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三卷 第十七章 裂海焚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卷 第十七章 裂海焚天

    “因为我无意中唤醒了,也帮你找回了黄金杖,所以你就认为我是你姐姐要找的人,并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是吗?”风南天说道。

    真儿问道:“是啊!姐姐说找到我的人也就是解开她封印的人,哥哥,你会帮真儿吗?”

    风南天苦笑道:“我倒是想帮助真儿来着,可是我怎么帮啊?到现在我都还有点稀里糊涂的感觉。”真儿兴奋的道:“哥哥肯帮忙就好,我刚才还以为你是坏人呢?要救姐姐很简单啊!哥哥把她的封印解开不就得了吗?”

    风南天摇头道:“怎么解啊!我不知道啊!对了,你姐姐没告诉你要怎么解开她的封印吗?”

    真儿也摇头道:“她没有说啊!原来你不知道啊!那可怎么办,那可怎么办啊!”她顿时急的在平台上来回走动。

    “真儿别急,总会有办法的,我们再想想。”风南天劝道。“都是那个臭小子,一点都不肯让步,还有那什么蛮荒九族,若不是为了救他们,我姐姐至于把自己封印吗?”真儿不禁脾气道。

    “你姐姐是求仁得仁,现在事情都过去了,真儿就不要多想了,哦,你现在还能和你姐姐联系上吗?”风南天问道。

    “联系不上了,姐姐的心灵没有一点的空隙,我之前试了好多次一直进不去。”真儿沮丧的道。风南天思忖半响,提议道:“不如这样好了,真儿告诉哥哥怎么样和兰逖丝姐姐取得联系的方法,让哥哥我试一试,怎么样?”

    “好吧!我先送哥哥出去好了,一会儿黄金杖会回到兰逖丝姐姐的手中,到时你只要握住黄金杖就可以了。”真儿说道。

    风南天刚要应好,就被她送了出去,感觉就像打了个盹,风南天现自己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哥哥,你该放手了,老抓着我干吗?”耳边真儿的声音突然响起。

    风南天一愣,这才想起刚才生的事,他连忙松开了手。只见黄金杖摇晃着从平台上缓慢升起,渐渐的它朝水晶塑像飞去。

    “老大,老大,你好了没有,干什么呢?”天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原来天魔见风南天抓住黄金杖半天都没有动,忍不住过来看看。

    “没事,你别管了,看着就行了,对了,一会儿不管生什么事,你都别过来。”风南天盯着黄金杖对天魔说道。

    天魔嬉皮笑脸的道:“那是当然,我还没有笨到那种地步,就算老大你~~到了那种程度,我也不会管的。”

    风南天怎么听这话觉得别扭,他并没有理会天魔,这时的黄金杖已经回到了兰逖丝塑像的手中,水晶塑像在黄金杖的光芒下闪闪生辉。

    风南天按照真儿方才的嘱咐走过去正要伸手握住黄金杖。“住手”一个声音如炸雷一般的响起,风南天不禁停下了动作,他转过身子,只见平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这是个身体十分强壮的男人,火红色的头在他头顶根根竖起,高鼻梁,阔海口,在他的额头上长着一只红色的肉角,他身高足有一丈,浑身肌肉突起,充满爆炸性的力量,他身着一套深墨色的战甲,左手拿着一杆巨型钢叉。

    只见他拿起钢叉,狠狠的顿了一下平台,风南天能够感觉整个平台都在震动。“不管你是什么人,都给我马上滚,海神兰逖丝的原身塑像我决不允许任何人碰她。”男子用钢叉指着风南天厉声道。

    “老祖宗,不能这样啊!他就是预言中解救唯一能够解救兰逖丝殿下的人啊!”说话的正是之前已经离开的红腾族长,伴随他到来的还有其他四大祭司。

    “红腾,你不要说了,我才闭关几年,你就把海曦族弄成今日这般死伤惨众,两个刚刚杀害我族人无数的人,怎么可能转眼就会帮我们解救兰逖丝殿下,更何况,我根本不相信他们能够解开已经沉睡几千年兰逖丝封印。”红男子不屑的道。

    风南天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从红腾和四大祭司对他必恭必敬的态度上看,此人在海曦族分明辈分极尊。

    “你又是什么人,我老大好心好意来这里帮你们解这封印,你不说道谢也就罢了,还满口胡言乱语,我告诉你,你别不识抬举。否则~~”天魔可不是吃素的主,既然人家点名了招惹他,他可不畏惧。

    “两位前辈不要误会,这是我们海曦族第三代的族长烈横老祖宗,近日他老人家刚刚出关,对这件事可能不太了解,待我劝劝他。”红腾连忙解释道,他可知道两人恐怖的实力,尤其是风南天,刚才他的一击几乎把整个海曦族给翻了过来。

    风南天微微一笑道:“族长不必如此,我说过我们会尽力的”烈横见自己族人对风南天两人恭敬客气,他不禁大怒道:“不要说了,红腾,你们如果还认我这个老祖宗,那就听我的,去,把这两个人给我拿下。”

