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十四章 爻相钧天轮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十四章 爻相钧天轮

    被解救下来的修真者元婴会收到仙界赐予的一套银劫甲胄和一套特别的修炼功法,经过一段时间的融合修炼,银劫卫就可以正式产生了。

    在这其间,修真者根本没有任何选择和反抗的余地,他们只有接受成为银劫卫的事实。说穿了,银劫卫只是三界在下界的命令执行者,或者说是仆从来的更恰当一些,对于上界的命令,他们只有无条件的服从。

    相比来说,他们也不是全无好处,那就是从此他们有了靠山,而且再也不用害怕受到天劫的威胁。当然,如果他们要想不干这银劫卫,也可以,那就要努力修炼达到散仙的境界。不过那也意味着他们必须重新面对每三百年一小劫的散关,每千年一大劫的散仙劫。

    不过散仙已经是他们修炼所能够达到的极致了,除非转世拥有一个完好的肉身,否则他们永没有成为仙人的机会。只是转世要冒着他们灵识湮灭,并且成为凡人的危险。

    一般来讲银劫卫的实力大致与修真界的度劫期高手相当,只是身份上毕竟沾了仙人的光,所以地位也比修真界高。

    余全和由唤面对风南天岂止是惶恐,简直是害怕的要命,要知道在仙界,没有正式受封的仙人就算是大罗金仙,见到正式受封的大罗上仙都要以礼待之,绝对不敢怠慢。

    正式受封的大罗上仙、大罗天仙、大罗金仙又分别被称呼为星罗仙、天罗仙、金罗仙。这是以三者额头上日、月、星的标志来辨别的,主要也是为了以示与其他仙人的区别。

    星罗仙的权利是很大的,比如现在以余全与由唤两人为例,风南天完全可以治他们一个怠慢失察之罪,而完全不需要通知仙界后再做决定。

    两个银劫卫亲眼见到过几个跟他们一样的银劫卫因为怠慢了一个天罗仙,而被当场灭魂。对于银劫卫来讲,灭魂就意味着元神被灭,连转世都没有了可能。

    一般情况下银劫卫在世俗界是以隐蔽的形式存在的,只有在上界之人召唤之后他们才会出现,而现在两人在此出现,自然也是奉了上界的命令。

    风南天一招手,仙力就把他们俩托了起来,“起来吧!你们是奉了谁人之命看守这里的啊!”风南天问道。

    两人这才舒了口气,余全恭敬的回答道:“回大人的话,我们是奉了赫连大人之命守侯这里的。”“哦,可是当年此地洞府的主人赫连真人,她不是飞升了吗?”风南天疑惑的问道。

    “正是赫连大人,赫连大人在飞升之后,才给我等下达的命令的,说是要让我们小心看守洞府,直到她隔世弟子的出现。”由唤丝毫不敢隐瞒,他解释道。

    风南天明白的点点头,随后说道:“原来如此,不过最近魅暗窟已经暴露了,外边可是有不少的修真者闻风而至啊!其中可是不乏高手啊!尽管你们修为不错,可是他们终归是人多啊!”由唤苦笑着道:“哪用的着他们,早就已经~~~”

    一旁的余全突然拉了由唤一下,由唤突然意识到什么,马上闭口不言。他们的举动如何逃的过风南天的法眼,他仔细的看了两人一眼,果然,两人的元神,都被一道若隐若现的黑丝给捆绑住了,眼中的金光一闪即灭,随后他微怒道:“是谁如此大之大的能耐,居然敢禁制你们。”

