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十三章 迦楼摩破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十三章 迦楼摩破天

    这时,禁制仿佛被彻底触动了一般,阵阵的黑色轰雷不断的在风南天头顶聚集,风南天想不到这里的禁制居然如此厉害,能够自动形成轰雷的攻击。

    轰雷的威力是仅次于仙雷和九天落雷的,就算是达到极变的修真者也很难抵挡轰雷的三次轰击,这一点风南天很清楚,他可不想被轰雷搞的狼狈不堪。

    这一次他收回了锍圄圈,因为锍圄圈已经不足以抵御轰雷的攻击,他也摈弃了使用豳天火焱戟的想法,因为这是难得的一次好机会,他需要更熟练的掘和使用星罗指盘,以备将来之用。

    历轩说过星罗指盘是一件星空导航器,他留给自己的也仅仅只有一张星图,别的都没有记载,但是风南天可不这么认为,自从现那些奇怪的符号之后。

    他就怀疑星罗指盘可能存在着另一些特殊功能,作为一件仙器,不可能只是单纯的作为一张星图或是寻人如此的简单。起码还应该有其他仙器所具备的防守和攻击能力,这是风南天自己的想法。

    当然这需要他自己进行检验,不在犹豫,他试着按照自己原来的设想,先把神识真个的探入到星罗指盘当中,灵神下一刻就处在了星光的包围当中,与火焱戟那种温暖沐浴阳光的感觉有着很大的不同,星罗指盘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一片星光点点的海洋中,那是一种柔和甚至冰凉的的感觉。

    凭着仙人的仙力,星罗指盘很容易的就与风南天进行灵神上的融合,风南天毫无保留的释放自己,仙器的灵性比之宝器和法器更深一层,之前风南天因为火焱戟的存在,而一直忽略了星罗指盘的作用,自从那些古怪符号出现之后,他就一直想搞懂它们的意思。

    从脑中重新调出那些符号,让自己的灵神处在这些符号的包围之中,突然,一股明悟在他的心头升起,原来星罗指盘的核心深处居然是被封印的,换句话说这就是它威力降低的原因。这时体外的轰雷已经聚集完成,正在一颗一颗的滴溜溜作响,仿佛牵着一根线一样,所有的轰雷都连成一条线一般的从上到下往下落,加上还在不停肆虐的霹雳,风南天已经处在了危险的边缘。

    而风南天自己仿佛丝毫没有察觉一般,就在刚才他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通过身外的危险,让仙器自己重新揭开封印苏醒过来,这样做有一定的危险性,那就是自己从现在起就一直要处于防守当中,不能够还击。

    星罗指盘依然盘旋在他的头顶,轰雷一颗颗的落在头顶的星罗指盘当中,一颗一颗的轰雷在罗盘当中炸开,由于星罗指盘的并没有处在风南天的指挥之下,因此它并没有主动的依靠幻像的威力把轰雷分解。

    风南天的灵神这次可受苦了,灵神脱离本体在星罗指盘当中,势必要跟着星罗指盘处在轰雷的与霹雳的攻击之下,轰雷每一次的爆炸都让风南天倍感难受,那种震荡和疼痛是百多年来风南天第一次承受到的。

    偏偏这种情况还是风南天自己故意造成的,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让仙器苏醒,那么风南天完全可以用别的方法,但是先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闭关修炼,其次就是他想借这次的机会来揭开符号的秘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些符号所蕴涵的意义对自己十分的重要,而且在危险当中修炼,这也算一种别开生面的方式,要是谁知道他有这种想法,真不知道是夸奖他还是说他像疯子。

    每一次轰雷的爆炸都让星光暗淡和分散,但是马上星光又重新的聚集笼罩着风南天,可是轰雷太多了,仿佛不把风南天消灭,就永远不会消失一般,渐渐的星光聚拢的度有点跟不上轰雷的爆炸的威力了,风南天也是压力大增,若不是仙人坚韧强悍的身体还有神砂仙甲的巨大防护作用,恐怕他现在就没有那么好受了。

