨着一句话:“天南梦断,相逢何期?~~天南梦断,相逢何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