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四卷 第二十章 梦醒苦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卷 第二十章 梦醒苦涩

    风南天大感头痛,没想到这般小丫头这么的难缠,他当然明白众女话中那种无言的情绪,看来还是躲着点的好,感情这东西,时间一长,挡都挡不住。他叹了口气,严肃的道:“洁儿,我不让你随我去,是因为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你别忘了你现在是爻相宗隔世弟子的身份,肩负着振兴门派的重任,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修炼,争取尽快的融合爻相钧天轮,要知道你父母对你有很高的期待,希望你能明白。”

    走到初芸姐妹身边,风南天双手拍了拍她们的肩膀道:“大哥要去的地方十分复杂,我不想你们有危险,我承认你们的修为是一个方面,但是你们也要记得自己的族人正在等着你们,尽快的溶入世俗界,然后把他们接来,这是你们两个今后要做的,不是吗?”

    初芸点点头,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这是她们的宿命,个人的感情和族人的利益,她必须要坚定的选择后者。“好了,小铃,你还记得先前和大哥打赌的事吗?现在大哥就告诉你,那就是你要好好的留在这里,勤加修炼,等待大哥回来,知道吗?”风南天微笑道。

    初铃沉默不语,她当然记得自己和风南天打赌的事,只是没有想到这个赌居然是要以分别为代价,如果当初知道结果是这样,这个赌我一定不会赌的。她心想,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她们都知道风南天所决定的事情是不可能改变的。

    桑洁儿看着风南天的脸庞,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心里暗暗的做了个决定。

    总算是摆平了三个人,风南天不禁舒了口气,他不是圣人,当然知道感情这东西的危险性,转头他看见两个银劫卫还守在一边,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道:“不好意思,把两位给忘了,你们有什么打算,尽管请便,我不会约束你们的。”

    余全和由唤对望一眼,两人同时朝风南天跪拜行了一礼,两人同时说道:“多谢大人成全。”说完,两人二话不说,就腾空而去。

    风南天很欣赏两人决断的态度,还是自由重要啊!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这么自由就好了,自从修真之后,事情是一件接一件,现在的他更是踏上了援救沅真,这条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路。

    只有他知己明白,沅真对他的恩情,那就像一个亲人一样,是无法割舍的,他不想自己后悔,所以他必须这么做。

    这时,远方的天空逐渐微明,夜色即将散去,新的朝阳也会升起,只是那已经不是昨天了。“好了,你们先别噘着嘴好不好,我这不还没有走吗?走,回元帅府去看看,人家该等急了。霜阁主如果不介意,一起去好了。”风南天打趣道。

    “恭敬不如从命。”霜月心里暗喜,想起以后可以单独的和风南天在一起,她就感到兴奋莫名。封上魅暗窟的洞口,风南天和众人回到了元帅府,一路上,在空中可以看见沙竹国的街道上,无数的士兵和国民正在忙碌着,他们正在搬运着死尸,不少的建筑也是伤痕累累,可见昨晚战役的激烈了。

    门口的守卫见到风南天,知道是元帅的客人,不敢怠慢,一边请他们进去,一边赶紧进去通报。元帅府内可以看见无数的将领正在进进出出,见到风南天等人,大都停下了脚步,原因无它,实在是因为霜月等几个美女太美了。

    “你们在干什么,没见过美女啊!还不快去办事,耽误了正是,我砍你们的脑袋。”一声娇叱从后方传来,正是云傲双到了。

    众将领尽管舍不得,但在衡量脑袋的重要性后,也只好火的离开了。一夜的时间,云傲双明显的憔悴了,眼睛红肿的她显然一夜没有休息。

    她一看见风南天眼前就仿佛一亮,不顾众人的侧目,她小跑着过来,一把拽住他的肩膀道:“风大哥,你这一晚跑哪里去了,我都担心丝了。”