    看着星光一点点的消散,仙器丝毫没有苏醒的意思,风南天不禁有点失望,难道自己的计策有失误不成,于此同时,风南天体内的豳天火焱戟却有点蠢蠢欲动了,它感觉的到风南天的危险,风南天知道,如果星罗指盘还是这样子的话,一旦星罗指盘的防线被攻破,那么就算自己不还手,火焱戟为了保护自己也会自动反击的。

    他当然不希望这种情况生,但是它终究生了,在星光被彻底击散的瞬间,星罗指盘和风南天的灵神也被打回了紫府,这时候,一件奇异的事情生了。

    原本处在风南天紫府的豳天火焱戟仿佛受到刺激一般,一举冲像星罗指盘,那层封印居然被火焱戟给冲破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星罗指盘的苏醒,灵神在刹那间接收到了星罗指盘的歉意,那纯粹是一种感觉。

    随后星罗指盘再次化做一蓬星光将符号包裹着冲进灵神,风南天的脑中突然多了一些他无法明白的东西,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酸甜苦辣,还有世情的冷暖,小到一棵植物的荣枯,大到恒星的出生和毁灭,脑海中的记忆无数次的被翻起,他仿佛站在一片高空,亲眼看着河流的奔腾与干涸,看着沧海桑田,万物繁衍一代一代延续下去,下一刻,他来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整个山峰都是金色的,它漂浮在万里云层之上,仿佛没有尽头,在山峰的正中写着五个大字‘迦楼摩破天’。

    正当他奇怪这是什么地方时,山峰突然不见了,他的脑子里又多了一些难懂深涩的东西,凭着多年的经历,他知道这是一种修炼的法门,风南天知道它们的重要性,但是这些东西委实难懂,在他的感觉上总觉得好象缺少了什么东西才能够正式开始修炼,现在他一修炼他就觉得与自身的仙力起冲突,这让他不得不暂且放弃了对于这种心法的修炼。

    为了怕自己忘记,他先把心法记载在萑笺叶上。虽然不能够修炼,但是风南天还是从中领悟到了使用星罗指盘的几手仙诀,其实使用仙器一般有两种方法,一是靠神识来指挥,这样更为迅捷和默契,威力也能挥到最大,但是那需要长期与仙器的磨合产生水乳交融的感觉,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达到的。

    那么剩下的一种就是利用仙诀与仙器产生一种共鸣来达到驾驭仙器的目的,当然,这两种方法都必须有仙力为基础这个前提,风南天使用的就是后者。

    搞清楚这几手仙诀的实用性,他舒了口气,虽然之前被禁制欺负的有点七荤八素,但总体上算是值得的,现在就是检验星罗指盘成果的时候了。

    风南天收回了体外自我防御的豳天火焱戟,刚才的一阵攻击就算以他大罗上仙的修为也有点承受不住,神砂仙甲在轰雷几乎无休止的攻击下也不禁冒出了阵阵白烟。

    揭开封印的星罗指盘威力强大了不只一倍,漫天的星光夹杂着一道道月牙一般的光刃,光刃毫无保留的把轰雷切的七零八落,“星罗骤雨”风南天挥手打出一道仙诀,星罗指盘的漫天星光突然分散并凝结成一颗颗的蓝色星点,星点之间夹杂着强劲的暴风。

    整个空间仿佛不受控制一般的颤抖起来,浑浊不堪的禁制如何能够承受如此之大的压力,狂风暴雨般的威力刹那间就把禁制一扫而空。

    风南天不禁大喜,凭此证明了星罗指盘的威力并不比火焱戟差,他不禁嘀咕起厉轩来,按理他应该知道星罗指盘被封印的事,可是为什么他没有解开呢?风南天当然想不出所以然来,他不知道厉轩得到这件仙器的时间也不是很长,而且他还有属于自己威力强大的仙器,对于星罗指盘他当然没有过分看重,甚至可以说是忽视了,不然他也不会慷慨到把仙器送给风南天的地步。

