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八章 星空弥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八章 星空弥霞

    “好,这个徒弟我收下了。本门没有那么多的规矩,阎礼,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度天门第一百二十七代弟子,等你筑基完成,为师自然会赠送你一把代表本门身份的法宝飞剑。”贯晨点头终于答应收下了阎礼这个弟子。

    “啪啪”风南天鼓掌的声音响起,只听见他说道:“恭喜恭喜,恭喜贯兄收了这么一个好徒弟。”阎礼转身来到风南天面前郑重的行了一个礼说道:“谢谢老大了。”

    风南天微笑道:“这是你的机缘到了而已,我并没有帮你什么忙!以后记得要努力,老大相信你会有出息的。”

    阎礼感动的点了点头。“风前辈,这次您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您和那个真觉上人有什么关系嘛?”风南天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开玩笑的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你可是跟踪了我半天了啊!怎么,想刺探军情啊!”

    贯晨尴尬一笑说道:“哪里!前辈的隐身之术又岂是我所能看透的。”他不忘拍了风南天一把。风南天不以为意,他问道:“这个真觉你们很了解吗?为什么要盯着他呢?”顿了一下,他补充道:“我与真觉也是刚认识的,此事说来话长。”接这他便把方才在皇宫里与真觉上人对话的事说了一遍。

    “他果然知道魅暗窟的确切地址,这小子为了宝贝,可算是胆大包天了,居然感威胁前辈,真是不知死活啊!”贯晨不屑的道。

    风南天说道:“按照你的意思,这魅暗窟是确有其事了,如果是这样,修真界像真觉这样想获得法宝的人恐怕不怕少数。”

    “好的法宝谁不想要,只要靠自己的实力和正当手段取得,修真界是谁也不会说什么的,问题是现在居然有不少的修真界为了掩饰自己的目的,不惜干涉和挑起世俗界的战争,这样的话问题可是十分严重了。我这次来就是奉了六大圣门的密令,前来调查此事的真相的,前辈这么一说,看来是证据确凿了,现在缺的就是要找到参与的具体人数就行了。”贯晨分析道。

    “我以为修真界还没有觉呢?其实这些年大6上因为禁制的解除而引的战乱确实不在少数,我想修真者在暗中或多或少都有参与,为了大6的人民能够早日的摆脱战乱,修真界应该联合起来,捐弃前嫌,大家各自为造福大6人民出一份力,不要忘了,修真界的基础在佚凡,你们可是唇齿相依的。”风南天思忖片刻,说道。

    “前辈的话实在有理,可是要做起来,可不太容易,六大圣门在多年前的恩怨虽然由前辈出面化解了,但是要想再重新联合起来,恐怕~~~恐怕仍有芥蒂。”贯晨担忧的道。

    风南天微微愠色道:“修真者之间哪来那么多的仇恨,如果连这个都放不下的话,还谈什么修真,贯兄~那依你的意思呢?”

    贯晨见风南天隐有怒气,他不禁惶恐的道:“其实要他们捐弃前嫌也不难,我觉得眼前就有一次绝好的机会。”

    风南天疑惑道:“哦!是什么好机会,不会是这个魅暗窟吧!”他脑海里突然灵光一现。贯晨不禁大为佩服风南天的机智,他分析道:“前辈你想,这魅暗窟乃是上古修真的一处遗址,它在修真者心目中所占的分量可不一般啊!据我所知,近日之内,各大圣门的高手都将纷纷前来,到时候只要有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出面联合他们,我想这层芥蒂也会无形当中被解除的。”

    风南天隐隐知道了贯晨的意思,他不禁装傻道:“噢,原来你有这个打算啊!可是你准备让哪个高人出面呢?”贯晨望了风南天一眼,见他没有表示,他硬着头皮说道:“贯晨以为,此人非前辈莫属了。”

