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三卷 第十八章 封 神 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 第十八章 封 神 台

    “实不相瞒,我们应尽快解开兰逖丝的封印,否则恐怕海曦族将再次面临灭顶之灾啊!”风南天开门见山的说道,他知道现在时间不多了,他需要争取到海曦族全面的支持,至少也不要来烦碍他。

    “上仙此话怎讲?”烈横毕竟不是简单的人物,经过方才的一战,他相信以风南天的凡修为,决不会无端的去危言耸听。

    “你们也知道,巽风真人当年曾经在这里布下禁制,为的是防止你们野心复燃,卷土重来,原本禁制应该在兰逖丝封印解除之后,她自然会为你们消去,但是因为封印的这数万年来,你们不断的去触碰禁制,这导致了禁制的在不断的自动收缩,你们看,用不了几天,无数的天雷海啸将聚集于此,试问,到时候你们该当如何?”风南天指着天边的壮况仔细给他们分析道。

    “前辈不会是再开玩笑吧!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吧!”红云祭司忍不住问道。

    “不,上仙说的倒证实了我的预感,其实我在闭关期间早就觉察到禁制的变化,但是因为顾忌到怕引起族人的恐慌,加上自己也并不能够肯定,所以我才一直没有说。”这一次倒是烈横站出来肯定了风南天的说法。

    “老祖宗,那我们该怎么办?”红腾一听说这是真的,就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他惊慌的道。“前辈,我烈横是混蛋,我这才知道你不惜与我一战的苦心,我只希望现在我们还来得及,只希望前辈能不记前嫌拉我们一把。”烈横激动的对风南天说道。

    “烈兄弟不必如此,事实上我也是刚刚知道的,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嘛!你放心好了,我会尽力的,因为只有兰逖丝从封印中苏醒,才能够真正一劳永逸的解决巽风真人当年所遗留的禁制问题啊!”风南天说道。

    “老大就是慈悲心肠,我说你们这些人,既然不能帮上我老大的忙,那就不要瞎捣乱,要是再这样出尔反尔,可别怪我们甩手不管啊!”天魔毫不客气的呵斥道。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海曦族从现在起全体族人唯上仙马是瞻,红腾,你把我的话传下去,以后若还有谁敢对上仙不敬或者背后唠叨的话,一律杀无赦。”烈横一边陪笑,一边吩咐红腾道。

    “是,我这就去,请老祖宗放心。”红腾说完就带领着其他族人钻进了海底。

    “烈兄实在太客气了,那我们就不耽搁了,还是趁早找到办法解开兰逖丝的封印为是。”风南天说完,也钻进了海底,烈横随后跟上。

    “真是欠揍,什么人啊?比我变脸还快。我呸~~”处在最后的天魔忍不住吐了口唾沫。

    当风南天再一次的站在海神原身塑像之前时,不禁有种特别的感觉,那不是其他的任何情绪,而是一种难以释怀的危机感。

    尽管知道这种感觉的不确定性,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要抓紧时间了。“烈兄,你们的族人如果有在附近的最好全部迁远一点,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一会儿会生什么难以预测的事。”风南天对身后的烈横嘱咐道。

    “请上仙放心,这里是我们族内的圣地,除了正式的守卫以外,外人是不能进入的,我们族人的聚居地离这里还是有一段距离的。”烈横解释道。

    “那就好,一会我那边不论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管,千万记住了。”风南天嘱咐完,也不在多说什么,他径直走到水晶塑像之前,他先随手给自己布了个防御禁制,然后伸手握住了黄金杖,黄金杖在瞬间放出一道刺目的光芒。

    风南天现自己又来到了器灵所在的空间,真儿一看他来了,一把拉住他说道:“哥哥,事情解决了吧,我们这就去,记住了,一会儿要紧跟着我,姐姐的识海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知道了,真儿,我现在是元神出窍,其中的危险还是知道的。”风南天点点头回答道。“哥哥跟着我就会没事的,走了”说着,六角平台突然飞起,出了黄金杖。

    风南天看见了另一个自己保持着手握金杖的姿势,他知道那是自己的肉身,再看自己和真儿现在变的只有手指头那么大,两人站在六角平台上往上飞,在到达塑像额头部位时,两人钻了进去。

    兰逖丝的识海是个奇特的世界,四周仿佛无边无际,透着一种海蓝色的光芒,但是空间里并没有任何照明的东西,周围有着无数条密密麻麻的闪着金色光点,仿佛一条条金色的光带,这里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画面凭空出现,画面里的人栩栩如生,其中还有跟他一样的仙人。

    “这些是姐姐多少万年来所经历的一些事情,还有那些不断闪着金色光点的河流,那就是极神之力,”真儿在一旁解释道。

    “原来那些就是所谓的极神之力啊!”风南天不禁惊叹道,他从未想到过极神之力可以以这种方式表现出来。

    “我们要尽量绕过这些极神之力,不能有丝毫的触碰它们,因为现在它们是属于无人控制的平静状态,一旦被我们惊动,除非姐姐苏醒,否则你我就别想再从这里出去了。”真儿嘱咐道。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风南天问道。“去封神台。”真儿答道。“封神台是什么地方?”风南天接着问道。