    风南天拍了拍她的手臂微笑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这儿怎么样了,看样子,你一晚没睡吧!”“我这里?没事,绿驮国的秘密部队已经让我们全部消灭了,朝廷的内奸我们也抓到了,风大哥,我决定了,我不会听命于真觉的,拿国民的性命去开玩笑,这种事我云傲双永远是不会干的。”云傲双坚决的说道。

    “你放心好了,真觉现在是丧家之犬,他不敢回来的,就算回来,也会有人去对付他的。”风南天安慰她道。

    “真的吗?还是大哥有办法。”云傲双高兴的道。没有了真觉的顾忌,她办起事然是方便了许多。“这位是霜月阁主,这位是桑洁儿,你们认识一下。”风南天说道。

    云傲双朝霜月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霜月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冷,以至于云傲双也不敢贸然上前搭话。

    至于桑洁儿就好说话很多了,初芸姐妹对她也很有好感,毕竟两姐妹也算是她父母的半个传人。霜月的冷仿佛只是对众人而言,只要目光转到风南天身上,她的眼神就会变的要多温柔就会有多温柔。

    这样的后果自然容易引起其他人的不满了,不过以霜月一派宗主的身份和修为,众人倒也没有说什么。而云傲双的内心早就把她们定位在了修真者,因此倒也没有见怪。

    一行人很快的就在内厅坐了下来,刚刚坐下,阎家剩下的三个兄弟几乎不分前后脚的就到了,“老大,你可回来了。”阎义还没有进门就开始嚷道。

    三兄弟一进门就傻眼了,三人不是没有见过美女,只是霜月的飘然出尘是他们从没有见过的,就连初芸姐妹和桑洁儿这种独特气质的美女也不免相形失色。

    风南天不禁摇头苦笑,修真者凭借逆天之力可以控制自己的衰老,甚至容颜永驻,尤其是女修真者,普通的凡人对她们的免疫力几乎跟没有一样。

    初芸看见三人的傻样,气不打一处来,她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阎义三人这才醒悟过来,为了避免尴尬,云傲双开口说道:“风大哥,你们的事情都办得怎么样了,还~~还需要我帮忙吗?”

    风南天摇摇头道:“谢谢元帅的好意,我想暂时不用了,事情基本上都解决了,很快我就会离开这里的。”

    “那么快?”云傲双惊讶的道。惊讶的不只是她,还有阎义三兄弟,阎智这才找机会问道:“风大哥,我们家老大~~他干什么去了,怎么没看见他回来?”

    风南天听出了三人语气里的焦急和担心,他微笑道:“你们放心好了,他现在好的很,也许一会儿你们就可以见到他了,在他来之前,我有几句话要问你们。”

    “老大对我们恩重如山,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阎义回答道。

    “我不知道云元帅跟你们说过没有,但是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们,我们几个都是不属于世俗界的人,念在以往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打算临行前尽我所能帮帮你们。”风南天考虑再三,终于决定帮助他们一下。

    从阎义三人惊讶的表情上看,云傲双显然没有把风南天的身份告诉他们。风南天说道:“你们的未来是灿烂还是平凡,完全靠你们自己的努力,至于走什么样的路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去选,愿意自食其力,还是愿意追求人生的不同意义,还是愿意无忧无虑的生活,这都取决于你们自己,放心,我会尽量满足你们的。”

    阎义三兄弟被风南天的话彻底震惊了,他们都知道风南天的能力。沉默半响,最后还是阎义第一个站出来说道:“老大,我想就现在这个样子挺好,不管未来有什么样的路,是好是坏,是崎岖还是平淡,我都想按照自己的意思去走。”

    风南天点点头,阎义的话虽然使自己错过了一次绝好的改变人生的机会,但是能够坚持走自己的路,不受别人影响的人还算有点骨气。

    “老大,这些天我见过了无数的死尸,深深的感受到了生命如草芥这句话,一个人在凡尘在努力,再辉煌,最终不过还是要与草木同朽,逝去的永远逝去,再也不在回来,所以,我想将来变的与老大一样,九天翱翔,不受任何事物的羁绊,求老大成全。”阎智虔诚的说道。

