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三卷 第十六章 器灵美少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 第十六章 器灵美少女

    红腾族长也高兴的道:“蛰合祭司的话我完全相信,大家对于他精确的推算和知识的渊博一直是非常敬重的,南天上仙,请您务必答应我们,救救海神殿下吧!她受的苦等于我们受的苦,拯救她等于拯救我们所有九族之人,我们一定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的。”说着,红腾族长便要下跪。

    红腾族长,不是我不愿意帮助你们,这件事我实在是爱莫能助啊!神的封印又岂是我一个小小的仙人所能解的,我~~我看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风南天说着,赶紧送出一股劲道托住了红腾,阻止他的下跪。

    “不,巽风真人的预言是不会错的,您就是我们等待几万年的九族救世主,只有你才能给我们带来希望,也只有你才能让长眠中的海神苏醒。”红腾坚定的说道。

    “大家一起来求求上仙吧!如果上仙仍然不肯原谅我们方才对您的冒犯,那么我红云愿意死在你的面前,只求上仙能够救救我们的兰逖丝殿下,因为~~因为我们九族欠她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就连一向高傲的红云大祭司也跪下来恳求道。

    “行了,行了,你们都起来吧!不管结果如何,我答应你们尽力试试。”风南天尽管苦恼,也只有接下这个烫手山芋。“红腾族长,为了你们族人的安全,我想你还是让你的族人暂时离开这个平台吧!”

    “是,大家听好了,上仙要做法解救海神殿下,我们就不要烦碍他了,大家听我命令,离开。”红腾高声道。

    边上的海曦族人一听说这个好消息,都纷纷自觉的从传送阵上离开了。“你们也走啊!呆着干吗?我老大做事你们还不放心啊?”天魔指着红腾和四位祭司说道。

    “我们?”红腾愣了一下。“好,我们也走好了,那一切就拜托给二位了。”红腾示意四位祭司随自己一起离开。

    “老大,你怎么真的答应他们了,难道你已经有办法解救兰逖丝的封印了吗?”等平台上就剩他们两人后,天魔忍不住问道。

    风南天摇摇头道:“没有办法?既然答应了,我们总得试试吧!就算救不了,好歹也算我们尽力了嘛!”

    “那~~那你打算从何着手呢?神士的封印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解开的啊!”天魔问的道。

    风南天微笑道:“我想我们可以从金杖和原身水晶雕像率先入手,这也是最直接的方法啊!”天魔疑惑道:“金杖和原身水晶雕像?怎么个入手法?金杖你又不会用,再说了,兰逖丝的原身塑像是被神力封印的,你怎么解?”顿了一下,天魔恍然大悟的叫道:“我差点忘了,老大,你身上拥有极神之力啊!这可是个好办法啊!”

    风南天眼睛一亮,可是又突然暗了下去,他摇头道:“我倒是没考虑到极神力,那玩意自从与你一战后,就好象完全消失了一样,我都不敢肯定自己是否拥有极神力,我开始的想法只是想通过金杖来唤醒兰逖丝的心灵,然后由她自己来解开封印,毕竟当初的封印是她自己封的,我觉得也应该由她自己解开,我想这样似乎把握更大一些。”

    天魔点点头道:“毕竟金杖也是生有灵性之物,通过它与兰逖丝的心灵建立联系,这个办法倒是可行,至于极神力,老大真的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吗?哦,也许,你的修为还没有到能够感觉和使用它的地步吧!”

    风南天说道:“我倒是没想过极神力应该怎么样?我这人啊!不贪心,而且容易知足,倒是你老靥啊!事情可是一大堆啊!”

    天魔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说道:“我才不想那么多呢?我就想早点离开这鬼地方,然后找回我的魔体原身,然后~~哈哈,暂时先这样。”

    风南天称他最得意的时候,忍不住踹了他一脚。“老大,你干吗踢我?我又没有招惹你。”天魔摸着自己的**大叫道。

    风南天假装不好意思的道:“你没有招惹我啊!不好意思,我是想提醒你,我要干活了,想让你走开一点,别烦碍我。”

    天魔冷不丁也踹了风南天一脚,风南天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小子也敢以牙还牙,“你别过来啊!赶紧干活,人家海曦族可是等着呢!我在边上看着,这总可以了吧!”天魔踢完赶紧躲一边去。

    风南天摇摇头,笑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居然把我的本身全学会了,那好,给我看着点天庙附近,别让其他人偷偷上来啊!”

