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十一章魅暗仙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十一章魅暗仙窟

    四个尸王咆哮着冲了上去,他们疯狂的攻击着修真者,最恐怖的是在这里他们居然丝毫不受地气的影响,腾空而起的他们追的修真者是无处可逃。

    还好,这时后方跟踪他们的修真者也已经及时赶到,他们的加入,及时的抵挡住了尸王的反扑,五个尸王,十几个修真者一时间再一次陷入了激战。

    鹤衣一侧身躲过了尸王的一个骨刺,他一边加紧催动飞剑,一边向方才五个修真者中的其中一人问道:“宏德,怎么你们师兄弟在这里,你的师尊和其他人呢?”

    宏德是个高大健壮的年轻男子,他闻言回答道:“启禀前辈,家师和其他前辈都追随真觉那个老匹夫下去了,我们是负责看守洞口的。”

    “这些老家伙,为了魅暗窟,连自己弟子的性命都不顾了。”盘空不忿的插口道。风南天自然把他们的话听在了耳朵里,他暗想,看来这就是那所谓的魅暗窟了,看来今天说不得也要下去看一看了,眼见五大尸王的配合越来越紧密和熟练,加上急切之间又找不到他们的弱点,修真者几乎是在咬牙勉强支撑着。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情况危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后退的,尤其是鹤衣和盘空两个人。若不是他们抵挡了尸王的大部分攻击,恐怕其他的修真者早就崩溃了。

    而其他的修真者也在竭尽所能的相互支援,有时候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同伴受到任何的伤害。风南天看的很是动容,他没有想到谪仙境修真者的那种不屈精神也能够在天原星的修真者身上得到重现。

    尽管不是同一门派,什么往日的恩怨,在这一刻都消失的干干静静,都没有了隔阂。有的只是坚持和互助。也许知道这一趟凶多吉少,也许知道这是最后一次飞舞自己心爱的飞剑,每一个人都显得专心致志,平时不能领悟的剑诀和一些法诀都在这一刻豁然贯通。

    周围的树木在剑气的纵横里纷纷化做木屑不断的飘起,脚下的土地也在尸王的咆哮之下变的面目全非,各种阴雷和符咒不停的打向尸王,小小的皇宫之内仿佛天崩地裂一般,天上狂风肆虐,脚下的大地也在不停的颤抖着。

    五大尸王破天荒的连起手来,只见他们手连着手,一齐嚎叫着,一股黑色的浓雾开始向四周扩散着,四周的草木仿佛受到了感染一般,居然产生了异变,树木的树枝不停的摇摆着,仿佛人的手一般缠向空中的修真者,而地下野花的花蕊居然也长出了森森的白牙,等待着吞噬修真者。

    尸王自己也没有闲着,他们动了起来,不是分散的动,而是五人一体的动,攻击的方向正是鹤衣和盘空两位长老。

    暴虐的腥风和铺天盖地的压力让他们的心神逐渐迷失了自己,仅有的一点灵觉告诉他们,不能轻易的屈服,两人陷入了黑暗的云雾里,在这里任何的感官都已经失去了作用,他们只有紧守着自己的一点灵觉,在苦苦的挣扎着,浑然不知道尸王那血盆大口在迅的向他们靠近。

    周围的修真者眼看着两位前辈高手陷入了黑雾里,但是他们却被周围变异而又除之不尽的植物死死的缠住了,尸王的身形冲进了黑物里,他们知道,两位长老毙命的那一刻,下一个尸王的目标就是他们了。

    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刻,一轮刺目的光芒在空中升起,金光照射在黑雾之上,黑雾瞬间散去,异变的植物随之也化做尘屑消散。处在危急关头的两位长老也及时的清醒过来,从而躲过了尸王致命的骨刺攻击。

    修真者纷纷惊讶的抬头望向天空,只见一副终身难忘的情景出现在了他们眼前,一额头上金星闪烁,身穿幽蓝色仙甲,脚踏紫色祥云的人缓缓的从夜空降落。

    在他的身周围绕着的是熊熊的紫色火焰,一抹金光在他的身前不住的环绕着。“南天上仙!”有人已经叫了出来,众多修真者纷纷向来人低头行礼。

    众人早就听说过大罗上仙风南天的事迹,现在有他出面,这些尸王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

    五个尸王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能够感觉到风南天身上那种恐怖的力量,于是,五个人居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逃窜。

    风南天一愣,他没有想到尸王也会有自知之明,但是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尸解天地,归于无形,给我现”随后他掐起仙诀,仙器火焱戟迅捷的飞到他们头顶,只见一蓬红光罩下,五个尸王咆哮着在光罩里到处乱窜,他们的身上仿佛被火点着了一般,居然燃烧了。众修真者纷纷围在他们的四周,观看着他们的最后结局。

    开始的时候,尸王还在反抗着想逃出这里,但是四周仿佛就是铜墙铁壁,任凭他们如何的努力也是徒然,后来,他们转而想灭掉身上的火焰,却现原先连三昧真火都能轻易灭掉的黑腐液居然一点作用都管不上。

    风南天毫不担心的静静看着,尸王身上的火焰越烧越厉害,他们的咆哮声音惊天动地,最后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鹤衣到底是女流之辈,看见尸王的惨嚎,她心存不忍,便向风南天进言道:“还请前辈高抬贵手,趁早解脱了他们吧!毕竟他们也是受人利用的可怜虫罢了。”

    风南天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以为我在逗他们玩吗?须知他们身上的腐尸之气如果不能尽数炼化,任由其流散人间的话,用不了多久,还会出现一个甚至几个的尸王,你明白吗?还有,我这人从来都认为自己种下了什么因就要随时面对自己要可能得到的果,你不记得刚才有多少修真弟子因为他们而丧生吗?”

