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五卷 第六章 冰封厮首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卷 第六章 冰封厮首

    一团黑色的虚影刚在落虔婆的身前形成,齐薇和李匀的元神御剑就已经到了。依然是没有犹豫的冲进虚

    影里,落虔婆也腾身钻了进去。

    虚影里剑气纵横,须臾间,一声惨叫传来,只见落虔婆露出了自己狼狈的身影,只见她披头散,左臂

    已然断折,奇怪的是却没有一滴血水流出来,原本攻击赵远南的飞剑也失控掉了下来。

    她全身的肌肤在同时开始大面积的缩水,几秒钟的时间,又恢复了原来老态龙钟的样子,这一次可不同

    于以往,前一次是因为伤心过度,这一次则是因为魔体大伤,对于重修魔道的人来讲,魔体等同于本体,这

    种重创,除非得到什么灵药,或者选择转世重生,否则一辈子几乎是痊愈不了的,这段时间,不但修为有退

    无增,还要遭受各方面的追杀。

    至于容颜,那是更别想恢复了。这对于落虔婆来说,比直接杀了她更让她难以接受。

    这边的齐薇和李匀更惨,两人在做出最后一击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元婴在飞剑里与落虔婆进行正面

    交锋后,双双幻灭,没有了元婴支撑,**简直弱不禁风,被落虔婆剩余的一掌给打成粉碎,总之,双方是

    两败俱伤。

    很难说谁占的便宜更大一些。赵远南惊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接连失去了三个同门师兄妹,让他感到难

    以接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结局吗?他不禁问自己。

    风南天这个时候正好出了山洞,元气大伤的落虔婆再也无力维持自己的空间结界,结界轰然消散,这时

    的山坡上疟灭藤也逐渐退去,真正恢复了原来与事无争的样子。

    天空的淡**云层也已散去,这是风南天把妖气的漏洞堵上的必然结果。看见风南天从山洞里悠闲的走

    了出来。落虔婆先明白过来,她惨然的笑道:你们的计划果然精密,赵远南,今天不是你们

    死,就是我落虔婆葬身此处,此外没有任何的结局。”

    风南天疑惑的看了两人一眼,对赵远南说道:“赵兄,出什么事了,你的师兄妹呢?”“他们都已经死

    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他们的。”赵远南颓丧的说道,他终于知道自己的愚蠢和袖手旁观葬送了自己三

    个师兄妹的性命。

    “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请兄台答应我,一会儿我与他的一战,你无论如何都不要插

    手,除非~~除非我死了。”赵远南坚定的说道.

    风南天叹了口气,对于赵远南和落虔婆的关系,就算是傻子都看的出来了,他也知道这件事是他们两

    个人之间的事,即便是他这个仙人也是不能随便干涉的。

    落虔婆摇晃着身体,盯着赵远南说道:“来吧!我就算一只手也能够对付你。”赵远南望着她,脸上满

    是痛苦的神色,只听见他说道:“阿欣,你还是回头吧,只要你现在回头,一切都还来得及。”

