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九章 尸繇大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九章 尸繇大法

    “是啊!您看,那么多的修真者都赶来了,我们自然也想凑凑热闹了。”霜风说这话的时候,天空上方又飞过去几个修真者。

    “师姐,咱们也该走了吧!再迟咱们可什么都捞不着了。”霜雪小声的对霜月说道。“闭嘴,有风前辈在,轮得到你们说话吗?”霜月狠很的瞪了霜雪一眼,再没有摸清楚风南天对这件事的看法之前,她可不敢随便的轻举妄动。

    “风前辈对于此次魅暗窟的重新出现,可有什么看法和打算吗?”她小心的问道,如果能够把风南天也一起带去,那么毫无疑问法宝几乎就是他们的了,试问,修真界谁敢与仙人去争法宝呢?

    “我并不反对你们去探察这魅暗窟,毕竟你们在历练自己的同时还可以试试自己是否与那些个法宝有缘,你们也不用征求我的同意,想去就去,但是出于魅暗窟所出现的位置是在沙竹国的皇宫,那里凡人众多,我不希望你们有伤害到他们的行为,具体的方法,你们自己去想,还有,不要跟我玩什么心眼,修真者的心应该是纯净无私的,你们去吧!”风南天淡淡的扫了霜月一眼说道。

    虽然风南天说话的语气十分的平和,但是谁都知道他正在怒,霜月被风南天的眼睛看的心慌意乱,她仿佛有种全身被看透**裸的感觉。

    “谢谢前辈的提醒,我们记下了,晚辈告辞。”霜月不敢停留,身形晃动间,三道剑光划破夜空,疾弛而去。

    “前辈,你真的不打算参与魅暗窟的事吗?”贯晨忍不住开口问道。风南天看了他一眼,哈哈笑道:“贯兄一定很想去吧!霄绝阁~让我失望啊!”原本他是打算观察一下霄绝阁是否符合他把初家姐妹托付给她们的条件的,可是想起方才霜月自作聪明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感到厌恶。

    阎礼这时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只听见他说道:“我的老大~~老大居然是仙人。”他仿佛仍在梦中的感觉,从第一次见风南天到现在,风南天给他的是一次又一次惊喜,一次又一次身份的巨大改变。

    风南天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身对贯晨说道:“我估计魅暗窟是不会轻易被他们打开的,这需要机缘,这样好了,贯兄还是先把我找人好了,三天之后不管有没有结果,你都可以来找我,倒时候如果我还有时间的话,不妨陪你到魅暗窟走上一遭。”

    贯晨一听大喜,他当然知道风南天的话是一种暗示,如果他能够顺利的找到原天,那么不管魅暗窟里到底能不能得到宝物,风南天也绝对不会亏了他的,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是沾了本门师叔祖渺日上人的光了,若不是凭着他与风南天之间的关系,风南天也不会屡次的维护他度天门了。

    “是,请前辈放心,那晚辈就告辞了。阎礼,跟为师走吧!”贯晨对阎礼说道。“可是,老大~~”阎礼现自己突然有些不舍。“去吧!从此以后,你的道路将与众不同,不要有什么的留恋,努力修炼,或许以后我们还有相见之日,至于你的兄弟,我会安排好的。”风南天微笑着说道。

    阎礼点点头,转身走到贯晨跟前,贯晨抓住他的肩膀,紫光亮起,下一刻,两人出现在了云层里,身影逐渐消失无踪。

    这时那股冲天而起的宝光早已散去,夜空又恢复了原来的深邃。风南天抬头望了一眼夜空中的星辰,莫名的叹了口气,只见一道金光亮起,风南天已经遁移了出去,河道上空留一支无人的空船,继续向下游飘去。

    风南天遁移到了落日城的上空,只见落日城中仿佛大乱了一般,到处火光冲天,街道上到处都是执戈巡逻的士兵,风南天吓了一跳,“不会是让绿驮国给攻进来了吧!”

