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五章 互逞机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五章 互逞机心

    “家师平日里对这芝耳露那是呵护有加啊!今日也算二位客人面子大,平常人就算是沙竹国君也休想成为家师的坐上宾啊!”旁边的修明话中有话的道。

    “修明,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去,到外边守着。”真觉上人转脸对风南天说道:“让二位笑话了,小徒口不择言,两位不要见怪。这芝耳露凡人喝了,不但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保证其一生百病不生!就算是修道之人喝了,那也是获益非浅啊!”

    又来了,风南天心里暗道,他当然知道真觉上人说话的用意,他也不点破,他淡淡的道:“尝过了国师的佳酿,现在就来聆听一下国师的高见好了,国师有话直说无妨。”

    真觉上人呵呵笑道:“风老弟果然爽快,其实今天我请二位前来,是有事要劳烦二位襄助的。”云傲双惊讶道:“国师有通天彻地之能,我们还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啊!”

    “自然可以,我想要求云元帅在统帅沙竹国与绿驮国联军的战斗时,尽量不与其正面交锋,当然,如果可以,必要时可以撤退,你们只需要守住自己的边界就行了。”真觉上人淡淡的说道。

    云傲双对于真觉上人的想法大感震惊,她几乎不感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忍不住问道:“这是为什么?难道国师不知道这场战争已经没有办法停下来了吗?现在敌军连番胜利,士气空前高涨,大有反攻我沙竹国境内的趋势,反之,我军经历几次败战,士气大为低落,加上伤员正不断的增加,就算退一万步讲,要和对方谈和,也得需要几场胜利才能把主动权掌握在手里,要是按照国师的方法,我军消极抵抗,万一让联军攻破我军的沿河防线,那可是要严重威胁到整个沙竹国民的安危存亡啊!”云傲双越说越激动,情绪几乎有点不克自制,她实在想不明白国师怎么会冒这种大不韪来要求她做这件事。

    “傲双,不要激动,我们来听一听国师的理由如何?”风南天安抚云傲双道。他完全了解云傲双现在的心情,但是他相信真觉国师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真觉国师缓缓说道:“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理由,但是这个理由元帅最好还是不知道的好,相信我,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云傲双这时突然说道:“难道,难道前几次我军的失利也是~~不会的~”她本来想说前几次沙竹**队的失利是否也是他暗中授意的,后来又觉得这实在过于荒谬,所以才有了最后的一句话。

    “没错,那些都是我授意的,别误会,那些被砍头的将领都是心甘情愿的,这中间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当然,元帅的生命我是无论如何都会保护好的。”真觉上人说道。

    云傲双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只听见她坚决的说道:“如果国师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请恕傲双我不能从命,国师要如何拿我问罪我都认了,但是要我拿千万沙竹国民的生命来开玩笑,我办不到。”

    “好,果然是沙竹国的无敌统帅,立场坚定,一切以国民的为出点,唉,如果可以选择我自然不想看到国民的伤亡,也许你不相信,我甚至厌恶战争,但是,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我现在能够说明的是,这些前因后果一切的一切都跟那天皇宫里出现的神秘高手有着莫大的关系。”出奇的,真觉国师并没有因为云傲双的无礼而震怒,他反倒赞叹起傲双来。

    “修真者吗?国师不是已经把他们击退了吗?”云傲双惊讶道,虽然她对于神秘人是修真者的身份事先早已知道,但是经由真觉国师亲口承认,这显然还是带给了她一定的震撼。

    “没错,修真界的修真者,也许你也早已猜出来了,本座也是修真者,相信修真者的力量你也有所耳闻了吧!就算你知道了真相,但是你们还是无能为力的。本师在沙竹国一呆就是几百年,亲眼目睹当时还要靠依附大国才能生存的弹丸小国展到今天的强盛大国,要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我与沙竹国开国之主更是情同手足,我曾经答应过他,沙竹国要是灭亡了,可以,除非踏过我的尸体。”真觉国师平淡的道,但是听者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话语里的坚定,还有对沙竹国强烈而深厚的感情。

    风南天这时候说话了,他问了一个问题,“国师说了这么多,却并没有关系到我,不知道国师可否加以说明,以解我的茅塞。”

    真觉国师十分仔细的看了风南天一眼,他缓缓说道:“风老弟尽管提问,我所知道的,决不对你有任何的隐瞒,因为事后我需要你全力的帮助。”

    风南天微笑道:“国师严重了,我乃一介布衣,一没权利,二没兵力,国师所要求的帮助恐怕我是爱莫能助啊!”

