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三章 傲双统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三章 傲双统帅

    一路的颠簸西行,终于在十五天后,他们到达了沙竹国,这个在西方算的上是大国的国家。沙竹国的经济这些年逐年的增长,因为紧挨着卫南河,所以它的贸易来往也大多通过水路来运作,同时因为经济的持续增长,也使得沙竹国内的总兵力达到了五十万,其中水兵十万,从兵力上来讲,沙竹国的兵力比绿驮国为的联军整整多出了十万,经济也优于他们,在很多人看来,这场战并不难打。

    但是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正如洛天之前所推断的那样,因为联军的死守和沙竹国水兵的缺乏,沙竹国度河西进的大计几度受阻,并且死伤无数,为此沙竹国君雷霆震怒,他处死了原来领军的将领,改由大6上赫赫有名不败统帅云傲双来全权指挥这场战役。

    风南天他们来到沙竹国都城落日城时,正值沙竹国君换帅的消息被正式公布之时。落日城的百姓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无不热烈欢呼,仿佛胜利已经到手了一般。

    “大哥,你看,我师姐在这里的声望还是挺高的吧!”随着欢呼的人流,洛天自豪的道。“哼,凡人尽是这般的无知,换做是我,一个人就能把这个国家给灭了。”“那是自然,师兄的本领绝对不是吹的,对了,师兄,我听说那个傲双小妞美若天仙,芳龄不到二十,至今仍然独身,我看她和师兄您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那是,不过她到底怎么样,还得我看过才知道,到时候让沙竹国君亲自给我主婚,你看怎么样?”“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师兄,现在时候不早了,该办我们的事去了,别去晚了,到时候又让人家唠叨。”“也是,听说那地方法宝很多,这趟我们可不能白去了,到时候一定要多捞点才是。”

    马车边上传来两个旁若无人的声音,因为人群的拥挤,马车走的甚慢,加上风南天又恰好坐在车旁,两人的谈话一丝不漏的他全听见了,风南天大感疑惑,他掀起马车的布帘,只见两个身着奇装异服的人映入他的眼帘。

    因为两人所走的方向是与他的马车同向并行的,所以风南天一眼就看清了两人的长相。只是第一眼,风南天就知道两人修真者,这是两个身材都算的上高大的年轻男子,两人都是一身华丽的长袍,左一人长脸,塌鼻、小嘴,在他的左脸上有一颗明显的黑痣,他的脸上隐现一层淡淡的光晕,风南天知道那是快要从金丹的后期跨越到通窍初期的预兆。

    右一人五官长的还算端正,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开合间隐泛蓝光,叫人一见难忘,他也是风南天最为留意的人,不说他已经达到极变的修为,光是这对眼睛,风南天就感到十分的惊讶了。

    据他所知,修真者眼睛泛蓝,必然是他把自身的属性优势挥到了极至,换句话说,就是他的真元力走的是一条完全不属于正常修真者所走的路子。

    在风南天看见他的同时,他也看见了风南天,那个人并没有表现出出一般的反映,他仍然继续走他的路。

    “大哥,你在看什么呢?”身旁的初芸道。“哦,没有什么!”他缩回了身子。“大哥,我们现在就直接去找我的师姐吗?”洛天在前边问道。

    风南天思忖片刻说道:“阎信,你去找个人打听一下云傲双的府邸,我们先去那里看看,如果她不在那里,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是,老大。”阎信应声离去。这时周围的人群大多已经散去了,洛天暂时先把马车停在一旁,“你们两个就在这里面呆着,不要出来,我出去看看。”风南天突然临时决定出去看看。当他跳下马车,现之前的那两个修真者已经不见了。

    一会儿的功夫,阎信就回来了,只听见他说道:“老大,云傲双的府邸就在离此不足五百步的地方,但是我问的人他也不能确定云傲双是否在府上。”

    风南天说道:“那好,既然离此不远,咱们就去看看好了。”云傲双的府邸坐落在落日城正中心偏西的位置。一会儿的工夫,众人就来到了这里,望着眼前金碧辉煌的元帅府,还有门口威风凛凛的八个士兵守卫,众人不禁感叹这个元帅的无限风光。

    “走,咱们去问问看。”风南天和初家姐妹说着,就上了台阶。“请问这里是云傲双云元帅的府邸吗?”风南天问道。

    “正是,你是何人?这里是元帅的私人府邸,你们如果没有什么事?最好快离开。”守卫警告道。“我们是从流云帝国前来的,我是你们家元帅的师弟,烦请守卫大哥帮我通报一声。”洛天上前谨慎说道。

    “你?”守卫怀疑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众人“等着。”说着他跑进了府内。风南天微笑道:“看来我们今天运气不错,你师姐正好在府上。”

    “小弟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云傲双了,该不会到时候她不认得你了。”初芸提醒他道。“怎么会呢?芸姐放心好了,我前年刚见的师姐,我长的这么俊,她一定会记得我的。”洛天显然心情很好,他也跟着开玩笑道。

    “就你,瘦的不能再瘦了,整个小孩子一个,毛还没有长全呢?还敢说自己长的俊。”阎信忍不住调侃道,自从两人交过一次手之后,就仿佛冤家碰头一般,总是互相挑对方的毛病。“你才是呢!肥的流油,当心哪天让杀猪的看上,把你给宰了。”洛天不服的反击道。

    “你~~”虽然明知道洛天把自己的强壮说成了肥,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好了,主人来了,洛天,交给你了。”风南天制止道,他老远就听到了脚步声。

    “小天,是你吗?”一声甜美的叫唤从门口传来。“是我,云姐姐,两年不见,你还好吗?”只见洛天应声道。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女人美的不一般啊!