    他来到皇宫的上空,只见这里里三层,外三层步满了守卫的士兵,在皇宫大门口上让出了一条宽阔的大道,那里泾渭分明的分成两股势力。

    在靠近皇宫,也就是宫门的方向站着一批人,为的正是真觉上人和一些沙竹国的忠臣良将。站在他们对面的则约有几十人,风南天大概认得其中的几个熟面孔,这些人大都是修真者,其中包括了之前他已经见过的霄绝阁主三人。处在士兵重重包围中的他们,显得镇定自若。

    风南天大敢惊讶,他隐起身形悄然的坐在了宫门口的城墙之上,只听见众人说话的声音一字不漏的传到他的耳中。

    “真觉,你这个叛徒,今天当着这么多前辈宗主的面,你居然还有脸敢在这里呆着,识相的马上束手就缚,否则有你的好看。”一个带着青面獠牙面具的汉子高声喊道。

    “真觉,你这又是何苦呢?魅暗窟的法宝那是有缘者得之,你总不能一个人霸占了吧!听我老婆子一句劝,把这些凡人劝开,大家凭真本事去拿法宝岂不是最公平不过了。”人群中钻出一个鸡皮鹤拄着拐杖的瘦小老太婆,她这一出来,旁边马上就有几个年轻的修真者主动上前搀扶着她。

    “死老婆子,没事找事,魅暗窟的法宝本来就是我们师尊先现的,凡是都讲究个先来后到的吧!凭什么要让你们分一杯羹,你们不是要进去吗?行啊!我们也不怕你们笑话,这里里外外都布满了士兵,有本事就把他们都给杀了。哈哈!”风南天认得说话的人正是真觉的大徒弟修明。

    修明的话让这边的修真者倒抽了一口凉气,要知道这个老太婆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修真界老一辈的人一提起落虔婆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落虔婆隐居在黄泉山足有千年之久,原本之前她的样子不是这样的,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沉鱼落雁,后来因为一场情变,她伤心之下不惜跳入源盐河,忍受那削骨毁容之苦,这才变成了今日这般模样。

    毁容之前的她是温柔婉约,风情万种,毁容之后她变的脾气暴躁,常常一句话就与人拼个你死我活,但是因为她的修为惊人,加上修真者又可怜她为情所伤的份上,也就处处让着她一点,这次她之所以前来,完全是受到了好友烟霞真人的邀请来为他助阵的。

    落虔婆自从情变之后,本身的名字就已经弃之不用了,这些年来随着修为的越来越高,她的脾气也跟着收敛了一点,但这并不是说她已经彻底改变了,而是埋藏的更深了而已,现在有人居然当面这样骂她,试问她如何容忍的了。

    只见她挥手拦开那几个年轻的修真者,这些人大多是她老友的门下,落虔婆颤颤巍巍的说道:“好个桑木道人,居然调教出了这样的徒子徒孙,我今天倒要替你清理清理门户。”说话间,只见她的身体突然动了,仿佛一阵风一般的吹起,原先站立的地方早就没有了她的身影,只看见半空中一弯如新月一般的月牙突然亮起斩向修明,修明料不到落虔婆说动手就动手,他也有点大意,虽说有点耳闻落虔婆的大名,但是一方面自己不大相信,另一方面他也是有所仗恃。

    修明双眼突然变的火红了起来,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他张嘴喷出了自己的飞剑,人也跟着飞到了空中,空中只见人影不住的变幻,偶尔夹杂着一两声修明的呵叱声。

    底下观战的人自动的散了开来,留下一个广阔的交手空间,只见几个前辈高手纷纷在周围布下了禁制,以期防止伤害周围的凡人。

    周围围观的士兵有的腿脚都已经在打哆嗦,有胆大的则瞪着眼睛看着众多的修真者,对于这些跟‘神’差不多的人能够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他们也感到很是新鲜,这也多少让一部分人忘了自身存在的危险。