    鹤衣还想再说什么,她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前辈快看!”宏德指着光罩里的五个尸王叫道。只见原本面目狰狞,浑身骨刺的他们已经居然恢复了自己原来人的样子。

    五个人浑身伤痕累累,原先修明胸口上的伤痕依然存在。风南天见目的已达,招手间收回了自己仙器豳天火焱戟。

    “前辈,这五个人怎么办?”盘空碍于风南天仙甲庞大的威势,他不敢走近,只能在远处请示道。风南天微笑道:“盘空长老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粗心了?他们还是人吗?”说完,只见他的单手一拂,一阵微风吹过,修明五人的身体化做了粉末消失无踪。

    “原来是这样,前辈在还原他们身体的同时,也破了他们的尸繇**,这也难怪了,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盘空恍然大悟道。

    风南天看了众人一眼,他说道:“好了,各位,现在有谁愿意跟我去逛一逛这山洞里的风光呢?要知道,里边的风景我可是很有兴趣的啊!”

    众修真者一愣,然后突然醒悟过来,风南天那是有意带他们下去转转,有大罗上仙在前边开道,众人还怕没有好处吗?他们都齐声回答道:“愿意。”

    风南天暗暗嘀咕道:“不愿意才怪。”

    他高声道:“跟我来。”说着当先跳下了洞**,其他修真者一个接一个纷纷随之跃下。

    外表幽暗的洞**里,在内部却显得光亮异常,周围的洞壁之上仿佛玉质一般的闪着粉白色的光芒,光芒之间有着微弱的起伏变化。

    随着身形的降落,众人逐渐呈现一个横放的圆形,风南天收敛了自身的仙力,对于魅暗窟他更多的是好奇,一部分是关心初芸姐妹的安危,至于带领这些修真者进入,是为了天原星打算,说穿了也是为了成全他们,毕竟下一次再回到天原星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身边的这些人虽然修为不是很高,但都有自己一颗坚定向道的心,不是说别人没有向道的心,而是他们向道的心更多的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

    仅仅从迫不及待进入魅暗窟,而致凡人生死于不顾的修真者来看,他们的贪恋之心远比自身的道心占据的更多。

    在洞中也不知道下降了多久的时间,众人终于来到了地底。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各种亭台楼阁仙池玉阕数不胜数,金光耀眼,环绕四周,顶上是一片不尽翻滚的白色烟云,地下是金碧辉煌的建筑,众人不禁看的眼花缭乱。

    几个修真弟子受到感染,情不自禁的向前飘去。“回来。”风南天的声音在几人耳边仿佛炸雷一般的响起,几个弟子刹那间惊醒,疑惑的看了风南天一眼,他们都乖乖的又回来了。

    风南天淡淡的道:“盘空长老,你说说看,我为什么叫他们回来。”盘空略一思忖道:“这里丝毫不见先前进入了修真同道,恐怕这里大有古怪,前辈应该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吧!至于这里到底有什么古怪,恕晚辈眼拙,看不出来。”

    他这一说,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都觉得盘空说的有理。

    风南天点点头说道:“所谓的仙阕楼台,在这里不过是些幻象罢了,你们在看。”说完,他屈指弹出一屡金光,金光在接近楼台的刹那,出嘶嘶的尖锐响声,只见原先美仑美奂的亭台楼阁瞬间泛起一阵如水荡漾般的波纹,金光瞬间隐没在波纹里。

    “谁肯借我一粒砾元石?”风南天接着问道。“前辈用这个吧!”鹤衣伸手递过一把小巧的飞剑,冲他笑了笑。风南天大感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他抖手射出了这把飞剑。

    飞剑冲进了波纹里,这下子可不得了,如果说之前的金光是水滴的话,那么现在的飞剑就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了,四周的水纹急的向中间的飞剑聚集和冲击着,其间夹杂着无数雷鸣电闪。“轰”的一声,飞剑受不了如此庞大的压力,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随后波纹夹杂着闪电朝众人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众人忽然间都觉得自己就像身处翻滚的洪流之中,尽管飞剑法宝护住了自己,却仍然感到随时覆亡的危险。