    云傲双是以一身银白色的盔甲出现,一头的青丝分成两缕搭在胸前的甲胄上,其余的在身后用红丝带简单的扎了个马尾,她的眼睛、鼻子、嘴巴再到身上那白皙的皮肤和柔媚的线条,无一不配合的恰到好处。

    柔媚中透着一股英气,显然是个当断则断,决不惧怕沙场的女中丈夫。这是风南天看见她第一眼时所留的深刻印象。

    云傲双十分高兴的拉着洛天的双手不停的问这问那,洛天也一一回答,看的出来,两人的关系十分的不错。

    风南天也不打扰,他只是耐心的等待着,久别重逢自然是有很多话说的,这也是人之常情。“对了,师姐,茶点忘了,这是我大哥~~”洛天这才想起来,连忙把众人介绍了一遍。

    云傲双也觉得自己有点失礼,她走到风南天跟前说道:“不好意思,我和师弟关顾着叙旧了,怠慢了诸位,还风大哥和二位姐姐见谅,诸位请进。”说着,当先领着众人往里走去。

    风南天随后跟上,他这才现,云傲双居然有着几乎和她一样的身高,初芸姐妹显然对云傲双有着特殊的好感,两个人前,马上和她打的火热,前方不时的传来阵阵笑声。

    帅府里不算太大,但是花木园林的安排上却是紧紧有条,此时正值夏秋交替的时节,空气中不免保留着夏日里的一丝燥热。

    踏进帅府的客厅,云傲双一边吩咐下人奉茶,一边招呼众人落坐。洛天倒是爽快,一**就坐下了,四煞可没有那个胆子,这段日子以来风南天和初芸初铃三人可没少给他们点拨,只是风南天偏重于心法口诀上的,而初芸姐妹则更注重身体与武器的结合。

    尽管对于风南天三人来说,传授的只是一点皮毛,但也足够四煞脱胎换骨了,别看几个人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四煞算是对风南天三人彻底的服了,佩服之余也多了一份自觉的恭敬,现在你让他们改,恐怕他们也不愿意改了。

    “今天难得各位光临我傲双的寒舍,傲双真是荣幸之至啊!”云傲双上来就是一番客套话。“元帅实在是客气了,我等皆是无名之辈,今日若不是有洛天的引见,我们还不一定能够相见呢?风南天说道。

    “师姐、风大哥,你们就不要客套了,对了,师姐,我听说你将正式统帅沙竹国的士兵与绿驮国为的小国开战,真的是这样吗?”洛天问道。

    云傲双风目一抬说道:“没错,我刚刚接到我王的命令,正准备前去接收前方的兵权,你们就来了。”“那师姐对这一场战有几成把握?”洛天继续问道。

    “如果之前由我统兵作战,现在至少已经渡过了卫南河,可惜啊!左丞相空有纸上谈兵的本事啊,以至于我军一败再败,现在等于让我来收拾残局啊!”云傲双叹息的道。

    洛天起身在厅堂里转了两圈说道:“师出无名,士气低落,加上绿驮国联军现在大胜后的空前团结,这一战,可没有那么容易啊!”

    云傲双点点头道:“是啊!原本开战之前我是极力反对的,但是沙竹王的眼睛已经让一些奸佞之臣的花言巧语给蒙蔽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对了,小天这次来找我不会就为了来看我的吧!有什么事就跟师姐直说好了。”

    洛天看了风南天一眼说道:“是这样的,师姐,我们想到河对岸去,师姐可有办法?”云傲双一听说这话,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她疑惑的问道:“你们去河对岸干嘛?不知道那边现在十分危险吗?”

