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五卷 第七章 天河浩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卷 第七章 天河浩瀚

    “我担任星主这个位置,只许让堰岢星的修真界知道,因为我不想太张扬了。”风南天继续说道。

    “这个~~这”长岳真人的脸上的笑意刹那间就被冻结了。他回头望了后面的修真者,只见众人纷纷转过头去

    望向别的地方。

    长岳真人心里暗骂。风南天这时加重语气道:“怎么,这个要求很难办到吗?”到了这个份上,长岳真

    人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他坚定的说道:“没有问题,我相信各位同道也没有问题的,大家说是吧!”

    众修真者一看事情已成定局,只好一齐躬身道:“参见星主。”风南天哈哈笑道:“免礼,那就这样

    了,有时间,我会回来看的。”说完,大笑着就离开了。

    剩下一干修真者,只有你瞪我,我瞪你的份了。

    微田湖畔,金光一闪,风南天就现出了身形,早已等候多时的霜月和赤蛛儿忍不住高兴的跳了起来,风

    南天看见她们也是充满微笑。

    “风大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们可是等你好半天了。”赤蛛儿娇声道,她的形态已经又有了新的改

    变,身后的蜘蛛腿已经完全消失了,除了额头之上的眼睛以外,其他地方她已经完全跟人类的少女没有两样

    了。

    风南天笑道:“蛛儿会说笑啊!我这才去不到一会儿的工夫啊,你们就催上了,不过看到现在蛛儿身上

    的变化,我也是很高兴的。”

    “这都是霜月姐姐的功劳,多亏她给我一颗蜕化丹,我才能有现在的进步。”赤蛛儿由衷的感谢霜月。

    “哪里的话,如果不是蛛儿妹妹天赋异禀,我的蜕化丹再好,那也是无济于事的。”霜月连忙谦虚的道。

    风南天大感诧异的望着两人,他实在想象不到两人的关系已经相处的这么好了,当然这也是他所希望看

    到的。

    “风大哥,事情都解决了吗?”赤蛛儿问的道。“那还用问,风大哥出马,还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

    呢?看看风大哥现在轻松的样子就知道了。”霜月一脸肯定的道。

    风南天哈哈笑道:“霜月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好了,不说其他了,咱们的传送阵没有问题了吧!我

    们要上路了。”

    “没问题了,只是~~只是~~”霜月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风南天疑惑的问道。“风大哥,你真的要去天河那边吗?”霜月说道。“当

    然,我这一趟的目的地必须要经过天河才能到达的。”风南天回答道。

    “是这样的,风大哥,天河可不是那么容易过的,传说中那里就算是仙人也不容易渡过的,我们担心

    ~~”霜月的声音到最后越来小,小到不可闻。

    声音虽小,风南天还是很清晰的听见了。他恍然大悟的道:“你们是怕我的能力不足以带你们渡过天河

    吗?不过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说实话,天河是什么样子我还没有见过,自然更无法判断它的危险性了。”

    风南天思忖片刻说道:“不如这样好了,除非天河确实有其不可预测的危险性,并且是我不能顾及到

    的。那样我会考虑不让你们跟随我前往。”

    “不是这样的,风大哥,其实我们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危险的,也许是我们过分担心了,主要是~主要是

    怕你有什么危险~”霜月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

    风南天心里一震,他很清楚霜月说这句话的含义,这一点从赤蛛儿身上也有出现的苗头。他并不想过分

    的牵扯这份感情,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之前对于纤露他更多的则是怜爱,现在对于霜月和赤蛛儿也是道义大