    这次连霜月也不禁惊叹阎智的想法,“很好,你的要求我准了,从今天起,我风南天正式收你为我的第二个弟子,希望你不要忘记今日所说过的话。”风南天说道。

    “弟子阎智拜见师尊。”阎智恭恭敬敬的跪地给风南天叩了三个响头,风南天也当仁不让的受了他三个响头。

    叩完响头,阎智自动站到了风南天的身旁。“阎信,那你呢?”风南天问道。

    “对不起,老大,我与二哥三哥的想法不一样,这断时间来的杀戮与血腥,让我感到彻底厌倦了,也让我认识到自己当初是多么的愚蠢和无知,现在的我只想归隐田园,好好的度过下半生,其他的实在无法再提起半分兴趣了。”阎信颓丧的说道。

    风南天点点头,三人的性格他其实早已了解了,只是他需要经他们自己确认一下,他说道:“老二老四你们两个过来,这是两粒兑雪丹,你们找机会服下,记住,要分三次,切记不可贪多,你们与我相识一场,这个就算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吧!”

    “多谢老大。”两人接过丹丸,随后退在了一旁。云傲双见三人都有了自己的决定,她不禁急道:“风大哥,你也要跟你修真。”

    风南天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金光暴涨,云傲双只感到浑身一震,接着脑海中莫名的闪出了一副副久违的画面,其中有她第一次领兵作战的场景,还有第一次成为沙竹国元帅时,接受万众欢呼时的喜悦,画面一副副的转换,大多都是显示云傲双往日辉煌的画面。

    看着,看着,画面突然消失,云傲双也突然清醒了过来,只听见风南天淡淡的说道:“云元帅,方才你所看到的就是你自己内心的真实心境,往日的荣耀与辉煌在内心已经根深蒂固,你还舍得放弃吗?”

    云傲双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她可以表面上矢口否认,但她能欺骗的了自己的内心吗?自己一心想要修真,说穿了还不是为了要跟眼前这人在一起,自己的心事能对他说吗?他会相信吗?无数的疑问纠缠在一起,忽然间,她现自己真的很悲哀,战功无数,威名显赫,这些有什么用?人前人后的荣耀,别人想得都得不到,可是自己的内心有谁能了解,自己真的快乐吗?

    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在自己面前,仿佛很近,可是又有种很远的感觉,他的眼神总是让人捉摸不透,仿佛不属于尘世间的任何角落,在看看他身边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美丽动人,她们的情怀自己如何的不懂得,可是最后的结局恐怕都将和自己一样,这是个迷一样的男人,也许这就是自己不知不觉迷恋上他的原因,一相情愿也好,自做多情也好,这场梦终究还是要醒的,只是醒的未免太早了一点,早的让她还不及憧憬,美梦就只剩下了无言的苦涩。

    叹了口气,云傲双无言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众女仿佛都受到感染一般,谁都没有说话,风南天正感到奇怪时,心里突然一动,他站起身来道:“有客上门了。”

    众人正在疑惑时,门外已经跨步走进来三个人,“参见前辈”“老大”“弟子原天参见师尊。”三人分别向风南天行礼道。

    来人正是贯晨,阎礼,还有风南天正要寻找的弟子原天。风南天微笑着看着他们,他说道:“好,原天,没想到这么快就达到元婴后期了。阎礼也不错,短短的几天能达到融合后期,实属不易啊!看来你师尊没少给你好处啊!”

