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三卷 第七章 真身显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 第七章 真身显露

    “住手”一声含着剧烈音波的喊声震的众人无不心旌摇动,只见下层台阶的一个平台上走出一位身着白袍、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

    薛山看见来人,情不自禁的叫道:“是风前辈。”“风前辈?这人是谁啊?怎么没听说过天原星有这号人物。”旁边有人问道。薛山刚要张嘴回答,却现自己除了知道风南天的修为不低以外,其他的了解几乎等于零。

    风南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小弟,你干什么?不要去。”风娘见他起身,连忙劝阻道。风南天微笑着安慰她道:“姐姐放心好了,我没事的。”说完他缓步迈上台阶。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阻止我杀此孽徒?”鹤舞在摸不清楚对方是什么人的情况下,暂时收回了飞剑。风南天不理愤怒中的鹤舞,他径自走到纤露的身边,伸出一支手,他温和的说道:“纤儿,让你受委屈了,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好了。你先起来,好吗?”

    纤露身体一震,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她心里一阵迷糊,不由自主的把手搭在了风南天的手上,她站了起来。

    “鹤宫主,我想今天的事你不愿意看见的对吧!纤儿并没有违背你的意愿,为了你所谓的结盟,她已经做出了自己最大的让步了,做为你的弟子,她只是想保留自己心底的最后一块净土而已,你还能再要求她什么呢?”风南天对着鹤舞说道。

    “是啊!鹤宫主,这位老弟是我的朋友,我赞同他的话,还请宫主收回成命。”云湘子这时也来到风南天身边说道。

    鹤舞大吃一惊,风南天的话她可以当做耳边风,云湘子的话她却不得不考虑,同时她也对风南天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以云湘子的身份和地位,公然的支持风南天,其中意义可见一般。莫叠余注视着风南天,越看越觉得的他的言谈举止像一个人,“可是面目不象啊!”他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道。

    “宗主,什么不象啊?”旁边的贯晨疑惑的问道。“哦!没有什么?这个人你认识吗?”他指着风南天问道。“没见过,不过我总觉得自己好象是见过的,真奇怪,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贯晨回答道。

    莫叠余眼睛一亮说道:“原来你也有这种感觉啊!那咱们接着看下去,也许会知道答案的。”

    因为风南天的出现和云湘子的挺身而出,这时在平台上也生了变化。轩禹剑圣东方如风和白圣川双双踏上了平台。

    “云老哥,小弟尊敬你的人品和修为叫你一声老哥,但是这件事是我轩禹峰和芳翮宫之间的家务事,旁人还是不要管的好。”不到万不得已,东方如风也不想去招惹云湘子,能够劝开对他来说自然是最好的。

    “是啊!云兄,何必呢?这只是他们两大门派的私事而已,咱们还是不要管了。”这时曲年也站出来道。雨仙子也跟着附和道:“白师侄那是人中之龙!纤露师侄那是同样的出类拔萃啊!一旦双修,你们飞升之日,那可是名副其实的神仙眷侣啊!到时候可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人呢?”

    “纤露师妹,你也知道我对你的心意,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也给我们两派的未来一个机会。”白圣川也劝道。

    风南天哈哈笑道:“你看看你们,真是可笑,一个个说的好象都是为了纤儿好,为了她的幸福着想,我看你们是让利益给冲昏头了吧!一个修真的人哪来的那么多仇恨啊!有什么事大家摊开来说,我想只要大家齐心,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你是什么人?我们圣门之间的事用的着你来指手画脚吗?守宫护将何在?把这满口胡言乱语的人给我赶出芳翮宫去。”鹤舞恼羞成怒之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哈哈,我老风可是好长时间没让人这么对待过了,有意思,有意思。”面对着八个守宫弟子的围上前,风南天依然是一副谈笑自若的样子。

    纤露惊呼一声,她开始为风南天担心了。她当然认得那八个人,表面上他们只是一般的守宫弟子,实际上八个护将每个人真正的修为都已达到天照的水平。

    除非必要,鹤舞一般是不需要他们的,但是既然这次调动了他们,就意味着她要放弃劝说的手段,而改以武力来解决问题了。

    “且慢,鹤宫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如果你对我们度天门有意见可以说嘛!何必对自己的弟子如此强迫呢?再说了,这位风老弟他并没有什么恶意,你这么做未免让我们这些看的人感到齿冷啊!”站出来说话的是度天门主莫叠余,他刚刚想到一个可能,一个关系到风南天身份的一个可能,这让他又是激动又是欢喜。

    东方如风冷眼旁观,他对度天门突然放弃自己置身事外的旁观者身份感到十分意外。因为谁都知道三派之间的矛盾,再加上还有众多的修真者围观。这时候谁都想撇清自己,尽量的在众人面前少出丑。

    白圣川现在是看见度天门的人就有气,之前为竞争六大圣门第一的宝座,双方就已多次撕破脸皮,这次关系到他个人的终身大事时,又是度天门横插一杠,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去了。

    他越众而出道:“莫宗主真是让人景仰啊!不但把度天门管理的有声有色,就连对我们合籍双修的事看来也是兴趣颇大啊!还有这位不知名的仁兄,没事不好好的在家呆着,却跑到这里来对我芳翮和轩禹两派指手画脚,难道仁兄就没有考虑过这有什么后果吗?”