    余全由唤两人吓得又跪在地上,由唤不住的磕头道:“请大人饶命,我们~~我们也是被逼的~~”风南天最怕这种场面,他的心不由软了。

    “你们起来吧!有什么事尽管说出来,我会为你们做主的。”风南天承诺道。“谢谢大人,事情是这样的~~”两人就差风南天这句话了。

    原来这魅暗窟,乃几千年前的一代奇人赫连魅的修真洞府,当年的赫连魅在修真界有着十分崇高的地位,后来她在此地建立了魅暗窟,在她飞升之后,修真者简直是趋之若骛。

    不过赫连魅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因此在魅暗窟里她布下了几重禁制,而她也确实留下了无数威力强大的法宝在此,如果当年的修真者能够适可而止的话,也不会被这里的禁制困住了。后来赫连魅飞升之后,也怕万一,因此她亲自挑选了两个她所熟知的人为成为银劫卫为她看守洞府。

    外有几重禁制,内有银劫卫的看守,原本应该是万无一失了吧!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在魅暗窟的附近,居然埋藏着一枚长达几千年都没有孵化的赤蛛之卵,而这颗卵又偏偏在赫连魅飞升之后孵化了,当然,谁也不会想到,一只小小的蜘蛛,日后能有什么作为。

    赤蛛孵化之后,受到魅暗窟里宝光灵气的吸引,凭着自己天生的警觉性和机缘,她居然越过了外围的禁制和内层的看守,进入了赫连魅平时修炼打坐的楼阁,从此,一只小小的蜘蛛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赫连魅的修行典籍,以及各种灵丹法宝,都在不断提升着蜘蛛的修为和自信。她的忍耐性和毅力让她终于等到了自己功力小乘的一天,而直到这一天,两个忠心的银劫卫还被蒙在了鼓里。

    蛰伏几千年的赤蛛终于行动了,他先是出其不意的击败了两个银劫卫,并在他们的元神上下了禁制,随后当着他们俩的面她耍手段让困在禁制里的修真者引起内斗,而她则躲在一旁伺机吞食修真者的元婴来增强自己的修为,等到修真者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的修为已经没有人能够对付了,就这样,禁制里的修真者全都覆亡了。

    说到这里,余全叹了口气道:“我们这些年来一直受那妖精的折磨,只是看她还是舍不得走的意思。”由唤恨恨的道:“那妖精说穿了还不是对那件惊世法宝不死心。”

    风南天疑惑道:“哦!什么法宝如此重要,让她这么的不死心啊?”

    由唤连忙解释道:“这件法宝名叫爻相钧天轮,乃是取自东方冶芒之精,西方莒水之凝,南方皓石之液,北方珠蛙之血,在熬风鼎锻炼七七四百九十年方能炼成,此宝炼到极处几有排山倒海、开天辟地之威,因此才惹来修真界无数人的觊觎。”

    由唤补充说道:“当年有一个盛极一时的门派叫爻相宗,就是以这件威力绝大的镇派法宝来命名的,赫连大人就是这一派的传人,因此她留下法宝的意思是为了给爻相宗找个合格的传来,也是希望后代弟子能够重现爻相宗当年的辉煌啊!”

    余全愧疚的说道:“只是可惜了那些修真者,其实赫连大人也并没有丝毫伤害那些修真者的意思,现在的结果完全是那妖精造成的,她还自称是承天启地独一无二的赤蛛法后,还说要带领赤蛛一族重新迎回当年的盛世。”

    “如果上界一直采取这种漠不关心、互不干涉的做法,那么妖精的话的确不是危言耸听。”由唤担忧的道。

    风南天淡淡的道:“那是她的狂妄想法,对了,这爻相钧天轮以赤蛛现在能够战胜你们两个的实力,尚不能拿走,看来赫连真人倒是有所准备啊!”

    “大人说的是,赫连大人飞升之前曾经用五方色印把爻相钧天轮压在底下,呶,那就是五方色印,爻相钧天轮就压在它的底下,在五方色印的前方还有一座秘柙岩,那里有个传送阵,这样大人可以避开空中的一些麻烦禁制,直接升到阁楼之上。”余全指着五色的锥形山峰说道。

    由唤随后补充说道:“在五方色印的上面刻有开启的咒语,除非心诚善良、并且是与爻相宗有缘的弟子,否则任你有多**力也无法得到爻相钧天轮。”

    余全看了风南天一眼,恭敬的道:“当然,以大人的惊天修为,要想得到此法宝的话,自然不需要这些限制。”

    风南天哈哈笑道:“放心好了,我对那爻相钧天轮没有丝毫的兴趣,不过我现在对那只小蜘蛛倒是有了很大的兴趣,现在她在哪?”

