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七章 无欲心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七章 无欲心境

    贯晨身体仿佛被雷劈中一般,只见他激动的叫道:“是~~是风前辈吗?您,您不是回~~”“谁说我回去了,我这不是在这吗?来,我今天也带了一坛子酒,咱们三个尝尝。”风南天连忙打断了贯晨后面的话,他可不想把阎礼给吓坏了,接着他把阎礼的身份介绍了一下。

    贯晨对于阎礼只是淡淡的打了个招呼,要知道任阎礼的武技再高,他也只是一个世俗界的高手罢了,这对于以实力说话的修真者来说,是不屑交往的,因为那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若不是看在风南天的面子上,他才懒得搭理阎礼呢!

    阎礼一看贯晨傲慢的姿态,心里就有气。风南天自然是看的出来的,在修真界,强者为尊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他微笑道:“老阎啊!贯兄是个修真之人,我与他已经多年不见了,你也不要客气,贯兄,上次匆匆一别,也没顾的上叙旧,难得今天有酒有景色,不如泛舟一行,我还有话要和你说呢!”说完,他伸手一拂,船身仿佛被人推动一般,缓缓的驶向河道中心。

    贯晨顿时有受宠若惊,又恍若隔世的感觉,要知道风南天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大罗上仙,从之前的在度天门一风南天与盘虚的一战,到芳翮宫风南天真身隐现时的威临天下,再到如今泛舟河上的悠闲自在,中间不过相隔了百年的时间,但是无不透着风南天的惊天转变,那种转变不单指修为上的,更多的还有心性上蜕变。

    在逐天城时的风南天有如一把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对任何的困难都没有丝毫的畏惧,甚至往往冲在了最前面,在芳翮宫时,风南天已经成为仙人了,面对六大圣门之间的明争暗斗,他先是劝解,然后再显露真身以威慑,最后毫无留恋的扬长而去,显示了仙人脱于修真界的独特之处。

    如果说第一次风南天是入世的话,那么第二次他就是出世,至于现在的他,贯晨却丝毫不能确定,看着恬静的喝酒,忘情的欣赏周围的景色,仿佛是如此的投入,可是从风南天深邃悠远的眼睛里,却分明预示着他的心灵早已脱凡世。

    明明是入世,可是感觉上却已经出世,这就是风南天现在的境界吗?贯晨不知道,就连风南天自己也不知道,百年的经历,他更多的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被迫行为,但是他自己却有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随遇而安,仙人这两个字在带给他身份的同时,并没有让他彻底的迷失在天道的追求中,对于现在的风南天来讲,天道并不是虚无缥缈的,正相反,他认为天道是无处不在的,它就是夕阳,它就是这流水,更是无数岁月堆积的沉淀。

    他没有刻意的去追求什么,当事情来临时他决不会去逃避,同样,在他的心里也有一条自己衡量世事的标准。

    阎礼这才知道老大的朋友原来是个修真者,他一直梦寐以求想见到的人,虽然情绪激动,但是贯晨的另一句话,显然让他更是震惊。

    我不会听错了吧!就连修真者见到老大也得称呼他一声前辈难道老大也是一个修真者,而且道行还是最高的那种,阎礼心里暗自想道,他摇了摇头,可是看见贯晨恭恭敬敬的样子,分明不是装出来的。

    于是,三个人就在船上对饮了起来,俗世的酒喝进风南天的肚里,更多时候只是一种重温旧梦而已,毕竟以后的时间里,也许停留在红尘的时间只会变的越来越少。

    风南天背着手站在船头,不知道为什么,天上的夕阳仿佛一缕光镜一般,他所看见的不是刺眼的光亮,而是一片金色的混沌河流,而他却毫无所觉的在金色的混沌河面上缓缓步行,他的身体沉浮不定,却始终保持着向前走的姿势。

    不觉间,体内的灵神仿佛被触动了一般,‘他’从修炼中惊醒了过来,紫府周围居然变成了一片广阔无垠的星空,一条仿若光带似的银河在‘他’面前穿行而过。灵神仿佛受到了强烈吸引一般,‘他’迫不及待的纵身跳进银河里,自由嬉戏、欢快畅游。

    一股无形的力量从风南天身上溢出,包围着贯尘和阎礼两人。

    三人出奇的没有说话,就连阎礼也似乎专注于落日余晖那千古不断、缠绵重复的景色。随波逐流的小船顺其自然的沿河直下,穿过落日城,划过城外,直到暮色渐霭,直到余晖落尽。城外的小船依旧在漂流,越来越远。

    这是一片广阔的平原,平原上各种参天大树林立,尽管树木繁多,那也仅仅占据着平原上很小的一部分地方,在河道的两旁,灌木荆丛随处可见,在这里,一切静的出奇,只有流水孱孱的声音,偶尔还能听见灌木丛中动物奚嗦的脚步声。

    “哗”一条鱼从河面上跃起,钻入水中的声音终于把人给惊醒了。“哇!”阎礼先叫出声来,他打叫道:“天都黑了,老大,这是哪里啊?刚才我是怎么了,怎么糊里糊涂就到这里了。”“阎兄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贯晨说着,走到风南天跟前郑重的行了个礼:“多谢方才前辈的成全。”

    阎礼这次可听清楚了,他大叫道:“老大,他~~他刚才叫你前辈,我没有听错吧!”贯晨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了,风前辈不管是境界还是修为都比我高,我叫他前辈正是理所应当的啊!”

