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一章 大陆争端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一章 大陆争端

    “不会的。”风南天看了初芸一眼,两个人居然同时说出了这句话。“哦!小芸把理由说说看,你为什么认为他不会。”风南天问道。

    初芸说道:“他的眼神,他的眼神清澈而坚定,我相信自己不会看错的。”“这个理由倒是简单,但是确实是最准确的一个理由。不为金钱所动,一身的傲骨,以及为人的信义,这小子倒是个人材啊!”风南天说道。

    “既然姐姐和大哥都相信他,那么我们就等着吧!看看他是否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初铃不服气的道。

    风南天微笑的道:“小妹子还不服气,那咱们就打个赌好了,我赌洛天不但肯定能够回来,而且时间绝对在日到中天之前。”

    “好啊!我就当大哥和小妹的见证人好了,可是这赌注是什么呢?”初芸说道。“我输了你以后就要绝对的听从我一件事,而且不能反悔,当然你大哥我是不会害你的。反之我听你一件事。如何?”风南天提议道。

    初铃说道:“这有什么?这赌就算我输了也甘愿,因为就算没有这个赌,大哥的话我怎么也会听的。”于是三个人就朝着男孩消失的方向慢慢的走着。这时那帮好事的人又重新聚集了起来,他们七嘴八舌的就议论开了。“这洛天胆子也够大的,为了安葬自己的父母真的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可不是,这小子,从小胆子就大,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人子女尽孝道能做到这份上也算尽力了。”“洛天这小子从小性格就孤傲,倔强,做事从不轻易服输,他小时侯我可没少教训他,就他这脾气,早晚才吃大亏,不如早点死了好,早死早投胎。“我说老孙,你这样诅咒人家可不对啊!人家现在可是活生生的活着呢?再说了,你对他才了解多少?”

    “哎呀,疤脸,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你对他特别的了解啊!既然如此,你不妨说出来听听,也省的我们这些人孤陋寡闻,让人笑话啊!”老孙反问道。

    “哈哈,疤脸居然也会为人辩护,而且还是为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真是天下奇闻啊!”有人讽刺道,旁人更是跟着起哄起来。

    疤脸显然有些恼羞成怒,他愤怒的脸上因为伤疤的衬托显得格外狰狞,“这有什么好笑的,你们的命都是人家洛天救的,想想吧!你们之前是怎么对待他的。”从他的嘴里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疤脸,你把话说清楚,洛天怎么救了我们的命了?你别信口开河。”“算了,反正洛天也要离开我们了,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你们吧!还记得在去年,通往咱们这里不足半里的那条路吗?那里遗留着十来个尸体。”

    “你说的是那件事啊!他们手拿凶器,后来朝廷不是来人证实过了吗?他们是疾风山最著名也是最强悍的强盗团伙。”有人接口道。

    “我想你们都知道强盗是要到我们这里来吧!那么他们是怎么死的呢?很多人都传他们是被一个路见不平的英勇武士给收拾了。”疤脸说道。

    “难道不是吗?说起来我们真应该感谢那位不知名的勇士,否则我们恐怕早以身异处了。但是这和洛天有什么关系?”“应该拯救我们,杀死那些强盗的人正是洛天。”疤脸斩钉截铁的道。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凭什么确定这件事是他干的。”所有的人都惊呼起来,显然谁都感到难以置信。“因为当时的情况是我亲眼所见,看见我脸上的这道伤疤没有,若不是洛天相救,我早就死了。当初我答应洛天替他隐瞒这件事,现在我就告诉你们吧!我不能把这件事带入地下,这样我心难安啊!”疤脸动情的道。

    众人这可炸开了锅,他们相信了,因为疤脸为人最重信义,是这个码头上为数不多的说话算数的人。

    风南天虽然离他们已经有了一段距离,但是对于他们的话,却也一字不漏的都听见了。就在这个时候,洛天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风南天的脸上不禁出现了笑容。

    随同他出现的还有一辆马车,初芸抬头看了看天上,说道:“果然在日上中天之前,这赌,大哥是赢了。”说话间洛天驾驶着一辆有着黑色斗篷的马车就在三人面前停了下来。

    “既然你来了,我们就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姓风,你叫我风大哥好了,这是你芸姐和铃姐。至于剩下来的钱,你就留着吧!这一路上少不了用它打点的时候,不够再管我们要就是。”风南天事先开口道。

    洛天没想到风南天如此的爽快,他愣了一下,收起了手中准备递出去的钱。他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时间不早了,我们上车吧!”风南天提议道,等初家姐妹都上了车,风南天正想随后上车,原先码头上的那帮人突然围了过来,其中包括了之前他们呆过的那家客店的老板。

    “洛天,我们之前实在是糊涂,不知道你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请你不要见怪。”“洛天老弟,我把当年的事都跟他们说了,希望你不要怪我。”疤脸站出来说话道。