    随着禁制的扫除,露出了原本隐藏在禁制之下的东西。

    这是一间巨大的石屋,屋里的八根柱子,每根都是裂痕斑斑,甚至都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屋里仿佛经历过剧烈战斗一般,地上到处躺着横七竖八的骷髅和残桓断壁,柱子和墙壁上都是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剑痕,风南天自然认得出来那是修真者的飞剑所制造出来的结果。他现这里与外边的环境截然相反,外边是光洁如新,这里则是灰尘满布。因为灰尘的原因,它可以清晰的看见上面有着无数深浅不一的小洞,从它没有被灰尘彻底掩盖上看,分明是最近才留下的痕迹。

    风南天并没有注意这个,他随手吸过来一把飞剑,这是一把足有二尺长的墨绿色飞剑,外表很是粗糙。探入自身的仙力,风南天惊奇的现它的质量相当的不错,而且飞剑当中加入的手法也与他现在知道的有所出入。

    一般修真者炼制飞剑是用真元力为器鼎来熔炼的,这样能够更好的祛除飞剑当中的一些杂质,使之强度变的更为坚韧。

    但是从这把飞剑的质地上看,显然不是用的这种方法,而是用最原始的也就是用金属器具作为炉鼎来熔炼的,按理说这样子出来的飞剑应该是比较容易破损的。

    但是风南天输入仙力后探测到的结果是,这把飞剑除了外表粗糙体形巨大以外,论威力完全可以和现在的飞剑相提并论,甚至还有过之。

    他不禁大感兴趣,随手把飞剑放入储仙兜,准备以后有时间好好研究一下,当然,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对于其他的法宝和飞剑他也是不会放过的。

    一路收集,风南天大概估计了一下,这里足足倒着几百个修真者,奇怪的是,修真者的元婴居然一个都没见到。要知道一个修真者就算肉身不保,但是元婴在一般情况下是都能够逃脱的。

    这些法宝当中,让风南天大为高兴的是找到了五件几乎不次于法器级的法宝,它们分别是一颗火性的炎灵珠,一把寒性的寒铁扇,一个只有三分之二圆圈的水陀轮,其余两件则都是极品的阴性飞剑。当然,这其中也有风南天不认识的几件东西,比如一张只有巴掌大小的黑色小弓,上面步满一些稀奇古怪的纹路。一个上宽下窄的精美白玉圭,上面什么都没有。还有一把足有三尺长的褐铜色弧行战刀。

    搞不清楚也没有时间研究它们,风南天把他们都放进了储仙兜,为了方便,他把储仙兜从之前的锦囊幻化成了一枚戒指戴在了手上。

    原本他想留一点给后面的盘空他们的,后来一想还是由自己挑合适的分配给他们来的稳当,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所适合的属性。

    收集完法宝,他轻轻一拂袖,只见满地的骷髅都化做烟尘消散,毕竟他们已经一动不动的呆了几千年了,骨骼在时间的流逝中早已风化多时。

    漂浮在祥云之上,风南天留意着四周的另一个出口,终于,在一个被残桓掩盖的背后,他找到了一团不住旋转的黄色光晕,风南天知道那是一个传送阵,为了以防万一,他祭出锍圄圈护住自己,随后飘了进去。

    这是一片金碧辉煌的宫殿,雕栏画栋与之前风南天所见的几乎没有两样,但是风南天知道,这里的每一个楼阁,每一节台阶全都是货真价实的,换句话说他们都不是幻象。

    在他的正前方是五座形态各异漂浮在云端的楼阁,仿佛天宫一般,这里自成一个世界,四周全是云雾缭绕,风南天不禁感叹此地主人的奢华,刨除潜心修炼的时间,可以预见当年这里主人所花的心思,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有这份修为。

