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十五章 赤蛛法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十五章 赤蛛法后

    “是吗?原来蜘蛛也可以这么的狂妄啊!我劝你赶紧离开这里,免的到时候死的难看。”说话的正是真觉,两个尸王看见蛛妖主动现身了,他们连忙赶了过来。

    “两个臭僵尸也敢逞口舌之利,我讨厌别人叫我蜘蛛,我有名字,我叫赤蛛儿,怎么,你们都是为了爻相钧天轮来的吧!”她心里暗暗感到不妙,魅暗窟的禁制屡屡被人突破进人,可见来人的实力,如果只是单独的一方面,她早就翻脸动手了,可是现在在弄不清楚两方面的态度之前,她只有先压下心头的火。

    真觉看了风南天一眼,见他居然一副闭目养神,好象成竹在胸的样子。他不由心中暗凛,要说以前所有的计划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的话,那么风南天就是他唯一的例外,凭借着天测之术,他知道风南天是魅暗窟之行的关键人物,至于怎么个关键法,他完全不知道,之前的谈话,包括运用孓毒,他都是为了更好的控制风南天,可惜事与愿违,风南天一次又一次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说他怎么神通广大的解去孓毒吧!单说他能够匪夷所思的突破禁制出现在这里,就足以说明他的能耐,若不是真觉自己动用了尸繇**的最高一层心诀,冒着爆体的危险,强行把自己的修为提升了十倍,恐怕他还不能从地下顺利的来到这里。

    尽管如此,他的尸王变身也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的,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他不能将自己恢复到原样,那么他就有可能万劫不复。还有那两个不次于度劫期的银甲高手,真觉实在想不出来,风南天从哪弄的两个高手,他现自己现在是一点信心都没有,至于赤蛛儿的出现,他也不敢小觑,她浑身散的强大妖力让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要知道,妖力向来是戾妖界妖人身份的象征,随着赤蛛儿的出现,谁知道这附近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妖怪窥视在一旁啊!

    可是要让他放弃对爻相钧天轮的争夺,他实在是不甘心啊!考虑到种种可能性,再看着风南天悠闲的样子,他决定改变由自己去对付赤蛛儿的计划,而换成尽量挑起其余两方的战斗,他来坐收渔利,因此他开口说道:“哪里,这次我们前来,全都是唯风兄马是瞻。我们哪敢反对啊!”他的话高明之极,先是暗示了自己并不能做主,接着又巧妙的表达了自己对于风南天的不满,但是话里话外,他都却回避了爻相钧天轮的事。

    而这边的风南天仍然保持着沉默,余全由唤两人因为有了风南天这个靠山在,都显得自信心十足,虽然对于赤蛛儿还是有点畏惧,却也能够保持在一种比较轻松的姿态。

    赤蛛儿正想开口说话,只见风南天突然睁开双眼开口说话道:“余大哥,由大哥,麻烦你们到外边把其余的修真者接进来吧!他们已经在外边了。”

    “是”两人不感怠慢,转身向外走去。“站住,你们好大的胆子,当真反了不成,别忘了你们的身上还有我下的禁制,你们试试看,我会让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哈哈~”赤蛛儿狂笑道,她可以想象两人一定会改变主意,像狗一样的回到她的身边。

    可惜这一次她的算盘打错了,虽然余全和由唤都马上色变,可是风南天的一句话,却让他们转而笑逐言开,他说的是:“无妨,你们的禁制我现在就为你们解开。”说着风南天也不管赤蛛儿和真觉有多么惊讶,一蓬星光从风南天的身体中飞出,在空中自动分成两股,分别进入余全和由唤的身体。

    很快的,随着星光的进入,可以看见两人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再看看两人,在他们的身体外围各有一层淡淡的黑色丝圈虚浮着,而且丝圈还在不停的蠕动试图再次进入他们的身体。赤蛛儿尖叫一声,就想扑过去,风南天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甩手就给了她一只金色巨掌,巨掌毫不留情的扫在赤蛛儿的身上,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凌空飞起狠狠的撞在了秘柙岩上,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也不知道她撞断了多少石剑。

    风南天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她的状况,他看的出来,这些从两个银劫卫身上跑出的黑丝圈分明是一种极小的蜘蛛,没有犹豫,风南天弹指射出一道金光把两个黑丝圈都包裹在了里边,随后悬空停在了他的面前。

    “不要伤害我的族人。”赤蛛儿不顾一切的喊道,只见她的身后的八条腿一阵抖动,随之飞出无数的银白细丝在空中交织成网朝风南天直压下来。

    风南天可没把这些网放在眼里,他轻松的对还在呆中的余全由唤说道:“你们两个还不快去,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两人这才反映过来,转身离去。

    眼看着银白色的巨网整个的把风南天罩在了里边,赤蛛儿忍不住兴奋的笑了起来,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浑身抖的惊恐。因为她看到了一件她最不希望看到的事。

    只见一团紫色的火焰从风南天身上剧烈的燃烧起来,这股火大的把银丝网和先前被风南天包裹的那团黑丝烧的一干二净,随后风南天现出了身上的仙甲,只见他全身烈焰腾腾,一蓬星光耀目的悬在他的脑后。

