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三卷 第八章 测天之术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 第八章 测天之术

    “天哥哥,等等我。”一道剑光随后也跟着冲上了云霄,众人一看,正是纤露。莫叠余望着天空,他仿佛想起了什么,他宣布道:“按照风前辈的仙谕,从今天起,度天门将闭关百年,所有的弟子没有特别的原因,禁止踏出度天门半步”随后他转身对着鹤舞和东方如风道:“度天门为以往所做的事正式向你们道歉,哈哈,什么天下第一,什么圣门,又怎比的上无上的飘渺天道来的动人呢?”说完,他率领门下弟子飘然而去。

    云湘子这时也飒然起身,半空中只传来他的声音:“何谓天道?哈哈,即心为道,天道即心啊!”“鹤师妹,我惭愧啊!今天若不是上仙提点,我还坠在这名利场中不可自拔啊!联盟之事,再也休提,告辞,告辞。”东方如风仿佛做了一场美梦,醒来才知道梦虽好,但是却遗忘了现实中真正的自己。

    “可是师尊,纤露师妹她~~”白圣川还是不甘心就这样走了。“你个孽徒,都是为了你,才弄成现在这样,你要不走,就自己呆着吧!”东方如风不耐烦的道。

    白圣川看了一眼纤露消失的天空,又看了一眼已经御剑飞走东方如风,他一跺脚,跟着东方如风飞走的方向,他喷出了飞剑。

    看着一个个的修真者全都散去,芳翮宫里只剩下了鹤舞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声音:“都走了,都走了好,难道我错了吗?我真的错了吗?”

    风南天脚踏祥云,随着微风的吹起,他原本波动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到最近自己的情绪总是很容易产生波动。‘也许是烦人的事情太多了吧!’他自我解释道。“天哥哥,你等等我。”一个声音老远的传来,若不是风南天修为极高,恐怕他根本就不能听的见。“是纤露,我怎么把她给忘了。”风南天马上判断出了来人是谁。

    他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飘去,一剑光嘎然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纤露啊!怎么,大老远的跑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他怕纤露的修为不够,所以收起了仙器和仙甲,不过保留了原来的面貌。

    “天哥哥,我以为你又走了呢?”风南天张口欲言,却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纤儿,来,把飞剑收了,到哥哥的祥云上坐一坐。”

    “好啊!纤露显得很兴奋。”她收了飞剑,双脚踏上了祥云,“啊!”谁知道祥云上纤露根本无法站立,她直接穿过祥云掉了下去。风南天一惊,怕纤露有什么闪失,他身形一闪,凌空伸手接住了纤露。

    刹那间,风南天感受到了一个柔软的身体在自己的怀里,同时一股醉人的幽香不受控制的往他的鼻孔里钻。纤露“嘤咛”一声,她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脸上泛起阵阵的红晕。

    “那个,纤儿,你还好吧!”还是风南天先打开了话匣子,他不得不没话找话说。

    “恩,”纤露应了一声。她把头埋在了风南天的胸口,同时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这时连风南天的脸也红了,他不禁暗骂自己,前世的自己都是个老头子了,什么场面没见过,还怕一个小姑娘,风南天只有这么安慰自己,尽管他知道纤露的年龄少说也比他大上个几百岁了。

    “那个~~那个,刚才有点失误,我忘了祥云它不是什么人都能乘坐的,不过我有办法。”风南天就这样抱着纤露一**坐在了祥云上,他腾出一只手拍了拍祥云道:“老兄,不要这么认生好不好,人家是我的朋友啊!又是个女孩子,你通融一下啊!让她坐一下啊!”借着拍手的瞬间,他用仙力布了个透明的罩子在祥云上面。

    纤露“扑哧”一声笑道:“哪有你这样子的,居然跟祥云说话,它听的懂吗?”风南天微笑道:“当然,不信你就松手看看。”

    纤露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抱着风南天,她急忙松手。“咦,真的可以了啊!”纤露惊讶道。“当然,纤儿,一别百年,我听说你这百年来过的并不怎么好啊!”风南天突然问道。

    “我,我没有啊!我过的挺好的啊!天哥哥从哪儿听来的啊!对了,这百年来你都到哪去了,当年的那个天魔呢?”纤露顾左右而言其他道。

    “是吗?那就好。”风南天也装傻道,他把这些年经历一五一时的告诉了纤露,纤露的情绪仿佛全身心的投入到他的经历,喜乐忧愁都写在了她的脸上。

    风南天暗自叹了口气,他说道:“纤儿,我要走了,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办呢?”纤露的神色立时变的黯然起来。她强忍着泪珠不让它夺眶而出道:“天哥哥去吧!纤儿不能拦你,也拦不住你,如果可以,纤儿恨不得与你天涯海角,从此相随。”自从当年在崇轩第一眼见到风南天时,纤露就已对他情根深种,不可自拔了,只是当时的她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风南天想要说话,却被她伸手阻止,她继续说道:“你让我把话说完,今日一别,又不知要过多少春秋寒暑你我才能再见,纤露的心意,天哥哥一定明白,我知道我不该这么想,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老实说,这些年我唯一的心愿就是盼你能够归来,我常在想,哪怕让我看你一眼,知道你平安,我也就知足了。看来老天爷诚不欺我,他待我不薄啊!”纤露知道自己如果现在不说,恐怕就没有时间和机会再说了。