    “可是~~”红腾还想说什么,却被烈横犀利的眼神给挡了回来,红腾都闭嘴了,其他的祭司们就更不敢插话了。

    “兄台对待自己的族人倒是霸气十足啊!可我就不明白了,你怀疑别人有解救兰逖丝能力,难道说兄台自己可以解吗?要真是如此,那我们可真是自己没事找事了。”风南天淡淡的道。

    “你~~”烈横气的直哆嗦,要说斗嘴耍嘴皮子,十个烈横也不是风南天的对手。

    天魔哈哈笑道:“老大不愧是老大,就连说话都这么有水准,我老靥算是服了。”“臭小子,别以为你们一个是大魔头,一个是仙界的仙人就了不起,告诉你们,老子还没有把你们放在眼里,兰逖丝的原身也是你们可以玷污的吗?识相的,赶紧给我走,否则莫怪我叉下无情。”烈横恶狠狠的道。

    “老靥,看见没有,终于有人比你更嚣张的了,看来咱们是多管闲事了。”风南天讽刺道。“谁说的,我老靥威风的时候,他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呢?”天魔根本不正眼瞧烈横。

    “算了,老靥,他不让咱们管,咱们倒落的省心,我还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里呢?”风南天说道。“真儿,不是哥哥我不帮你,你也看见了,是有人不让我们帮啊!”他对着黄金杖传音道。

    “不要啊!哥哥,他是个笨蛋,他什么忙都帮不了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这三天内姐姐不能够苏醒,那她将被永世封印,永远醒不过来了,这个时候哥哥千万不能走啊!”真儿焦急的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哭腔。

    “我能怎么帮啊!真儿,难道你要我与他们为敌吗?要我再重启杀戮吗?我刚才已经杀了他们不少人了。”风南天苦笑道。

    “他们~,他们的命都是姐姐当年拼死救来的,死点人对他们来说算得了什么,他们现在好象是为了我姐姐好,实际上却是在害姐姐,也是在害他们自己啊!”真儿不屑的说道。

    风南天心里一动,不禁问道:“害他们自己,这话怎么讲啊?”真儿回答道:“哥哥知道海面上的天雷和海啸吧!那些只是巽风真人禁制当中最弱的一个出口,这些禁制最可怕的地方不但表现在威力上,更重要的是它们每碰触一次就会剧烈的收缩,向这里收缩,到时候,所有的禁制威力全集中在这里,你说那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风南天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情景,他当然知道那是何等恐怖的事,正在犹豫时,烈横可不耐烦了,他大声吼道:“看来你们两个是进酒不吃吃罚酒啊!那好,那就让你们尝尝我裂海叉的味道。”

    说着,烈横二话不说,就冲了过来。“老大,我去会会他,这小子欺人太甚”天魔主动请缨道。“不,这次我来。”风南天坚定的说,在这一刻,他终于做了决定,不管什么样的后果,他既然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不管是为了兰逖丝还是为了整个海曦族。

    “烈横,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吧!豳天火焱戟。”风南天穿上仙甲,再一次的召唤出了自己最终极的仙器。

    豳天火焱戟出现时所产生的热量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红腾和其手下四大祭司也不禁向后一退再退。

    烈横也是震惊于风南天居然有如此高级的仙器,但是他并没有丝毫的畏惧,只见他举叉与风南天硬拼了一记,双方互相试探了一番。“你有种跟我到海上去”说着,他就飞出了避水珠的光罩。

    风南天跟随他到了海面,只见周围海天交接的地方,天空无不漆黑如墨、电闪雷鸣。他知道那是巽风真人的禁制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天魔站在高空观战,其他的海曦族人则漂浮在海面之上,对于两人的战斗来说,那是谁也不愿意错过的精彩对决。

    风南天打算战决,他最好是在禁制来临之前顺利的救出被封印的兰逖丝,否则他只有马上放下这里的一切,然后有多远逃多远,如果他还能逃的出去的话。

    “烈横,今天一战,实在是我不得不战的一战,事后你会为今日的事后悔的,我现在最后问你一句,你可否认真的听我说几句话?”风南天很希望烈横能够答应。

    “哈哈,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怎么?害怕了啊!来不及了,老子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很不爽,圣洁的兰逖丝只相信我这样对他一生忠诚的勇士,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烈横轻蔑的道。

    风南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很明显烈横十分的倾慕兰逖丝,换句话说,他之所以对风南天如此敌视,只是因为他吃醋了。

    他不想再废话了,全身的仙力运起,金色的光芒和火焱戟的滔天烈焰相互交织着,在风南天脚下的海面突然凹陷了一个巨大的深洞,一方面那是因为风南天的仙力压迫所至,另一方面则是海水被火焱戟一肉眼难见的度给蒸了。

    烈横可不管这些,他的裂海叉到了水里,威力简直增大了数倍不止,只见他手中的裂海叉旋风般的舞起,周围无数的水柱也纷纷跟着他不住的旋转起来,渐渐的,水柱越来越大,形成一个巨大的水龙卷,而裂横自己的身形,则早已消失在了水柱当中。