    一旁的阎礼听的稀里糊涂,但是有一点,他倒是听的十分明白,那就是风南天在修真界中的地位还不是一般的高。两人的身份都比他高,他插不上话,只好在一旁仔细听着。

    风南天见贯晨还真提到了自己,他笑道:“这件事我看着办好了,我在这里还要逗留一段时间,待魅暗窟的事解决了之后,我才会走,贯兄,可否帮我一个忙?”风南天突然问道。

    贯晨连忙惶恐的应声道:“前辈太客气了,前辈有何吩咐尽管说好了,贯晨一定尽力办妥。”

    “也没有什么大事,我需要你帮我在西方找一个叫原天的修真者,他是我的弟子。”风南天说道。“好,我知道了。请前辈放心,本门弟子遍天下,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贯晨满口答应道,“只是不知道到时如何才能找到前辈?”

    “噢!我最近会暂时住在落日城内的元帅府上,你有什么线索可以随时通知我。对了,问你一件事?纤~~纤露她最近可好?”风南天突然问道。

    “承蒙您的惦记,我听一个朋友说,纤露师妹最近在闭关潜修,我想出来时,应该可以正式突破天照的境界吧!说起来还是要多谢前辈当年留下的萑笺叶,它让我们更具体的了解了自己所处的境界,我从没有想到过,原来境界也是可以这样划分的。”贯晨由衷的感谢道。风南天点点头道:“那就好,看来这一点你们干的不错,原先你们的心法有点残缺,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是现在你们通过重新学习改进了就好,要知道起步的不稳,就意味着度劫时的湮灭啊!”

    他走到船的另一边,望着已经星光闪耀的天空,他十分向往的说道:“真是美丽的星空啊!贯兄,星空可也是天道修行的一部分啊!那里正有着无数神秘的事物在吸引着我们呢!”

    阎礼这时憋半天了,总算逮到一个说话的机会,只听见他说道:“可不是,星星就是美丽,不过我们随时可以摘到啊!”风南天和贯晨都诧异的望了他一眼。

    阎礼得意的笑着,他指着不远处树林中飞舞的萤火虫说道:“呶!那不就是另一片星空吗?”风南天转头望去,他不禁大笑道:“果然是另一片星空,贯兄,你这徒弟厉害啊!”

    贯晨望着船只和后方的萤火虫擦身而过,正想回答,只见远方的突然冲起一到刺目的金光,仿佛平地而起一般,金光散射着映照星空。

    金光里透着五彩斑斓的花纹,花纹相互交杂着不断升向天空,然后又如同烟花一般的不断落下,明明场面壮观,却寂静的毫无一点声音传来。

    阎礼目瞪口呆的看着这道金光,他双手抱着后脑勺,嘴里喃喃的道:“我的老天,这~~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这么好看?”

    风南天双目亮了起来,有如实质一般的一即收,他惊讶的道:“奇怪了,金光居然于沙竹皇宫,这是什么法宝,乖乖,这么厉害。”

    贯晨脸色却凝重了起来,他说道:“没错,是顶级的法宝所散出来的弥霞之光,方圆千里,有这种法宝的地方只有一个。”

    “魅暗窟”风南天和贯晨同时说道。“看来这魅暗窟离出世的时间是不远了。”贯晨说道。“这魅暗窟到底是什么来历?你们之前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地方吗?”风南天疑惑的道。

    贯晨叹了口气说道:“听说魅暗窟原本是当年一位得到飞升的前辈所遗留的洞府,那位前辈名叫赫连魅,她飞升之后,曾经留下了无数威力强大的法宝,当时许多修真者闻之都纷纷前往,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修真者竟然触动了赫连前辈当年在魅暗窟里布下的禁制,一时间地动山摇,所有的外出路口都被禁制封闭,没有一个修真者能够逃的出来,而魅暗窟也同时深陷入了地下。从此,魅暗窟与修真者就被尘封在了地下整整九千年,一直到今天才又有了关于它的传言。”

    “九千年,我的乖乖。”阎礼差点被吓傻了,他好奇的问道:“师尊,你怎么对当年的事知道的那么清楚,你当时在场吗?”

