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二章 天漠四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二章 天漠四煞

    “大哥,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洛小弟别有个意外才好。”初芸担心的说道。“别担心,我们先看看再说,有大哥在,能让他出危险吗?”风南天安慰道。说完,他的左手悄悄的弹出了一屡金光。

    世俗界的武者相互交手的方式是种类繁多的,顶尖的高手出手没有任何的限制,他们更多的是讲究精神意念上的攻击,这往往让一般人防不胜防,而且常常是一出手就能分出结果,这一层次的高手大多身份然,都是大6上各个国家所公认的绝代强者。他们已经能够少量的借用天地间的力量来抗衡对手了。但是这也足够他们成为凡人中的顶尖人物了。

    相比于大6顶尖的武者,中级的高手则不同,他们更多的是依靠自身积累的功力和兵器的招式上去战胜对手,实力难免因为自身的功力或者对于武器的依赖而受到更多的限制。不过这些人在大6上也算小有名气,不少的人甚至成为各国的重要将领。

    至于最低级的,那只能称之为武士了,他们的功力也有一点点,武器也整天携带着,看着好象挺威风,其实更多的只是做给别人看的。

    而黾山四煞虽然人品低劣,但是他们的武技却没有任何取巧的地方,洛天自然十分清楚这一点,天漠是什么地方,风南天他们也许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那是所有大6上穷凶极恶的人聚集的场所,尤其是天漠之中的黾山,更是凶险异常,功力低微的人要是进去,常常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四煞能够在那里落脚并且称雄黾山,这本身就就足以说明他们的实力。尽管洛天知道自己这一次凶多吉少,但是他并没有丝毫的畏惧。

    阎信的双钩还未到,洛天就已经感觉到了那股扑面而来的劲风和压力。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躲,否则失去先机的他更没有胜算了。

    洛天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把短剑,短剑交叉着架住了阎信充满自信的一击,这一击,使洛天寸的双脚脚面陷入地下,使他立告受伤,即使如此,洛天也是寸步不让,阎信实在没有想到洛天能够挡住他的惊天一击,旁人从四煞的外形面貌上,很容易的认为他们都是有勇无谋之辈,但是就是因为这一点,死在他们手下的高手不知凡己。

    阎信的实力在四兄弟当中算不上最高,但也排不到最后,同时他的心计也是最深的,从一开始他根据木屋以及码头上的传闻,就知道洛天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因此一上来表面上看四煞好象根本没有察觉的样子,但是一出手阎信就是双钩齐出,并借助腾空下击之力全力以赴杀掉洛天,如果洛天硬接他的一击,那么凭借多年的功力火候,他势必重伤,就算洛天一时的避开了,他也可以依靠抢得的先机和后面源源不绝的攻击将他击杀当场。

    他的策略和做法都没有错,但是他忽略了洛天的手段和顽强,洛天的兵器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所谓寸有所短,尺有所长,短兵器自然擅于短兵相接,所以近距离的是他的优势,正因为他知道这一点,所以一开始他就打算拼着自己受伤,也要拉近于阎信的距离。靠着这一点距离的优势,洛天充分展现了他的技艺,不管阎信如何的后退和努力,他始终无法摆脱洛天短剑的包围。

    相反的,阎信是感到缚手缚脚,他的凌厉钩法无法尽情展开,并且常常受到限制,眼见着阎信的形势越来越危险,他胳膊和大腿上的衣服已经多处被洛天的短剑划破,飕飕的凉风让他的心绪分外的受到煎熬。

    “结果可能快要出现了,小芸,你和小铃靠近一点,防止其他三人对洛天的不利。记住。非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你们真正的实力。”风南天吩咐道。

    这时,阎信打叫了一声,原来是被洛天一剑在他的胳膊上划了道口子,阎信的屡次遭遇险情,让其他的三煞终于呆不住了,任他们如何的想象,也想象不到洛天这个小毛孩居然如此的难以对付。

    二煞阎义大喝一声,他拔出了双钩,从洛天的左面冲了上去,洛天仿佛并没有察觉到阎义的靠近,“你给我滚开”半空里响起初芸的声音,随后只听见“砰”的一声,阎义的身体居然被扔出三丈远。

    其余两煞抬头一看,只见半空中初芸如同仙子一般的缓缓降落,阎义是怎么飞出去的,他们居然谁也没有看清楚。

    “老二,你没事吧!”阎礼阎智赶紧跑过去扶起阎义。“大哥,我~~我没事。”阎义甩了甩脑袋回答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阎礼糊涂的问道。

    “是那个女人,她的度太快了,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我~我根本来不及反抗,真是太恐怖了。”阎义心有余悸的道。

    同时在另一边,洛天和阎信的打斗也因为初芸的突然出手而停了下来。洛天跑道初芸的身边难以置信的道:“姐姐~你这是你干的。”初芸冲他微微一笑说道:“怎么,姐姐厉害一点不好吗?来,把这个丹丸吃下去,它对你的伤有好处。”

