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十八章 藏灵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十八章 藏灵珠

    “小姑娘不要婆婆妈妈的,要说谢我们还要谢你把我们给放出来呢?现在我们扯平了啊,对了,现在天原星是谁做主?是青霄那个老不死的,还是罗和那个老杂毛啊!你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怎么现在修真者的水平都这么低下啊!还有啊!你的长辈怎么没跟来,他们也真够放心的啊!”孙青哲不耐烦的就是一通乱问。

    桑洁儿惊讶的张大了小口,刚才孙青哲所提到的人物都是天原星历史上最有名的绝代高手,两人都已飞升多年了,而眼前这个人的直言不讳,分明说他自己就是与这些人同时代的人物,这怎么能不令她感到惊讶。她想回答,却不知道从何答起,而且孙青哲的问题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解答清楚的。

    叶红飘见桑洁儿惊讶的表情,就想笑,她的夫君从来都是这么一副急性子,她早已见怪不怪了。至于桑洁儿,从第一眼见到她的一刹那,她就对她大有好感,仿佛心灵深处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一般,只听见她瞪了丈夫一眼,转身对桑洁儿柔身说道:“姑娘不要见怪,他就是这个样子的,其实他这人倒不坏的。”

    桑洁儿已经从惊讶中恢复了过来,她不好意思的道:“没关系,两位前辈一直在五方色印之下修炼吗?那时间可长了,该有几千年了吧?”

    “准确的说是九千三百二十二年,此事说来话长,我们在这里修炼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点就是答应了赫连妹子要帮助她找到爻相宗的隔代弟子,以免爻相宗断绝在她的手里,现在我们就把这些当初她交给我们的东西转交给你。”说着,叶红飘的手里精芒闪过,出现了一颗拇指大小的黄色珠子,桑洁儿再次惊讶道:“这是~~这是藏灵珠吗?”

    叶红飘微笑着点了点头。得到她的肯定,桑洁儿忍不住兴奋起来,要知道藏灵珠是只有高手才能够炼制的,功能除了能够储藏数量庞大的物品之外,还可以当作法宝来攻击使用。

    伸手接过藏灵珠,桑洁儿甜甜的说了声:“谢谢前辈。”就在这个时候,叶红飘的脸色变了,她一动不动的抓着桑洁儿的手,嘴里颤声道:“老孙,你快来看呐!我不是做梦吧~~”

    “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孙青哲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见叶红飘这么叫自己了,这勾起了他心底的回忆,同时他也知道叶红飘一定是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了,没有怠慢,他身行一闪,就出现在了两人的身边。

    望了一眼叶飘红目光所凝聚的方向,他的脸色也唰的一下变了,他一把抓住桑洁儿的左手,桑洁儿现他们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左手腕,白皙的手腕上有一个呈月牙形的标记,那是她从红色就带着的,亲人们都说它是个胎记,她也就没有怎么在意。而现在她却糊涂了,搞不明白两人为什么对这个胎记如此的激动。

    孙青哲的另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抚摩着上面的红色胎记,半天没有说话,桑洁儿虽然奇怪,却并没有收回自己的手,直觉上她感到这件事不比寻常。

    手腕上一凉,一滴晶莹的泪珠滴在了手上,叶红飘居然落泪了。不知道为什么,桑洁儿感到心里仿佛被人揪了一下,竟然有种痛的感觉。

    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欣喜,仿佛找到了久违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温暖舒适,更充满了温馨。三只手在这一刻都搭在了一起,只听见孙青哲欢喜的道:“小红,这是真的吗?我没有看错吧~~”这一次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了。

    不只是桑洁儿了,就连在一旁的风南天也纳闷了,他先传音给外围的初芸等人,告诉自己现在的情况,同时让他们转告其他修真者,让他们抓紧时间,毕竟能来这里都是一种机缘,赫连魅当年收集的法宝和典籍不在少数,放在这里尘封的话未免可惜了,从另一方面来讲也能促进天原星的展。

    对于孙青哲三人,他还不想现在打扰他们,凭着仙人的直觉,他感觉到三人之间存在着某种奇妙的联系,而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他要做的就是给他们一个安静说话的环境。

    三人陷在一种奇怪的情绪里边,好半天才恢复过来,先打破沉默的是叶红飘,只听见她柔声的说道:“孩子,你这标记是从小的就带的吧!你的亲人呢?”尽管语气很平静,但还是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激动并没有丝毫平复下来。

    桑洁儿点点头道:“是的,我从娘胎出生起就带着这个标记,我父母在我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还是我家的仆人把我交给了我的祖爷爷桑朱公,是他抚养我长大,并引领我进入修真大门的,说起来,那还是三百多年前的事了。”她一五一十的回答道,尽管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桑洁儿的心里却是十分的信任他们。

    孙青哲望了叶红飘一眼,说道:“孩子,不管你信不信,接下来我们都要和你说一件事,一件关系到我们三个人的事,这件事也许你会觉得很荒谬,但是它确实是真的。”