    由唤仿佛想起了什么,他犹有余悸的道:“现在正是那妖精每日修炼的时候,她在正中的那座阁楼里,大人到那就可以找到她了。”

    风南天看了两人一眼,微笑道:“怎么,有我在,你们还怕什么,算了,我自己去好了,你们在这里给我看着点,一会儿会有其他的修真者进来,你们不要为难他们就是了。”风南天可不想后面在出点什么事。

    “是,谨遵大人法旨”两人一听说不用去面对那赤蛛妖,都暗自舒了口气,毕竟是积压多年的余威,两人想起赤蛛妖都觉得浑身毛,尽管现在两人都十分的相信赤蛛妖绝对不是风南天的对手。

    风南天不在多说什么,他转身朝回廊走去,只见在五方色印面前还有一座比它矮的多的石山,怪石嶙峋的石头仿佛利剑一般的四面八方散开,充满一种怪异的气息。

    风南天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秘柙岩了。他飞身到秘柙岩上,这里果然有一个泛着黄色光晕的传送阵,就在他想走进传送阵时,后方却传来了阵阵打斗声和呵斥声。

    风南天一想就知道是金甲卫和人打起来了,他身形一动,又回到了原来三人交谈的位置,这一看,风南天才知道,原来正是之前千方百计要与他合作的真觉上人和他的最后一个弟子修定。

    真觉上人和其弟子已经变成了尸王的样子,因为能够只有炼成尸繇**的人才能够变成尸王,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实力与金甲卫进行抗衡,随着风南天的出现,双方都停了下来,真觉上人所化的尸王突然指着风南天惊讶的叫道:“你,你是怎么来到这里了。”虽然风南天的样子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谁知道他惊讶,风南天比他更惊讶,先就是真觉如何能够赶在别的修真者之前来到这里,而且居然没有丝毫的损伤,其次就是他这个尸王居然可以说话,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向其弟子那样丧失做人的理性。

    尽管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但是风南天却没有表现出来,他淡淡的道:“既然真觉国师都能够来,我为什么不能来呢?”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国师真觉,哦,我明白了,之前我与修真者对峙的时候,你也在场是不是,好,很好,想不到风老弟的手下居然有如此的高手,看来我是我有眼无珠啊!”真觉以为两个银劫卫是风南天的手下,他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风南天。

    这时旁边的余全正想插话,却被风南天用眼神制止了,风南天不禁暗乐,想不到真觉对于自己和银劫卫的身份居然还是一无所知,不过这也怪不得他,银劫卫的身份是极为隐秘的,除了上界之人,其它情况下他一般都是隐蔽的,再说了,修真者大多生性高傲,度劫失败意味着奇耻大辱,现在既然选择当了银劫卫,谁还愿意在修真界抛头露面,惹人讥笑啊!

    至于风南天的身份,除非他释放自身的仙力或者拿出仙器,否则在他刻意隐瞒自己身份的情况下,除非是仙人以上的级别,否则修真者是看不出来的。

    风南天微笑着,他半真半假的道:“哪里,国师的孓毒也算厉害的了,为了去掉它,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啊!”

    真觉上人脸上一变,如果说尸王的脸也算脸的话。他想不出来风南天是如何解开他的孓毒的,他说道:“阁下如果不服,我们随时候教。”风南天淡淡的道:“不急,不急,我想国师这次来不是为了找我打架的吧!这爻相钧天轮可是很多人争着要啊!”