    “少废话,我落虔婆什么时候服输过,我做过的事从不后悔,你受死吧!”落虔婆运起魔功,身体开始

    隐入一团黑雾当中,黑雾迅的朝赵远南移动,啄心剑也从地上跳跃着回到黑雾里。

    赵远南眼看着黑雾不断的靠近,他并没有躲闪的意思,而是放出了手里几道牵引灵符,所谓的牵引灵符

    就是其实就是一种防御的灵符,通过把敌人的攻击转化或者卸掉,是这种符咒最厉害的地方,因为摸不清落

    虔婆的攻击方式,赵远南不敢大意,只好采用这种最稳妥的办法。

    落虔婆原本就是元婴之体,元气大伤之后,硬碰硬更是不允许的了,因此她出动了对于赵远南来说是最

    强的一招。

    黑雾飘到赵远南的面前,渐渐的散去,一个衣着光鲜,风华绝代的美女出现在赵远南的面前。“阿~~阿

    欣,是你吗?真的是你吗?赵远南控制不住自己的失声喊道。

    “阿南,是我,是你的欣儿,你可记得我为你牵肠挂肚,你可记得我为你朝思暮想,你可还记得当初对

    我的山盟海誓,可是最后,我等到了什么~~阿南,你好狠心啊!”声音委婉,充满无尽的幽怨。

    赵远南眼前哪还有落虔婆那老太婆的样子,仿佛回到了两人携手扶持的那段岁月,春风拂面,漫步花

    丛,可是转眼间,美梦却破碎,脑海中闪过师尊严厉的身影。

    赵远南不禁摇了摇头,他望着眼前的人,对于这个让他跋山涉水历尽艰辛,甚至背叛师门的人。他至今

    仍然有着很深的感情,眼前的容貌分明是那么的栩栩如声,赵远南虽然怀疑眼前一切的真实性,但是他宁愿

    不去想那虚假的另一面。

    “阿欣,对不起,是我不对,当年的我不应该失约的,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赵远南不禁柔情百

    结,整个人的心情好象都回到了过去。

    一旁的风南天只有干着急的份,他自然看的出来落虔婆施展出来的是一种极为厉害的**幻术,这是一

    种极为耗费精力的邪术,以落虔婆现在元气大伤的情况来施展,分明是孤注一掷了。

    可恨赵远南是心甘情愿被她所迷惑的,否则以他的修为就算找不到应对的方法,但是察觉却应该是很容

    易的。

    事到如今他也知道希望赵远南自动醒悟了。落虔婆心里暗喜,她知道自己的方法成功了,魔道中人对于

    前世的种种是睚眦必报的,赵远南对于她的感情她是心知肚明的。所谓爱之深,恨之深。在魔头来说已经全

    部染上了功利色彩。

    落虔婆身受重伤,加上旁边又有风南天在虎视眈眈,她只有战决,然后远遁的份。对于赵远南和他

    的同门,她并没有丝毫的惧怕,因为他们都有弱点,致命的弱点。

    齐薇三人的弱点是赵远南,因此她才能通过赵远南的牵制而顺利消灭他们。赵远南的弱点更明确,那就

    是她自己,她有把握收拾掉他。

    让她最没有把握的是风南天,这个谜一样的男人,他有多高的修为,他是从哪里来的,落虔婆统统一无

    所知,但是有一点她是肯定的,那就是风南天从洞里出来的时候,妖气也同告消失了,不管他用的什么方

    法,总之,这件事是一定与他有关的。

    她摸不清风南天的准确态度,但是他的存在却让自己如芒刺在背,除掉赵远南,立刻远遁,这是落虔婆

    现在唯一的选择,因为她实在没有任何资本再去面对向风南天这样的大敌了。

    眼看着心上人在自己的面前伤心垂泪,赵远南不禁有股想把她拥在怀里的冲动。心里想着,手上却已经

    有了动作,他伸出了自己的手,落虔婆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

    鼻子里闻到了那股幽香,那种柔软和香甜,还是原来的样子,一模一样,一点都没有变。这个时候的落

    虔婆不禁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只见她靠在赵远南肩头的脸逐渐开始扭曲,并阴森的笑了起来,她下垂的

    手也在这一刻抬了起来,五指张开指甲变长,一把朝赵远南的颈部狠狠的插下。

    就在风南天正要为赵远南惋惜的时候,赵远南动了,他浑身被蓝色的光华掩盖,身上的战甲出耀眼的

    光芒把落虔婆的指甲挡住。

    同时赵远南的飞剑也无声无息的刺进了落虔婆的元婴里。飞剑闪了一下,随之在她的身体里爆开,落虔

    婆再也经受不住这致命的一击,原本就是靠魔道修行而重新凝结的元婴这一次彻底被击散,只见落虔婆凌空

    飞舞着,身体从脚下开始一点一点的消散。

    “阿南,对不起,你知道~~那不是我的本意,其实~~其实我的心里从来没有恨过你,也许~~也许~今生

    的分别~~是上天早已注定的宿命~~。”落虔婆的神志终于在元神分解的这一刻清醒了过来。

    赵远南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他大吼道:“不,阿欣,原谅我,我是爱你的,你不会离开我的。”