    风南天一时百感交集,自从前世的众叛亲离之后,百年来,他不论是身体还是自己的心态,都在渐渐的适应从老年到年轻人的转变。但是惟独对于情,他一直是采取远而避之的态度,因为戒心,更因为害怕自己承受不起。

    “真是苦了你了,六大圣门的事我想应该也告一段落了,你师尊估计也不会在为难你了,我现在是仙人,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希望你能明白。不过,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一定会回来的,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我的纤儿。”风南天也找不到更好的话来说了,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

    纤露顿时破涕为笑,她深情的看着风南天,一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说道:“天哥哥,有你这句话纤儿就算灰飞湮灭也无憾了。”

    风南天伸手再一次的把纤露紧紧的抱在怀里,他能感受到纤露的心跳,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深情依恋,第一次,风南天觉得未来大放光明,也充满希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纤露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她轻轻的推开风南天的双手,说道:“今生有你,神仙眷侣,纤儿会等天哥哥回来的,哪怕千年,哪怕万载。”说着她转身飘然而去,再也没有回头一眼。

    风南天望着纤露的身影消没不见,他不禁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方才怎么会如此激动,“按理仙人应该是不会有情绪上的波动的,可是自己却~~算了,不管了,还是先找沅真老哥要紧。”他自言自语的道。

    “哈哈,老弟不用找了,我已经来了多时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畔突然响起。“沅真。”风南天惊讶的叫了起来。

    只见在顶端的一朵云团突然散开,沅真的身形露了出来,他还是老样子,一身的装束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手里却没有了两人初见时的那柄挑花扇。

    “沅真大哥什么时候在这里出现的,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呢?那个,不好意思,神器我没有帮你找到。”风南天确实觉得自己有点愧疚对方,原本说好半年之内帮他找到神器的,当时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的居然答应了,谁知道世事难料,中间生了许多事,他这一身不由己不要紧,却连累沅真也跟着等了他百年。

    “我来老半天了,只是看见你和人家亲热的不得了,所以我没敢打扰你罢了。”沅真调侃道。“至于神器的事,你找不到我也不怪你,毕竟这一界太大了。而且这些年我倒也难得清静啊”沅真接着说道。

    “不是这样的,我离开这里很多年了,最近才回来~~”接着风南天就把在谪仙境的事重新说了一遍。“你说什么?嫣姬大人和厉轩也在这一界,噢!看来为了神器的事他们是倒了大霉了。”沅真惊讶的道。

    “老哥也知道他们?哦,我忘了,你们以前都在仙界的,怎么可能不认识啊!”风南天说道。“是啊!不过仙人之间大多心高气傲,除非特别要好,否则一般的见面我们也只是顶多打个招呼而已,不过我看老弟和他们的关系处的不错啊!”沅真解释道。

    “是啊!怎么了”风南天奇怪的问道。“哦,没什么?他们那是有求于你,当然不能对你怠慢了。老弟能在短短的百年时间里就被羽皇正式授封为大罗上仙,老哥我也为你感到欣慰啊!”沅真夸奖道。

    风南天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问道:“我也是稀里糊涂的就成上仙了,对了,老哥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渺日上人呢?他度劫了吗?”

    “我一直就在这附近,刚才感觉到一股仙力的波动,所以来看看,没想到是你。至于渺日,他已经安全度劫了,但是他的修为还是差了点,目前的能力只有先去仙界了。”沅真回答道。

    “那就好,在仙界就好,以后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嘛!“对了,老哥怎么不在仙阵了呆着,跑到外边来了,不怕被仙界的人现吗?”风南天疑惑的问道。沅真苦笑道:“仙界的人倒是没有来,不过倒是让天界的人现了。”

    “啊!怎么回事,难道这么多年了天界的人还抓着当年龙禺天兽的那档事不放吗?”风南天问道。沅真苦笑道:“当然事情并非只是像表面看的如此简单,天界也并不是完全针对我的。只是我倒霉,正好自己送上门罢了。”

    风南天疑惑道:“这话怎么讲。”“渺日不是飞升了嘛!加上这么长时间你又没有任何的音讯,我就从那老窝里出来想看看你出了什么事。只是这里的禁制太可恨,我闲它碍手碍脚,就出手把它给破了。谁知道这个禁制非同小可,我虽然最后把它给破了,但是动静也闹大了,我知道糟糕了,可是等到我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沅真懊恼的道。