    “仙人”看到仙甲和仙器的相继出现,赤蛛儿和真觉都忍不住叫了起来。如果说开始他们是对自己不自信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就是完全的绝望了。

    尽管他们都有着越修真界度劫高手的实力,但是要说到能和仙人抗衡,那只是痴心妄想而已,就算是达到飞升之期的修真者,在他的真元力还没有脱胎换骨转化为仙力之前,他们之间的修为也是没有可比性的,那根本就是两个层次之间的对比。

    真觉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居然用孓毒去要挟一个仙人与自己合作,想想自己真是不自量力,同时他也彻底明白了为什么风南天是个关键人物,一个仙人在这里,还有什么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

    这时,外围的青绿色屏障一阵波动,进来了一大批的修真者,其中包括了之前没有跟风南天进来的霄绝阁主霜月和轩禹峰主东方如风一干人等。

    原本余全和由唤两人顺便把其它徘徊在外的修真者也接了进来。看的出来霜月等人都不同程度的吃了点苦头,见到赤蛛儿和真觉也在这里,众人全都一愣。

    “没想到两个尸王居然还在这里,还有这个妖怪,大家快上,不能让这些妖魔鬼怪活着从这里出去。”“你们快看,那就是五方色印啊!传说爻相钧天轮就压在它的下面啊~”

    “别光盯着下面,你们看上方,那就是传说中的浮云仙阁啊!那么漂亮啊!里边指不定有多少的法宝等着我们去拿呢?”众修真者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议论开来,他们越说越激动,不少人已经御剑朝仙阁飞去了。在这些人当中,赫然就有风南天在刚进入落日城时所见到的两个修真者,因为两人长相奇特,所以风南天一眼就认了出来。

    “给我回来,那里~~”余全后面的两个字危险还没有来的及说出来,在距离仙阁不足百米的地方,一片暗云突然卷了下来,几个修真者措不及防之下被暗云卷走,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幕把其他的修真者吓的马上回到了地面,“哈哈,这就是所谓自诩高尚的人类吗?我怎么看到的全是贪婪啊!”赤蛛儿忍不住嘲讽道。

    “你这个妖妇,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谈话,净云、净麦,你们两个去把这妖妇给我收拾了。我不想看见她的存在。”霜月傲慢的说道,对于妖人,她向来是十分厌恶的。

    “真悟你带几个人,真觉就交给你自己处理了,这次就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了啊!其余的人跟我上前,我倒要看看什么禁制这么厉害。”东方如风双眼狂热的一边盯着眼前五色山峰,一边不耐烦的说道。

    风南天这时“啪啪”的鼓掌道:“很好,看来东方宗主和霜月阁主凡事都安排好了是吧!看来我这个大罗上仙是摆着让人看的,中看不中用啊!哼”最后一个字他用上了无匹的仙力,只见飞在空中修为较低的修真者无不感到头脑一闷,接着就一头栽了下来,修为高的也是身体一阵摇晃,回廊之下原本平静的河流也突然浪头汹涌,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东方如风一晃脑袋,这才想起还有一个仙人在旁,自己居然越俎代庖的指挥了半天,想想风南天的实力,他不禁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他赶紧惶恐的向风南天赔礼道:“本宗~~不,小人方才一时冲动~~”“风南天一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他漂浮在祥云之上说道:“我无意于管你们修真界的事,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们中的有些人确实让我感到厌恶,但是,出于维护修真界和世俗界的和平稳定,我又不得不插手。现在所有的修真者都给我退后,我自有主张。”

    这次众人不敢怠慢,纷纷退到他的身后,毕竟谁也不敢惹仙人怒的。霜月紧咬着双唇,她不知道风南天所说的厌恶的人中是否包括她在内,但是自己曾受过他的呵斥,这是事实。她现自己的心分外受不了这种煎熬,自从第一次见到风南天她就现自己情绪完全不受控制,以前平静如波的心现在完全被冲动和暴躁占据,她的内心十分的不愿意承认这一切是因为风南天的关系,但是不能否认的是,风南天的一举一动确实影响了她。

    风南天当然不知道霜月的心里情况,他缓缓对着此时在他脚下戒备的赤蛛儿和真觉两人,至于还有一个尸王修定,因为他完全没有了人类的思维,所以严格上说他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了。

    “赤蛛儿,本仙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放弃争夺爻相钧天轮的打算,马上离开这里,并保证从此不在危害世俗界,这样本仙可以考虑对你网开一面。还有一条路就是拿出你的全部本领,与本仙一战。”风南天十分霸道的说道,他决定战决,因为他不想在这样的拖拖拉拉下去了。

    赤蛛儿抬起了她高傲的头颅,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会离开这里的,当年的赤蛛族已经被你们灭族了,而我只是苟延残喘的一个,我费尽心力只是为了能够让赤蛛一族的将来得以延续,现在这唯一的梦想也被你无情的烧毁了,我还有什么苛求,我只是恨,恨自己不够强大,弱肉强食,强者为尊,我只有认了,来吧!让我看看传说中的仙人是否只是浪得虚名。”只见两道乌光闪过,她的手里出现了一把仿佛镰刀一般的黑色兵器。这就是跟随她修炼多年的妖兵乌决。