    说完不再理会天魔,他径自朝黄金杖的方向走去。黄金杖仍然插在天庙之前的平台上,仔细注视着金杖,可以看见金杖的表面隐隐有光滑流动。

    这是风南天次这么认真的看它的样子,之前的海上,他只是粗略的浏览了一遍,随后就受到了天雷的攻击。

    想到玄极令也是黄金杖的一个组成部分,他就觉得不可思议,现在仔细的看黄金杖,又另是一种奇特的感觉,黄金杖随着风南天的靠近,渐渐放出金色的光亮,但是光亮却不是那么的刺眼,大概在离黄金杖约有五米距离的地方,风南天感觉到一股排斥的压力,感觉上,他知道那是黄金杖所散出来的。

    风南天突然不服输起来,他运起仙力,踏出了一步,金杖的排斥的也相应增加了一倍,它的光芒也随之增强了许多。

    风南天又向前踏出了一步,距离金杖也仅有了两步之遥。金杖仿佛感受到了敌意一般,光芒顿时大亮,而且开始变的忽明忽暗起来。

    从天魔的位置上看,风南天的仙力成为一个有形的金色球体,而黄金杖则是另一个球体,两股力量交接的边缘可以看见光电劈啪的情景,奇怪的是没有任何的声音透出来。

    风南天暗暗叫苦,他现自己有点欲罢不能了,黄金杖仿佛受到刺激一般,力量大涨,分外排斥他的靠近。

    排斥的力量十分的强大,风南天知道黄金杖的力量远不止这一点,如果他现在收回仙力,等于是把自己至于危险的境地。但是如果自己不断的增强仙力的话,势必将无法收手,到时候仙力枯竭,自己一样危险。

    他可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能敌得过黄金杖,正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之前黄金杖引领他前来的情景,‘既然黄金杖引我前来,那它应该是没有什么恶意的,但是为何一前一后它对自己的表现反差如此巨大呢?’

    仙器尚且通灵,更何况是神士所用之物,想到这里,,风南天脑筋里突然灵光一现,他不禁暗骂自己愚蠢,自己现在摆明了是对黄金杖充满敌意,黄金杖对自己有戒备也算是情理中的事。

    说着,风南天尽量让自己的心态变的平和,他缓缓收回自己身上的仙力,果然黄金杖的光芒也在一点一点黯淡下来,排斥的力量随着风南天仙力的减少也在不断的减弱,直到完全消失。

    风南天舒了口气,他实在不敢在小看这根黄金杖了,原本他想通过控制这根黄金杖的器灵来了解兰逖丝的状况,但是现在看来,这方法显然是行不通的。

    想到器灵,风南天不禁又想到一个办法,从过往的经历和沅真的谈话中,他知道这世上还是有器灵的存在的。

    器灵,那是固封在修真者法宝中的灵魂,不是说只有顶级的仙器和神器才有器灵,同样,也不是说法器和宝器就不能有器灵。

    不论修真、修仙还是修神拥有器灵都是一件足以自豪的事,器灵不但可以使修真者对法宝如臂使指,借助器灵与自己一起修炼更可以收到许多想象不到的好处。比如器灵进化后可以形成护身甲胄,可以化做修行者的一个替代分身,而不用损耗修真者自身半点的真元力,这些同样也适用于修仙者和修神者。

    虽说器灵有如此之多对修行者的好处,但是修行者得一器灵可谓难上加难,先这个器灵必须是心灵纯静没有丝毫恶念并且心志无比坚定之人。其次就是它一定要是个凡人刚死不久的生魂,因为凡人的生魂是最弱的,这便于它与修行者的法宝更好的融合,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必须要生魂自己同意做为永世固封在法宝内的器灵,除非器灵和修行者修行同告大乘,否则将永世不得生各界,如果强迫器灵做出选择,不但有伤天和,于自己修为无益,更重要的是连累到自己对法宝的自如控制。

    生魂完全同意并符合了这些条件,才能正式进入修行者的法宝开始修炼。这样,法宝就已不在只是单纯的一件冷硬兵器了,因为它被赋予了真正的生命,从这一刻起,二者便有了必然的联系,修行者在修炼,它也同样在修炼,修行者可以通过元神意念与之轻易的进行沟通,两者互相融洽,互相了解,修行者为主,器灵为辅,在漫长的修真过程中,修行者一旦肉身元神被灭,器灵与法宝也将随之覆灭和消失,反之,则修行者不过是伤点元气,损失件法宝而已。

    有人重视器灵,认为它大有展,可以大幅度提升修行者的修为,同时也开拓出另一条修行之路,有人反对器灵的修炼,认为那终究是用人生魂,虽然出于自愿,但是终究有伤天和。不管赞同和反对,器灵既没有广为人用,但是也并没有灭绝。

    风南天知道预言里有一句金杖护主的话,加上红腾所说的三千年前金杖自动飞走的事,在联系黄金杖一路引领自己前来的过程,他完全有理由相信黄金杖里有器灵的存在。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与器灵沟通,以期能够找到解救兰逖丝的最佳方法。

    风南天的思绪在脑海转了几圈,最后他终于决定用最笨也是最直接的方法来与黄金杖进行沟通。他没有抬起脚步,而是慢慢的把自己的手朝黄金杖伸去。

    黄金杖明显的感觉到了风南天的靠近,它开始叮叮当当的摇晃了起来,渐渐的,虽然不是十分的强烈,但是风南天仍然可以感到它的气息不停的在自己周围缠绕,仿佛一层一层的蛛蛛网一般,这一次,风南天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抗拒,他任由自己被黄金杖的气息紧紧缠绕,他甚至彻底放开了自己的心灵。