    “你是说天界的人是被你自己给引来的?”风南天问道。“你也知道当年龙禺天兽的事,他们就拿此为借口,要拿我上天界,我考虑再三,最后还是答应了,只是我让他们给了我三天时间来解决这里的事情,今天日落月升之时就是我最后的期限了。”沅真缓缓的把话说完。“什么?就是今天。”风南天彻底震惊了,他没有想到事情居然展的这么快,这么严重。“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仙人不是只有受仙界和神界的管辖吗?什么时候天界也有这权力了?”他实在有点晕了,不明白这中间到底是这么回事。

    “先就是当年龙禺天兽的事总得有人承担吧!我是天兽的原主人,我不承担谁承担,其次,我要不去,天界很可能拿这件事来做文章,以此来对付仙界,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再说了,好歹我也是仙界的大罗金仙,虽然没有正式授封,但我相信仙界和神界还是会想办法救我回来的。”沅真解释道。

    “我看这件事诚然就像你所说的,没有那么简单,恐怕还真让你说中了,我想不管你是去还是不去,他们都要拿你做文章了。我听说天界之人行事大多蛮不讲理,而且神天不两立,天界既然能和神界抗衡这么多年,自然有它的厉害之处,仙界那就更指望不上了,不如这样好了,当年的事我也有份,要去也得我去才行,我可是正式授封的仙人,谅他们也不敢拿我怎么样。”风南天虽然太清楚天界的情况,但是他知道那是个绝对危险的地方,而沅真是摆明了要以一己之力为当年的事做个了结的,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生。

    沅真摇摇头道:“老弟是不太了解这仙、天、神三界其间的关系啊!那是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的。这里面牵扯到各方势力的牵掣、三界各自功法的传承还有一些远古遗留的历史问题等等,数不胜数。是非对错在这里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尺码可以衡量。说句实话,老弟,我不愿意你被牵扯进来这里的事。”

    风南天微笑道:“老哥未免太小看我了,对于生死我早已看透,这辈子我能活到现在早已赚够了。”沅真哈哈笑道:“我怎么会小看你呢?从当年第一次见你以及你所表现出来的倔强,我就知道,你日后决不是池中之物,但是你也不要小看你老哥我啊!我这个大罗上仙还没有傻到坐以待毙的地步,我之所以要拖延三天的时间,就是为了做安排,而这个安排很大程度上要靠你来完成啊!”

    风南天淡淡的道:“我就知道老哥决不会束手就缚的,不过我很奇怪,老哥怎么知道我最近要回来呢?万一我回不来,老哥的计划岂不是要泡汤了。”

    沅真微笑道:“说起来好笑,我并不知道老弟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能等到你,完全是靠了三个锦囊的帮助,说来话长,这件事还要从当年我的沅氏先祖说起,当年我的先祖中出了一个天测术士,哦,他只是一个凡人而已,天测指的就是能够预测未来的一种奇术,凭着这种奇术,他屡次带领族人度过难关。

    但是也因为这种奇术,使他造了天妒,年纪轻轻就撒手人寰,临死之前,他留下了三个锦囊,并嘱咐后代说三个锦囊非到万不得已不可用。先祖死后,历经多少代,从没有遇过什么特别的事情,锦囊的秘密也始终只有家主一个人知道。

    随着时间的过去,三个锦囊也从此被人淡忘。后来,终于有一次,家族遭到灭族之祸,事突然,当时只有家主和他的弟弟在关键时刻按照锦囊记载的方法逃了出来。出来后两个人就相互分开了,从此一个在凡间娶妻生子,传承香火,另一个却走上了修真之路,修仙甚至成神了。

    许多年后,那个神士来到了凡间找到了他前世兄弟的后代,他开始教导那个孩子修真,直到那个孩子修真略有小成,他才起身离去,临走时他留下了一件神器的线索,还有就是那剩余的两个锦囊。说到现在,老弟你应该明白了吧!那个神士兄弟的后代就是我沅真。”沅真一口气把锦囊的来历说了出来。

    风南天听的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小小一个锦囊居然有如此曲折的故事,“我明白了,老哥是在得知自己就要被拿上天界并且自知凶多吉少时才打开了一个锦囊是吗?”

    “没错,老弟,你知道锦囊里写着什么吗?它居然要我无论如何也要在原地等候一个熟人的到来。你看我不是等来了吗?除了你,这里认识的熟人我还能有谁。”沅真微笑道。

    风南天疑惑道:“锦囊真的是这么说的嘛!可是我能帮上你什么忙?”沅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着急啊!听我慢慢的说,先还是那件神器,它应该还是在这一界的,它对你对我都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别问我那神器是什么样子,因为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要如何去鉴别这件神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