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三卷 第二十章 分神大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 第二十章 分神大法

    三个人飞的度并不怎么快,黑夜也并不能阻挡风南天一路上欣赏海洋的波澜壮阔,所以在第二天将近中午的时候,他们才到达沿海的6地之上。

    到了6地,先三个人就把自己‘打扮’了一番,风南天就不用说了,两女清一色的金碧眼,黄金甲胄,再加上一副接近男人的高挑惹火身材,想不吸引人恐怕都难。

    为此,风南天不得不利用之前从薛山手里赚来的钱为两人从附近的城镇上购置了一些常用的服装,在这附近的沿海地区有着三四个大型的码头,至于过往的大小船只更是多如牛毛。因为水上贸易间的经济往来,使这里的物品种类也是异常繁多。

    各个大6上的服饰在这里是应有尽有,风南天第一次感到自己的钱包也有不够用的时候,不过即便如此,他也算满意而归了。自己也顺便弄了很多套放在储仙兜里,不过他自己纯粹是因为好玩的原因。

    两女都换上了天原星上比较常见的服装,初芸喜欢淡雅,所以她挑了一套素白底子的纱裙,而初铃则更喜欢保留原己的样子,她挑的是一套墨绿色的紧身武士服。

    由此可以看出两个人性格上的不同之处,大姐待人温柔,处世比较理智,更为看重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的本源魅力,小妹崇尚实力,真实而不做作。

    风南天这次把自己打扮成了一副书生的样子,头戴纶巾,身穿白袍,腰里系着一条银色的腰带,至于扇子,他则自己做了一把,凭着前世对于丹青的爱好,他的画还是见得了人的。“大哥,你画的真好看。”初芸看着扇子上的青山碧水忍不住赞叹道。

    “好了,我乱画的,这东西叫扇子,改天有时间也帮你们弄一个。”风南天看着自己的杰作,心情也是大好。

    三个人在码头附近的一个树林里装扮完毕,原先的东西都放进了风南天的储仙兜。“我还有一个徒弟原天还在这天原星上,我打算用神识收索一下,你们等我一会儿。”风南天说道。

    初芸姐妹点点头,二话不说,两人纷纷掣出自己的双戈一左一右守护着风南天。风南天未免惊世骇俗,先在周围布了一个小禁制,随后只见他闭上双眼,身体凌空,双手印诀不断交替,随着手印的展开,一蓬金光随之向四面八方散开,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

    四周的金光又重新在他的身前凝聚,金光中模模糊糊的出现了原天的身影,可惜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金光就已经消散了。

    风南天叹了一口气,落回地面,“唉!我的分神**火候还是远远不够啊!”“怎么了,大哥,找到你徒弟了吗?”初芸关心的问道。

    风南天回答道:“只能大概的确定他的方位在西方,至于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也不太清楚。”“大哥不用叹气,有消息就好,我们这就找他去,我还不知道自己生活这么多年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初铃迫不及待的道。

    “那也好,我们走吧!”风南天的打算是先找到原天再说,本来他也想去找纤露来着,可是一想到自己与天界结下的梁子,实在不宜把她也给牵扯进去。

    看了一眼初芸和初铃,见两人都是一脸兴奋的样子,他心里暗想“应该趁早找个地方把她们都给安排妥当,免的以后受自己的连累和影响。”

    出了树林,正对着前方的就是一片忙碌的码头,有的忙着卸货,有的忙着赶着出海。正对着码头的地方有一排并列着的小木屋,那是专供商客和脚夫歇脚饮水的地方。

    风南天轻摇着扇子走近了其中的一家木屋,木屋不是很大,里边按正方形搭着四张桌子,风南天现木屋虽不是很大,但还算洁净,四张桌子已经有两张有了客人。

    “伙计,你们这都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啊?”一进屋风南天就问道。“客官您是有福了,我们这虽然地方小,但是这里是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所有好吃的东西我们都是第一时间享用。”随着话声,木屋里出来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年人。

    “你说了半天,好吃的东西可是一件也没提啊?”初芸和初铃这时也跟随着风南天从门口走了进来,她这一来可不得了,小屋里不管客人伙计全都看呆眼了,他们何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

    风南天一见不得了,他假装咳嗽两声道:“我说你们这就你一个伙计啊!还不赶紧给我们介绍介绍。”三位客人请这边坐,我是这里的伙计同时也是老板,刚才有所怠慢了,还请三位见谅,请问三位想吃点什么?是素是荤,是清是淡,我们这里都有。”老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道歉道。

    风南天三人依次落坐,“给我们来点你们这里最拿手的吧!另外如果有水果的话那更好,我们都有点口渴了。”修真之后,他们对于食物的要求已经基本不需要了。但是考虑到初芸两姐妹刚来到凡尘,让她们尝尝新鲜的东西,满足一下她们的好奇心也是必要的。