    于感情,如果要说有,那也仅仅只是兄长对于妹妹的一种关爱罢了。

    风南天暗地里盘算着,等到天河的事情告一段落,自己最好找个机会单独开溜,免得事情越不可收

    拾。

    心里想着,嘴上却说道:“我们走吧!具体的情况,我们等到了天河再说。”霜月满心希望风南天能对

    自己的话有所表示,但是她却失望了。

    她也是生性高傲的人,既然得不到表示,她也就暂时放下了这件事。赤蛛儿倒是心思单纯,她现在的心

    思更多的是放在了回家上。

    传送阵终于启动了,考虑到长距离传送和元晶石的关系,风南天生怕两人承受不了那种瞬间的撕扯力

    道,因此在传送之前他先用仙力裹住了两人。

    尽管如此,霜月和赤蛛儿从传送阵出来的时候脸色也变的十分的难看,好在两人修为不算太低,因此苦

    头也就吃了一点点。

    事实上这种远距离传送阵几乎等同于仙阵了,那是很久以前一些仙人所遗留下来的,中间经过修真者的

    掘和改造才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虽然不是等闲之人都能够传送的,但至少修真者可以尝试了。

    如果不具备相当强的身体素质,修真者是从来不敢试的,这一次,因为有了风南天的陪同,两人才敢尝

    试。

    出的阵来,两人好半天才恢复过来,而风南天就跟没事人一般。他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这片陌生的地

    方。

    这是一个近乎荒芜的星球,风南天脚下所站立的地方是一个背靠的山脚,他的眼前是一片平坦的沙漠,

    沙漠不是很大,一眼望去,可以看见沙漠中那葱绿的一块绿洲。

    “霜月,这个是什么地方?”风南天问道。霜月回答道:“这里应该是沙珩星吧!我还是在很小的时候

    随师尊来过一次,现在脑子里几乎没有了什么对这里的印象。”

    “那我们离天河还有多远?”赤蛛儿关心的问道。母亲留给她的记忆当中,仿佛残留着对这里的一点熟

    悉,这让她很是激动。

    “应该是不远了吧,如果站在这个星球的上空,我们应该就能够看见那浩瀚的天河了。”顿了一下,霜

    月继续说道:“风大哥,要渡过天河是不能依靠任何的传送阵的,只能自己飞过去,我想以我和蛛儿妹妹的

    实力恐怕都没有星空飞渡的能力。”

    风南天点点头,他不是没有准备,只是这么快就要凭借自己能力肉身踏足星空,他还是有点紧张。他说

    道:“我先去查看一下情况,你们先在这里等着,等我回来我们再具体研究。”

    说完,他穿上仙甲,身形腾空拔起,直入云霄。沙珩星的重力是家乡地球上的三倍,由于荒漠过多的关

    系,这里只有少量的人类居住,空气质量也不好。

    飞在空中,看着脚下的沙漠越来越小,直到没入云层,接着穿出,整个星球随之也呈现在脚下,这个时

    候风南天隐约可以感到自身的一种压力了。

    星空以外自然而然的有一种压力,这种压力更像一种气流,随时变幻不定。气流挤压着风南天的身

    体,还有各种细碎的陨石流不时的从他身边滑过。

    风南天一动不动的站在星空,这里没有任何的空气,好在仙人早已过了辟谷不用呼吸就能生存的境界,

    几颗陨石冷不丁的从四面八方向他撞来,第一次进入星空的他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等到感觉到细碎陨石的到来,已经来不及了,匆忙间闪动身形,却还是让一颗陨石给撞上了,轰的一