    “风老弟客气了,如果我没有料错,老弟你也是修真界的人,以我现在的修为还不能看透的人,老弟的修为可想而知,要说你不能帮我,那天下还有谁能帮我。”真觉上人毫不犹豫的点出了风南天的身份,他是看出了风南天非同常人,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风南天居然是个被神界正式授封的大罗上仙。

    风南天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完全瞒得了他,只要不让他看出己是仙人就可以了,因为他不想造成轰动,更不想在自己的事情没有办完之前就被仙人的身份所牵绊。

    修为到了他现在的地步,世俗界的事他已经没有了像以前那样的热衷,他只想好好的把原天他们安排好,然后自己悄无声息的离开。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再笨也知道真觉上人让他帮忙的事是与修真者有关了,他问道:“我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国师是如何知道我要来的,还有万一国师所要求的事我帮不上,国师又当如何?”

    真觉上人缓缓起身道:“不知道风老弟听说过一种叫测天术的奇术没有?”“测天术?”风南天讶异道。“怎么,老弟知道这种奇术?”这回轮到真觉上人惊讶了。“哦,曾经听别人讲过,听说他能够准确的预测未来生的事情。”风南天想起沅真被抓回天界之前与自己说过的一番话,其中他就提到过测天术。

    “确有其事,但是测天也是逆天,势必受到天谴,因此测天之术的应用都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多年前,我偶尔得到一只残破不堪的龟壳,那上面记录的就是测天之术,我明知道修习测天术是要受到天谴,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对于未来的渴望,尽管龟壳残缺不全,但我总算是摸着了测天术的一点门道,说来你也许不信,迄今为止,测天之术我也就用过两次,用完第一次,我的修为就从元婴后期直接降到了金丹后期,第二次,也就是这一次,整个沙竹国包括我和其他的一些修真者都被这件事牵扯在内,后来我迫不得已又动用了测天术,当时预测到的结果是,能够拯救我们的人最近将出现在元帅府,测天之术的残缺让我备受折磨,我想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修真者加上我并没有学到完整的测天术,天谴对于我的惩罚也许将更为严重。”真觉上人满脸无奈的道。

    风南天点点头说道:“没错,测天之术是要以施术者的生命作为代价的,这件事很难论谁是谁非,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国师的修道之心并不坚决啊!”

    真觉上人老脸一红,他叹了口气道:“是啊!老弟说的是,但是,现在实在是别无他法,我总不能现在甩手不管沙竹国的事吧!”

    风南天起身对真觉上人道:“不管是国师的事还是沙竹国的事,我都没有兴趣知道,谢谢国师的芝耳露了,我先告辞了,至于你和云元帅的事我将守口如瓶,你们继续谈。”

    真觉上人显然没有想到风南天说走就走,就连云傲双也是措手不及。真觉上人眼见无法挽留,不由的怒声道:“风老弟当真的一点面子也不给本座吗?”

    风南天停住脚步,却并没有回头,只听见他的声音缓缓传来,“国师至今话里仍有许多不实之处,动机显然值得怀疑,其次,国师安排四大弟子守护周围,名为防止别人进入,不如说是对我们两人的一种威慑。有这两点原因就足够了,怎么国师不会打算是强留我不成吧?”真觉上人的声音仿佛变了样,他阴冷的道:“是又怎么样?实话告诉你好了,刚才的芝耳露里已经被我下了孓毒,你看看,云元帅就知道了,你还自信走的出去吗?”

    风南天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云傲双双眼紧闭,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睡了过去,他走到云傲双的面前,仔细的看了一眼,“放心好了,她只是睡着了而已,但是三天之内没有我的解药,她就永远醒不过来了,风老弟,我知道你还在坚持着,没有用的,这孓毒我自信就是仙人都束手无策,只要你答应帮我一件事,我马上给你解药,同时也放了这小妞,如何?”真觉上人阴森的问道,他的神情仿佛在刹那间转变成了另一个人。

    风南天查看了一下自己,现自己体内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仙人毕竟不是凡间的人,不死之身并不是说着玩的。他暗自盘算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先套出真觉上人的老底在说。

    风南天假装愤怒的道:“你到底想怎么样?请直说,须知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好欺负的。”真觉上人当然以为风南天是在说场面话,也不以为意,他摇摇头道:“实话告诉你好了,风老弟,之前我所有的话都是真的,但是惟独有一件事是假的,那就是,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魅暗窟这三个字。”

    “魅暗窟?”风南天奇怪的道。“没错,魅暗窟是一处修真者的遗址,很久以前,曾经有无数的修真者为了争夺一件修真界的奇宝而在那里相互死斗,可是最终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出来过,许多年后,我无意中现了这个魅暗窟,可是我却无法进去,那里禁制重重,我一个人实在是力有未逮,正在我尽力想办法时,我最小的徒弟也就是老七,居然无意中在外边把魅暗窟的事给泄露了出去,因此引来了众多的修真者,我一气之下,就把老七给杀了。”

    风南天心里不禁暗骂真觉上人心狠手辣,他疑惑的问道:“你千方百计的想进入魅暗窟,不会是觊觎里边的奇珍异宝吧!可是那又与沙竹国和绿驮国联军双方的战争有什么关系?”