    风南天笑道:“恐怕贯兄当时还没有出世呢?我想,这些事实大多上应该是推测之后而得来的,我说的可对。”

    贯晨点头道:“前辈说的没有错,事实上到底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不过现在不知道,并不代表我们以后也不知道,你们看,宝光不是正给我们指引着方向吗?现在一定有很多修真者在往这里赶呢?”

    这时从遥远的天边飞来三道亮光,“看来还真是让你说对了啊!”风南天说道。只见亮光越来越近,已经能够看见是一蓝两白两道剑光。

    “咦!还是三个高手呢?”风南天自言自语的道。

    “是霄绝阁主霜月真人还有冰火双剑二位前辈莅临了,风前辈,我们要不要让他们下来。”贯晨请示道。风南天本想拒绝,可是突然又改变了主意,他点点头道:“你上去迎接一下好了,我在这里等他们。”

    贯晨应声跃起,飞剑自动化成一团紫芒裹住他的双脚,“起”只听见贯晨低喝了一声,他的身形凌空飞起,转瞬之间就到了天上。

    “阎礼啊!怎么?是不是很惊讶,这就是修真者,遨游天地只是他们本领当中最简单的一部分,放心好了,你以后也会有这么一天的。”风南天见阎礼满脸羡慕的望着上空,不禁笑着安慰他道。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四道剑光就落在了船头之上,顿时现出了四个人来,除了贯晨之外,其他三人是两女一男。那个男的最是显眼,尤其是他那一头光亮的脑袋,他身穿一袭绿色的短袍,眉粗眼大嘴阔,在他的左耳上挂着一个粗大的金色耳环。

    在他的左方则是一个身穿华衣、娇小玲珑的俏丽女子,她身高不足一百六十公分,柳叶眉,一对眼波流盼之间闪闪生辉,仿佛会说话一般。

    在她的旁边则是一个身着雪白衣裙,梳着高髻的美貌女子,在她的额头上箍着一枚闪闪光的蓝色宝石,在宝石的映衬之下,更显她不食人间烟火的独特气质。只听见她檀口微张,有如清音一般的话语响起:“贯晨,你说的要见我们的人就是他吗?”

    从她的话中,风南天知道了贯晨并没有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们,他很满意贯晨的做法,这显然是处于一种对他的尊敬。

    他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的道:“贯兄,这位可是霄绝阁主霜月真人吗?”贯晨不敢怠慢,他回答道:“正是,这两位是霜风和霜雪二位真人。”他指着光头男子和娇小女子道。

    “传说六大圣门中霄绝阁一向是甚少驻足人间,就连修真界也很少见宵绝阁的弟子出来走动,今天有幸见到宵绝阁主,实在是不容易啊!”风南天早听说过宵绝阁的大名,只是他们真正的领导高手却几乎一个也没有见过。

    “阁下到底是谁,须知我等还有要事,在此实在不便多做逗留。”说话的是正是霄绝阁的霜风真人。能让贯晨如此恭敬的人,显然并不是个可以怠慢的角色,虽然他受不了风南天现在所表现的傲慢态度。

    霄绝阁主霜月真人则一开始就对风南天和阎礼两人进行了一番探测,在确定阎礼只是个凡人之后,他的注意力完全转到了风南天的身上,可惜的是,任凭她如何的努力,风南天的修为她始终看不出来。

    “贯师侄,这个人到底是谁啊!你也不给我们介绍,难道你把我们请来,就是为了让我们在这里干站着吗?”霜雪突然插口道,她自然懂得风南天不愿意轻易说出自己的身份,否则刚才就不会去绕圈子了,原本动手也是一个探测身份的方法,但是贯晨对于风南天的恭敬态度,让她们在动手之前也不得不慎重考虑后果,既然如此,不如把压力转到贯晨这里,毕竟他们名义上也算是贯晨的长辈。

