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三卷 第十章 逝水天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 第十章 逝水天殇

    天魔神色又陷入黯然的道:“是啊!后来她自觉误伤了我,非要替我疗伤,我拗不过她,答应了她,我的伤整整养了三年之久,因为伤势太重,其间她还特意为我上仙界去取了仙药,我后来才知道她的仙药是偷自仙界之主雷帝的,我们后来的事主要也是因此,可惜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三年的时间,我们形影不离,蔓延的情愫就像缠藤一样在我们心中不停的滋长着,尽管我们知道,这是不应该,也不会有结果的,可是我们顾不了那些了,甜蜜的日子哪怕是一天、一刻,都已经让我们今生铭刻了。

    我还清晰记得有一天,她拿出一对血红色的珠子,亲口对我说‘我活了几万年了,人世间的喜怒哀乐自以为全部看透,仙旅飘渺,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情这一字的滋味,三年的时间,比我几万年的日子不知道开心了多少倍。几万年啊!我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存在的目的,每天的修炼再修炼,历练再历练,提升了修为,却变的越来越无情冷漠,三年的时间,我不后悔与你度过,魔又如何?我偏偏要爱,这一对牝仙珠,你我一人一个,哪怕日后不能相见,睹物思人,你也会知道我在想你。’谁知道这话说完仅仅过了两天,竟然真的从此不在相见了~~”天魔的语音不觉间变的悲凄起来。

    风南天叹了口气说道:“仙界是必然不会允许你们相恋的,规矩在你们开始之前就已经定下了。”“什么狗屁的规矩,还不是他们表现自己权力的一种方式,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天魔不屑的道。

    “后来呢,仙界当真追究此事了吗?”风南天问道。“他们以菲雅私自盗窃仙药为借口,派仙人下界捉拿她回仙界,我自然是不同意了,于是就跟他们打了起来。谁知道这么一来,他们更有借口了,说是什么仙人居然和魔头互相勾结了。我毕竟伤刚痊愈,修为还没有完全恢复,菲雅~~菲雅为了救我,她毅然挡住了绝大部分的攻击,我趁着她打开的那一瞬间空隙,逃了出去,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就这样又过了这么多年。”天魔缓缓的说道。

    “这些年你一直都没有她的音讯吗?”风南天问道。

    “音讯?”天魔苦笑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是好是坏,仙界有没有惩罚她,她在哪?我统统不知道,被禁制的这么多年里,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当初我不急着逃命,如果当初我留下来和她并肩作战,哪怕战死,我也胜过像现在这样窝囊狼狈的躲着过日子,更不用受那相思苦涩、纠缠彻骨的煎熬了。”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一段伤心的往事,不过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你不是魔杀界的魔神吗?为什么不召集你的手下去解救菲雅呢?还有,你的真实身份,如果是仙人应该都可以看的出来,难道之前你被禁制在血池之底,也是仙人刻意的行为吗?”风南天问道。

    “谁说不是,当时他们怕我回去魔杀界会引来两界的争端,但是又碍于我的身份,所以才想出了禁制我的方法,你以为我不想召集手下杀到仙界去救回我的菲雅啊!可是以我现在的修为回去跟送死没有任何分别,没有实力的魔神一样是别的魔头的口中餐。”天魔说道。

    风南天淡淡的道:“弱肉强食,自古就没有变过,不过仙界还是有讲理仙人的存在的,这点我十分相信。”

    “反正我没有遇上,就算是厉轩和嫣姬,当初还不是有求于我们,才跟我们那么客气。”天魔淡淡的道,他从身体里掏出了另一颗牝仙珠喃喃的道:“上万年了,每一次我看见这个珠子,我的心情都充满了矛盾,一方面我很想念菲雅,看见这珠子,我仿佛就看见了她一样,可是看见了她,我又不可避免的想起我与她分别的最后一刻,那种感觉心痛的几乎让我窒息,我恨,恨老天爷如此的绝情,把我们俩硬生生的分开,我更恨,仙界的虚伪,道貌岸然,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说到最后,天魔几乎是在吼叫了。

    风南天看了手中的牝仙珠疑惑的说道:“我这颗珠子是我一个仙人朋友给我的,难道说他与菲雅有什么关系不成,否则他哪来的这珠子?”

    天魔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他突然扑到风南天跟前,抓住他的双手摇晃道:“老大,你说你的这颗珠子是另一个仙人给你的,那么他在哪儿?快带我去!快带我去啊!”天魔显得激动万分。这对天魔意味着什么,风南天十分的清楚,风南天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有点相信命运了,如果在前一刻,你就能见到这个仙人了,可是现在~~

    天魔着急的问道:“可是怎么样?他不愿见我,还是他已经回仙界了。”风南天摇摇头道:“都不是,他被抓了。”“什么,他被抓了,谁敢抓他,他不是仙人吗?难道他也犯了仙规不成?”天魔问道。

    风南天苦笑道:“这事说来话长,到现在我也不甚明白这其中的事,他是被天界之人抓走的,当时我亲眼所见。”

    “什么,他被抓回天界了,他被抓回天界了。”天魔仿佛浑身虚脱了一般,他后退了好几步,突然他又冲了上来狠狠的对风南天说道:“你当时在场,为什么不拦住他们,为什么要让天界的人把他带走?”