    在阁楼之下是一座展现赤蓝、紫五色的锥形山峰,五色的光芒不住的流转,映照周围,让人仿佛进入了一种奇幻的世界。

    在阁楼和山峰之前是一道青绿色的如烟雾迷朦一般的屏障,要想到达山峰脚下或者是阁楼,都得事先通过这道屏障。

    风南天知道,这道屏障远不只是外表所看的那么简单,它更像一个迷幻阵,有点类似于风南天在谪仙境所见到的迷天大阵,但是后者明显要比前者厉害多了。

    对于这样的迷幻阵,一般的修真者如果修为不到是很容易被困在里面的,而且除非阵法被破或是另有机缘否则是永远别想再出去的。

    当然对于这样的迷幻阵,风南天是成竹在胸的,他微微一笑,迈步走进了屏障,就像缓缓步入水中一样,清绿色的屏障也是缓缓的将他的身影淹没。

    屏障里的幻象接踵而来,一会儿是无数骷髅僵尸从地下冒出着向他抓来,一会儿是无数怪兽狰狞的向他扑来,只是这些对于风南天没有一点的作用,他保持着自己不紧不慢的步伐,但是始终没有停下来过,对于危险的怪兽和骷髅,他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风南天知道,一旦自己真的迫于危险向它们进行攻击的话,那么这些所谓的骷髅、怪兽幻象就会马上真的向他起攻击,虽然他自己并不在乎这些丑陋的东西,但终究是个麻烦。

    很快的青绿色屏障逐渐稀薄直到完全消失,风南天知道自己走出了幻阵。

    这次出现眼前的是一条金色的回廊,两旁没有扶手,回廊的脚下是一条足有十丈宽的河流,河流奔腾着不知道从哪里流出也不知道流向何处。

    按理说魅暗窟的位置在地底下,应该可以看见周围的岩石洞壁,可是这里没有,头顶和远方所看到的只是翻滚的暗云,让人想象不到这里到底有多大。

    踏上回廊的一瞬间,风南天感到脚下一阵晃动,只见回廊之下的河流一阵翻滚,两道白光闪过,回廊上出现了两个人。

    “什么人,竟敢擅闯魅暗仙府?”风南天眼中金芒一闪,一头飘逸的黑无风自动,这一动,现出了他额头上那颗闪亮的金星。

    “星罗仙~~”两个陌生人同时叫了起来。风南天这时也看清楚了两人的长相,两人都是一身的银白色的战甲,左一人浓眉大眼,额头十分的宽阔,在他的左手上拿着一柄银色长戈。右一人则身材瘦小,他的眼睛深陷,长着一个罕见的鹰钩鼻,他的左右手上各套着两个银色圆环。

    在风南天看清楚两人长相的同时,两人也把风南天打量了一遍,对望一眼,两人都惶恐的跪下道:“银劫卫余全、由唤参见星罗仙,不知大人驾到,还望恕罪。”

    一听说是银劫卫,风南天马上明白了两人的身份,并且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碍于各界自身的限制,仙人、神士或是天人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一般是不能出现在世俗界的,哪怕是修真界也不行,但是三界又不能对世俗界完全置之不理,因此出于沟通和了解下界的考虑,三界难得的达成一致,那就是银劫卫的建立,这件事理所当然的交给了三界中地位最低的仙界来办理。

    银劫卫的产生于度劫失败的修真者,度劫之人十留其一,余者皆亡,这是修真界共认的。但是,仙人自有其办法,他们事先从过往修真者的修行记录中挑出心志坚定并且甘于服从的人,然后在他们度劫失败的时候,用修真者肉身被毁,元婴暂存的一刹那间,用仙力强行包裹住修真者的元婴遁走,这样天劫就将因为失去攻击的目标而自行消散。

    这样,修真者的元婴将被解救下来,同时,仙人也会因为逆天而行而损失一部分的仙力,这需要漫长的时间修炼才能补充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