    出奇的风南天并没有动手的意思,他缓缓说道:“你错了,你的族人并没有被灭族,在当年蛮荒九族的劫难之中,有人出手救了你们所有九族的族人,因此你不是孤单的一个人,而且当年神人对于你们九族的封印也在最近被解开了,我相信,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会和你们的族人相见的。”

    赤蛛儿摇摇头道:“不,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你们人类卑鄙无耻,说谎从来连眼都不眨一下,少说废话,就算死,我也不会向你们这些人类低头的。”

    “我可以证明他说的话全是真的。”修真者的身后突然飞出了两个年轻女子。风南天一听就知道是初芸初铃两姐妹到了,从她们身上,风南天知道两人的修为因为机缘的关系又涨进了一大块。

    “你们是?”赤蛛儿敏感的感觉到了她们身上的一股熟悉气息。“这位姐姐,我们可以证明风大哥说的话是真的,因为我们九族的封印就是他给解开的。”初芸解释道。

    “真~~真的吗?”赤蛛儿面对突如其来的喜讯,都有点不知所措。“当然了,我大哥是仙人,以他的身份和修为有必要对你说假话吗?再说了,有我们的出现,你难道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初铃趁热打铁道,毕竟同为蛮荒九族的血脉,她也希望自己能够救回赤蛛儿的一条性命。

    风南天见赤蛛儿有点心动,便做主道:“好了,你可以离开这里了,记住我的话,不要在仇视和杀戮人类,否则我还是不会放过你的,爻相钧天轮与你是无缘的,相信你自己也十分清楚,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可是前辈,她可是妖人啊!我们怎么能放过她呢?”白圣川不以为然的道。“从现在开始,修真界传下我的话,以后凡是遇见妖人,在他没有做出损害我们世俗界的事之前,我希望大家不要对他们动手。要知道,妖也分善恶。我们毕竟是人,是有理智的万物之灵。很多事情不能一概而论,大家皆是修道之人,在以后的修行中希望大家能多多体会上体天心这四个字。”风南天说道。

    赤蛛儿想不到风南天居然会为妖人说话,而且答应放她一马,她虽然生性高傲,却也不是一味坚持到底不知变通的人,她朝风南天鞠了一躬,一言不的转身而去。

    修真者再没有人阻拦,初芸感激的看了风南天一眼,同属于蛮荒九族的她们,虽然已经完全进化**,但是骨子里的血液也可以算是妖人的血液,因此风南天的话也等于是对她们说的。

    “国师大人,还愣着干什么,该你出手了。不然你就没有机会了。”风南天对着真觉不屑的说道。“这不公平,这不公平~~”真觉突然疯的叫嚣道。

    他这异样的举动让众人大感意外,只听见风南天好整以暇的道:“哦,堂堂尸王也需要公平吗?既然如此,你就说说看好了。”

    真觉后退两步,旁边的修定也跟着后退两步,仿佛感应一般,“为什么你可以给那个妖精一条活路,而我却没有,这不公平。”到了这个时候,为了活命,他也顾不得脸皮的问题了。

    “呵呵,风哥哥,这只怪物看来也想活命啊!大哥不如把他们两个交给我们姐妹好了。”初芸跃跃欲试的道。

    风南天自然看的出来她们想试验自己修为的急迫心情,他点点头对着真觉说道:“也好,真觉,我就让我的两个妹妹陪你打一架好了,但是,我要你明白,你所犯的错在哪里,你动用测天之术探得魅暗窟,并引得众修真者趋之若骛,这点我不怪你,因为魅暗窟就算没有你的关系,迟早有一天它也会出现的。你为了取得与我的合作,不惜用孓毒来威胁我,行为虽然卑劣,但好在本仙宽宏大量又是不死之身,所以不与你计较,但是你不该为了一己之私动两国的战争,导致无数人民的伤亡,当然,这其中包括了你那六个可怜的弟子,他们何辜?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玷污了一个修真者的身份。所以,就算今天我不追究你的恶行,你还认为自己在日后的修真界还有立足之地吗?”

    “对,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僵尸,去死吧!”“你这个欺师灭祖的混蛋,简直应该遭天打雷劈,死无全尸。”“没错,这种人留在修真界,简直是对我们最大的侮辱。”众多修真者纷纷表群情激愤的演讲。

    真觉再次后退一步,他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恐惧,不成功便成仁,他最害怕的事终于生了,就好像一个堵徒,他不断的压上自己的财产,到最后甚至把自己周围最亲近之人的性命也压上了,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翻本,不只不觉间,他连自己的命也压上了,可是直到牌现的最后一刻,他才幡然醒悟,原己输的一塌糊涂,可是他还有退路吗?答案是否定的。

    望着周围叫嚣的人群,真觉突然大吼了一声,他眼睛里的绝望之色突然又恢复了凶狠,那是玉石俱焚的目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