    桑洁儿微笑道:“两位前辈有话就说好了,我相信自己还是有判断能力的。”叶红飘抓着桑洁儿的手一直不放,只听见她强行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管她的内心早已浪潮翻泳。

    她说道:“很久以前,我和我的夫君孙青哲相识,我们是同门的师兄妹,感情在日积月累中成长,后来我们结合了,并很快生下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那时候的我们从没有感到生活原来是如此的幸福。”叶红飘仿佛陶醉于往昔的追忆,眼神开始变的飘忽不定。

    “谁知道幸福从来就是那么的短暂,那时候我俩年轻气盛,又依仗着师门的强大作为后盾,着实得罪了不少修真界的朋友,于是,在我们游历的路上,不断的遭到他们的挑衅和堵截,当时我们的孩子尚在襁褓之中,我又因为刚生完孩子,体力还没有恢复,所以大多数的攻击都是由我夫君为我接下的,我还记得当时他浴血奋战的场景。”说到这里,她看了孙青哲一眼,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柔情蜜意。

    “可是任凭我们如何的努力,也架不住他们的人多,最后我和他都身受重伤,可是他们并没有杀我们,而是残忍的把孩子从我的怀里夺走,~~孩子,你知道吗?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是多么的痛苦啊!我的心好象碎成了无数片。”说到这里,叶红飘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孙青哲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心情,但从他双拳紧握上可以感受他此刻的心情。

    桑洁儿也不禁陪着叶红飘流泪,她紧张的忍不住问道:“那~~那孩子后来怎么样了?”“后来那孩子又被他们送了回来。”这次说话的是孙青哲。

    “啊,那就好了,谢天谢地。”桑洁儿松了口气道。叶红飘叹了口气道:“谁知道这帮残忍的恶魔对孩子做了什么啊?他们在孩子身上布了十七层的禁制,还有各种混合之毒,如果是个成年人,那么这些难题我们都可以为她解去,但她是个连三个月都不到的孩子啊!弱小的身体如何经得起这番折腾啊!”

    孙青哲说道:“他们的目的不外乎是要让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死在自己手里,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我们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于是我们寻访高人,探查灵丹,甚至不惜贬低自己的人格进行偷窃,虽然最终得手了,但是最后却让人现了。在千祈峰上,我们遇到了以青霄真人为的高手的堵截,虽然经过上一次的惨败之后,刻苦修炼,自问已经今非昔比,却仍然不是他们的对手,皆因他们全不是各派名声在外的不世高手,尽管很多人都是我们没有见过的。”

    桑洁儿激动的道:“那怎么办,两位前辈岂不是很危险。”不只不觉当中,她已经完全把自己的立场站在了他们的一边,因他们的悲而悲,喜而喜。

    叶红飘感受到她的关心,她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还好,正当我们不支就要被擒的时候,有个人出现了,她救了我们,那个人跟你所得的这件法宝有很大关系,她就是赫连魅。”

    “原来是她啊!”桑洁儿恍然大悟道。“赫连妹子可怜我们爱女心切,才出手相救的,当时的她年纪虽轻,却已经是贵为一门的宗主了,那些修真高手自然要卖她一些面子,他们还答应她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前提是要我们归还所偷的灵药,我们自然是不肯了,要知道,如果没有这些灵药,我们的孩子恐怕连仅有的一丝生机都没有了。”孙青哲语气坚定的道,丝毫没有为当初所做的决定感到后悔。

    叶红飘接口道:“这件事最后还是赫连妹子帮助我们解决了,她当时居然亲口应允要医治我们的孩子,我们当时十分的相信她,所以就归还了灵药。”

    “那后来呢?你们孩子的病好了吗?”桑洁儿感动的问道,有这么爱自己孩子的父母真是幸福啊!她心里不禁想到,要知道她从小失去父母,那种温暖这一辈子她是别想体会了。

    “后来赫连妹子果真答应替我们医治,只是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了,情急之下,我们只有采用了最后一个方法,那就是忍痛割爱。”孙青哲痛苦的道。

    “是的,忍痛割爱,当时我们的孩子身上的禁制和混毒虽然成功的解开了,但是她的身体却不可避免的在一天天腐烂,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让她转世,重新投胎做人。”叶红飘说道。

    “转世投胎,那很好啊!至少她能够活的下来,只是她的前世种种势必都要被抹去的啊!”修真了那么多年,桑洁儿也大概知道一点关于转世方面的情况。

    “是啊!转世必须要经过阴冥界这个中转站,所有重新投胎的人前世的记忆都将被抹去,为了留住一丝以后相逢的机会,我们在孩子的左手上做了一个月牙形的标记,虽然希望渺茫,我们仍然盼望着转世后能与她再见一面,就算她什么都不记得也无所谓,只要~~只要能在看她一眼,我们就甘心了。”说到这里,叶红飘夫妇都泪眼婆娑的看着桑洁儿,看的那么的专注,仿佛这一世都没有看够。

    “左手上的标记啊!那你们~~”她的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整个人都愣住了。“她喃喃的道:“你们~~你们~~说的那个转世的孩子~~孩子~~”她用手指了指自己,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叶红飘点点头说道:“就是你了,孩子,爹和娘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桑洁儿的眼泪唰的一下奔涌而出,面对突然得到的父母之爱,她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孙青哲还以为她不肯相信自己两人的话,他黯然的挥挥手道:“其实我们也不指望你能相信,不过能看见你这么健康开心的活着,我们也就放心了。”

    桑洁儿摇了摇头,眼泪飞溅,从她的嘴里终于蹦出了两个字“洁儿见过爹,娘。”孙青哲夫妇大喜过望,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叶红飘生怕自己听错了,她又问了一遍:“孩子,刚才你叫我们什么?”