    “好嘞!三位请稍等片刻,马上就好。”老板一看满口应允,说完他进里屋交代去了。

    风南天借机打量着木屋里其他两桌的客人,斜对着他们一桌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看他们放在桌上的一刀一剑和他们开合时双眸中不时闪现的精芒上看,分明是两个世俗界的武者高手。

    而正对着他们一桌的则是三个彪形大汉,三个人无一例外的全都是黑衣劲装,每个人的肩上都各自交叉的背着两把长钩。

    风南天只是一眼的工夫就把他们的底子摸的一清二楚,对于仙人来说,世俗界的最顶尖武者在他的眼里实在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他在打量别人时,别人同样也在打量他们,区别在于三个大汉是明目张胆的看,而另一桌的一南一女只是在开始他们进来时看过他们,但是五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把更多的把目光投向了他身边的初家姐妹。

    “大哥,你以前在这里呆的时间很长吗?这里好玩吗?”初铃好奇的问道。“我啊!呆过,不过时间都不长,后来生了许多事情我离开了这里很长时间,直到最近才和你们一起回来。”想起当年初来天原星时的情景,风南天不禁感慨万千。

    “来了,这是三盘小沙果,这是心醇菜,这是新鲜的波鱼肉,三位慢慢享用。”老板说话的时间就把食物给三个人端了上来。

    “大哥,听说最近绿驮国和沙竹国因为两方边界的问题已经开战了,那会不会影响我们的上路啊!”“二弟说的不错,我也曾听到过这消息,希望他们交战的战场不要选在我们通过的道路上,否则就麻烦了。”老大回答道。

    “大哥要想知道战况还不容易。”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说道。“老板,过来,向你打听个情况,你知道绿驮国和沙竹国最近的战况怎么样了吗?”

    老板思忖片刻,叹息着说道:“客官是要去西边吗?我劝四位还是暂时打消这个打算的好,前几天,据那边逃亡过来的商客说,两国的战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双方的军队都僵持在了卫南河的两岸,短时间内恐怕是难以结束啊!唉!说起来,自从大6上各个国家之间的禁制被解除之后,虽然促进了大6上人民之间的交流和融合,但是土地和资源的争夺却也引起了各国的战争啊!”

    “真是越怕什么它越来什么,还就在卫南河打上了。怎么会如此倒霉,什么时候打不好,偏偏在咱们四兄弟有事从那里经过时开打。”老大牢骚道。

    “老三,这次临行之前门主是否有过什么特别的交代,我记得当时他和你聊过几句。”“二哥说的不错,门主是有交代,只是那是让我们务必在规定的时间和按规定到达目的地啊!”

    “看来我们这次真的要冒险了,到达目的地就必须要渡过卫南河,那可是唯一的道路啊!”老四无奈的道。

    四个大汉说话并没有压低声音,因此木屋内的人都听的十分清楚,风南天感到奇怪的事自己居然和四个人同路,至于四个人要办的是什么紧急的事他倒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

    风南天看着桌上的食物,他倒是很佩服老板的眼力和老练,他居然每一样食物一样来一种,这既可以试探他们的胃口,同时又不会引起食客的反感,认为他借机剥削顾客。

    不过看着初家姐妹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就知道老板的计谋全都落空了,同时也成功了。因为对于少见世面的她们来说,任何的食物都是好吃的。

    风南天只是吃了几个果子,觉到还不错,果汁的味道先是酸的厉害,随后却慢慢的变的甘甜起来,他感觉与之前在谪仙境吃的果子有的一比。

    “秦师哥,我们走吧!”“老板,谢谢招待了,纪师妹,东西拿好了吗?”另一桌的年轻男女站起身来,拿起剑,准备着离开。

    年轻女子点点头扫了一眼屋里的其它人,随后两人走出了木屋。“客官慢走,欢迎再来啊!”店老板热情的说道。

    “大哥,我们吃完了,这里的东西就是好吃,比我们那里的强多了。”初铃掏出一抹纱巾擦了擦嘴意犹未尽的道。

    “吃好了,那我们也走吧!老板,接着。”风南天扔出了口袋里剩余不多的钱。老板并不贪心,他数了数,剩下的又还给了他。“客官这是上哪儿啊!要不在我这里再歇会儿。”

    风南天微笑道:“我们啊!去西边看看风景。”说着三人迈出了木屋。

    “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居然还有人带着两个美女招摇着去看风景,真是~~啊!我老马没听错吧!他们居然是往西边去了,敢情刚才我的话他们都没听见啊!听说过要钱不要命的,可从没听过为了看景色也不要命的。”老板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大哥,听见没有,那小子和那两个漂亮妞也往西边去的,看来这趟我们的旅途不会寂寞了啊!”老二不怀好意的道。

    “哈哈”其他三人也心照不宣的阴笑起来。

    风南天三人刚出了门,就听见初芸淡淡的说道:“那四个男人真是该死,居然用那种眼神盯着我们姐妹看。”

    “可不是,就算是我们的族人也没有这么大胆的啊!”初铃也不忿的道.