    他开始后悔了,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看穿落虔婆的幻术,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给予她致命的一击。

    他不甘心的强行凝结真元力,真元力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罩,把落虔婆的整个元神罩在了里边,不让她飞

    散到别的地方去。

    只是这没有用,落虔婆的身体还在一点点的飞散,赵远南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

    鲜血开始往光罩里落去。

    接着他又连着扔进去好几件材料,渐渐的落虔婆的身体开始停止了消散,并逐渐凝聚起来,恢复的样子

    赫然是她年轻美貌时的样子。

    鲜血还在不停的留出,赵远南的脸逐渐变的苍白而没有血色,随着真元力的大量透支,他的头也开始

    一根根的变得和脸一样的苍白。

    最后落虔婆的身体总算完全凝聚了,依然是那么的美貌动人,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仿佛睡着了一

    般,但是赵远南知道,自己失败了,他的驱死换生**也无法挽回心爱人的重生,眼前的躯体只是一副空壳

    罢了,真正的灵魂却早已随风飘散在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赵远南还在不死心的输入自己的真元力和鲜血,他想证明世间还有奇迹的存在。“没有用的,你还是收

    手吧!”风南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说道。

    赵远南机械似的抬头看了风南天一眼,颓丧的垂下了自己的双手,落虔婆的身体也缓缓的落在了他的双

    手上。

    看了一眼怀中自己的至爱,想着是自己亲手除掉了她,虽然是魔头,他却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因为代

    价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实在承受不起,师兄妹的丧生,是因为他的出手,这跟背叛师门没有任何的分别,

    现在自己亲手杀死自己的爱人,心里上更是出现了一道无可弥补的伤痕。

    “阿欣,你知道吗?我曾经多么的羡慕那些**的碟儿啊!因为他们可以双宿双栖。我也羡慕泥沟里的

    鱼,尽管环境恶劣,但是它们照样可以相濡以沫,执自之手,与子偕老,我不只一次的怨恨自己的身份,如

    果当初我不顾一切的赶来和相会,如果我不考虑门派身份的地位差距,如果我能早一点找到你~~~

    阿欣,你不是说过的吗?你很喜欢和我在一起的,当初地老天荒的誓言,我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忘记,现

    在我就要履行当初对你的誓言,你等着我~”赵远南对着落虔婆的身体,自言自语的道。

    轻轻的放下手中心爱的人,赵远南转身对风南天说道:“这位兄台,我求你一件事,请你务必要答应

    我。”

    风南天点点头道:“赵兄请说,风某如果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办到。”“风兄的修为深不可测,我自愧不

    如,这件事风兄一定可以办到的。”

    说着,他掏出了一个还没有巴掌大的木质令牌,递给风南天道:“这是我玄木门弟子的身份标志,如果

    哪一天风兄路过潭木星,请代为归还这件东西,并替我传达几句话,就说我赵远南有负师恩,已经没有脸回

    去了。”

    把东西往风南天手里一塞,他转身就抱起了落虔婆的身体,找到一个巨大的石头,用飞剑挖了个深洞,

    赵远南抱着心爱的人走了进去。

    “九天重生,玄寒降世”赵远南大吼了一声,一颗雪白的珠子和飞剑一起飞到了空中。飞剑围住竹子不

    住的盘旋,每一次的旋转都伴随着无数雪花的落下,周围的天气也顿时变的阴冷下来,寒气越来越重,飞剑

    也越来越快,白色的珠子变得也变得越来越小。

    风南天伸手正要阻止,最后却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阿欣,等着我,从现在开始生生世世,我们再

    也不会再分开了。”赵远南把脸贴在爱人的额头上,双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

    雪越下越大,越来越冷,整个荒山已经变成了白色,成为一个冰封的世界。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里,赵

