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三章 远古修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三章 远古修真

    不在犹豫了,运起体内的仙力,瞬间就把蓝蒿给包围了,蓝蒿之内的精怪开始叫苦了,风南天并没有除掉它的意思,毕竟这些法宝最终都是要归还给别人的。

    仙力庞大的威慑力本身就是一种不可忽视的无形力量,小小的山精又如何敢与上界之仙相抗衡。等它主动退出回到风南天的手上时,蓝蒿的威力已经耗减过半,这也是风南天无奈之举,谁知道仙力对于山精的威慑力居然这么大。

    眨眼间,风南天就收取了四件威力强大的法宝,而且还是别人的,禁制之外的修真者已经震惊到了目瞪口呆的的地步了。

    风南天看着剩下的柔盒车,正想一并拿下时,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看了一眼禁制外的修真者,不禁暗骂自己招摇了。

    想到这里,他便有了新的主意,只见他引导锍圄圈向柔盒车逼去,也许是意识到自己是最后的希望了,与主人心意相通之下,柔盒车光芒大盛,开始以游避的方式避免与锍圄圈正面接触,风南天心里暗喜,这种效果正是他想要的。

    空中飞舞着转了几圈,锍圄圈突然加一举将柔盒车缠住了,禁制外的修真者大都闭眼不敢看了,全军覆没的场面尽管多么的不愿意,却还是生了。

    就在众人都惨不忍睹时,这边的风南天却大叫了一声,只见锍圄圈在瞬间居然被逼退了,它的光芒也黯淡了下来,却见风南天无奈的摇了摇头,锍圄圈化做一条金线收回他的体内。

    收回法宝的同时,风南天的身体也变得摇晃起来,只见他脸色红,就地盘膝,进入了修炼。众人大感惊讶,都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是修为有限啊!他的真元力已经难以为继了。”一声苍劲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众人抬眼望去,见是个身材高颀的英俊男子。众人自然是认得他的,因为他就是柔盒车的主人,也是先萝城第一大派溟云屋的宗主戊恪流。

    说这话的时候,众人都恍然大悟,同时也松了口气,却不知道真正舒了口气的人是戊恪流,作为硕果仅存的宗主,他的脸面和溟云屋的声誉总算是保住了。

    “风南天,你还需要再继续尝试吗?”梦魂星相传音道。风南天露出苦笑,摇了摇头。梦魂星相对于风南天的态度似乎很满意,她挥手撤去了禁制。

    “今天的测试就此结束,各位宗主,收回你们的法宝吧!”梦魂星相淡淡的道。风南天也配合的拿出了自己刚刚收取的法宝客气的说道:“各位宗主,实在抱歉,风南天卤莽的地方,还请各位多多包涵了,改日风南天定当亲自登门致歉。”

    这一说,众人不禁都对他好感大生,毕竟胜而不骄的人还是能够让人接受的。

    “好了,风南天的测试已经完毕,相信各位对于方才的过程已经看的一清二楚了吧!各位都有何看法?”梦魂星相询问众人道。

    “启禀星相大人,风南天的修为那是已经不言而喻的了,只看他胜利后的虚心态度,就知道他是个人才了,因此我认为他完全可以留下来,为我们的梦魂星的展作出贡献。”姑绚丽第一个站出来说话道。

    “是啊!风老弟方才收取我等法宝的过程可谓是前所未见,我也相信他的到来,能给梦魂星的修真者带来一场全新的变革。”说话的是长天楼的楼主简筒,也是先萝城的五大宗主之一。

    “其他人还有什么不同的意见没有?”梦魂星相再次问道。“那好,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风南天从今天起就将正式留在我们梦魂星,考虑到他所展现的极高修为,以及之前我们所做的约定,我决定从现在开始,风南天的职位将和我一样,至于正式的任命,我会通知乱亟星的几位老祖宗的。”梦魂星相决断道。