    “咦?一个无名小卒居然能够和落虔婆斗个不相上下,桑木老道的弟子徒孙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的了。”修真者的人群中不禁有人疑惑的道。

    “没有那么简单,你看现在那小子的飞剑几乎没有防御,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还有,你们看他的眼神,仿佛走火入魔一般,一身的修为~~真元力好象狂涨了一大截。”回答的人也算是风南天的老相识,正是轩禹峰的宗主东方如风。

    霜月站在一旁也是一脸凝重的道:“不好,落虔婆恐怕要吃亏了。”旁人正想接着问为什么,半空中的落虔婆突然显出了原身,刚刚她的法宝心音月被修明给逼了回来,急切之间,她也不急多想,就把手中的拐杖扔了出去,接着,就看见她正努力的往底下窜,她想赢得一点缓冲的时间。

    拐杖毫无阻碍的穿过了修明的胸膛,但是他的飞剑也不闲着,追着落虔婆就下来了。落虔婆实在想不到修明居然不顾自己的死活要和她同归于尽。

    眼见着落虔婆就要丧生在修明的飞剑之下,这时方显出她的本领来,只见她半空中硬是扭身,一巴掌跟着就拍向飞剑,只听见一声惨叫,她的左手除了拇指外,其余四指愣是给削了下来。

    众人满以为这场战斗就要结束了,谁知道修明仿佛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他的长覆盖着脸面,双眼闪烁着的红光在黑夜当中既显眼又显得十分的诡异。

    落虔婆被这一幕彻底的吓呆了,她实在想不出来受到如此重创的修明居然还能反击。修明的身形迅快的从落虔婆的身边擦身而过,落到地面上时,他的手里已经抓着一颗鲜红跳动的心。落虔婆的元婴接着从泥丸弹跳而出,仓皇的逃向西方。

    也许是反差来的太快了,也许还是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众多修真者一下子都没有反应过来,从开始的交战到,到最后落虔婆的元婴逃走,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结束了。

    修明着看着手里依然跳动着的血淋淋的红心,一脸狞笑着道:“来吧!来达我啊!你们不是高手吗?不是都自以为是的想要夺得法宝吗?没问题,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说着,他狂笑着一把拉出了刺进胸口的那根拐杖抛在了地上,“叮当”一声,拐杖掉在了地上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众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只见修明的胸口依然保留着一个巨大的窟窿,伤口呈现一种鲜艳的红色,但是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透过窟窿,可以清晰的看到胸膛里的森森白骨。

    这时围在真觉旁边的一部分大臣早已被这血腥恐怖的一幕给吓傻了,有人惊叫着逃向宫门里,有的干脆一**做在地下起抖来,还有更没用的,直接晕了过去。

    “哈哈哈~~”真觉仿佛对这一幕的出现非常的满意,他狂笑道:“看见了吧!真悟,你永远是不会越我的,还有你们,这些一个个表面道貌岸然的大宗师,大高手,装什么装啊!想要法宝不是吗?来啊!进去拿啊!说什么为了苍生,说什么有缘者得之,放屁,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都炼了尸繇**,不怕死的尽管冲我们来好了。”

    “好你个真觉,你果然炼了尸繇**,这么说你承认师尊也是你害的了。”带面具的大汉愤怒的道。“是又怎么样?那个老不死的早该死了,我真觉论悟性和资质哪点比你真悟差了,我知道你现在成了天漠门主,手下偷偷训练了一帮出色的弟子,可是那又如何?现在我和我的弟子们全都炼成了尸繇**,你们又奈我何?”真觉狂傲的笑道。

    “真悟老弟,我看那真觉的弟子本身的修为并不高啊!怎么突然变的如此厉害,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尸繇**的缘故吗?”霜风真人忍不住向面具人也就是天漠门主真悟问道。

    真悟如何不知道霜风真人乃是修真界著名的高手,他恭敬的道:“前辈说对了,此事说来话长,今天我也不怕出丑了,当着各位前辈宗主的面,我实话实说,到时还请各位前辈为我惨死的师尊报仇啊!”

