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四章 真觉国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四章 真觉国师

    “好嘛!大哥不要生气,我们听话就是。”初芸吓了一跳,这一段时间她可是第一次看见风南天生气的样子。

    也许是感觉到自己的样子确实有点严肃了,风南天缓和一下说道:“大哥也是为了你们好,再说了,人家找云元帅是有事相商,咱们那么多人要是都去岂不乱套了,云元帅,还要麻烦你给他们准备几间静室。”

    “风大哥客气了,你既然和洛天情同手足,就不要跟我见外了,你叫我傲双好了,些许小事我会安排好的。”云傲双倒是对风南天留意起来,她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四煞的来历和本领,初芸姐妹虽说和风南天一样外表看似常人,但是能够驾驭四煞的人怎么说也不会把他与平凡联系在一起!

    风南天大方的道:“那也好,傲双啊!那咱们就走吧!别让国师等急了”云傲双叫来下人交代了一下,随后就与风南天步出了门外。

    大门口停着一辆六匹马的豪华马车,十六个士兵正在严阵以待,“风大哥,这次你就和我同乘一辆马车吧!我还要和你谈点事情。”云傲双说道。

    风南天为难道:“这个,那好吧!”人家都不在乎男女的关系,他自然也无所谓。马车缓缓启动,只听见前方的士兵正在开道的声音,阎礼骑马随后跟着。

    “风大哥,老实说,我对你很是好奇?”云傲双直截了当的突然问道。风南天奇怪的道:“哦!我怎么让傲双你感到好奇了呢?是不是我的打扮太古怪了。”

    “也不全是,我觉得你挺神秘的,而且还挺厉害的。”

    “这话说的我越不明白了,傲双可否说的仔细一点。”风南天假装糊涂的道。“先就是从大哥身上展现出来的一种原离尘嚣的气势,这种气势与我也曾在国师身上见过,那是完全不同于世俗界凡人的,看着你们,那种感觉就好象看到了另一个世界,自从我见过国师的非凡本领之后,我就曾经怀疑过他是修真者,只不过现在经风大哥证实罢了,既然国师是修真者,那么风大哥自然也不例外,这一点我自信不会看错。

    其次,四煞威震一方,那绝对是算不上好人的,但是他们在你面前必恭必敬,显然,大哥不会说是凭着风度赢得他们的尊敬吧!还有,就是大哥对于形势的分析入情入理,这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需要时间、经验、和无数的阅历,最后,大哥曾经说过见过修真者,这一点我绝对相信,而且我还可以大胆的假设一下,大哥您和初芸姐妹也是修真者对吗?”云傲双一句一句的缓缓说道。

    风南天表面上丝毫没有变化,但是他内心里还是十分佩服她的推断能力的,他微笑着问道:“傲双认为我们三个是修真者,这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呢?”

    云傲双见风南天并没有否认的意思,她继续说道:“我还记得风大哥提起修真者时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激动神情,而是平淡自如的样子,若非与修真者同等的身份,是不会如此随意的。”风南天想到之前自己的表情,还确实是十分平淡样子,因为说那些话的时候他并没有站在一个凡人的基础上。

    “不愧是统帅千军的元帅,就连眼光也比常人锐利啊!”风南天夸赞道,他并没有承认自己是个修真者,也没有否认,他总不能跟人家说我不是修真者而是仙人吧!那样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这话听在云傲双的耳朵里就不一样了,她兴奋的道:“那小妹可真是荣幸了,恕小妹多嘴,风大哥怎么不闭关潜修,而降临人世呢?难道真的是找人吗?”

    “自然是找人,实不相瞒,那人是我徒弟,两年以前我们分散了。呵呵,不提他了,我们还是谈点眼前的事好了,傲双对于真觉国师的了解有多少?”风南天转移话题道。

    云傲双眉头一皱,边思索边道:“我来到沙竹国也就是最近几年的事,事先曾经听说过沙竹国有国师这号人物,只是一直无缘相见。后来我立下无数战功,成为国家重臣,这才在一次朝廷的机密会议上见到了他。在沙竹国,他简直就是神,不单沙竹国王对他礼敬有加,就连整个沙竹国的国民民对于他都有着盲目的崇拜和虔诚的信仰。老实说,我第一次见到他只觉的他是个非常普通的人,他是个年过四旬的中年人,也许因为太平凡了,所以我并没有过多的注意过他,只是后来生了一件事,这才让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风南天好奇的问道:“哦!那是什么事情让你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呢?”