    风南天好奇的道:“那你们怎么不动手教训他们一顿呢?而且居然忍到现在。”“我们在向大哥你学习啊!”初铃回答道。

    风南天更奇怪了,他问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族长曾经教导我们说‘大哥是那种不轻易显露自己的人,而且也不会轻易的动怒,他还说大哥不动则已,动则必将全力以赴。”

    “在大哥修炼的两年时间里,老祖宗也是特别的佩服和欣赏你的,他说你身上所有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的。”初芸也插口道。

    “刚才我们本来想那四个人的眼睛挖下来的,但是大哥既然不动,我们也就跟着不动了。”初芸进一步解释道。

    “哦”风南天应了一声,他心里大感惊讶,他没有想到两人居然会有这么一番说辞,而且是从还是从烈横和红腾那里得来的。

    风南天呵呵笑道:“其实人是分为很多种的,有善有恶,像刚才的四个人,在他没有表现出恶的一面时,我们只能说是厌恶他,但是我们可以离开,没有必要为他这种人生气动怒,因为那样只会显得我们乱了分寸,做人也一样,我们不可以凭一时的冲动来判断一个人或一件事的好坏,当然,如果对方苦苦相逼,并且确实不识趣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大哥是要我们处理一件事十要注意观察,或者说我们要更理智一点是吗?”初芸问道。风南天点点头道:“时时刻刻保持理智显然是不现实的,这就是我希望你们多观察的原因,因为理智就是做人的立场加上自己客观的判断力所形成的自我约束能力。我也不多说什么,以后你们会明白的。”他突然醒悟到自己所说的已经有点不着边了。

    初铃傻傻的道:“大哥的话好深奥啊!不过没关系,我们以后慢慢学好了。”

    初芸望着码头上人来人往的商客问道:“大哥,我们去西边怎么个走法,是飞着去还是走着去啊!”“飞着去有点惹眼,走着又太慢,我看我们找一辆马车好了。”风南天说道。

    其实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打算尽早在天原星为两人安排一个修炼的场所,这样一方面省得她们跟着自己冒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两人的修为考虑,风南天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指导她们,而且他现在会的基本都是仙诀,以前所会的修真心法虽然不算太差,但毕竟不如名门大派的底蕴来得深厚。

    坐马车可以多一点时间指导他们,也算是不负烈横的嘱托教过她们,他自己也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把自己的修为巩固一下,等到原天和初家姐妹安排妥当,就是他再次离开天原星的时候了。

    还好天原星的凡人和生活状况与他前世生活的地球家乡的古代十分的相似,所以也就有了马车这种远行的产物。

    在码头三个人好不容易找了个车夫,一听说要去西边,车夫死活不干,原本因为二女的美貌招来的众多围观者,也哄然而散,对他们来说,去西边与送死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还有的好心人劝说他们不要去,正当风南天打算买一辆车并准备牺牲自己当一回车夫时,居然有人说话了。

    “三位真的要往西去吗?我可以做你们的车夫。”原本散去的人群中钻出一个衣裳破旧的男孩,男孩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模样瘦瘦的,五官还算端正,一头的长虽然有点脏,但还是梳的整整齐齐盘在头上,衣裳也是一样,虽然破旧白,但却干净的很。

    风南天看着他的眼睛,淡淡的道:“为什么别人都不去,你却要跟随我们前去呢?难道你不知道西边的战乱是最严重的吗?”

    “我只为了一个字,钱,只要你们付给我足够的钱,让我安葬父母,我就跟你们走,不管这一走是生是死。”男孩毫不示弱的与风南天对视着。

    “小弟弟,你要钱我们可以给你,姐姐这里有一颗上好的珍珠,我现在就送给你好了,你去安葬父母吧!西边你就不必随我们去了。”初芸毕竟是女孩子,她同情的道。

    谁知道男孩并没有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珍珠,他缓缓说道:“不,我需要用我自己的劳动和努力来换取代价,如果姐姐从现在开始雇佣了我,我很高兴,这颗珍珠所值的钱足够安葬我父母的了,我希望你们能够尊重我的意愿,否则我宁可拒绝。”

    风南天这时接口道:“那好,我们就正式雇佣你当我们的车夫了,这颗珍珠你拿去,办你的事去吧!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男孩接过初芸手里的珍珠,他呆呆的看着风南天,好半天才说了一句,“我叫洛天,等我回来。”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初铃忍不住说道:“大哥,你就不怕这小子是骗咱们的吗?也许他拿了珍珠就不在回来了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