    四煞这时重新走了过来,他们把风南天四人团团的围住,风南天打开折扇扇了几下调侃道:“怎么?四位还不肯罢手吗?莫非是闲我这位洛天小弟赶车辛苦,你们甘愿代劳不成。

    阎信正是满肚子的火,闻言忍不住骂道:“放屁,老子给你赶车,下辈子吧!”风南天的脸一下子寒了下来,他大喝道:“好胆!小芸,去,给我掌嘴十下。”

    初芸领命道:“是,大哥”她转身对阎信冷冷的道:“你们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居然敢这么跟我大哥说话,你准备好了,别说我一会儿趁你不备欺负你。”

    说完,初芸的身形如风一般的起动,一条淡淡的影子飘过,阎信现自己仿佛陷入了噩梦当中,他下意识的伸手用双钩挡住了自己的脸,一道白光闪过,仿佛被风吹过了脸庞的感觉。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就看见了初芸依然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她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根鞭子,这时一阵剧痛从他的脸上传来。

    “四弟,你的脸!”从其余三煞的脸上,阎信顿时知道了自己的惨况。他扑通一声跌坐在地,嘴里喃喃着说道:“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四煞你望我我望你,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后悔和恐惧,原本想着能够找两个美女好好消遣消遣,谁知到却成了别人消遣的对象,现在他们面对的根本不是同一等级的对手。

    洛天望着四人呆若木鸡的样子,大声说道:“你们四个人,没事不好好的在东边的天漠呆着,非要跑到这里来,现在遇到我姐姐,算你们的运气到头了。”

    阎礼嘴硬道:“你们不就是两个人吗?我们四个要是一拥而上,看你们还嚣张。”“对,我们黾上四煞纵横天漠,何曾轮到你们来教训。”

    “你们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吗?告诉你我们是奉了天漠门主的上令来的,你得罪了我们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天漠,你们惹的起吗?”阎信赶紧把自己的后台搬出来说话。

    风南天看着四人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四煞明显的是害怕了,却偏偏还要强撑着。他上前几步,走到四煞的面前,他绕着四煞转了一圈,把四煞看的稀里糊涂的。

    随后风南天说道:“你们现在可以试试看,如果你们走的出这棵大树的影子之外,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码,否则,我倒是很有兴趣多收几个马夫。”

    阎礼一听风南天说的这大话,气急反笑道:“就你,兄弟们,你们见过天底下的傻子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吗?”“哈哈,大哥这话说的是,兄弟们以前没有见过,但是现在算是见过了。”阎义附和着说道。

    初铃粉脸一寒说道:“你们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我看你们还是先试试好了,别到时候出不去,哭爹喊娘就好。”

    “大哥,为何不干脆杀了他们,省得麻烦。”初芸不解的问道。“风南天说道:“小芸这话就不对了,你想天下的恶人何其多,数不胜数,咱们就算见一个杀一个,能杀的完吗?更何况是人总有可取之处,我们应该多给他们一些机会,再说了,咱们也确实需要几个为我们开路和打点的人,如果有这四个人的帮助,相信我们这一路上会省心许多。”

    “大哥心眼就是好,对了,大哥方才给这周围布了禁制了吗?可我怎么没有看到啊?”初芸疑惑的道,她确实没有看到风南天的动作。

    风南天冲他笑道:“所以啊!你们以后要多学习啊!呶,你们自己看,他们现在不是正在转圈子吗?

    果然,黾山四煞不信邪的就往外冲去,可是明明一脚就能跨出大树的影子之外,却偏偏怎么也跨不出去,不是他们的身体动不了,而是一脚跨出仿佛到了云雾里,四周什么都看不见,等他们拨开身边的云雾,却现自己又回到了原地,三番五次的试验都是如此,这下子可把四煞吓傻了,要真是一辈子困在这里,就算饿不死,也要被活活的憋死不可。

    洛天这回可是大开了眼界,初芸和风南天所表现出来的奇技根本是他所不能够想象的。他知道这已经不属于武技的范畴了。

    阎礼这才知道自己惹大麻烦了,四个人里最弱的洛天如果一对一单挑他们都不见得有把握,更何况是其他的三个高深莫测的人。

    “怎么了?各位,还要试吗?别着急,你们慢慢试,我布的这个小阵虽说不能持久,但是坚持个百年还是可以的,我们就失陪了,洛小弟,我们上路了。”风南天抬脚走向马车,一副马上要离开的意思。

    他这么随便一说不要紧,可吓坏了黾山四煞,百年是什么概念,那是要出人命的。黾山四煞不约而同的同时跪下求饶。“我们是混蛋,有眼不识泰山,请高人网开一面放我们一马吧!”阎礼痛哭流涕的道。

    “这么说,你们是愿意当我大哥的马夫了?”洛天高声道。四煞互望了一眼,都点了点头,阎礼一咬牙说道:“今天我们四煞既然栽了,就任凭各位差遣吧!”