    “我记得在前年,卫南河因为接连一个月的大雨而导致河水暴涨,因为沙竹国地势偏低,所以不可避免的要受到洪水的威胁,当时沙竹王是撤也不是,留也不是,迁移人民吧!又不知道如何安顿,不迁吧!那跟等死没有任何分别。”云傲双缓缓的说道。

    风南天插口道:“看来这个问题又是哪个所谓的真觉上人给解决的吧!”云傲双惊讶的道:“你怎么知道?当时在卫南河与沙竹国之间有曾经筑起过一条防水的堤坝,但是堤坝终于被这罕见的大水给淹没了,渗透过来的洪水越来越多,直到堤坝完全被冲垮,洪水一泻而下,当时又正值国民迁移之际,很多人都已经绝望了,可是真觉国师就在这个时候和他的六大弟子出现了,当时我真是大开了眼界了。”她的眼睛亮了起来,心神一下子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当时难忘的情景。

    只听她喃喃的道:“当时我正在山头之上率领士兵尽力的往缺口扔石头,以期能够尽量拖延一点时间让国民撤离。真觉上人率领他的弟子驾着剑光从远方赶来,瞬间就落在了我的身边,他让我马上后撤,说要推山阻水。我虽然不信,但只好依言撤退,但是我却走在了最后,并有幸见到国师大展神威的情景。

    国师见我撤退,二话不说,和其弟子腾空而起,只见空中剑气纵横的攻向两旁的山石,无数的巨石泥块落下,砸在水里,后来我见他们每个人都扔出了一粒黑色的珠子砸向山峰,想不到这黑色竹子威力居然奇大,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声音惊天动地,等爆炸声消失了,我才看见,原先决堤的地方居然被重新堵了起来,而国师和他的弟子早已消失无踪了。大哥,你说,国师他是不是很厉害?”说到最后,云傲双突然转脸向风南天问道。

    风南天微微一笑道:“还可以吧!你刚才所说的他用的手段,是修真者基本上都会的,像后面你说的那些黑色珠子就是修真界最常用的一种名叫阴雷的东西。”

    云傲双大感兴趣的道:“真的吗?修真界的人真的都那么厉害吗?看他们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样子,真是自由啊!什么时候我要是也能飞就好了!这元帅又怎比的上遨游天空来的自在呢?风大哥,修真者是不是可以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啊?”她突然问道。

    风南天没想到云傲双居然问这个问题,摸不清她是什么意思,他挠挠头道:“这个,长生不老我倒不是很清楚,但是修真者如果达到一定的修为的话,至少活个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云傲双两眼放光的道:“难怪,我听说真觉国师这几十年来相貌一点也没有产生变化,看来确有其事啊!对了,风大哥,你这么年轻,是不是修真的时间不是很长啊?”

    风南天简直有点头晕,他实在看不出来现在的云傲双哪里有半分元帅的样子,还尽问些不着边际的话,他点点头含糊说道:“是啊!是不太长,算来,算来大概有一百多年了吧!”他之所以含糊,那是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修炼了多长时间。

    “啊!”云傲双惊呼道:“一百多年,那,那我岂不是要叫你老~~”她本来想说要叫你老前辈的,一想风南天现在的年龄样子,她实在不敢相信。

    风南天当然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他见多识广,早已见怪不怪了,他依然保持着微笑,说道:“呵呵,叫我风大哥最好,别的我可不爱听啊!修真之人,容颜不老,青春永驻,那时在寻常不过的事了,如果你以后修真了,自然也不会为此感到奇怪的。”

    “初芸初铃姐妹也是修真者,那么她们的岁数~~”她喃喃自语道。云傲双这时仿佛想到了什么,她呆呆的看着风南天,突然说道:“风大哥,我可否跟您一起学修真,像初家姐妹一样~~”

    风南天吓了一跳,他暗骂自己多嘴,如果要挑女孩子平生最在意的事里面挑一件,那红颜不老绝对能够排在位。

    “修真啊!你可以修真啊!但是不一定要跟我,哦,我认识不少修真界的人,只要你心志坚决,加上我从旁边斡旋,到时候给你找个修真界的师尊,这应该不是什么难题。”为了避免云傲双的信心受到打击,风南天只好先拖延时间。

    云傲双起初有点失望,后来一听说风南天答应替她想办法,便也愁容渐展。“不过,你要修真这件事,最好先禀明你现在的师尊,这是必须的。”风南天话锋一转说道。

    “我师尊那是一定会同意的,他其实也一直梦想着能够进入修真界,但是苦于无法找到明师指点,现在我有这个机会,他高兴都来不及呢!”云傲双说道。

    “停,元帅,国师府到了。”马车渐渐的停了下来,车外守卫的士兵禀报道。“大哥,我们下去吧!”云傲双说完,当先下了车,风南天随后也跟着下了车。

    国师府并没有风南天想象中的那样,金碧辉煌,事实上从外表上看它与平民居住的房屋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国师府地处皇宫之内的西南角,是一幢寂静的四方形小院落,这里没有任何的守卫,当风南天和云傲双踏上院落的大门时,其它的随从自动的全部退下了。风南天并没有让阎礼跟着进去,他想看看真觉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今天云元帅和这位远方贵客登门,真使寒舍生辉啊!”只见大门口踏出一个身着葛衣的中年人,在他左右身旁则各分立着两个黑衣人。“难得国师今天清闲,接见我们,应该是我们感到荣幸才是,中间那人就是国师,其余四人皆属他的名下弟子。”仿佛为了怕风南天不清楚五个人的来历,所以云傲双的后半句话纯粹是为了提醒风南天。