    白圣川这话可是把风南天和度天门的人给激怒了。风南天正想表露身份,出去教训白圣川一顿时,却被一支滑腻细嫩的手给拉住了。

    他一愣,转头却现了纤露明媚的俏脸,纤露压低声音温柔的道:“你是他吗?”风南天本想跟她开个玩笑,但是看着她那希冀的眼神,他突然有些不忍。“纤儿,难道这世上还有哪一个人是向我这样叫你的吗?”他的声音突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纤露突然呆呆的看着风南天,慢慢的眼睛开始变的晶莹起来。“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天哥哥,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两行清泪终于控制不住的滑落双颊,滴落尘埃。

    风南天抓紧了她的手,微笑着在她耳边道:“这里的事就全交给我好吗?”纤露激动的点了点头。“天哥哥,这个给你,也许它对你有点用。”纤露从手中拿出一面令牌,正是风南天当初交给她的玄极令。

    这么多年来,纤露一直保存着这面令牌,从未示人过,对她来讲,玄极令不仅是修真界代表权力的象征,它更是纤露思念风南天的唯一精神寄托。

    风南天感慨的接过玄极令,他能感受到纤露对他的深情依恋,这让他觉得有点愧疚。

    而就在这时平台上的气氛因为白圣川的一句话而变的紧张起来。

    度天门的人当然不能看着自己的宗主这么的让人肆意侮辱,而芳翮宫和轩禹峰的人也打算豁出去了,双方一时间突然陷入了对峙。

    看着周围清一色的芳翮宫和轩禹峰的弟子,莫叠余心里暗笑‘一帮不知死活的东西’心里这么想的,但是他嘴上却不这么说。“大家有话好好说嘛!同是修真一脉,何必伤了和气呢?我们有什么话商量着解决不好吗?”

    东方如风这时开口道:“莫宗主,你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那一套别以为我不知道,怎么?看见我们结盟你心虚了,害怕了吧!我仙子郑重告诉你,我们两派这盟是结定了,这亲家也当定了,你又能如何。你要是看不顺眼,请便,但是你要想在这里捣乱,对不起,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莫叠余两眼一瞪说道:“东方如风,我看你与我同属修真一脉的份上,对你们百般忍让,但是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们度天门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云湘子见双方的气氛又开始紧张起来他连忙站出来说道:“鹤宫主、还有如风兄,两位都是一代前辈宗师,芳翮宫和轩禹峰结盟是件好事,但是没有必要针对度天门吧!既然莫宗主都同意退让一步,你们就给老哥我一个面子,把这恩怨化解了吧!”

    “云老哥这话说的轻松,事情可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纤露,你在干什么?你给我过来。”鹤舞呵斥道,她眼尖,看见了风南天和纤露亲密的样子。

    “鹤宫主,你别喊了,纤露和那小子卿卿我我,八成那小子就是她那所谓的心上人。”白圣川满口酸味的道,从风南天一出现就为纤露的辩护,再到把纤露的话联系起来,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可能是真的了。

    “纤露,你今天是想把为师的活活气死不成吗?好,请各位不相干的人先一步离开,芳翮宫要正式清理门户。”鹤舞气到极处,这时反倒冷静了下来。

    众多修真者虽然很想接着看热闹,但是他们一看芳翮宫摆出这架势,为免殃及池鱼,很多人纷纷的离开了。刹那间,广场上的修真者差不多走的一干二净,这时剩下的人除了三大派以外,就是一些各方有头有脸的宗师和其余三大圣门的代表了。

    其它的三大圣门大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说过一句话,事实上他们也很难插的上话,劝和吧!有人在做了,而且他们自问自己上场未必有这个结果,选个立场吧!势必要得罪另一边,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们也不会傻的去干。

    云湘子摇了摇头,他感到很失望,所谓的六大圣门,在短短的几百年时间里,变成了这样,他实在不敢相信,他叹了口气说道:“我最后说几句话,先,你们已经完全迷失了自己,为了那些所谓的利益,我想说的是今日你们的行为已经给天原星的修真者们蒙羞了,你们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其次,我要说的是纤露这丫头的事,她追求自己的幸福,这本身并没有错,我希望你们不要把无辜的她牵扯进去。”

    鹤舞这时突然插口道:“刚才不是商量过了吗?云老哥,我们只是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难道这也有错吗?至于纤露,我是她师尊,她自然应该听我的话,按我的话做事。绝对服从长辈师长的命令,这也是我芳翮宫的门规。对于门规,我想她是没有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我还是那句话,除非她离开芳翮宫,否则一切就要听我的。”

    云湘子摆摆手,阻断了她的话,他缓缓说道:“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最后一句话,你们是自找苦吃,我的话你们不听,那么有一个人的话会让你们听的。”云湘子说完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东方如风哈哈笑道:“云老哥居然还吓唬我们,鹤师妹,既然矛盾不可调和,又正好今天度天门的人在,不如我们来个比试好了,莫宗主,愿赌服输,输的人那就从第一的宝座上给我滚下去,如何?”