    风南天摇了摇折扇,挥手间撤去禁制,他走到四煞跟前缓缓说道:“我始终相信一句话,那就是,人性本善,不管你们以往有什么大恶,我都一概不予追究,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们洗心革面,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要求流芳百世,但起码不要遗臭万年,让后世之人唾骂。”

    “好,大哥说的好,我洛天到今天总算是服了。”洛天由衷的赞赏道。风南天微笑道:“你小子没事别老拍马屁,好了,你们起来吧!不会让你们当马夫的,看你们的样子也知道不合格,你们就跟我走一段路吧!等我办完一件事情,你们想走,我也不拦你。我姓风,你们叫我一声大哥就行,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当老大呢!那两位姑娘怎么称呼,你们自己问好了,洛天,上路了。”

    “好嘞!”洛天感到浑身是劲,第一次他感到这一趟没有白来。四煞无奈起身,都是一脸的苦笑,“你们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否则就跟这块石墩一样。”初芸警告道。说着,她手里的马鞭朝石墩抽去,“轰”的一声,石墩在瞬间被击成粉碎。附带着连地下都给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坑。这还是初芸遵从风南天的吩咐,尽量压抑自己真元力的后果。

    四煞这回可傻眼了,好半响才恢复过来,阎信连忙说道:“不敢,不敢,姑娘的话我们一定记住。”“什么姑娘,以后叫我大姐,这是我妹妹,你们就叫二姐好了,真是便宜你们了,还不快走。”初芸俏脸一寒,催促道。

    四煞都感到哭笑不得,现在的结果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但是事到如今他们也只好认了。

    于是,四煞骑马护卫着中间由洛天驾驶的马车,一路向西。一路上四煞虽然免不了挨骂和吃点苦头,但是他们渐渐也习惯了。

    说到沿途的打点和对世俗人性的了解,洛天虽然有过一段的经历,但终归比较年轻,远不如四煞来的娴熟和老练,在风南天和初家姐妹均少出面的情况下,他们倒是起了很大的帮助。而初家姐妹也是一有时间就像风南天请教修真上的诸般问题,风南天也不吝啬,把自己知道的除仙诀以外的心法都传给了他们。

    洛天一路上已经察觉到三人的不平凡,但那也仅仅认为他们只是世俗界顶尖的高手而已,丝毫没有往修真界的层面上去想。

    风南天也是按照自己的打算一步一步来,有了四煞的打点,他就可以专心的修炼了,事实上到了他的这个境界,很多时候不是靠打坐修炼来提升修为的,而是靠感悟,对天地众生的理解,换句话说,是讲究心性上的自我越。当然过去的种种经历,特别是与谪仙境神器的正面交锋以及与黄金杖这件神器的同舟共济,都让他对于道的体悟受益非浅。

    何谓道,他一直在不停的探索和追求着其中所蕴涵的意义,道的含义千头万绪,有人说道法自然,世间万物皆是道,凡人为了生计不停的奔波,同时也在不停的转换自己的角色来融入周围的环境,草木的荣枯,在四季里不停的变幻,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来适应生存这条‘道’。

    修道之人心目中的道就不一样了,他们大多已经看透了红尘,所谓的金钱和权力对于他们已经没有了半点意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在他们眼里都只是眨眼的一瞬间,最后都逃不过黄沙埋骨的结局。所以他们就多了一种向往和追求,于是,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就成为了他们心中所谓的道。

    修真之人,大多可以无限借用天地间的力量,前提是自己要能承受的住,这个时候,他们的寿命通常比凡人多出了十倍。只要能够在自己将死之际度过元婴期,那么他们的寿命几乎就不受限制了,但是这一段时间他们也是丝毫不敢怠慢的,因为接下来还有一道真正的生死关卡等着他们,那就是修真者的度劫。

    度劫这一关并没有丝毫缓冲的余地,修真者修炼的进展不管如何的缓慢,总是要有面对度劫的这一天,一旦度劫失败,那么他们的‘道’也就到了尽头。

    风南天现在已经是仙人,他自然没有这些麻烦,但是正因为他是仙人,才更需要体会更深一层的‘道’。

    仙人身上的仙力,那是比修真者的真元力更凝聚纯度更高的一种的力量,他无处不在,也许是因为仙力自身比真元力更具有灵性,所以对于修仙者的要求也同样的很高。

    仙人的修为只要过一定时间的停滞不前,那么他将永远停留在现有的层次,那时,作为仙人也将变的有名无实。

    风南天并不知道仙人所追求的道又是怎样的一种道,他只是有一种紧迫感,这让他无时不刻不在严格的告戒和提醒自己。

    原天的行踪他并不急于找回,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因果和际遇,如果他有什么危险,靠着玉符的传讯,他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他现在是一门心思的想救回沅真,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能力还远远不够,他知道在上界,永远是以实力作为说话的标准的,修为的提升一方面是要靠闭关的潜修和消化,另一方面就是不停的历练自己,在各种经历和磨难中锻炼自己的心志,以期能够越目前自己的心境,这也就是他暂时逗留在天原星的原因之一。

    原本他可以选择一个人安静的闭关一段时间的,但是原天和初家姐妹的归所一天没有找到,他也很难安心的自己一个人去修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