    众人不禁大为吃惊,不是因为批准风南天留下来的决定,而是因为风南天的地位,要知道星相这个位置,在整个的仙魂星系上也只有十八个人,也就是说每一个星球上只有一位,实际上星相就是整个星球的统治者,权力自然不是一般的大。

    “紫徽星辰听令。”梦魂星相突然高声道。“属下听令。”所有的修真者除了风南天之外,都跪在了地上,“我希望你们今后要像平时尊重我一样的去尊重南天星相大人,违者格杀勿论。”梦魂星相阴冷的道。

    “参见南天星相大人。”所有人都开始向风南天行起礼来。“都起来吧!”风南天开口道:“以后将会经常的和大家合作见面,大家不要拘束才好。“尽管对于梦魂星相的宣布感到有些突然,但是风南天还是十分镇定了接受了自己新得到的身份。

    “好了,大家可以回去了,有什么事情我会提召你们的。”梦魂星相冷冷的道,对于眼前这帮所谓的各大派宗主,她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众人纷纷施礼告退,很快的空旷的大殿之上只剩下了风南天和梦魂星相两个人。“你为什么还这里?”梦魂星相对着风南天冷漠的问道。

    “风南天耸耸肩道:“我?我等着你的问话呢?怎么能这么快走呢?”“我找你问话,你就这么确定吗?梦魂星相不屑的道。

    “是吗?原来是我搞错了啊!我以为星相大人会对我感兴趣呢?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风南天无所谓的道。

    说完,他悠闲的背起双手就朝殿外走去。我就不信你不叫我,风南天心里暗想。

    果然,大殿几乎走到一半的时候,梦魂星相终于憋不住了。她娇叱道:“站住,你给我回来。”风南天停下了脚步,却没有马上转过身来,只是淡淡的说道:“星相大人有话请说。”

    “你~~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梦魂星相心里一急,话就自然脱口而出。等到话出口了,她才知道有点不对劲。

    风南天倏忽间转过身来,他快走几步来到梦魂星相的面前,眼睛一直盯着她,却不说话。梦魂星相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她的心不由自主的砰砰的跳了起来,脸更是唰的一下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

    风南天心里一动,原来梦魂星相也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她也有自己最迷人的一面。“星相大人有话直说,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风南天柔声说道。

    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不妥,梦魂星相稍微挪开了一点自己的身体,说道:“我想知道你来到到仙魂星系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

    “哦,星相大人认为我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吗?”风南天反问道。“我想以你方才所展现的修为来看,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人能够逼你远走他乡的吧!即便如此,你又为什么会选择留在我们梦魂星呢?”

    “我想星相大人一定没搞清楚,先就是我想留在这里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妙酆妙郢二位老哥的极力挽留的,至于我的修为,星相大人不要忘了,一山还有一山高这句话。”风南天回答道。

    “是吗?我想南天星相一定不知道测试如果不通过的严重后果吧!”梦魂星相淡淡的道。“哦,会有什么后果?”风南天问道。

    “死”梦魂星相狠狠的道。她想看看风南天在听到这个字之后是什么反应,可惜她还是失望了。风南天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反应,他问道:“我猜星相大人是怕我出去之后泄露了什么这里的秘密是吗?”

    梦魂星相盯了他一眼缓缓说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的心机实在是厉害的可怕。”风南天摇头道:“所谓做贼心虚,这是很浅显的道理,如果梦魂星没有藏有什么特别的秘密,我想不至于这么紧张吧!”