    莫叠余剑眉一挑,朗声说道:“尽管来就是,哪来那么多废话。”

    纤露这时突然跑到鹤舞身前,她扑通一声跪下道:“师尊,您收手吧!现在收手您还来的及,不管是哪方面的伤亡,都是整个修真界的损失啊!”

    “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个徒弟,等我打败度天门之后,再来收拾你这个孽徒。”鹤舞现在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了,她一脚把纤露踢了个跟头。

    “妹子,你没事吧!”风娘这时也上来了,她扶起纤露心疼的说道。纤露抬起头,眼睛里占满泪水,她摇了摇头,轻轻说道:“谢谢姐姐关心,我没事。”

    风南天叹了口气,他知道双方都已经失去了耐性,他实在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生,这里的人与谪仙境的修真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一边是艰苦虔诚的修真,再苦也不放弃。一边则是安于逸乐,修真更多的是为了享受。一边是一心为民,就算牺牲自己也再所不惜。而另一边,嘴上说的造福凡界,自己人却为了虚名而争权夺利。

    ‘为什么修真者之间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呢?’风南天不明白,他也来不及多想了。

    看着平台上双方的剑拔弩张,他突然觉得十分的幼稚和可笑,他缓步来到双方的中间,“莫宗主,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给我回到度天门去,并向我保证,从此专心修真,俗世的事,错非必要,度天门一概不予理会。”风南天说着举起了手中的那面玄极令。

    正在众人纳闷风南天哪来的那么大权力命令莫叠余时,莫叠余却惊呼道:“玄~~玄极令,您~~您是~~”他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我不是渺日老哥,但是他要是看见今天的度天门,一定也会赞同我这么做的。你们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我就让你们看看我到底是谁好了?”。()

    风南天说完,两只手径自张开伸向了天空。刹那间,风南天形态大变,他逐渐飘了起来,大概在离地六尺的地方停住了,先变化的就是他的容貌,刀削斧劈般脸部线条,斜插向天的两道剑眉,乌黑飘扬的长,最显眼的要数额头那颗闪着金光的金星了。

    一颗闪烁幽蓝光芒的蓝心突然在空中出现,蓝心飘到风南天的头顶,一道蓝光罩下,风南天的身上出现了一套幽蓝色的仙甲,“豳天火焱戟。”风南天叫了一声,一把燃烧着赤色火焰的长戟凭空出现在了风南天的手中。尽管是在空中,但是仙力所产生的巨大压迫力,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很多人修为低的人都站不住脚的向后一直倒退。

    随着风南天的真身出现,所有在场的修真者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的妈呀!看那颗金星,那是~~是大罗上仙的标志啊!”“我不是做梦吧!仙甲,还有仙器”“是风前辈,是风前辈,是他回来了。”贯晨的情绪有点激动。不只是他,所有的人情绪都有点激动,毕竟仙人是传说中的人物,修真者能够亲眼见到那是极为难得的。

    云湘子望着空中的风南天,他嘴里喃喃的道:“果然是仙人,还是天封的大罗上仙,他居然叫我老哥。”云湘子至今都有点不大相信。

    纤露崇拜的看着风南天,脸上绽放出了自己的笑容,她当然看的出来,风南天的修为已经有了巨大的突破,她当然为他高兴。

    “前辈的修为真是快啊!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才能有今天被正式天封的大罗上仙的修为啊!”鹤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纤露的身边,她感慨的说道。

    风娘和应老爷子三人都说不出话来了,还有什么比有眼不识泰山更适合他们的呢?一个仙人在他们身边他们没有看出来也就罢了,但是想起自己居然嚷嚷着要收人家为徒,三人现在想起来都不免有些尴尬……()

    风南天站在高空朗声说道:“我把天原星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很遗憾,这次我回来,你们的表现让我很失望。修真者本来是与世无争的,什么名利,权力原本都应该是过眼云烟才对,忘记了这个,你们也就迷失了自己,怎么做,相信你们也不用别人去教吧!这个是我体悟出来的一点修真心得,现在交给你们,希望你们好自为之。”说完,一片如薄雾一般的菱形枝叶从空中飘下,正是那萑笺叶。

    一朵祥云出现在风南天的脚下,祥云托着他的身体翩然升高,渐渐的身影没入了云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