    阎礼佩服的眼睛马上转到风南天身上,“老大,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我早该想到的,那,我那两个大姐恐怕也是修真者吧!”

    风南天点点头,他也‘苏醒’了过来,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可以看透,身体轻飘飘的似乎要破空而去一般,他闭上眼睛,很想在重新体验一下那种舒适的感觉,随后他又睁开了眼睛,因为那种感觉已经完全没有了,随后他现自己的修为无端端的狂涨了一节,从现在开始,他离大罗天仙的修为就只差一步之遥了。

    “老大,你~~你太伟大了。”阎礼仿佛现宝山似的冲过去就想抱起风南天,风南天吓了一跳,他可没想到阎礼的反应居然如此强烈。

    他连忙在身前布下一道禁制来阻止阎礼的靠近。

    阎礼措不及防之下,一头撞上了禁制,虽然风南天已经把禁制的力量降到了最低,但是阎礼还是被禁制给弹了出去,方向正是贯晨,阎礼在空中吓的哇哇乱叫,要知道这是在船上,飞出船外意味着要掉入水中,正当阎礼暗叹自己要成为落汤鸡时。

    一团紫色的精芒从贯晨的口中飞出,在阎礼快要和水面接触的瞬间,精芒出现在了他的身子底下,阎礼感到身体仿佛被什么托住一般,然后他就看到自己居然凌空飞向了船只。

    当他还在惊讶于这是什么原因时,他的身体已经缓缓的落到了船板上。不过这次他可看清楚了,一团紫色的精芒绕着自己飞了两圈,对后缓缓的落到贯尘张开的手掌上。

    阎礼睁大眼睛看着,只见精芒渐渐的开始浓缩,最后出现在贯晨手里的只是一弯约有拇指大小的紫色月牙,随后紫色月牙突然在他的手掌上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

    阎礼忍不住问道:贯前辈,它是什么东西,怎么突然就消失了呢?”风南天呵呵笑道:“那不是东西,那就是修真者的所谓的重要法宝之一——飞剑,你刚才还是被它拉回来的呢!要不然你现在一定还在水里呢!”

    贯晨也笑道:“阎老弟还没有脱籍,自然难以摆脱世俗人的眼光,因此不知道修真界的法宝飞剑,也就不足为奇了。”

    阎礼满脸羡慕的望着两人,他说道:“我要是也能修真就好了。”风南天忽然提醒着说道:“贯兄在修真界也算是有名的高手了,阎兄往日不是盼望着修真吗?今天机会难得,你可不要错过了啊!”说着,他朝贯晨努了努嘴。

    阎礼马上心领神会,事实上他正有此意,只是他与贯晨毕竟是初次想识,所以不好意思开口罢了,现在有风南天在一旁示意,他的胆子就大多了。

    只见他扑通一声就跪在了贯晨的面前,不住的磕头,嘴里还念叨着:“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三拜。”他的这番动作,不但把贯晨弄傻了不说,就连风南天也是哭笑不得。

    贯晨是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风南天则没想到阎礼拜师居然在没有贯晨批准的情况下就先把师尊给叫上了,换句话说,就是霸王硬上弓。

    贯晨愣了半响,突然明白过来,他冷冷的道:“你起来吧!我还不想收徒弟,你再磕头也是枉然。”阎礼一愣,他想不到贯尘居然毫不留情的当面拒绝。

    阎礼沉默片刻道:“我知道师尊闲我资质鲁钝,不堪造就,但是徒儿修真并不单单只是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梦而已,我还清楚的记得我们四兄弟小时侯,因为战乱,父母双亡,为了生存下去,我们迫不得已走上了一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道路。杀人、逃命、被追杀,每一次的死里逃生都让我们加深了对这个世界,对人类的仇恨。”

    顿了一下,他缓缓说道:“我们四人只有相依为命,任何不耻的手段我们都用的出来,世人假仁假义,常常在给你金钱的同时,也递给了你另一把看不见的刀子。后来,我们加入了天漠,恶人在那里成群结队,但是我们反倒十分的安心,因为他们对你的不满和愤怒,从不加以掩饰,杀人和决斗在那里从来都是堂堂正正的,可是到了后来,我们渐渐的利欲熏心,渐渐的迷失了自己是非分明的本性。不过好在我们运气好,遇上了风老大。”

    阎礼看了风南天一眼。“他居然可以轻易的放过要杀他的人,放的干干静静,毫不拖泥带水,一路上他对我们完全的信任,并没有丝毫的防备我们,不但如此,他还指导我们武技和传授心法。我不想说明他有多伟大,但是我们重新成为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却不得不承认是因为受到他的感化。师尊,我十分渴望修真,为的是能够更深层次的学会做人,更为了能够在以后自己学有所成时为凡间做点事,以此来弥补我今生所犯的罪过。我知道天道艰难,唯心不易,但请师尊给我一次机会,求师尊务必成全。”阎礼激动的再次叩道。