    是我不孝,是我连累了你们。”说着抱住叶红飘就痛苦了起来。一边抱着桑洁儿,叶红飘一边说道:“老头字,看见没有,我们的女儿肯认我们了,你听见了吗?”

    “老太婆,我听见了,我耳朵好着呢?这一切多亏了赫连妹子啊!不然我们哪来今天的重逢啊!”孙青哲感激的道。

    “乖女儿别哭了,今天我们一家三口能够重逢,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老太婆,你看你,今天的眼泪跟洪水泛滥一样,别让孩子看见了笑话。”他接着说道。

    叶红飘脸一红,啐道:“你个老头子,我好不容易哭一回,你就这么看不下去了,看我跟你没完。”桑洁儿闻言不禁笑道:“爹和娘的感情真是好啊!会让人羡慕的。对了,娘,你和爹这么多年都在这里没有出去过吗?”

    叶红飘点点道:“是啊!当年的两场大战,让我和你爹元气大伤,当时我们急需时间来恢复,而且我们也没有脸再回自己的师门了,正好又赶上赫连妹子要飞升了,我们自然要为她护法,她飞升之后,我们就一直在这五方色印之下修炼至今,一方面是为了提升修为,另一方面也是替赫连妹子找到一个合适的隔世弟子,这也算我们对她的一点回报吧!”

    “当年她飞升之时曾留下一句话,意思是让我们无论如何也要留在这里,因为奇迹需要在等待中才能出现。没想到她的话今天终于实现了。”孙青哲由衷的感激道。

    “孩子,现在你得到了爻相钧天轮,那你从今天起就是爻相宗的正式弟子了,我给你的藏灵珠里有关于爻相宗的一切资料和独门心法,还有一些我们俩修炼多年的心法口诀,我和你爹都希望你能把爻相宗扬光大,这也算我们一家报答赫连妹子最好的方式了。”叶红飘感慨的道。

    “爹娘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糟了,我们聊多长时间了,外边的人都等急了吧!”桑洁儿突然想起来,外边还有很多修真者等着她呢?

    “什么,外边还有人等着,那我们怎么毫无所觉。”孙青哲感到事情的不寻常了,要知道他和叶红飘两人都是即将飞升的人,修为在修真界算是顶尖的了,现在两人竟然连外围的人一个都没有现,这岂不是有点荒唐。

    两人终是高手,这一仔细打量,果然现了问题的所在,孙青哲脸色凝重的说道:“是禁制,可我看不出来这是什么禁制~~”

    叶红飘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她心里十分清楚,在爻相钧天轮被收取之后,这里已经不存在有禁制了,现在这里不但凭空出现了禁制,而且还是他们看不透的,可见此地隐藏着一个绝世的高手。

    能让他们连禁制的种类都看不出来的,除了上界之人,还会有谁呢?

    风南天一看自己是藏不住了,便走了出来。三人只看见暗影里走出一个人来,从开始的虚幻到逐渐清晰,“风大哥是你啊!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桑洁儿一看见风南天就高兴的叫了起来。“是啊!我进来有一会儿了,看见你们在叙旧,我没敢打扰。怎么,收取爻相钧天轮之后就把我这个大哥抛在一边了!”风南天开玩笑道,他没有说自己已经来半天了,毕竟偷听人家说话可不是什么有礼貌的事。

    孙青哲和叶红飘对望一眼,两人都大感震惊,孙青哲战战兢兢的道:“请问~~前辈可是上界星罗仙。”“二位不必客气,叫我风南天好了,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我们很快就要成为仙界的同僚了,恭喜两位啊!”风南天微笑道。

    “不敢当,南天大人法眼无差,现在我们尘缘已尽,正是要离开的时候了。”孙青哲对于风南天一眼看透自己两人的修为丝毫没有感到惊讶,在他认为那是很自然的事。

    桑洁儿一听这话就不对劲了,她连忙问道:你们要离开洁儿了吗?”叶红飘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傻瓜,爹和娘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修真的尽头,只有飞升才能够找到一条更为广阔的路,只要你努力,咱们一家三口很快就可以再见面的。”

    “真的吗?”桑洁儿虽然知道这是肯定的结果,但是对于刚刚见面就要分离的父母,她的内心里毕竟是难舍的。

    风南天呵呵笑道:“当然是真的,你啊!自己努力就是了,顶多这样好了,我暂时还不会回仙界,但是你的思念和境况我可以帮你转达的。这总行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