    风南天微笑的道:“我们主要是想过去找一个人,这件事实在是麻烦元帅了。”云傲双摇摇手解释道:“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要说以前,就算我手里没有兵权,但是要说护送几个人过河,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现在不同了,先不说贸然渡河,绿驮国联军的人会把你们当做奸细,单单现在那边出现的几个高深莫测的神秘人,就足以要你们的命了。”

    风南天奇怪道:“神秘人?他们很厉害吗?从哪里来的?”云傲双表情严肃的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前几日王宫里突然遭到刺客的袭击,侍卫死伤无数,若不是正巧王宫里有国师和他的几个弟子在,恐怕沙竹王的性命早就不保了。事后听宫里的侍卫们说,他们只看见了几个黑影从天而降,跟着就是漫天的剑光,只是一刹间,侍卫就倒下了一大片,更奇怪的是,同一天,我们派往对岸的探察敌情的高手,无一例外的全都遭了毒手。”

    “师姐是怀疑这两件事都是那些神秘人所为吗?”洛天问道。云傲双点点头,说道:“我是怀疑,但是**不离十,所以我不想你们去冒险,你们听说过真觉上人这个名号吗?”她突然问道。

    “元帅说的可是六十年前威震盛天大6的大剑师真觉上人吗?”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说这话的人居然是四煞中的老大阎礼。

    云傲双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正是,他现在就在沙竹国,而且正是我过地位至高无上的国师,你们若知道他和手下六大弟子在前几日与神秘人的争斗中同告受伤,恐怕就会打消渡河的念头了。”

    阎义惊呼道:“真觉上人都受伤了?怎么会这样?”风南天奇怪道:“阎老弟,怎么?你们和真觉上人认识吗?”“老大,事情是这样的,这次我们西来主要是因为奉了天漠门主之命来找一个人的,而这个人就是真觉上人。”

    阎礼补充道:“天漠门主廖雄与真觉上人多年前有过一段公案未能了结,所以这次他谴我们兄弟前来就是为了知会真觉上人一声,他不日即到。”

    风南天沉默片刻说道:“原来是这样,一连串的事情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但是有一点我大概可以肯定,那就是真觉上人与那些神秘人的实力绝对不是凡人所能抗衡的,因为他们是修真者。”

    “修真者!”风南天的话除了初芸姐妹不感到意外之外,其他人无不感到震惊。“风大哥,这世上当真有修真者吗?那仙人岂不是也是真的存在。”洛天激动的跳起来说道。

    “当然有了,修真者我们又不是没有见过。”初芸不以为然的道。“什么?大姐真的见过?”这次不只是洛天了,就连四煞的情绪也激动起来,只有云傲双还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风南天意识到初芸的话太惊世骇俗了,对于佚凡界的凡人来说,修真者等同于仙人在修真者中的地位,修真界在凡人心中那是高不可攀,极度向往的圣地。

    他连忙遮掩道:“我们也是无意当中巧遇他们的,呶!承蒙他们看的起,这身本领也是跟他们学的。”“哦!原来是这样。”洛天和四煞在明白的同时也感到有点微微的失望。”

    “风大哥如何能确定他们就是修真者呢?还有,大哥对于现在敌我双方的形势有什么高见呢?”云傲双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她谦恭的问道。

    云傲双眼的眼神充满了期待,风南天一惊,他心里暗暗告戒自己,要小心回话,别什么时候自己的老底都让人探了还不知道。

    “元帅客气了,高见可不敢当,我之所以确定他们是修真者,那是因为这些人出手的方式和威力与我见过的修真者几乎一模一样,那些剑光不是飞剑就是他们的法宝所展现的形态。至于现今沙竹国与绿驮国联军的对阵形势,我还不太了解,所以不方便下定论,我还是那句话,有了修真者的介入,一切都只会比你想象的更复杂。”风南天倒是有了几个想法,但是他没有说出来,而且他并不想插手世俗间的事。

    云傲双神色凝重的道:“是啊!沙竹国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从开始的开战计划,到现在的连遭败绩,从单方面宣布卫南河归入自己的边界,到现在修真者的出现,简直是乱七八糟,很多事情我事先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唉!”

    “师姐何必叹气呢?大不了你不当这元帅好了,向我一样,多自由啊!”洛天想当然的道。“小天尽说孩子话,姐姐这身盔甲不是想脱就能脱的。”

    “元帅,元帅”门口出现了刚才的守护的门卫。“什么事?”云傲双站起身来说道。

    “启禀元帅,国师府差人传讯,要您火过去,说是有要事相商,还说~~还说~~”“还说什么?你怎么吞吞吐吐的,有话快说。”云傲双不耐烦的道。

    “是,传话之人还说,要是元帅府上有什么从远方来的客人,请一并带去。”“这~~国师又怎么知道我府上来客人了,哦,你先下去吧!”云傲疑惑的喃喃自语道。

    “哈哈,云元帅,看来你们这沙竹国师也非等闲人物,既然如此,我们说不得要去见识一番了,我想到了那里,一切都会有个答案了。”风南天站起来豪放的道,原本他不想插手这里的事,没想到人家先一步找上门来了,他倒是被引起了兴趣。

    “大哥,我们也去看看好不好!”初铃闻言马上跳起来道。“除了我和阎礼,你们谁也不许去,都给我老实在这里呆着练功。”风南天一口拒绝道。

    初铃一听说不让她去,马上就噘起了小嘴,“那怎么阎礼可以去?”初芸不服气的问道。风南天脸上一寒严肃的道:“怎么?我这个大哥什么时候说话变的不管用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