    “乡亲们,我洛天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大家就不要放在心里了,我这一去,也许就不会回来了,不过我洛天会永远记得大家的,告辞。”洛天的声音不大却传遍了整个码头。说着,他等风南天上车时,扬起了手中的马鞭。

    人群显然没有让开的意思,洛天双手合抱,接着向前推出两掌,只见前方的人群仿佛被人缓缓推开一般,自动让出一条通路。

    随后洛天毫不犹豫的驾驶马车穿行而过,一会儿的功夫,马车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唉,我们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救命恩人的父母没钱下葬,而我们却却守着自己的金钱连手都不肯拉一把。”“我们丢人啊!”“简直不是人啊!”众人纷纷后悔不迭。

    “行了,你们就别再后悔了,让我们为洛天祈祷吧!回不回来并没有关系,只要他平安就好。”疤脸忘着马车远去的方向,嘴里说道。

    初芸姐妹对于洛天方才展现的实力感到奇怪,因为她们没想到洛天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软弱。

    风南天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么他自然会对洛天刚才的表现惊讶,但是他不是,从第一眼见到洛天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洛天并非是一般的普通人。

    由东往西的一条官道上,一辆马车正在顶着烈日狂奔着。

    “洛天,你的一身的功夫都是跟谁学的?”风南天突然问道。洛天似乎对于风南天所提的这个问题早有准备,他一边老练的驾驶着马车,一边回答道:“我是的功夫有家传的,但是主要是因为别人的教授。”

    “包括你这一身驾车的本领吗?”“不,那是我后来游历的时候自己学的。”“游历?”风南天问道:“你是说在你小时侯吗?”“对,在我十三岁的时候,我一个人出去的。”洛天回答道。“难道你父母不管吗?”初铃突然插口道。

    “他们认为男儿志在四方,加上我自己心意已决,所以他们并没有阻挠我出去,只是等我回来,得到的却是他们死亡的消息,我一直想给他们弄个象样的葬礼,并找个好地方安葬他们。这就是我那么早出去的原因,我必须学会自食其力。”洛天回答道。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我在游历的时候遇见一位前辈高人,他教了我一些口诀,并悉心指导了我一年时间,可惜当时我因思乡心切,所以急于回家,这才错过了向这位高人继续学习的机会。”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听说最近西边的两个国家正在开战,你知道这件事吧!”风南天问道。“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要说那里的战况,除了两国自己之外,恐怕也就只有我最清楚了。”洛天骄傲的说道。

    “哦,这样好了,洛天,你把车停在前方的一片树荫底下吧!我们休息一下,你呢?顺便给我们讲讲这些情况吧!”风南天指着官道上一棵树说道。

    这是一棵古木参天的大树,长在三条大道的中间,从这里出可以通往另外两个方向。洛天熟练的停好车,栓好马的缰绳。

    风南天三人随后也跟着下车来,“大哥和二位姐姐稍等,我给你们拿点水和吃的东西。”说着,洛天翻身钻进了车蓬。

    树荫下摆着几个不一的小石墩,看来也是从这里路过的旅人们准备的。风南天三人刚刚坐下来,洛天就拿着几个水袋和食物走了过来。

    风南天也不客气,接过水袋喝了一大口,初家姐妹也同样选择了喝水。“洛天,你也喝点,看不出来啊!你除了驾车好之外,也挺细心的啊!这也是你之前远行当中锻炼出来的吗?”风南天问道。

    “难得啊!那你一定是吃了不少苦吧!”初铃说道。“这点苦算什么?多吃点苦才会珍惜自己以后的每一个日子,而且我那趟远行可长了不少见识呢!”洛天仰面喝了一口水道。

    “不错,你年纪轻轻能有这份想法,真是难得啊!对了,你跟我们说说现在两国交战的形式吧!毕竟我们还要从那里经过的。”风南天说道,对于洛天他是越来越感到好奇了。

    洛天也不客气,他搬了一个石墩在三人面前坐下道:“说起两国的战争,就不得不从它的来源说起,自从各大6之间的禁制在几十年前突然被解开后,大6上的人民可是高兴了,各国、各种族、各商业组织之间都加紧交流,开始的时候,大家还能平安无事,后来随着竞争的激烈,各势力如雨后春笋般的崛起,小国更是数不胜数,他们纷纷动用武力进行掠夺,小到物品,大到土地的争夺,人性的贪婪就此显露无遗。”

    风南天淡淡的道。“这是自然的一个转变过程,之前的障碍一旦被打破,一切势必面临着重新改变,各大6之间的势力也将重新洗牌,弱肉强食,只有最强大的才能生存下来。”

    洛天叹息道:“我以前也不明白,不过现在听大哥一说,我倒是明白了,有生必有灭,这是天地展的规律,只是受苦的终将是底层的人民啊!”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你们看”他拿起一根枯枝在地上画了起来。“我们由此往前大概不到十几里就是沙竹国的地界了,沙竹国北面背靠沙漠,它的东方就是我们这边强大的流沙帝国,它的西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只有正前方,也就是南面,有十几个势力弱小的小国。”

    “我明白了”初铃叫道:“从地势和实力对比上看,沙竹国要想强盛和展,最佳的选择莫过于向这些小国下手是吧!”

