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五卷 第四章 妖魂之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卷 第四章 妖魂之灵

    从高空上,可以清晰的看见脚下的大地景物,基本上全都被疟灭藤所覆盖,一路上风南天可以看见不少的修真者参与其中,他也为此出手帮了几次,惹得修真者一阵惊呼,只是他的度委实太快,修真者只看见金光闪过,更别说跟上了。

    一千多里的路程对于凡人来说,是一段不小的距离,但是对于风南天这个仙人来说,只用了不到一盏茶的工夫。

    丛厄森林,面积十分的庞大,对于这里疟灭藤的描述,风南天只有亲眼见到之后才知道,参天的古树有多大,疟灭藤就有多高多大,并且随风一般的舞动,这里的疟灭藤色泽更多的是呈现一种黑色,坚硬的叶轮互相的摩擦,出阵阵难听的声音。

    在丛厄森林的上空,聚集着一团淡黄色的椭圆形云层,云层笼罩着整片的森林,如果不是风南天的修为惊人,根本就看不出来还有这个云层的存在。

    淡黄色云层不停的落下一种黄色晶芒,仿佛是养料一般,疟灭藤伸长枝叶贪婪的吸收着。风南天眼中金芒亮起,这个云层显然不是天然存在的,换句话说,是有人弄的。

    还在远处,风南天就看出来,云层里包含着一股强烈至极的妖气,让风南天感到奇怪的是其中居然还有少量魔气的气息。

    正因为他与妖怪和魔头都相处过,所以对于两种力量的气息都十分的敏感。妖力是一种充满迷惑的力量,它的特性能让人盲目的服从,而魔力是一种颠覆血腥的力量,它的特性能让人无畏的疯狂。

    风南天从未想过二者居然可以以这种方式相和,而眼前的疟灭藤却让他不得不相信二者也可以共通,疟灭藤变异的罪魁祸应该就是它了。

    风南天知道自己只要击散眼前这个云团,疟灭藤的威胁就可以解除了。但是他暂时并没有这个打算,因为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根源是要找出这个云层的来历和出处。

    风南天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现在他现在所面对的丛厄森林的后方,有一片疟灭藤出奇的高大,那里的密度也过了其他任何一个地方,这片疟灭藤背靠一座山峰,奇怪的是山峰上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的植物生长。

    天空中的一只飞鸟滑翔着正想从山峰经过,忽然,一道如赤练一般的乌光从山脚窜出,飞鸟吱叫着被乌光扯着往下落去,乌光迅捷的没入山峰的侧面,消失不见。

    风南天疑心大起,就想去看看,考虑到打草惊蛇的关系,他运起仙力,让脚下的祥云扩散,把他自己完全笼罩在云层里,随后向山峰飘去。

    在疟灭藤生存的这片森林,几乎没有任何飞鸟和动物的影子,风南天逐渐靠近了方才飞鸟消失的方位,也就是山峰的侧面,疟灭藤对于他在上空飞过,没有任何的反应。

    越是靠近山峰,妖气的味道也跟着越重。半山腰的位置更向一个平台,平台上堆着无数的乱石,还有不少的枯骨,平台的正前方是一口黝黑深暗的洞**。

    在洞**中不时传来一种喘息和痛苦的叫声。风南天的身形一闪,出现在了平台之上,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光芒亮起,地上的枯骨自动飞起,并且的快旋转起来,把风南天围在了中间。十几个几乎透明的魂灵尖叫着扑向风南天。

    “恶魂灵”风南天叫道,他十分惊讶恶魂灵的出现,要知道恶魂灵乃是天地间不甘轮回转世,具有暴戾怨力的魂灵。

    这些魂灵大多在生前拥有一定的实力和修为,他们不一定是修真者,却一定都有着不屈的信念和怨力,这样才能够在死后摆脱阴冥界冥将的追捕和拘禁。

    阴冥界属于另一个单一的世界,除了上界,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一界的存在。它统管着世俗界包括修真界所有人的轮回转世,对于恶魂灵他们大多数都能够追回,只是时间久了,这些恶魂灵也学乖了,它们开始依附一些实力强大的妖魔,以它们作为自己的挡箭牌,当然,代价就是它们自己将生生世世的沦为妖魔驱使的工具和奴隶。