    远南终于完成了自己今生所说的最重要承诺,和自己心爱的人永远的呆在了一起。

    风南天飘在半空中,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又一次叹了口气,他知道,对于两人来讲,这一刻才

    是最幸福的时刻,尽管只是两具没有知觉的尸体,但是他们终于能够长厢厮了。

    风南天双手抬起双手缓缓的下按,一道金光从他的手中射出,顿时山峰出轰隆隆的声音,随之山峰开

    始下陷,最后只剩下赵远南冰封的那个洞口还在挺立着。

    高耸的山峰,崖壁千仞,风南天又给两人加了一层禁制,这才满意的收手,“希望从此以后没有人再来

    打扰你们。”他自言自语的道。

    这时两声清脆的剑鸣传来,原来是赵远南的飞剑起缘和落虔婆的飞剑啄心在悲鸣。双剑围绕在高耸的峰

    顶盘旋着,分明还有对主人的恋恋不舍。

    “既然你们的主人已殁,不如你们就跟着我好了,将来我会为你们找个好主人的。”风南天说道,他的

    双手虚抓,两把飞剑瞬间就到了他的手里。

    右手上蓄满光华的仙力,柔和的抹过剑身,原本躁动不安的飞剑马上安静了下来,这是因为风南天把他们与前主人的联系彻底斩断了,这样虽然降低了不少它们的威力,但是起码以后驱动他们的人会轻松很多。

    把飞剑收回储仙兜的同时,也代表着堰岢星的事暂时告一段落,他要重新上路了。飞到空中,只见西北

    方向,正要无数道剑光向这里飞来。

    风南天可不想跟他们碰面,他朝相反的方向迅的离开,中途转向朝微田湖飞去。

    一路上,他看见疟灭藤都已经恢复了原样,从体积上比原先小太多了,风南天一心要避开修真者,可是

    有人却偏偏找上来了。

    就在快要到达微田湖的时候,长岳真人和一些其他修真者突然从脚下的树林窜了出来,这个时候风南天

    就是想躲也来不及了。

    “前辈,我们等你好长时间了啊!您可回来了。”长岳真人十分热情的道。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着说道。

    风南天皱了皱眉,说道:“疟灭藤的问题我已经解决了,现在你们找我还有什么事啊?”“我们就知道

    前辈要是出马一定是手到擒来的,想当初我们在丛厄森林可是丧失了很多杰出的弟子啊!”一个一身肥胖的

    修真者说道。

    风南天一听就不耐烦了,他摆手道:“你们有话就说,我可没有太多的时间。”他的意思很明显,有话

    快说,有屁快放。

    长岳真人脸色尴尬的道:“是这样的,前辈,我们想~~我们想请你做我们的星主。”风南天一脸疑惑的

    道:“星主,这是干什么的?”

    长岳真人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们打算请您担任堰岢星真正的领袖。”

    “什么?”风南天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哪有时间呆在这里,再说

    了,我的能力不也足以胜任啊!你们还是选别人吧~”风南天当时就拒绝道。

    “不是,我们知道前辈身为仙人,是不可能长期逗留在这一界的,我们只是想通过星主这个称呼来表达

    我们对于您的尊敬和感谢。前辈不要误会,星主这个位置,更多时候只是一种名义上的尊称,我们只是希望

    前辈以后如果有机会再次来到堰岢星,千万不要忘了到我们这里看看,仅此而已。”长岳真人缓缓说道。

    风南天问道:“仅此而已吗?”长岳真人点点头。风南天望了一眼前众人热切的眼神,他们的心思,他

    如何能不知道呢?

    请他当星主,名义上好象他的权利最大了,但是让一个仙人常驻此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星主这

    个身份根本就是有名无实的。

    星主这个称呼更多的应该是做给外人看的,借以提升堰岢星的地位,这对于堰岢星后续的展有莫大的

    好处。

    风南天淡淡的说道:“没问题,我可以答应你们担任星主,但是~~”他故意住口不说了。“前辈有什么

    条件尽管说好了,我们会尽量办到的。”长岳真人尽量抑制住自己的内心的狂喜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