    水龙卷直冲向天,它仿佛有生命一般朝风南天的方位卷去。站在高空的天魔大吃一惊,他这才知道烈横还是很有实力的,并不完全是吹牛。

    风南天眼见水龙卷的惊天威势,他也感到惊讶,但是他并没有任何的慌张,因为水火属性天性上的相克,这让风南天从地点的选择上落在了下风,但是也并不是说水就一定能够克火,光键还是要看个人的真实修为如何。

    风南天下一刻出现在了高空,“火焰斩”豳天火焱戟幻化成一把巨型长刃,从头到脚把水龙卷劈成了两半。

    被强行劈开的水龙卷轰然倒下,当中现出了烈横的狼狈身形。“狂叉裂海”烈横不甘失败,他的裂海叉舞出阵阵青芒,青芒无声无息的钻入海中,只是片刻的功,方圆十里的海域仿佛就像狂了一般,巨浪一浪比一浪高,而且都是朝着风南天卷去。

    无论风南天到哪里,海浪就跟着到哪里,他的视线完全被四周的海水所阻挡.风南天知道自己要糟糕了,现在敌人在暗,自己在明,一旦烈横攻击,自己势必成为无路可退的靶子。

    果然,就在他刚刚想到这一点时,烈横的裂海叉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还好风南天早有预感和准备,否则这一下非让他受伤不可,尽管如此,他被动的劣势还是毫无保留的表现了出来。

    随后烈横的每一次攻击都十分的突然,最让他烦恼的是裂横的身形在水中穿梭自如,自己每每好不容易抓住的机会他都可以从容的借水遁遁走。

    就这样风南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坚持了多久,任是他脑筋算尽,也想不到这一战如此的辛苦,明明他的实力在烈横之上,可是烈横偏偏不与正面相对。

    一想到周围的海水,风南天第一次感到厌恶,若不是它们的没有穷尽,烈横也不会拿海水来做文章,但是他总不能把海水给蒸干了吧!

    一想到这里,风南天突然心里一动,不能把海水蒸干,但是要把海水升温,那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他想,想到就做。

    风南天运起仙诀,他自己的身体也跟着沉入海中,他把火海豳天的仙诀释放到了海水中,再借助仙器的威力彻底散了出来。

    一时间原本冰凉的海水渐渐的开始冒出水泡来,到后来海水温度越来越高,简直就像被煮开的开水,热气腾腾。

    海面上遍布了许多鱼类的尸体,一些离的比较近的海曦族人也不堪忍受如此的温度而纷纷飞到了空中。

    “臭小子,你~~你想把老子煮熟了啊!”不远处的海面上终于露出了烈横的身形,他脸上一直在不停的滴着水,也不知道那到底是汗还是海水。

    风南天可不管这些,他趁着现在难得的机会,先偷偷在裂横的周围布下了几个隐形的禁制,随后他早已准备好的煜仙诀也随之甩出,一圈仿佛波浪一般的金色波纹向裂横涌到。

    烈横刚刚得到喘息的机会,一看风南天的攻击又到了,他当然晓得仙诀的厉害,虽然他心里常常不以为然,他身形一闪,打算遁移开去,先躲开锋芒再说。

    谁知道他这一遁移,居然被挡了回来,他这才知道周围已经事先被风南天布下了禁制,要说平常他完全可以破掉这些禁制,但是现在,他没有时间了。

    在烈横破掉禁制的一瞬间,风南天的仙诀也已经赶到了。迫不得已,烈横只有硬拼了,仙诀全面的爆了,四周的海水无不被炸的四处飞溅,无数的鱼尸更是被炸的满天飞。

    烈横拼尽全力好不容易挨过了这一段的仙诀,还没有等他恢复过来,就被风南天随后跟上的一拳砸的飞了出去,风南天的身形凭空出现在了空中的每一个角落,但是每一次都伴随着烈横惨不忍睹的叫声。

    周围围观的海曦族人被惊的目瞪口呆,他们何曾见过自己最崇拜的老祖宗今天会被人这样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再又一次的被风南天的一脚踹上天的时候,烈横终于忍不住的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我老烈服了,服了还不行吗?”

    “真的服了吗?没关系,不要客气嘛!不服再来,我还没有过瘾呢?”风南天一本正经的道。是真的服了,老弟,哦不,是上仙,请上仙饶了我吧!”烈横不禁惶恐的道。“老祖宗,你没有事吧!”红腾见两人罢手,赶紧跑过来问的道。

    “哈哈,烈小子,知道什么叫鼻青脸肿了吧!知道什么叫不自量力了吧!以后眼睛可要睁大点,别还跟小孩子似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天魔过来对他又是一番难堪的数落。

    烈横的头肿的就像个大圆球,他眯着眼睛小声应诺。“好了,老靥,你没看人家现在嚣张的样子啊!比刚才可是好多了。烈兄,方才实在情非得已,多有冒犯了,烈兄要见谅啊!”风南天微笑道。

    “不敢,不敢,上仙还是称呼我老烈的好,叫我烈兄,委实承担不起,承担不起啊!”烈横吓了一跳,吃过方才的苦头之后,他哪还有脸和风南天称兄道弟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