    风南天现在已经不向刚开始的时候那么的无知了,对于阴冥界他曾经听孙青哲讲过一次,后来他就记下了,与霜月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一些自己还不懂的问题与霜月进行了了解。

    这也就是他为什么知道恶魂灵的原因。

    对付恶魂灵的办法不外乎三种,一种当然就是强行打开一条通往阴冥界的通道,把它们送回去。一种可以把它们炼化,作为驱使自己的法宝的一部分,这种方法如果天魔在的话,显然是最适合的。还有一种就是用仙家法宝净化它们的灵魂,然后直接送它们转世。

    第一种方法所需的法力甚大,搞不好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且风南天现在还没有这种能力。第二种当然可以排除,剩下的自然就是第三种。

    但是这第三种方法风南天可不知道怎么用,虽然他已经具备了这样的修为,所以倒霉的只有这些恶魂灵了。

    风南天的仙力运转,金光闪耀着从他的双手劈出,仿佛利刃一般,凡是被金光扫到的恶魂灵全都在瞬间化做乌有,别说是转世了,就连一点渣滓也没有留下。

    剩下的恶魂灵仿佛也知道风南天的厉害,它们全都吱叫着退回山洞里,风南天微微一笑,也不追赶,恶魂灵一退,围绕在他身边旋转的枯骨也重新散落在了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山洞里传来一股强大的妖气,一道乌光闪过,风南天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人来。只见她的身体婀娜多姿,玲珑丰满,可是她的脸却充满了诡异。

    一张脸分为两半,左半张娇艳如花,如春水,右半张却是鸡皮鹤,褶皱满布,在她的身边围着的正是方才逃走的几个恶魂灵。不知道为什么,风南天总觉得眼前之人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

    “你是哪里的修真者,修为不错啊!居然能通过疟灭藤到达这里。哈哈~~但是你不要侥幸了,这里就是今天你的葬身之地。”来人狂笑道,笑声震的山峰上的石头不住的晃动。

    风南天好整以暇的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与阁下好象是一无仇二无恨的,阁下为什么非要杀我不可呢?”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这世界需要为什么吗?如果说有,那我就是那答案,唯一的答案。”那人不耐烦的说道。

    “那么说这里的疟灭藤也是阁下弄的答案了?”风南天直接问道。“是又怎么样,你不觉得这些疟灭藤的很可爱吗?看你还有几份胆识的份上,我破例答应你,说吧,想怎么个死法。”那女人不屑的道。

    风南天叹了口气,边摇头,边说道:“可惜,可惜啊!”那人疑惑道:“可惜什么?是闲自己死的太早吗?”“我是可惜阁下啊!人不人,妖不妖先不说,可是你做的事情却已经犯下大错了。”

    “你是说疟灭藤这件事吗?哈哈,这不劳你操心,想我落虔婆前世历经种种磨难,最后落得情天恨海难填,天道始终遥遥无期,哈哈,老天负我实在良多啊!”那女人几乎嘶叫着道。“而你们这些所谓的修真者,有什么资格自称正道。”

    风南天惊讶的道:“你说什么,你说你是落虔婆。”风南天仔细看了一眼她,果然在她那半张褶皱的脸上找出了一点当日的痕迹,当初在天原星的时候,落虔婆因为一时的大意,而被真觉的徒弟变化成的尸王击败,只剩下元婴落荒而逃,想不到她却跑到了堰岢星。

    “你认得我,哈哈,不过无所谓了,我落虔婆修真不成,我不会修别的吗?只要在给我几天的时间,我就能元婴固体,魔道初成了,到时候,看天下还有谁能耐我何?”落虔婆狂妄的笑道。