    就在这个时候,一抹金光亮起,将众人罩在了里头,四周波纹尽管还在拍打着,但众人却感到安全了许多。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波纹仿佛没事一般的迅散去,又恢复了之前金碧辉煌的美丽景象。众人看的目瞪口呆,均想不到眼前仿佛画一般的雕栏画栋居然会是一道威力巨大的禁制。一些修为较低的人这才现自己的后背因为紧张居然完全被湿透了。

    风南天微笑着说道:“现在大家看清楚了吧!这还只是受到禁制的波及罢了,我希望大家以后能够记住这件事,做事不要轻易的莽撞,否则不单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之前的几个修真羞愧难当,风南天并没有理会他们,他接着说道:“这是个九转幻生阵,内含九天之数,取其无极之意,其中的威力变化,你们自己方才已经尝到一点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此阵有无数个入口,但是真正的出口却只有一个,所以之前进入的修真者与我们并不同路,至于他们有无危险,那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前辈,那我们要如何才能通过这个阵呢?”修真者宏德虚心的问道。风南天看了他一眼说道:“问的好,要知道任何阵法都有其阵眼所在,也就是其运转的中枢,一般情况下我们如果破了其中枢,那么此阵自然不攻自破,但是这九转幻生阵可不同于一般的阵,当年设计此阵之人已经料到这一点,所以她把这个所谓的中枢隐藏于这九转之间。”

    盘空恍然道:“前辈是说现在我们的要任务就是找到这个中枢是吗?可是九转既然是无极之数,我们又如何能从其中找到这个唯一的中枢呢?”

    风南天淡淡的道:“要先取之,必先与之。所以进阵是必不可少的,一会儿你们切记要跟随我左右,千万不要有任何的注意力分散和懈怠,否则我虽可自保,却也难保可以及时的救助于你们。”

    众人都肯定的点点头,风南天的双眼突然金光大盛。约有半盏茶的功夫,他突然身形飘起,没入波纹当中,其他修真者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敢怠慢,他们纷纷穿了进去。

    风南天全身隐在金光当中,虽然自己成竹在胸,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带领这么多的人闯阵,他必须要为众人负责,因此略微的紧张还是再所难免的。

    众人紧跟着风南天飞驰,周围经常可见闪电霹雳在眼前擦身而过,一路上风南天无不赶在阵法变化之前动手,不是抢先越过,就是用仙力提前引禁制,随后在禁制后期威力减弱时穿行而过,实在遇到危险,他会抢先一步用仙力裹着众人遁移开去,他不敢遁移太远,毕竟阵法里变化多端,还有很多未知的因素,或许这些未知因素对他来说只是个麻烦,但是对于其它的修真者来说可就是灾难了。

    跟在风南天身后,众人看的大是佩服,不说风南天那种神秘莫测的大威力印诀,单只他从容潇洒的那种自信,就不是众人所能够比拟的。

    就在这个时候,盘空突然叫道:“前辈快看,那边是两位宗主和其他的同道啊!”众人一转眼果然看见了以东方如风和霜月为的一帮修真者,只见离他们不到二十丈距离的一片云层上,众多修真者正在各出法宝抵御着四周霹雳闪电的攻击,明明是一片普通的白色云彩,飞到他们头顶时就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巨石和一阵阵光雨的攻击,风南天等人的出现,他们并没有丝毫的察觉,仿佛其间被隔开了一般。

    风南天回头呵斥道:“如果你们想和他们一样被困在这里的话,那你们就呆着吧!”“可是前辈~~”盘空还想说什么,风南天叹了口气道:“放心好了,他们现在暂时没有什么危险,此地的主人毕竟不是邪恶之辈,他的九转幻生阵自然也是留有余地的,再说了,现在的经历对他们也是一种难得的历练,这对他们的修为是很有好处的。”

    鹤衣点头说道:“大家听风前辈的吧!我们赶紧走。”

    风南天带领众人又躲过一阵霹雳的轰击他停了下来,他指着前方一片朦胧的云雾说道:“穿过这片云雾之后,应该就是真正的魅暗窟了,你们到那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还需要去找两个人,你们定要等我回来。”说罢,回头隐没在云层里。

    众人听说风南天要离开,一时间都愣住了,经过方才的经历,谁也不敢说凭自己的能力能够安全的出去。盘空倒是先一步反应过来,他喝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们先出去再说。”盘空到底经验比较丰富一点,而且对于风南天的为人他也相对更了解一点,自然的他也比众人更信任他。

    风南天并没有顺着原路寻找,而是找到一个阵法变化的死角位置,他打算运用星罗指盘来查找一下初芸姐妹的位置,这是他最近修为精进之后对星罗指盘功能的又一个了解。

    作为一件中品的仙器,如同厉轩之前所说的一样,它有着属于自己特性的各种功能和作用,以风南天现在的修为,完全可以破掉这个九转幻生阵的,但是出于对原主人的尊重,以及防止一些人的别有居心,他还是打算留下这个阵。

    原本他也可以在彻底控制九转阵后寻找初家姐妹的,但是那样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免不了要破坏一点此阵原本的设置,这显然违背他的初衷。而最快最方便的莫过于用这星罗指盘,还有一点就是风南天自己也有点迫不及待想用用星罗指盘这件仙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