    真觉上人怀疑道:“老弟不会不知道修真界的规矩吧!修真者除非必要,否则是不能插手俗世间的事的,更何况现在这里修真者已经有不少人正在出现,为了避免六大圣门的察觉,我们当然有必要动一场战争来掩饰自己。”这一点,我和其他的修真者是心照不宣的。

    风南天讥讽道:“你以为这样六大圣门的人就不会知道了吗?真是一厢情愿啊!”“我们当然知道这种情况不能瞒多久,但是对于一个修真者来说,有谁能够抵御法宝的强力诱惑,更何况那里很可能还有一些修真前辈所遗留的修真典籍,一旦我们得到它们,立刻远遁他方,找个无人知晓的星球闭关修炼,到时候还怕有人找的到你吗?”真觉上人反驳道。

    “就为了这些所谓的修真法宝,你就不顾一切的动战争,你费这么大的心思,觉得自己最后能得偿所愿吗?”风南天对于他的做法实在不感苟同。

    真觉上人哈哈大笑道:“以前我没有把握,但是你来了就完全不同了,老弟就是进入魅暗窟的关键,因此只要我跟着你进入,势必将有所收获。”

    “国师还是把云元帅救醒的好,这件事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万一她有点什么事,我想国师也不好向沙竹王和万千的国民交代吧!”风南天淡淡的道,他相信真觉是不会把云傲双怎么样的,不是因为他不敢,而是他需要取信自己,争取两人间的更好合作,至于真觉所说的他是进入魅暗窟的关键,他并没有在意。

    真觉上人大喜道:“老弟是答应了,那好,修明,你先送云元帅回去,路上你把这解药给她服下。”门外的修明应声进来,他从真觉手中接过解药,便扶起云傲双出了门。

    “国师为了这魅暗窟可真算的上是煞费苦心啊!是了,我差点忘了,我的一个朋友从天漠给你带来了一个很不错的消息,国师是否有兴趣听一听啊?”风南天说道。

    “天漠?”真觉上人的脸色突然间变的凝重起来,只听见他着急的问道:“老弟请说?”风南天一看真觉上人的脸色,就知道这其中必定有所因果,他缓缓的道:“他们来此是为了转达天漠门主的的口信,天漠门主将会在近日之内到达落日城,到时将与国师做个彻底的了断。”真觉上人脸色大变,他嘴里喃喃的道:“好个真悟,这么多年,他到底是憋不住了。”

    风南天淡淡的问道:“看来国师惹的麻烦还不少啊!”“真觉上人看了风南天一眼,随后恢复正常道:“所有的麻烦都不可怕,只要能够进入魅暗窟,得到里面的典籍和法宝,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老弟,你我现在可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我想这个道理你一定是在明白不过了吧!”

    风南天假装无奈的道:“算我今天倒霉,你说吧!我们什么时候去魅暗窟,对了,魅暗窟到底在哪?可别让其他人给捷足先登了才好?”

    “老弟放心好了,我可以大概的告诉你,魅暗窟就在沙竹国境内,但是确切的地址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到时候你就跟着我走就是了。”真觉得意的笑道。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你所教的笨蛋弟子把消息泄露给了别人,你想别的修真者会充耳不闻吗?我看啊!到时候的场面可是热闹喽!”风南天讥笑道。

    “这倒是个麻烦,前几天皇宫里就突然出现了几个修真者,虽然最后被我击退了,但是这显然是个不详的预感,看来我们需要好好的合计合计了。”真觉点点头道。

    风南天又给他泼冷水道:“最近没有修真者再找国师的麻烦了吧!你说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正在守株待兔,只要你我出现在魅暗窟的遗址之前时,我敢肯定那也就是我们两个毙命之时。不知道国师对此以为然否?”

    “老弟是说?他们正潜伏在这四周,目的就是希望我们给他带路,没错,我怎么没有想到,那我们现在岂不是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老弟,你看这可如何是好?”真觉上人越想越有可能,他不禁没有了主意。

    风南天差点没笑出声来,真觉上人毕竟是个修真者,说到动嘴皮子耍手段又如何是他的对手,只听见他一本正经的道:“此事麻烦,容我想想,这样好了,我先回去,国师可否把我这孓毒先给解了?要不你我的合作又如何能够同心呢?”

    真觉上人犹豫道:“这~~这个~~”“我现在人在国师这里,外边监视的人自然认为我是国师的同党,在这种情况下,国师认为我会笨到一个人去面对他们吗?再说了,奇珍法宝谁不爱之,我又怎能例外呢?好了,话说到这份上,是合是散,国师一言可决。”风南天装做不耐烦的道。

    “老弟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还会不信任你吗?给,这是解药,你服下就能把孓毒给解了,明日我登门造访,咱们好好商量一下魅暗窟的事情。”真觉上人连忙递上解药道。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