    “姐姐说的不错,但是沙竹国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先就必须要解决两大问题,抛开自身的实力不说,这第一个问题就是卫南河,卫南河横跨黑斡和盛天两个大6,水流湍急不说,两岸最窄之间的距离都有十来丈,所以,如果没有训练有素的水兵加上一定数量的战船,渡河南进只是一纸空文。而这一点恰恰就是沙竹国的弱点之一,他们的水兵只有对方的一半,还大多都是生手,退一步讲就算他们渡河成功,还要面对绿驮国为的各小国之间的联合,现在他们表面上是在僵持,但是我想,双方的脑一定是在互斗奇谋,除非奇迹出现,或者有第三方强大势力的干预,否则很长一段时间内,卫南河必将成为埋葬更多士兵的坟墓。”洛天连比带划的分析道。

    风南天微笑道:“洛天的分析很客观也很在理,事实上我们要去西边只是为了找一个人,看来我们要想接着往西,这卫南河是势必要过的啊!”

    “哪用的着那么费劲啊!大哥,我们直接飞~~”“是啊!除非我们变成鸟飞过去才成啊!”初芸打断了初铃的话,她朝洛天努努嘴,意思是别让他知道。

    洛天并没有在意这个,他说道:“其实要想过河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们只要找到一个人,她会送我们安全过河的。”

    风南天奇怪的道:“哦!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她叫云傲双,是教我武功技艺的拿位前辈高人的唯一徒弟,现在是沙竹国的统兵元帅,也算是我的师姐吧!”

    初芸惊讶道:“看不出来啊!你还有这么厉害的一个师姐啊!看来我们遇见你真是我们的福气啊!

    “大哥和二位姐姐又何必客气呢?说起来遇见你们才算是我的福气啊!你们对我的信任和帮助,我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洛天感激的道。

    “小弟对于自己的以后有什么打算呢?”风南天问道。洛天沉默半响,缓缓说道:“我能有什么打算,这些年我什么没有经历过,人世间的世态炎凉、尔虞我诈,还有这泯灭人性的战争,都让我充满了失望,我曾经也想过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可我现自己现在对什么都没有了兴趣,高管厚禄、功成名就又能如何,最后还不是成为一坯黄土,让时间掩埋,要说这么多年,我唯一感到后悔和遗憾的就是没能在最后时刻见我的双亲一面。”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倒是把人生看的挺透,我觉得你以后可以继续找那位前辈高人啊!你不是说还有很多东西你没有学完吗?”初芸问道。

    洛天仿佛被打开了话匣子,他把自己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我曾想过拜那位前辈高人为师,但是被他拒绝了,他说他该教的都已经教给我了,至于师尊,他是没有资格当的。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和称号,但是我想,他应该不是个无名之辈。”

    风南天正想说话,突然他神色一动,随后他神色如常的挑了一块点心扔进嘴里。“风大哥,好象有人朝这边来了。”洛天这时也察觉道。

    初芸看了一眼风南天,淡淡的说道:“四个男人四匹马,还有一里路他们就到了。”洛天惊异的看着初芸一眼,他实在想不通初芸为何如此的肯定,当四个人影从两人身后的官道上出现时,洛天相信了。

    四匹马转眼即到,“聿”马上之人翻身下马,风南天看了四人一眼,现四人正是在木屋里出现的四个彪形大汉。

    “老大,我没有说错吧!他们这不是没跑远吗?”“哈哈,老二不愧是我们黾山四煞的智多星啊!果然算无遗策啊。”

    风南天这时叹了口气道:“真是麻烦啊!想清闲一下都不可以。”初芸不屑的道:“希望他们眼睛放亮点,不是来找我们的。”洛天满脸凝重的道:“恐怕正是来找我们的,我去应付他们,大哥和两位姐姐看准时机马上走。”说完,他站了起来,迎向四人。

    “小子,你为何挡住我们的去路,让开,念你年纪轻轻,我们就不予追究了。”四煞的老大先话道。“请问四位可是称雄天漠的黾山四煞”洛天说道。

    “正是我们,你小子倒是有点见识。”“原来果真是四位大侠啊!这位想必就是阎礼阎大爷了,是我们失礼了,那我们就不打扰四位休息了,大哥,我们走啦!”洛天招呼道。

    “慢着,那小子和你可以滚,但是那两个美女嘛!就得留下了。”阎礼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初家姐妹说道。

    “什么礼义智信,我看叫豺狼虎豹还差不多,禽兽嘛!还用那么好听的名字干吗?”洛天忍不住讥讽道。

    “好小子,居然敢骂我们兄弟是禽兽,看来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今天大爷就结果了你。”阎信说着就拔出了双钩,他双脚一蹬,整个人冲天而起,在空中他的双钩如闪电般划而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