    声,陨石和仙甲摩擦产生一种剧烈的强光,随之整个陨石被仙甲的反击所击碎,说是细碎的陨石,其实也足

    有小半间屋子那么大,风南天当时就被撞出去老远。

    还好他的身体坚韧性是没的说的,经过陨石块的撞击之后,他反倒镇静了下来,身体有仙甲的防护倒是

    毫无伤,幽蓝色的仙甲着淡淡的光晕,星空不只有着这样一股变幻莫测的气流,还有一股无形的撕扯力

    道,风南天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当初厉轩说过的话。

    这里有着无数的梦和美丽动人的传说,但同样也是危机四伏。就说刚才的陨石块吧,换做是修真者,不

    管是他们达到什么境界,恐怕也不能在抵挡周围压力的同时击碎陨石,怎么说受伤都是免不了的。

    难怪修真者一般都是用传送阵,而不进行肉身的星空穿行,不是不想,而是力有未逮啊!有了一次经验

    之后,风南天学乖了,他把仙力分布在身体周围,感受着四周的气流变化,同时也在化解着撕扯的力道。

    风南天现在星空里,仙力耗损的十分的厉害,还好他已经接近天罗仙的境界,体内的灵神源源不断的

    提供给他需要的仙力。

    风南天对于自己现在的修为比较满意,他松了口气,仙器豳天火炎戟随之祭出,一道金光围绕着他,只

    要是有陨石块从他这里经过,就会被火炎戟彻底击毁。

    仙器的出现,让风南天的压力顿时大减,他没有想到在星空里,仙器的作用居然这么大。压力一松,他

    提着的心也不由的放了下来。

    这时的他才有工夫仔细打量着四周。

    这一看,他马上就看见了所谓的天河。不是因为他认得天河,而是因为天河的样子实在是太特殊了。在

    他的正前方,是一片广阔无垠的星空,无数的恒星着光静静的呆着,大小不一的恒星间分散着无数的细碎

    陨石。

    以风南天的眼力,看的出来它们正在不停的移动,看着缓慢移动,实际上在星际里真正的度却快及

    了。

    在这里,陨石相撞是常有的事情,每一次的撞击都像是一次烟火的燃放。这让风南天不禁大饱眼福。

    站在风南天的地方,天河在他眼里就像一条闪着银色光芒的丝带,天河蜿蜒盘旋着仿佛没有止境。不时

    的从天河里闪出蓝色的光点。

    风南天远处看着闲不过瘾,他忍不住想靠近看看,心里想着,身形不知不觉的向前飘去,这一移动,风

    南天才知道远不是那么回事。

    星际里的飞行远比修真者在星球里飞行困难多了,平时的飞行只要真元力输入飞剑,然后以心御剑就可

    以了。但是在星际里这一套却完全行不通。

    在这里你只有去适应星际的环境,这里的每一寸空间都密布着变幻的气流和压力。气流将你缠住,压力

    随时折磨你。

    在星际里你不能有丝毫的停留,但是你又不能太快的移动。除了实力强横到无所顾忌外,只有乖乖的寻

    找星际里生存的规律了,否则你就等死好了。

    风南天有仙力,周围的气流和压力最多算是一种麻烦罢了,他也是聪明人,渐渐的飞行中让他摸出一些

    门道来。

    那就是气流和压力总是相对的,如果你反抗越强,那么它们的阻力也将越大,而且气流和压力虽说不断

    的变换,但是总还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的。

    顺着这种规律和变化,风南天渐渐找到了一些运用的法门,比如气流,他可以顺着气流滑行,这样既省

    力又迅,只有压力是无处不在的,这跟自身的修为有很大关系,修为越高,受压力的影响也就越小。

    还好火炎戟是上品仙器,前世的主人可能在星际里纵横了不知道多少回了,这一次它倒是显得轻车熟

    路、游刃有余的样子。

    仙器毫不犹豫的自动破开气流和压力,这也让风南天轻松了很多。毕竟第一次星际里飞行,风南天不得

    不把度放慢。

    总以为离天河很近,哪知道远不是那么回事。飞了半天了,自己和天河之间的距离总感觉还是原来那个

    样子,风南天不禁感到有点沮丧。

    想到此行的目的,他只有加把劲往前飞了。“笨蛋,我怎么忘了用遁移呢?”风南天突然想到,他不禁

    狠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谁知道按照遁移的灵诀,却完全施展不开,也就是身形根本就一动不动。风南天那叫一个疑惑,简直都