    贯晨一看霜月也在,连忙上前见礼,而阎礼见到三兄弟也免不了叙旧一番,最后众人又重新认识了一番,这才重新落坐。

    原天并没有坐下,而是和阎智一左一右站在了风南天的两旁,原天现在的样貌和以前又有了很大的变化,他的脸已经完全没有以前苍老的样子,而是如婴儿一般的光洁柔滑,一头的黑取代了原先的白,身体上他也变的高大健壮了不少,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再也不负当初的颓丧了。

    风南天望了贯晨一眼说道:“我没想到贯兄的动作这么快,魅暗窟贯兄是去不了了,不过我也不会让贯兄这趟白跑的。”

    “快别这么说了,能为前辈效劳,是我的荣幸。”贯晨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早乐坏了。“现在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我给贯兄另一件法器极的法宝,另一种就是在贯兄原有法宝的基础上,我帮你重新修炼一下。贯兄意下如何?”风南天说道。

    贯晨想了一下,说道:“那前辈还是帮我修炼一下我的飞剑好了,这样我以后使用起来会更加方便。”他自然有自己的打算,重新得到一件法宝,而且还是法器级别的,他当然求之不得,但是考虑到自己现在的修为,多了一件这样的法宝,先不说自己能不能挥出它的威力,就算能挥出来,在灵活使用上,他恐怕还要花大把的时间和它进行融合。

    而重新修炼自己原有的法宝就不一样了,先就是自己的法宝自己当然很熟悉了,这就少了融合的问题,还有就是自己可以观摩仙人的炼器手法,要知道炼器也是修炼的一部分,这对于自己以后的修行之路大有帮助。更何况,他对风南天有着十足的信心,经过仙人修炼的法宝,再次也次不到哪里去的。

    说着,贯晨拿出了自己的法宝飞剑,这是一口紫蓝色的飞剑,飞剑足有五寸宽,却有两指长,剑身隐见流光闪动,风南天挥手接过飞剑,众人都睁大了眼睛,都想看着他怎么修炼这把飞剑。

    “寒性的紫匀晶碇,火性的净台砘,用阴性的花色岩中和,很不错的飞剑嘛!属性多固然能够增加飞剑的攻击方式,但是威力难免下降许多,这三种材料也算难得了,只是放在一起难免画蛇添足了,也好,今天我就帮你挥出此剑的真正威力吧!”风南天随口说道。

    听不懂的人自然是一头雾水,但是对于霜月和贯晨这样的高手来说,却是听的直点头,对于风南天一眼就看穿自己飞剑的构造和缺点,贯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么多年来,他对于自己飞剑缺点也是知道的,他也想过重新修炼的问题,但是不说炼器宗师难寻,但更重要的是飞剑的形态已经基本固定了,要想改变几乎是不可能的。

    风南天不在说什么,他让飞剑虚空漂浮着,并在飞剑的周围布了一个小禁制,一蓬金光从他的手中飞出,那是风南天自身的仙力,仙力瞬间就把飞剑包围,众人眼看着飞剑在金光下迅溶解,其中的杂质迅的气化了,金光中隐约可见紫、蓝、红三种液体在流动,紫色的是紫匀晶碇,蓝色的花色岩,红色的是净台砘。

    风南天控制着仙力,把花色岩与净台砘抠了出来,紧接着他从自己的储仙兜里拿出了一块从魅暗窟里刚刚得到的阴厥圭扔了进去,最后他才收回自己的仙力,而飞剑已经按照原先他的想法而迅凝结了。

    只听见“啪”的一声,一把崭新的飞剑已经炼制完成,新的飞剑流光溢彩,在尖端呈现一种弧形,长宽比原来缩小了一半,这是风南天按照地球上刀的形状炼制的,深紫色的飞剑上布满点点晶芒,仿佛星光倒映在海面上,这是与阴厥圭融合后的结果。

    接过飞剑,贯晨欣喜若狂,压缩一半的飞剑比原来的威力大了不只一倍,最关键的是,他感觉到这把飞剑与他更熟悉了,那是一种水乳交融的感觉,以前的那种隔阂和不适都没有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