    贯晨看了一眼风南天,见他没有表露出丝毫赞同或是认可的表情,他也是聪明之人,只见他话锋一转,指着阎礼说道:“忘了给三位真人介绍了,这位是我刚收的入门弟子,阎礼,阎礼,还不快上来拜见三位前辈。”

    阎礼对于修真者有着莫名的崇拜,只见他必恭必敬的朝三人施了一礼说道:“弟子阎礼拜见三位前辈。”

    霜月三人没有想到贯晨居然拿出阎礼做为挡箭牌,霜雪为此大怒道:“你,好你个贯晨~~”她一气之下,居然把怒火撒在了河水中。

    只见一道冰寒之极的蓝光从她手中飞出,随后蓝光一分为三,毫无保留的射在船前的河道中,原本平静的河道先是仿佛被静止了一般,接着河面上突然陷下去一大块,随后“轰”的一声,河水暴涨,水柱冲天而起足有十丈来高,而此时原本就离水柱不远的游船自然免不了要受到波及,疯狂奔涌的水浪从高处向游船直压下来,阎礼使劲的运功到自己的双脚不让自己离开船板。

    游船在不停的打着转,百忙中阎礼现游船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来到水柱之下,看着冲天而起的水柱在达到最高点时,正在回落的过程中,最惨的是他现其余的五个人包括他的师尊贯晨居然还是一动不动,仿佛不知道游船随时有覆亡的危险。

    阎礼不禁心里暗自祷告,他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水珠溅在脸上时那种深疼的感觉。

    风南天不禁哑然失笑,他不得不承认霜雪的这种试探方法很有效,事实上他并没有打算隐瞒什么,只是因为受到无欲心境的影响,他现在心情大好,所以忍不住和三人开个玩笑而已,只见风南天左手一挥,一抹金光从他的手中散开,仿佛一层薄薄的金纱一般不但把游船整个的罩在了里边,而且还托在了半空中。

    这时下落的水柱也已惊天之势砸在了金纱之上,点点的水珠在月光下纷纷溅起,逐渐落下,河道中响起一阵仿佛急促落雨般的声音。

    阎礼惊讶的张大嘴巴,看着风南天手里的一团金光,再看了一眼周围逐渐弱小的水滴,“老~~”看见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他差点叫出声来,随后他赶紧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嘴。

    风南天这一出手,霄绝阁的三个高手就是再笨,也知道了风南天的真正身份。霜月更是惊的叫了起来,“大罗上仙,风前辈。”虽然风南天并没有穿上仙甲,但是额头上金星的显露无疑暴露了他的身份。

    霜月不禁暗骂自己,早就听说这一界最近出现了一个仙人,可是她总以为仙人已经回到仙界去了,这让她把风南天是仙人这个可能性给排除在外了。

    修真界现在对于风南天那是又敬又怕,敬的是他的大公无私,多次拯救修真界于危难,怕的是万一惹脑了他,不管是对修真者还是对整个修真界,那都是一场灾难。

    “你们对我可是够熟悉的啊!看来以后我还是少抛头露面的好。”风南天不禁有点自嘲的道,的确,一个仙人过多的干涉修真界的事,就好比大人插手小孩子的事,虽然事情可以圆满解决,但是反之,也让孩子对你产生依赖性,并且逐渐失去对自己的信心。

    “风前辈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有现在的修真成就,还不都是拜您所赐吗?对您,我们只有尊敬,我们还想在您的领导下呢?只是我们也知道这不现实。”霜雪马上说出一大堆的好话。风南天自然听的出来她这话有点言不由衷,但是他也没有反驳,他淡淡的说道:“三位这次而来,是否为这冲天的宝光啊?”说着,他收回了仙力,游船也稳当的落在了河面之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