    有点搞不明白了。

    想不出来原因,也只有算了,他只有一点一点飞了,只是在星空里他还不敢飞的太快,因为他心里时刻

    牢记着厉轩当初对他说过的话。

    星空的不可预测因素是永远存在的,风南天可不敢乱来。又飞行了一段时间,他总算想到了不能遁移的

    一个关键所在,那就是之前他的遁移一直是用修真界的灵诀来施展的,在星球上当然没有问题,但是这里是

    星空,还用灵诀显然落后了。

    可是想到这里,新的问题又来了,遁移的仙诀他可不会,之前与沅真和厉轩在一起的时候,问的大都是

    如何炼器和布禁制,至于遁移这种简单的问题他反而忽略了。

    没办法,他只有自己来试验了,毕竟身法的移动也是修为的一部分,尤其是在星际这种地方,度快点

    也许以后能逃命也说不定,风南天心里这么想着。

    灵诀的应用是修真者攻击最基本的方式,它是以真元力为基础的。同样的,仙诀的应用也是以仙力为基

    础的,仙诀更多时候是一种辅助的手段,它能保证仙诀更大程度的挥。

    现在的风南天等于是找到了门,但是却缺少一把钥匙。

    想象着灵诀和仙诀的本质区别,他脑中灵光一现,自己叫道:“我知道了。”只见他的身体突然变得金

    色而且透明,最后整个身体化成微粒‘噗’的一声完全消失。

    下一刻,天河边上,微粒迅的出现,并且重组,眨眼间,风南天又现出了自己的身形。“原来是这

    样,我总算明白了,我的妈啊!这就是天河吗?”他叫了起来。

    眼前是银色的一片,浩瀚的天河从这里看简直一眼望不到头,那种无边无际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气馁,谁

    能想像的到真正的天河居然有这么宽。

    近距离观看天河又是一番感受,天河之水,那是另一种不明的液体,那是一种另一种波澜壮阔的美,银

    色的河流里夹杂着无数的陨石块和蓝色颗粒,每一刻都在奔涌着。

    看着奔涌不息的天河,却还能体会到另一种境界,那就是静,天河里的每一颗陨石块在激流里都出奇的

    保持着静止,仿佛与周围的河流毫不相干。

    但是那些闪烁着蓝色星点却是异常的活跃,它们不停的出没在天河的每一个角落,仿佛是在玩耍的孩童

    一般。

    这时候的风南天离天河已经不远了,大概有就有十公里的距离,他身上的仙甲这个时候突然出幽蓝色

    的光芒,大有蠢蠢欲动的意思。

    风南天一惊,随之释然,他伸出左手,仙甲上的神砂之心自动的跳到他的手掌上。已经经过多次蜕化的

    神砂之心,现在的形态已经大变,现在的神砂之心边缘长出了六个幽蓝的角刃,只是在中间还维持着心脏的

    样子,整颗神砂之心仿佛有生命一般砰砰的跳动着。

    它的这种形态风南天也是第一次看见,他与神砂之心经过这百年的磨合,已经和默契了,他一直鼓励神

    砂之心的进化,而神砂之心也不客气的利用他的仙力完成自己的蜕变。

    神砂之心从开始对风南天充满敌意,到现在完全的依靠他,中间也经历了相当长的一个过程。风南天看

    着神砂之心的跳动和散的光芒。

    他明白了神砂之心的意思,这是一种思乡的情绪,神砂之心当年被巽风真人带离天河也不知道多少年

    了,直到今天,它才回来。

    天河就像是它的母亲,这里就是它的家,蓝色的星芒是混沌神砂,也是它分别多年的兄弟,风南天虽然

    不大明白神砂之心的真正心意,但是那种欢喜的情绪他还是能感受到的。

    突然,神砂之心自动从他手里飞出,向天河投去,风南天愣了一下,随后飒然笑了笑,毫不犹豫的飞身

    跟上。

    到达天河边缘时,神砂之心主动回到了他的仙甲上。幽蓝色的光芒瞬间再次亮起,“好,今天就让我

    见识见识这浩瀚的天河吧!”风南天手中的仙器,豳天火炎戟化成一把金色巨刃,金刃一头握在他的手中,

    一头延长着劈向天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