    两人都想不到阎礼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贯晨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他的语气缓和下来道:“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的修为低微,实在是不够资格当你的师尊,你还是另找他人的好。”

    阎礼见贯晨还是不肯收自己为徒,他也没了办法,难不成还真让别人强收自己为徒吗?他不禁用求助的眼光望着风南天,希望他能为自己说句话。

    风南天知道贯晨是一时把话说绝了,有点下不来台,加上他对于阎礼也不甚了解,所以才造成了他不敢收徒的局面。

    “我看贯兄看在他一心求道的份上,就收了他吧!再者说了,他的资质也不见的差嘛!我想在你的悉心教导之下,日后的度天门必然会在他的手里更加扬广大的。你可千万看仔细了,错过了一个好徒弟想再找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啊!”风南天也帮腔道,说着,他暗地里弹指给阎礼输入了一小股极为微弱的仙力。

    贯晨一看连风南天也说话了,他不禁仔细的看了阎礼一眼,这一看让他不禁大为诧异。原来之前风南天观落日余晖,流水万物,不经意间,进入了一种无意识中的修炼境界。这种修炼境界在仙家中被称为无欲心境。

    无欲心境属于仙家修炼当中的一种至高境界,这种境界不能刻意的去追求,他要求仙人的肉身和自身的灵神必须做到一种毫无保留的放松,这样天地间的灵气才能与你进行一种互动,不是单纯的占有,而是相互之间的理解和接纳。

    灵神在一般情况下总是处于一种有意识的修炼状态,这是因为**原身无时不刻不处于一种戒备状态,从天道的追求,再到修为的不断提高,所谓天道无止境,随着修为的越来越高,灵神所肩负的使命也越来越重,适者生存,同样使用于仙人和神士。

    天道的追求在你得到凡力量的同时,往往伴随着一些负面的阻力和磨难,就好比一口密封的常年被水积满的水池,池水不停的正在加注,这时候如果没有一个出口的话,池水终有一天势必要被注满,水池最后难免积压之下暴开,而无欲心境就好比是为风南天提供了一处大小适中的缺口,调整着他在天道追求中所走的一些偏路和远路甚至是歧路,更重要的是从此以后,无欲心境已经在他的心里生了根,只要风南天的时机适合,他就能重温这种美妙的心境。

    无欲心境显然也影响了贯晨和阎礼,同样的,他们也得到了不少好处,当然,这种好处是修为越高的人好处越多。因此,贯晨才会在之前说出那番感谢风南天的话,只是连风南天自己也是稀里糊涂~~莫名其妙,他反正只知道自己的修为提升了。

    受到心境的影响,阎礼的心态也生了重要的变化,这从他幡然悔悟的一番话中可以看的出来,修真的资质一般是从两个方面的,一个就是你修道时的心态,一个就是你对于天道的悟性,这悟性又分为先天和后天两个两种,先天指的是你天生的根骨禀赋,后天主要是看你对于天道的理解程度。

    有些人一朝就能得道,有些人修炼千载也无所得,这就是指悟性的重要了。至于心态,很多修真者都不以为然,却不知道心态决定了你以后修真的结果。试问,如果一个修真者他只抱着能够多活几百年的心态,那么他修真势必畏畏尾,时间一长自己的心志必然大受打击,在这种情况下,等到度劫那一天,等待他的就只有灰飞湮灭这条路了。

    风南天及时送给他的一丝仙力,是为了帮助他去除身体上的一些杂质,锻炼他的根骨,但是仙力本身并不能从此为他所用,一是因为他**凡胎实在过于脆弱,能否承受仙力的力量还是问题,尽管对于风南天来说,那只是一小股。

    二是因为修真者修为的境界需要自己去领悟和体会,揠苗助长不但于是无补,反而会害了他。风南天十分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仙力只在阎礼的体内转了一圈,就马上被他收了回来。这种玄妙的事情,贯晨和阎礼自然是不知道的,就算是阎礼,也只是感觉到自己突然精力充沛了而已,仙力改造之后的身体效果,是会在以后的时间里慢慢的显示出来的。

    这时候的阎礼额头隐隐透着一层紫光,他之前浑浊不堪的眼睛也变地了清澈透亮,再看他的原本粗糙黝黑的皮肤,也变的细嫩光洁,贯晨大喜,他以为阎礼会在瞬间生这么大的变化,都是因为风南天的缘故,换句话说,是风南天有成全阎礼的意思。

    贯晨不禁感激的看了风南天一眼,他知道洗筋伐髓之后的阎礼,体质上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了这个做保障,可以预见,阎礼之后的修真成就将决不在他这个当师尊的之下。好根骨的徒弟自然是人人都想要的,更何况这个徒弟还是风南天这个跟他们度天门有着深厚渊源的人所郑重推荐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