    风南天疑惑道:“魔道?那这里怎么妖气弥漫,而且我看你身上也汇聚着不少的妖力啊!”“看你离死不远了,我也不怕告诉你,当初我以元婴之体狼狈的逃到这里,根本就是慌不择路了,元气大伤的我,元神直有溃散的危险,谁知道天不绝我,这里居然有一个漏洞,一个通往戾妖界的漏洞,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灵气找不到,我就只有用妖气了。”落虔婆理所当然的说道,从她的眼睛里,风南天看到了她眼神里的一丝犹豫和痛苦。

    他说道:“妖气,那魔道又是怎么回事?等等,我明白了,你居然用妖气来修行魔道,你还真行啊!”风南天总算明白了过来,若不是他对于魔、妖的力量源泉有所了解,恐怕也推断不出来,因为从来没有人试过用妖气来修行魔道的。

    落虔婆的成功虽然不乏运气的成分,但是更重要的还是她当时所抱的必死信念。

    落虔婆次开始重视起风南天来,凭着几句话就能推断出她当时的情况,这可不是光有智慧就够的,还需要有一定的阅历。

    “你到底是谁,我确信并没有见过你。”落虔婆忍不住问道。风南天望着天空那片淡黄色的云层说道:“利用魔气和妖气的结合产生疟灭藤的养料,然后控制它们。那么我倒要问你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呢?”风南天淡淡的问道。

    “我要干什么,我还能干什么?我只是想恢复我的青春和容颜,我只是想让人尊重我,让人认同我,我要得回我曾经失去的。这有错吗?”落虔婆情绪激动的道。

    “阿欣,我终于找到你了?”半空中突然落下来一道剑光,也许是目标太明显了,疟灭藤开始了躁动,密密麻麻的疟灭藤朝他卷去。

    匹练一般的剑光闪过,半空中的只见无数被斩断的疟灭藤如雨般的缤纷落下,同时,空中也现出了一个修真者,一个身穿灰袍,满头白的高大男子。

    “赵远南,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落虔婆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喃喃自语道。风南天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阿欣,我知道你变了,可是我没有变,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原来那个阿南。”赵远南一边抵挡着疟灭藤一边朝她喊道。

    “哼!不自量力。”落虔婆脸色一变,她抬手射出一道乌光,乌光冲入疟灭藤中,顿时疟灭藤的攻势又迅猛了几分。

    看的出来赵远南的修为极高,一边操控着飞剑形成一个守护的光幕,一边祭出了另一件古怪的法宝,一个类似于葫芦一般的东西,只是葫芦的样子是上窄下宽,而它则是上下一样大的,“春风化雨,障灭妖消。”赵远南念动起了灵诀。

    “好啊!居然拿出澄妖壶来对付我了,好得很啊!”落虔婆忿忿的道。只见半空中澄妖壶倾斜着向下,随之它的壶嘴张开,一蓬淡紫色的雨滴开始落下。

    凡是被淋溅到的疟灭藤纷纷摇摆着开始急剧缩小,恢复成原来普通藤条的样子。一时间围攻赵远南的疟灭藤攻势土崩瓦解。

    落虔婆并没有去阻止这一幕的生,而是咬着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转眼间,疟灭藤就被净化了一大片,赵远南收回澄妖壶落在了风南天和落虔婆的面前。

    他好奇的看了风南天一眼,朝他一点头,就直接向落虔婆走去。“阿欣~~”他叫道。“你不要过来,我不是你的阿欣。”落虔婆尖叫起来,并转过身子,只让自己露出那半张完好娇艳的脸。

    “我知道你就是阿欣,你跟我回去好吗?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的。”赵远南停下了脚步,深情的说道。落虔婆尽量平静的说道:“我不认识你,你赶紧走吧!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别以为你有澄妖壶我就怕了你,哼!”