    真觉国师果然与云傲双所形容的那样,相貌平凡,就是他的四个弟子所流露出的气势都比他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当然这是外人眼中的看法,风南天自然一眼看出这些人的深浅,事实上真觉国师确实是个修真者,只是水平还不到金丹期,以风南天的估计他充其量也就是辟谷后期的修为,至于他的弟子那就差的更远了,他们有就是将将入门而已,换句话也就到筑基中期的水平。

    风南天在打量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在打量着风南天,当然,他们自然是一无所获。真觉国师自然不服气,他暗暗的运起真元力,一丝微弱的真元从他的脚底下延伸,探向风南天。

    风南天依然保持着微笑,真觉国师的真元力瞬间就来到了他的脚下,并没有像想象中的反击一样,当真觉的真元力探入他的体内,马上就被四周汹涌的仙力所切断,随之慢慢的被仙力融合吞噬。

    真觉上人一惊,他只感到自己的真元力到了风南天脚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无论他催动多少的真元力也是一样的情况,他在震惊之余,也不禁越相信风南天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这时还是风南天事先打破了沉默,他满脸含笑的走上前去,语含双关的说道:“这位相必就是沙竹国师吧!国师的待客之道,不会就是在这里吧!果然别有一番味道啊!”真觉大师老脸一红,觉道自己的失态,他终究是见惯场面的人,马上就恢复了过来。

    “修远,快,带客人进去,修明,你去把为师多年的珍藏拿来,至于修静和修致,你们两个叫醒闭关的两个师兄,一起就守在附近,记住,任何人不许进来,就算是国君来了也不例外。”真觉国师下了一连番的命令。

    “风大哥,这国师到底在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跟随着修远和真觉向前走着,落在后方的云傲双逮到机会小声的向风南天问道。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们已经来了,到时候他自然会让我们知道的。”看见云傲双依然是一副无法释然的样子,他开玩笑道:“放心好了,这国师再厉害,也总不会把你我给当点心吃了吧!”云傲双仔细一想也不说话了,以风南天修真者的身份,她应该有恃无恐才对。

    真觉把他们带到一间静室里,一路行来,风南天现真觉的隐居地简直可以用简陋来形容,这间静室是用一种光洁的褐色地板铺就,静室里除了一张四方形的案子,就只有地板上的几个圆形坐垫了,整间静室里充斥着一种淡淡的清香,让人闻之精神一振。

    风南天现清香居然是于地下的褐色木板,他随口问道:“难怪国师隐居在此深居简出,这里果然环境清幽,尤其是这脚下木板的清香,闻之令人幽寂清醒,仿佛有出世之感,在此清香中沐浴修真,实在是好处多多啊!敢问国师,不知道此物是否就是传说中的刍让之木。”真觉上人眼睛一亮,说道:“贵客法眼无差,这确实是刍让之木,乃是我当年游历之时在一深山偶然现,当时香飘十里,实在是惊人啊!后来便伐其整木带回,最后削凿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管如何,国师总是好福气啊!”双方这时都已盘坐在地,云傲双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双方,风南天开门见山的说道:“不知道这次国师何以知道我在云元帅的府中,又何以急招着要见我们呢?还望国师给个答案!”

    真觉上人微笑道:“不急,不急,风老弟稍安毋躁,等我们品完这美酒佳酿再谈不迟。”正说着,他手下的弟子修明已经捧着一个红色的坛子走了进来。

    修远这时早已摆好了酒具。真觉上人抬手隔空吸过坛子,酒坛自动的腾起空中,在三人的杯子里倒下一股粉红色的液体,随着液体的倒出,一股酒香味开始蔓延在空气中。

    真觉上人端起酒杯说道:“平日里难得聚,尤其是风老弟,更是从远方而来,这第一杯就当做是风老弟的接风之酒如何,来,干了它,你们顺便尝尝我亲自酿造芝耳露到底味道到底如何?”

    风南天举杯小饮了一口,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他现芝耳露的味道很像泥土里草根被翻新的味道,而且带有一点点的苦涩,正当他要放下杯子时,一种全新的甘甜味道从口腔里升起,仿佛在干涸的大漠里找到了期待以久的甘泉,甜,但比不上**,却更有一种沁人心肺的感觉,而且味道十分的持久,令人回味无穷。

    三个人仿佛都陷入回味当中,约有半盏茶的工夫,风南天先恢复过来,他由衷赞叹道:“这芝耳露当真非同寻常,我们今天有幸饮得此佳酿,实在是拜国师的厚赐了。”

    真觉上人摆摆手道:“哪里!这芝耳露是以火灵山灵芝加上冰池匀耳加上各种药材熬制七七四十九天才成,要达到现在这种久久回味的口感,非得深藏百年方可达成啊!,今天见到风老弟,那正是百年的开封之期啊!可见风老弟和元帅的运气是何等之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