    “你他妈给我冷静点,你以为我不想拦住他们啊!他是我的朋友啊,你以为我喜欢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被抓,而我却无动于衷吗?沅真老哥他是自愿的啊!你明白吗?这就是我没有出手的原因,你懂了吗?”风南天也吼道。

    “我知道你很想知道菲雅的消息,我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我劝你,现在最好要冷静,否则你什么事情也干不成,你听明白没有?”他大声说道。

    天魔愣愣的呆了半响,原本因为暴怒而闪着绿光的眼睛也重新恢复了正常,风南天舒了口气,他知道天魔清醒了过来,原本戒备的他也散去自己的仙力。

    “老大,你说的对,我现在知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你放心好了,我血魔神也不是好惹的,招惹我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的。”天魔平静的说道,但是从他眼睛里射出的光芒,表明了他坚定的决心。

    风南天点点头道:“以后的事以后在说,最要紧的是你的肉身要先拿回来,这是我答应你的事,我说过的,就要做到,但是有一点,我现在必须要跟你说清楚,否则莫怪我翻脸不认人。”风南天的表情突然变的十分的严肃。

    天魔问道:“什么事这么严重,你说吧!”“我知道你是魔,我也不要求你改变,但是之前天原星上针对凡人的惨案我希望不要再生,如果你要做,那就做的隐蔽点,千万不要当着我的面,我自问也不是什么善人,但我希望你尽量减少对凡人的伤害,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否则当年的那只兔子也早已丧命了。”风南天说道。

    天魔沉默半响,回答道:“我答应你,但是不是因为我怕你,也不是因为你是我老大,而是因为我的菲雅,我不想让他对我失望。”

    风南天说道:“好,既然这颗牝仙珠是你与菲雅的定情之物,我想还是我还是把它交给你保管的好。”他伸手把珠子递了过去。

    “不,还是你留着吧!菲雅能把珠子给沅真,那就说明她信任沅真,而沅真把它给你,同样代表他信任你,我想你拿着也没有什么不适合的。”天魔说道。

    “好,我们该走了,我们在这里也不知道呆了多久。”风南天收回牝仙珠,正想把它放进储仙兜,“糟糕,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啊!真是没记性啊!”他突然叫道。

    “怎么了老大?”天魔疑惑的问道。“我把物镜给忘了。”“哪个物镜啊!”天魔也是一头的雾水。“你等等。”风南天说着,就掐起了印诀,储仙兜凌空飞起,兜口自动张开,白蒙蒙的雾气喷出,物镜的身形也从兜口飞出,从小到大,在落地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正常人一样的身高。

    “多谢二位前辈搭救”物镜一见风南天和天魔两人都在,连忙行礼道。天魔指着物镜说道:“老大,你说的是他啊!还真是,你要不说,还真是忘的死死的了。”

    物镜仍然还是一头的白,只是经过这一段的修养之后,虽然脸上皱纹依旧,跟风烛残年的老人差不多,但是他的脸色明显比以前红润了许多。

    风南天仔细的看了他一眼,现物镜的情况比之前稍微好了一点,但是比自己预期的还是有点距离,他说道:“物镜老哥,你的情况可不妙啊!先就是你的元婴几乎完全消散了,其次就是你的肉身严重的老化,我原本是想靠兑雪丹来为你补充真元的,但是现在看来那样只会害了你”

    “为什么啊!前辈,难道我真的就完了吗?”物镜闻言心丧若死的道。“这还用问吗?以你现在的体质,用兑雪丹这种仙丹,它的药力可不是你所能承受的,几乎可以预见,你服用了它,就是爆体而亡的结局。”天魔直言不讳的道。

    风南天呵呵笑道:“虽然是这个结局,但也不是没有办法。”物镜一听,扑通就给风南天跪下道:“请前辈法外施恩,救救弟子吧!”天魔一见物镜的样子,他噗嗤一声笑道:“喂,你的脸皮可够厚的啊!人家又不是你师尊,凭什么要救你?”

    物镜脑筋一转,他马上一本正经的改口道:“物镜参见师尊,弟子知道自己卤莽,不堪造就,还请师尊慈悲,给弟子一个改过的机会,弟子日后一定刻苦修炼,重新做人,决不辱没您老人家的威名。”说完他连续给风南天磕了三个响头。

    风南天一时间措手不及,等到物镜磕完头他才知道事情不好,同时让他哭笑不得的是自己不但给人霸王硬上弓当了人家的师尊,还莫名其妙的成了老人家。

    他苦笑道:“别介,老哥,你这一头白,我怎么有资格当你师尊啊!别开玩笑了,我受不起,你快起来吧!你放心好了,就算不拜师,你的伤我也会帮你治好的。”

    物镜一听傻眼了,敢情自己这头算是白磕了,人家还看不上自己这个徒弟。他一时心灰意冷,正想起身。只听见天魔说道:“你要是起来可是永远没有机会了,仙人这样的师尊你以为是谁都碰见,谁能拜的啊!错过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了。”

    风南天气的直咬牙,他恨不得把天魔生吞了,这小子总是给自己找麻烦。这时原本一支腿已经起立的物镜一听天魔的话,二话没说,扑通又跪下了,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劲的磕头,他算是彻底想明白了,正像天魔说的,这好事还真是过了这村没这店了。不说以后,单只现在如果得到风南天的传授,那修为还不突飞猛进,身上的伤那更不在话下了,做师尊的谁不会为自己的徒弟着想啊!