    真觉这时反倒镇静下来,他说道:“阁下有话但请直说好了,不要拐弯抹角的。”“好,果然爽快,不瞒国师,爻相钧天轮现在就在我们身后的这个五方色印之下上,但是~~在它头顶的那个中间阁楼上有一只讨厌的蜘蛛在守护着,所以,我想和国师合作,我去对付那只蜘蛛,你去取那爻相钧天轮,咱们分工合作,如何?”风南天提议道。

    真觉脑筋一转说道:“阁下好象不是吃亏的人吧!这么做对阁下有什么好处呢?”

    风南天心里暗笑,既然这么想和老子玩智力,老子就陪你玩玩。他摇摇头道:“国师说的没有错,我自然是不会吃亏的,国师应该知道五方色印这件法宝的作用吧!它所产生的灵七可是修真者梦寐以求的啊!正好鄙人想要这东西,到时候你取爻相钧天轮,我取五方色印,咱们各取所需,如何?”

    真觉心里暗想,此人狡诈如狐,实力至今他都不能看透,表面上看好象我占了很大便宜,可谁都知道法宝没有那么好拿的,一定有什么禁制之类陷阱,想到这里,真觉挥动了一下他那长满骨刺的手臂说道:“总体上我没有什么意见,但是我想,咱们能不能调换一下,我们去对付那蜘蛛,你去取那些法宝,把危险的任务交给我,这样也显得我真觉很有诚意嘛!”

    风南天心里暗喜,但是表面上还是假装为难的道:“这个~~这个~~”真绝一看风南天吞吞吐吐的样子就越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怕风南天反悔,连忙带着徒弟朝秘柙岩跑去,嘴里还喊着:“就这样定了,你们随后跟来~~

    这时在一旁站立多时的余全说道:“大人,您怎么让这两个怪物去对付赤蛛妖,他们行吗?”风南天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他反问道:“如果刚才我继续让你们打下去,你们有把握把他们两个收拾掉吗?”

    由唤摇摇头道:“尸王的生命力强,乃是天地间少有的强悍生物,加上又有理性,我想,我们如果继续进行下去的话,最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风南天坚决的摇头道:“错了,如果继续进行下去的话,你们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因为他们修为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而你们没有,这就是区别。”

    “我明白了,前辈刚才是故意造成我们示弱的这种假想,然后让尸王和赤练裳先打个两败俱伤,然后我们再~~”

    风南天微笑着嘱咐道:“没错,我这人一向很懒,能不出手的时候我是尽量不出手的,不过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力量是要付出代价的。好了,那些修真者已经赶来了,记住,在赤蛛妖没有除掉之前,尽量不要让他们靠近秘柙岩。当然,如果他们想要那法宝的话,尽管放手让他们上就是了。”

    就在风南天想要跟上真觉两人时,空中突然刮出一阵黑色旋风,一阵娇柔的声音半空中回荡。“有意思,这么多年了,今天居然有客上门,看来我是有口福了。”

    随着声音的响起,黑色旋风落在了风南天的面前。随着旋风的停止,从中现出一个人来。

    这是一个妖艳至极的女人,她的身高足有两米,比风南天还高半个头,一头赤色的及腰长,除了拥有正常人所有的一双眼睛以外,她那比常人宽长的额头上长着三对大小不一的眼睛。她的身材极其丰满,充满妖异的诱惑力,除了胸前的双峰和双腿间的神秘之地被黑色甲胄包裹以外,其它的雪白肌肤完全裸露着。在她的身后分别长着八对尖锐而又乌黑亮的蜘蛛腿,而她的双手和双脚也各自长着一根黑色的倒刺。

    风南天双手交叉在胸前,她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缓缓说道:“看来你就是那只运气好的小蜘蛛了,怎么,现在到底长大了啊!连口气都不一样了啊!”

    妖艳女子脸色一寒,她并没有理会风南天,而是伸手指向他身后余全由唤两人,只听见她冷酷的说道:“你们两个白痴,我不是让你们看守这里的吗?什么时候允许你们放人进来的,看来,我是不能容你们两个在这世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