    “我想的不错,你果然是有目的的。”梦魂星相坚定的道。“等等,我说你这个星相大人疑心也太重了吧!我只是比较聪明一点,脑筋转得比较快一点,这就叫有目的了。别忘了如果我真有目的,我会答应留在这里成为那什么的星相吗?”风南天反驳道。

    这会轮到梦魂星相盯着他看了,突然她莫名的笑了,只听见她说道:“别叫我什么星相大人的,难听死了,人家是有名字的,我叫幽梦雨蝶,你叫我蝶儿好了,呵呵,这是我小时候为自己取的名字。”

    风南天突然现自己目瞪口呆了,他实在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的态度居然转变的如此迅,迅的让他都不敢相信了。

    “看什么?是不是我长的太好看了。你舍不得啊!放心,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看。”梦魂星相微笑道。我的老天,这个女人太恐怖了,风南天心里暗叫,怪不得说女人是善变的动物,这句话真是一点也不假。

    “好了,星相~~”“错了,叫我蝶儿。”幽梦雨蝶打断他的话道。风南天无奈的道:碟、蝶儿是吧!闲话谈完了吧!那我也该走了吧!”对于这种让人头疼的女人,还是眼不见为净。

    你就走吧!现在你已经是与我同等的身份了,梦魂星上你可以随处走动,这段时间基本上是没有事的,大概在一年以后,将要在乱亟星举行十年一界的星魇大会,到时候你我都将出席。”梦魂星相突然说道。

    风南天停了一下脚步,随后飒然而去。梦魂星的太阳始终悬挂着,而且保持着统一均衡的温度,大殿之外,空无一人,风南天的心情显得很宁静,看着自己年轻的身体和脸庞,他不禁哑然失笑,直到今天他仍然有一种恍如梦中的感觉。

    生命从没有一颗比现在更美好的,不管前路如何的艰险,不管未来多么的难以预测,心都在永无休止的追求着。

    也许这就是生命的真正意义,那就是在不断的挑战中不断的越自我,不断的体会喜乐的精彩过程。

    看的出来,幽梦雨蝶对自己的疑心并没有彻底的消除,对于自己地位的突然提升,风南天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理由,不过他向来有个优点,那就是想不通的问题暂时不想。

    并没有顺着原路返回的意思,风南天打算四处逛逛,梦魂星上基本上全民都是修真者,只有少量的本地人,他们一般都呆在空间结界里,历练的时候就到外边的恶劣环境去锻炼。

    烈昼寒夜的环境倒是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天然的修炼场所。结界之外,又是一个极端的世界,此时正值黑夜的轮转,寒冷已经不足以形容此时梦魂星的环境。

    天空当中下的不是雪花,而是无数晶莹剔透的冰箭和冰坨。原本就是混乱的大地上更是变得满目创痍。天空一片阴暗,黑压压的云层还不时的出吱呀难听的声音。

    梦魂星的地下水资源十分的丰富,加上梦魂星周围环绕着的白色气体压抑着,白天的水分蒸不出去,所以造就了夜晚无数的冰坨冰箭。

    白天是火山喷,岩浆四溢,晚上的气温却瞬间的降下来,这种极端反差,风南天也是感到莫名其妙,找不到原因来解释。

    寂冷的黑夜没有半个人影,风南天甩出锍圄圈来护身,金色的光芒虽然比之仙器来逊色不少,但是用来阻挡外围大风和冰坨的攻击还是可以的。

    冰坨之外是大风的鼎立襄助,无数的冰坨和冰箭撞在风南天的金色光罩上,出阵阵金属般的声音,风南天望着永无休止的黑夜天地,不禁暗自苦笑。

    好好的结界里不呆,非要跑到外面来受罪。就在这个时候,远方传来嘶哑的吼声,声音断断续续,若不是风南天修为深厚,恐怕也很难捕捉到大风中的细小声音。

    循声而往,眼前是一片一马平川的平原,到了这里,声音渐渐变的有点清晰起来,尽量的避开冰坨的袭击,这等于在考验风南天移动的度,开始还觉得不怎么适应,后来渐渐玩出了兴趣和经验,便也轻松起来。