    “哎呀,哥哥,你先别问了,到了那里我自然会告诉你的,现在我们先专心点绕过这些极神之力再说吧!”真儿小心翼翼的道。

    哥哥一会儿再问你。”风南天不好意思的道。

    极神之力散布的金色光点虽然十分的分散,但是它们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喜欢聚集,金色的光带纵横交错,风南天两人都是尽量的从离它们最远的地方通过。

    风南天感觉自己就像在钻洞,钻了一个又一个,其间丝毫的不能停留,真儿仿佛对这里相当的熟悉,她心无旁骛的操纵着六角平台穿梭于光带之间。

    有时候明明感觉自己要撞上了,但是光带却自动的荡开了,有时候明明前方有个最大的光带孔,可是真儿却偏偏选择了旁边的一个小孔去通过。

    风南天不敢随便的开口说话,怕影响了真儿的判断,他只是专心的看着周围,渐渐的他有点明白了极神之力的一些活动规律,他不禁陶醉其中,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对于极神之力的感悟,会对他以后的修行之路产生十分深远的影响。

    一路飞来,极神之力所产生的金色光带逐渐紧缩,最后汇成一条巨大的金色河流,金色河流到后来突然转折向下,风南天现真儿带着他也在不断的向下降落。

    这个时候风南天也感觉到周围的空间变的越来越狭小了起来。

    那并不是空间突然之间产生变动而压缩了,而是一种力量的压迫所至,那种感觉就好象周围都被一股无形活动的墙给包围了,而中间留给他们通过的范围自然也小了。

    通道不断的紧缩着,仿佛一个漏斗形,越往下越窄,风南天几次想问,都被自己给强忍了回去。终于,六角平台停了下来,只听见真儿说道:“好了,哥哥到了,真不容易。”

    “这就到了,咦,那是什么?”风南天指着两人脚下的一口金色的仿佛池子一般的东西问道。“那就是封神台了,也就是姐姐神识被封印的地方。”真儿解释道。

    极神之力仿佛从天而降的瀑布一般,不断的流到封神台上,而封神台也随之泛起阵阵金色的涟漪。“这么多的极神之力难道全被封神台给吸收了吗?”风南天问道。

    真儿微笑道:“哥哥说错了,其实表面上看封神台好象是吸收和储存了极神之力,实际上呢,却并不是这样的,封神台每一次的接纳极神力,都在暗中悄无声息的把它们给反弹回去了。”“真儿是说,封神台使极神力成为了一个循环是吗?”风南天问道。

    “哥哥还不算笨嘛!真儿还没有说你就知道了。”真儿笑道。

    风南天老脸一红,感到哭笑不得,他接着问道:“真儿说的这个封神台,是否就是解开你姐姐封印的关键呢?”

    “是啊!当年我姐姐就是用极神力把自己的神识压在了封神台下,封神台挡住了极神力的流入,同样也挡住了姐姐的神识,所以,要想救姐姐,就必须通过这封神台。”真儿缓缓说道。“以前我透过这个封神台偶尔还能够感觉到姐姐的气息,可是现在已经完全不行了。”

    “既然是兰逖丝自己封印的,我们又怎么有能力解开呢?”风南天为难道。真儿说道:“到现在为止,我们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实在不行,我们只有硬来了。哥哥你说这个办法怎样?”

    “你说的不会是破坏这封神台吗?那也太不现实了吧!上面是极神之力的压迫,底下是你姐姐的神识,先不说我们有没有能力破了,就算破了,万一伤了你姐姐的神识,那可不是说着玩的。”风南天吓了一跳,他可没有想到小丫头居然能够想出如此疯狂的主意。

    “那哥哥你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办法吗?”真儿反问道。风南天一时语塞。就在这时,极神力突然变的不稳定起来,金色的河流开始左右摇摆,只有封神台安然如故。

    “不好了,哥哥,禁制可能马上就要到了,怎么办?姐姐要是再不醒~~”真儿的话急的都说不下去了。

    “不是吧!这么快,我们不是刚进来没多长时间吗?”风南天疑惑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哥哥,你说怎么办吧!如果你后悔跟真儿进来,现在走你还来得及,反正真儿是要陪姐姐在一起的。”真儿坚定的说道。

    “真儿这是说的什么话,我风南天虽不敢说自己能耐有多大,但是贪生怕死临阵脱逃的事我是决计做不出来的,那好吧!就按你说的方法去办吧!成不成都在此一举了。”风南天打算豁出去了。