    “阿欣,我知道你还恨我,恨我当初我为什么没有来接你,我告诉你,我是有苦衷的~我~~”赵远南正想解释。却被落虔婆给打断了。她说道:“你别说了,你的任何解释我都不会听的,我也没有兴趣,我只问你,走还是不走。”

    “阿欣,你不要这样,这些年来,我辗转各地,踏遍千山万水,只是为了要找到你。今天我可以走,但是除非是你和我一起走,我已经犯了一次错误了,这一次我不能再犯了”赵远南坚定的说道。

    “很好,是你自己选择死路的,那就不要怪我落虔婆心狠手辣了,啄心剑,给我去吧!”一道深蓝色的剑光从落虔婆的口中喷出,飞剑出现的同时,带动了一股庞大的妖气,飞剑在落虔婆的手上旋转着,颜色越来越深,一丝丝的黑气从她的手心里冒出,溶入了飞剑。

    风南天警惕着看着这一幕,他知道落虔婆是强行把周围的妖气和自身的魔气融合在飞剑里,可以预见,飞剑的这一次攻击威力会有多大。

    反观赵远南,他倒是平静如常,看不出有丝毫戒备的意思,风南天以为他胸有成竹,便也不太在意。终于落虔婆的飞剑了出来,整个飞剑这时已经变成了几乎纯黑色,飞出的瞬间,地下也跟着被划出一道深深的裂痕,周围的天空仿佛也被带动一般,变的阴暗下来,无数的疟灭藤纷纷开始复苏,威势更胜从前。

    啄心剑化成的黑光转眼就到了赵远南的跟前,这时的赵远南动了,准确的说是他的飞剑起缘动了,一道耀眼的白光挡在了他的面前,形成一个诡异的旋涡,啄心剑准确的命中旋涡,顿时激起滔天的剑气,两道剑气一攻一守剧烈的碰撞。

    周围十里的方圆飞沙走石,场中激斗的两人眼中只有着对方,当风南天仿佛不存在一般,他挥手放出锍圄圈护住自己,他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赵远南的全身衣飞扬,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只听见他无奈说道:“阿欣,何必这样子对我呢?你知道吗?看到如今你的样子,我是心如刀绞啊!”

    “你不用假惺惺了,赵远南,你我的情义早在当日你负心离我而去时断绝了。过去的阿欣早已死去,如今站在你面前的只是落虔婆。”落虔婆坚定的说道。

    “阿欣,你还要我跟你解释多少次,你才会相信我,当初实在不是我有心不去赴约的,而是我师尊现我的形迹,他把我囚禁了。”赵远南还在试图挽回着。

    可惜如今的落虔婆已经完全堕入魔道,加上心中多年积压的怨气,她已经是难以自拔了。之所以跟赵远南说话,实在是因为当年的那段情刻骨铭心,让她暂时找回了一点曾经的自我。只是随着周围妖气的凝聚和魔功的催,她的本性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直到完全沉沦魔道。

    “大胆妖魔,居然敢如此放肆,看我们今天怎么收拾你?”半空中随着话音刚落,平台上又落下三个人来。

    这是一女两男两个修真者,从他们的穿着上看,与赵远南很有可能是同门的关系,风南天看出三人的修为都很高,至少都有天照后期的水平。三人中的女修真者喊道:“赵师弟,你还在拖延什么,她已经完全堕入魔道了,已经不是你以前的阿欣了。”

    “哈哈,齐薇、张永、李匀。好,很好,你们几个同门今天难得聚齐了,当初就是你们一致的反对我们,我当日受得屈辱,今天要一并从你们的身上找回来。”落虔婆大笑着,左手掌心幡然向上,一道乌光射向天空那淡黄色的云层。

    只见云层急剧的翻滚,并开始向这边飘来。“你个老妖婆,当年你已经与我师兄不配,如今你这副样子更是让人恶心,我劝你趁早死了算了,省得留在人间丢人现眼。”比较矮胖的李匀忍不住讥讽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