    “贤侄不要客气,但说无妨,我们自会为你做主的。”说话的正是轩禹峰的一代宗主东方如风。“大概在多年前,晚辈师尊也就是桑木道人偶然在一个深山古冢之中现了一只山怪,家师当时就追踪了下去,最后在山怪的老巢大战了一场,家师除掉山怪之后无意间在洞里现了一本尸繇**,家师当时也没有细看,就把书藏在了身上带回了桑木峰。

    后来有一次,我送茶看见师尊在翻阅此书,当时师尊再三告戒我不要宣扬出去,虽然当时只是一眼的工夫,但是我还是看出了此书的不同凡响之处,说穿了,尸繇**就是通过一种特别的修炼方法,能够短时间的加和加倍的挖掘修真者潜力的一种霸道功法。我还记得师尊的修为也就在那段时间突破了停顿多年的瓶颈,现在料想也是那书之功。再后来,又过了许多天,那天的事我差不多都忘记了,这时突然守护的弟子惊慌的跑来告诉我师尊已经圆寂了,我大感震惊,连忙跑到静室去查看。

    师尊圆寂的样子十分的可怖,我还清晰记得他当时双眼圆睁,从七窍之处流下的都是黑血,最惨的是师尊的天灵盖居然硬生生的被抓破,显然连刚生成的元婴也没有逃脱。也怪我当时昏头了,居然不知道有人在这时候已经逃之夭夭了。”

    真觉这时突然接口道:“行了,真悟师弟,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的罗嗦和懦弱,我不是说了,那老不死的是我杀的吗?你以为就你知道尸繇**的事吗?别忘了当时我可是负责打扫老不死的寝居的,我不过是选了个好时间,再用上点孓毒而已,谁让他当时正在练功的紧要关头呢?谁让他对我那么信任呢?所以啊!这种好事就只能成全我了。”

    在城头上的风南天不禁摇了摇头,他实在不知道真觉除了野心巨大之外,居然还如此的卑鄙无耻。对于之前错估他们的实力,他也是很惊讶,这神秘的尸繇**让他感到十分的意外。

    “不就是尸繇**吗?真觉,你当真以为修真界就没有人可以治你吗?据我所知,现在在场的至少就有十个人能够收拾你。很不巧,区区也算一个。”风南天对说话的人也不陌生,他正是之前差点与纤露合籍双修的轩禹峰弟子白圣川。

    真觉抬头看了一眼夜空,淡淡的道:“别急,想送死还不容易,不过,我们可没有时间和你们在这磨蹭,周围的沙竹勇士们”他突然高声叫道。

    “你们愿意自己的家园遭受敌人的蹂躏吗?你们愿意看着这些入侵的狂妄之徒在我们的土地上大肆掠夺,然后高昂着头扬长而去吗?勇士们,现在就是你们保卫国家,保卫家园的关键时刻,来吧!拿出你们的热血和忠贞,将眼前的这些入侵者赶出沙竹国土去。”说着,他示意一旁的弟子开始行动。

    只见真觉的几个弟子纷纷用自己的手法向周围的人群射了几道暗光。“啊!”几声惨叫相继传来,人群中倒下几具士兵的尸体。

    沙竹国的士兵纷纷大叫着慌乱起来,“为了沙竹国的将来,大家战斗吧!”真觉大声喊道,这时人群中的士兵仿佛找到了目标一般疯狂的向修真者起攻击了。

    真觉阴冷的暗笑起来,他的目的终于达到了,修真者并没有被这突然的袭击搞的大乱,几个高手几乎在瞬间就布下了防御阵,还有的修真者则干脆飞到了空中。

    守卫的士兵虽然也知道他们的神通广大,但是一方面对于真觉这个国师太过崇拜,本能上更愿意去相信他。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真觉的手段确实高明至极,之前漂亮的演讲和之后暗杀的士兵完全调动了士兵的情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