    渐渐的,风南天感觉到了气息的欢跃,就像第一次他拾起豳天火焱戟时的那种感受,周围的排斥力量不在排斥,它们变的柔和了起来,风南天的手终于突破了黄金杖的最后一层束缚,他握住了黄金杖的杖柄。

    “轰,”风南天感到自己的脑海一震,下一刻他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周围一半的空间是黑色的云层环绕,一半的空间则是白色的云层,而他自己却正好处在两边云层的中间,正当他琢磨自己在哪儿时,眼前的云层突然生了变化。

    白色的云层不住的变淡,最后成为完全的黑色,整个空间也突然间陷入了黑暗,这时一道光亮从远方的黑暗中亮起,亮光仿佛一道耀眼的流星,瞬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是一个散着淡金色光晕的六角形平台,平台晶莹剔透,上面盘膝坐着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绝色少女。

    少女一身紧身的短衣罗裙,一头略带卷曲的黑梳成两缕垂在左右双肩,一张樱桃小口微微翘起,显示她内心的倔强和刚强,一双明眸凤目清澈见底,不含丝毫的杂质,小巧的瑶鼻,晶莹雪亮的肌肤,分外惹人怜爱。

    在少女的身后,漂浮着的正是那根黄金圣杖,在她的左手腕上套着一个蓝色的水晶玉镯,右手横掌立在胸前,她从大腿以下全都露着粉红晶莹的肌肤,一双粉红色的镯子套在她两边精赤着的双脚上。

    少女双目看着呆中的风南天道:“哥哥怎么会来到这里,刚才你想欺负真儿是吧!兰逖丝姐姐说过,要是坏人千万不能手下留情,不然会害了真儿的?”

    风南天这才醒了过来,他说道:“原来你叫真儿啊!你能告诉哥哥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真儿眼睛转了一圈,天真的说道:“这里是真儿的家啊!我自然在这里了,你怎么知道人家叫做真儿?”

    风南天对着如此天真的小女孩,不禁感到头疼,他说道:“你不是叫我哥哥嘛!我自然知道你的名字了,真儿,哥哥问你,你身后的黄金杖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说的兰逖丝是不是站在莲座上的那个漂亮姐姐啊。”

    “是啊!兰逖丝姐姐长的很漂亮的,可是她睡着了,要好久才能醒来的,这些年真儿一个人好无聊的,不如哥哥以后陪我玩吧!”真儿天真的道。“至于黄金杖,我要守护它啊!怎么了?”

    “什么?”风南天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眼前这个满脸天真的少女就是他试图寻找的金杖器灵。“那我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风南天接着问道。

    “自然是我放你进来的了,我觉得你可能就是我姐姐要找的人。”真儿突然一本正经的道。

    什么?兰逖丝要找我,她不是被封印了吗?如何又让你找我了?”风南天被真儿的话吓了一跳。

    “姐姐说的啊!,她说只要是手拿玄极令并唤醒我的人也就是她要找的人啊!对了,哥哥你既然来了,那就快点叫醒姐姐,我好想她的。”真儿说话的语气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等等”风南天说道。“真儿是说,兰逖丝姐姐早就想好了要让我去叫醒她嘛,还有你,要是我不来,也不叫醒你,那你姐姐怎么办?”

    真儿歪着脑袋认真的想了一想道:“哥哥真笨,你不是唤醒了我吗?还来到了这里,姐姐的话一定是不会错的,要不她当年也不会把我放出去等你啊!”

    “也是啊!”风南天自言自语道。“放你出去?难道说你姐姐几千年前就已经醒来了吗?”他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不是的,姐姐是费了很大的尽才开了一丝神识的缝隙告诉我的,她说自己时机未到,还不能醒来,不过她要我一定要遵守她的话找到你。否则她就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真儿认真的回答道。

    风南天这才释然,不过从刚才与器灵真儿的谈话中,他总算是知道了一点兰逖丝的厉害。

    事实上自己早该想到这一点,做为神士,巽风真人可以单枪匹马差点把九族灭掉,那么同样作为神士的兰逖丝当然不会如此的被动,她当然也有自己的安排。

    “那真儿你这几千年来怎么也会睡着了呢?还有那玄极令又是怎么回事?”风南天仍然感到很疑惑,按理黄金杖既然是有器灵的,怎么会被分开呢?

    真儿一听这问题就低下了头,她小声的道:“真儿没有听姐姐的话,一出来就想去找巽风真人理论,谁知又找不到他,后来我看见这里有他布置的禁制,我就想把它给毁了,谁知道那禁制十分的厉害,我大意之下,一不小心~~一不小心,就被打出了黄金杖外,,我元气大伤之下就只好勉强化做了一面令牌,随后陷入了长眠。

    后来我就莫名其妙到了哥哥的手里了,哥哥帮我找到了丢失的黄金杖那一刻,我这才完全苏醒了过来,再后来的事哥哥也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