    “好,真儿果然没有看错你这个哥哥。”真儿感激的道。“真儿,你到一边去,哥哥要试试这封神台是否真的如此结实。”“好,哥哥要小心了。”真儿依言退到了一边。

    风南天站在封神台的上空,他深深吸了口气,纤露的身影刹那间从他的脑海里划过,“纤儿,希望你能原谅我今天所做的事。”他自言自语道。

    随后他把杂念排出脑外,火焱戟的熊熊烈火已经从原来的赤色变成了深紫色,那是他自身仙力被提到极限的标志。

    “哥哥等等。”真儿在他蓄势待的时候突然叫住了他。“真儿还有什么事吗?”风南天问道。“我要和哥哥一起来,别忘了,真儿虽然是个器灵,但可不是普通的器灵,而是神器黄金杖的器灵啊!到时我们两个一起出手,我负责暂时堵截这飞流直下的极神之力,哥哥抓紧时间破开封神台,哥哥,我们的机会和时间不会太多,必须保证一击就要成功,否则一旦极神力反噬,这里的一切都将化做劫灰。”真儿十分严肃的道。

    风南天突然现真儿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天真幼稚,同时他也为真儿的勇气感到惊叹,他没有说话,只是使劲的点了点头。

    真儿不再说什么,她的身形突然消失,随后一直漂浮在她身后的那根黄金杖却突然动了起来,黄金杖仿佛水银泄地般的朝封神台冲去,在快要到达封神台的时候,黄金杖化成一片金色的光幕拦腰卷起了飞流直下的极神力。

    风南天不由感叹,这才是真正的神器啊!他知道最好的时机出现了,没有了极神之力飞泻而下的恐怖压力,封神台上难得的平静了下来。

    他双手举起高举豳天火焱戟,直冲向天,随后一个转折俯冲而下,度越来越快,“轰”的一声,借助火焱戟的威力和自身的冲击力,封神台终于出现了一个裂痕。

    风南天感到一阵头晕眼花,口一张,一口紫色的鲜血喷了出来,刚才的全力一击虽然顺利的破开了封神台,但是他也受了重伤,现在他就是想把裂缝扩大,也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最惨的是裂缝自己正在慢慢的重合当中,看着豳天火焱戟一点一点的被挤上来,风南天感到心急如焚。

    黄金杖形成的光幕也快要抵挡不住了,这还是因为黄金杖属于神器的原因,要换了风南天别说挡了,碰都不能碰,因为那根本就不是属于一个层次上的。

    风南天使劲的攥着火焱戟往下压,奈何根本挡不住封神台裂缝的重合,抬头看了一眼黄金杖幕,已经被压的节节败退,这时四周的空间再一次的摇摆了起来,他知道巽风真人的禁制已经逼近了。

    一咬牙,风南天运起全身残余的仙力,大喝一声,“火龙豳天”只见一条紫红色的火龙从他的身上腾空而起,火龙咆哮着升到空中随后朝风南天直冲而下。

    “哥哥,不要啊!”真儿凄厉的叫声响彻整个空间。

    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火的蔓延到了风南天的全身,火龙硬生生的冲进了封神台的裂缝当中,裂缝变的越来越大,一道金光从裂缝中直冲向天,封神台随之寸寸碎裂,“轰”的一声,整个封神台终于完全崩溃了。

    金光中兰逖丝站在莲坐上冉冉升起,四周的极神之力仿佛找到归宿一般纷纷流进她的元神。“真儿,风小弟,这次可是多亏了你们了。”兰逖丝甜美的声音仿佛天籁一般的响起道。

    风南天全身的仙甲劈啪作响,多处地方已经产生了龟裂,就连额头上的金星也变的黯淡无光,他强自支撑着,话却已经说不出来了。

    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散功的边缘,散功,意味着不但他一身的修为尽毁,就连灵神也将无法保全,仙人居然到了要散功的地步,可见他的伤有多重。

    “姐姐,你快看看哥哥吧!他快不行了!”真儿显然看出了风南天的糟糕状况,她焦急道。

    “真儿放心,有姐姐在,你哥哥他不会有事的,别忘了姐姐的净玉守天瓶啊!”兰逖丝笑着安慰道。说着,她一指手中的净玉守天瓶,只见守天瓶自动飞到风南天的头顶,一蓬星光从瓶中洒下罩住了他,风南天顿时觉得浑身的疼痛大为减轻,原本面临消散的灵神也开始全的聚合,仿佛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他不由自主的就地修炼了起来。

    兰逖丝看着他修炼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姐姐,哥哥他真的没事了吗?”真儿不放心的问道。“你这丫头,这么多年来,什么时候变的对姐姐这么没有信心了,看来你是有了哥哥忘了姐姐了啊!”兰逖丝假装生气道。

    真儿莫名的脸上一红,她一噘嘴娇声道:“姐姐又乱说,哥哥人真的很好的,对了,我差点忘了,巽风真人的禁制~~”

    兰逖丝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道:“我的分身已经出去办这件事了,你就不要操心了,真儿,我在此地不能久留了,这次大劫我总算是安然的度过了,这就要回神界去了,你就暂时留在这里,把一些必要的事情交代一下,然后你就回来。”

    “那好吧!姐姐还有什么事需要交代我的,我听着就是。”真儿欣然答道。

    兰逖丝说道:“先,自然是你哥哥的事了,等会儿我会把他的元神送回他的肉身,你要负责守护他直到修炼完毕,风小弟体内居然有股极神之力,而且还能与仙力和平共处,这实在让我惊讶,只是他现在还不能够唤醒极神力,不过只要他潜心修炼,以后的前途简直不可限量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