    平原的尽头是一堵高大的山峰,只是山峰尽是些坚硬的岩石,山后是一片凸起的危崖,一块巨大的岩石从半山腰横出,转过山峰,就可以看见声音的真正来源所在了。

    横出的岩石之下,是一个五米大小的洞**,洞**不是很深,里边还有透出微光。风南天的身形出现在洞口,收回法宝,他朝里走去。

    洞里有一个微小的禁制,是用来防止大风和冰坨的。风南天当然不用在意这个禁制,身形一闪,他就穿过了禁制,摆在面前的是一条黝黑的岔道,正对着墙壁的是一个女修真者,她正对着风南天,一袭的蓝衣,她仰着头,嘴里微张着,一颗淡白色的珠子虚空漂浮着,方才在洞外看见的微光就是这颗珠子散的光芒。女修真者对于风南天的到来仿佛一无所觉,她依然静静着盘膝坐着。

    风南天看的出来她正在修炼,他感到不好意思,想要退出时。却突然定住了,他是被女修真者嘴里吐出的淡白色珠子给吸引住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好象这个珠子他在与莫言交手的时候见他使过,当时还差点吃了亏。

    想到这里,风南天不禁停下了脚步,他倒要看看这珠子到底有什么古怪。只见女修真者上空的珠子不断的闪着光泽,突然,女修真者的身形晃动了一下,元婴从她身体里窜出钻进了淡白色的珠子,随后出现的事情让风南天感到震惊了。

    只见洞**里突然爬出一只怪兽来,它足有三米长,长着四条粗大的腿,它的嘴巴就像一个敞开的盒子,嘴里长着两排锋利的牙齿。

    浑身长满凸起的包,动作缓慢。许是嗅到生人的气息了,它朝女修真者爬了过去。

    风南天差点没叫出声来,幸亏他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直觉告诉他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果然,就在怪兽要噬咬女修真者的身体时,半空漂浮着的淡白色珠子突然呼啸冲进了怪兽的嘴里,一时间怪兽出凄厉的喊声,只见它开始疯狂的咆哮起来,并不停的用身子撞击着四周的墙壁。

    “轰”整个洞**都摇晃了起来,风南天实在没有想到一只小小的怪兽体内居然蕴藏着如此庞大的力量。这种疯狂一直持续了足有半个小时,怪兽才逐渐平静下来,只见它瞪着女修真者,喘气的同时,眼睛里更是充满充满了恐惧。

    “嗷”怪兽突然仰天大叫了一声,嘴巴张的大大的,只见那颗淡白色的珠子从它嘴里自动的飞了出来,紧接着珠子又回到了女修真者的头顶上空,元婴下一刻从珠子里闪出,如今的元婴比原来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风南天对比了一下,之前的元婴身体透明,而且虚浮不定,而现在的元婴则凝练了很多,这个时候,怪兽突然又向女修真者爬了过来,它并没有攻击女修真者。而是静静的在她身边趴了下来,样子变的十分的乖顺。

    女修真者这时眼睛突然睁开了,淡白色的珠子重新落入了她的口中,这时候,她才现洞中多出了一个人来。

    接着她叽里咕噜的说了一的番风南天听不懂的话,没办法,这是仙魂星系最古老的语言,看见风南天还在愣,她突然说道:“不好意思,是星相大人啊!飘雪在这里有礼了。”

    这句话风南天倒是听懂了,原来她也会说天原星的语言啊,风南天在心里说道。接着他疑惑的问道:“你~~你认识我吗?”

    “星相大人健忘了不是,之前在大殿当中我们还见面来着,怎么现在这么快就忘了呢?”飘雪微笑道。“大殿里?”风南天不禁回忆起方才的场面,想想当时确实有十几个女修真者在场,只是自己当时的心思都在幽梦雨碟身上,所以对于其他人他几乎就没有印象了。

    心里想着,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原来是飘雪姑娘啊!刚刚我无意中路过,见到这里有光亮,所以来看看。”风南天解释道。

    “是这样啊!刚刚我在修炼,星相大人不要见笑才好。”知道了方才自己的举动都落在风南天的眼里,飘雪脸红的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