    风南天狠狠的瞪了天魔一眼,意思是等着瞧吧!一会儿找你算账。也算物镜的运气好,在他磕头的这个地方,正好是一小片碎石堆,他的脑袋那是每一次都准确的落在了碎石上,磕到红肿、直到流血,他愣是没喊一声,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风南天一看物镜额头上的血,从开始的小口到后来的血流满面,他知道物镜现在几乎跟凡人没有什么分别,能够忍受这种痛苦,也算他疏为不易了。

    看见这种情况,风南天原本话到嘴边要拒绝的话又给咽了回去,他苦笑道:“停,你别磕了,拜我为师,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日后吃苦、危险的日子有的是,你可要想好了。”

    物镜一听大喜,他抬起头望着风南天说道:“请师尊放心,弟子不怕苦,更不怕危险,师尊上哪我就上哪!弟子绝无二话。”

    风南天点点头说道:“好,我今天就收了你这个徒弟,你先起来,把这个兑雪丹吃了,我助你一臂之力。”

    物镜连忙站起来,由于失血过多,他感到一阵头晕,镇定了一下,他接过风南天的丹丸,一口吃进了嘴里。“席地坐好,抱元守一,什么都不要想,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好了。”风南天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物镜刚刚坐好,就觉得一股柔和温暖的力量进入了自己的体内,那股力量先是经过了他的头顶,接着直下来到他的紫府,再接着它包裹着那粒兑雪丹,兑雪丹在一点一点的慢慢融化,物镜感到一股火热在他的身体里蔓延开来,越来越热,越来越热,他想挣扎,却现自己完全动弹不了,想叫也叫不出声,终于他脑袋“轰”的一声,晕了过去。

    风南天小心翼翼的操纵着一小股仙力在物镜体内挪动着,物镜的身体十分的虚弱,所以他必需要小心谨慎,原本他是不能直接吸收兑血丹这种仙丹的,但是如果没有兑雪丹的药效,物镜又很难恢复和改变自己已经被重创的体质,风南天也不是一点把握都没有,他为物镜做了三个妥善的准备。

    先自然就是在谪仙境先给他服下的那粒培元丹,那是增加和巩固他内气的最好方法,而且也适用于那个时候的物镜。

    其次就是那颗兑雪丹了,他的药效足以让一般的修真者脱胎换骨了,最后就是风南天自己的仙力了,这是考验他操纵仙力的精确能力,同时也是最稳妥的方法,仙力就像一个监控的仪器,他随时体察物镜的情况,并根据当时的情况进行最有效的调整。

    天魔在一旁看着,他知道这其中的危险性,只是危险是针对于物镜而言的,风南天的仙力必须要恰到好处的在催化兑雪丹药效的同时,又能同时保护着物镜脆弱的身体,让他慢慢的把药效吸收。

    他暂时不敢解开物镜元婴的禁制,因为元婴太虚弱了,就像一个面临干涸的人,把他扔到大海里,恐怕水还没有开始喝,就已经被水淹死了。兑雪丹要先被他的身体经脉吸收,然后在慢慢通过血管提供给紫府的元婴,这个时间是漫长的,丝毫急不得。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风南天舒了口气,他收回了物镜体内的仙力。看了一眼还在打坐中的物镜,他点了点头,虽然很麻烦,但是基本还是按照他的设想进行的。

    这时的物镜正在渐渐吸收兑雪丹的药效,他的头顶冒出阵阵白色的雾气,雾气越来越浓,他的身体也渐渐凌空升起,在大概三尺的空中停住了。

    “多亏了他以前的基础还在啊!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在元婴被禁锢的情况下达到辟谷的境界啊!”天魔一眼就看出了物镜现在所达到的修为。

    风南天说道:“是啊!之前他被重创,元婴几乎枯竭,修为倒退到几乎跟凡人一样,我禁锢他的元婴是不想他多年的修为完全毁于一旦,像现在这样,只要他苦炼几年,修为再一次的达到元婴期,那么新生的元婴必然冲破我的禁制和现在的元婴融合,你想,那是什么后果。”天魔惊讶的道:“你是说元婴与元婴的重合吗?老天啊!这你都敢干啊!一旦成功,那么这小子可真是因祸得福了,以后他的修为将十分轻易的跨过极变这个瓶颈的境界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