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五章 鍪岍惊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五章 鍪岍惊艳

    虽然天气依然黑暗,但是风南天还是可以看的很清楚,脚下的山川河流,绿树红花,简直与外边的环境形成强烈的对比,本来风南天对于飘雪的话半信半疑的,但是现在他完全相信了,只是他的脑海有了更深的疑问和好奇,那就是这一片仅有的仙境到底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这里还能保持着如仙境一般?

    风南天现自己的好奇心又起来了,“不管了,下去看看好了,既然来了,不去实在说不过去嘛!”风南天自己给自己找了很好的借口。

    终于受不了好奇心的吸引,他身形飘动,往下降去。

    随着身形的下降,鍪岍潭的景物越来越清晰了,一道弧形的紫金光芒横亘在半空,光芒散开就象一张网,如细丝般的紫金丝把整个鍪岍潭罩在了里头。

    靠的越近,越能感受到紫金光芒的威势,那是一种如芒刺在背的感觉,光芒强烈的让你争不开眼,奇怪的是之前你一点也感觉不到。

    风南天知道这个散着紫金光芒的东西是一件难得的法宝,以他现在的眼力,也是不能分辨出来到底是什么法宝,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鍪岍潭的空中完全是由它防御着的。

    看的出来这件法宝的厉害,风南天不禁大感头疼,要突破它的防护进去那是很容易的,但是免不了要搞出动静,那可就不是他的初衷了。

    想了一下,既然来了,不如光明正大的进去,于是他选择了传声这个办法,打算先通知本地的主人一下,免得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正要传声之时,只见紫金光芒突然动了,原来他所站立的地方正处于紫金芒的中心地带,强大的仙力运转起来,根本不受丝毫的影响,这就不可避免的影响了紫金芒的正常运转,这也导致了紫金芒对他起了攻击。

    紫金芒卷起,丝网并没有收缩,而是脱离了中心,单独朝风南天当头罩下。风南天可没想到这个法宝居然如此厉害,他不敢怠慢,单手举起,一圈朝紫金芒轰去。

    这是风南天又一次大胆的尝试,他完全摒弃了对法宝的应用,改用肉身的强横和自身的仙力来抗衡。“轰”高度聚集的仙力毫无花巧的轰在紫金芒上,瞬间迸出来的光芒把周围映的一片通明。

    这下子风南天可看清楚了,紫金芒被轰飞的刹那,也现出了自己真正的原形,那是一根两头尖尖只有巴掌大小的金属棍子。

    随着紫金芒光芒的暗淡,底下的防护禁制网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天空的冰佗冰箭开始穿透紫金丝网,落在鍪岍潭内,这下子底下的花草树木可遭殃了。

    很快的,鍪岍潭内的环境被破坏了一大片。“糟糕,闯祸了。”风南天张嘴道。他可没有想到自己的随手一击会造成这种后果,正要出手把漏洞补上。

    一声长啸从鍪岍潭内出,只见一条灰色的身影瞬间出现在高空,他的双手挥舞,接连打出几道灵诀,“龙舞金梭,成天地网。”

    只见原本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紫金棍子又飞了回来,并且迅的化做紫金芒四散开来,方才漏开的地方,迅的被修补,冰箭和冰坨又被挡在了外边。

    收拾完这一切,那人才转眼去看风南天,展现在风南天面前的是一张长方形的脸,这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一头浓密的黑随意的垂在肩膀,遮住了他的半边脸颊,他身着一身灰色的长袍,显得很破旧,腰间却别了根翡翠色的玉带,他两手空空,望向风南天的目光中带着浓重的杀气。

    风南天一愣,心想没必要吧!不过总归是自己的不是,他正想向人家道歉,那人却抢先开口了。“你是什么人?可知不问青红皂白闯入我的禁地,该当何罪?”那人怒声道。

    风南天赔笑道:“这个,确实是我卤莽了,我原本是想通禀之后入内的,谁知道你那紫金法宝率先攻击我来着,迫不得已只好还手,谁知道就出现这种局面。”

    “你不要强词夺理,这鍪岍潭乃是梦魂星上的禁地,难道你会不知道,知道了你还硬闯,分明是存心跟我阴陀罗过不去,还有,我苦心经营多年的仙盛园也被你彻底毁了。你说吧!要我怎么罚你。是今天死还是选择明天死。”阴陀罗不屑的道。

    风南天正要张口解释,阴陀罗又说道:“别跟我提你们的长辈和师门,那是没有用的,你还是想着自己怎么死吧!”

    看见风南天还想说什么,阴陀罗又抢先一步道:“你可别像我求饶啊!要是以前,你如果只是擅自闯入我也许会考虑惩戒你一番然后放你一马,但是这次我老人家是不会心软的,你求了也没有用。”

    风南天简直哭笑不得,从没有遇见如此自以为是的人。“怎么不说话,吓住了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不过看在你这个小子能够将我掳天梭打回原形,想见还是有点修为的,远非那帮自命为古修真者可比,看在这一点的份上,我给你一次跟我公平交手的机会,只要你能打败我,我自然可以放你离去。”阴陀罗负手说道。

    风南天又开始头疼了,看己到哪儿都免不了和人打架。“我可不可以不打呢,你的仙盛圆我用法宝来陪你好了,你看如何?”风南天以商量的口气道。

    “法宝?”阴陀罗以看怪物的表情看着他,“就你的法宝能上的了台面吗?小子,我看你是急疯了吧!这种想法都想的出来。”

    风南天也不说话,他微微一笑,手掌张开,一个墨绿色的半圆形法宝出现在手掌心,一时间,在风南天的刻意催动下,墨绿的光芒瞬间大盛,周围的气温一下子变的暖和起来。就连天空中的冰坨也受到影响,在接触到墨绿光芒时渐渐开始融化。

    “别的法宝我是自然不会拿出来现眼的,但是这温暖四溢,带有一定重生恢复之里之力的水陀轮我想还是不错的。”风南天淡淡的道。

    “水陀轮,重生之法器,你哪来的这东西?”阴陀罗惊讶道,他自然知道水陀轮的作用,尤其是对于植物的生存环境方面有很好的保护和促进作用。

    “先不用管我怎么来的,对于我的提议,阴兄是否赞同呢?”从对方的反应上看,风南天是很有把握对方会答应的,至于水陀轮这件法器极的法宝,也许在别人眼里那是不可多得的法宝,但是他可不怎么在意。

    先这件法器是他在魅暗窟里得来的,本身也是无主之物,其次就是自己手里有两件仙器,这已经够他使了,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无理在先,如果做点赔偿能够化解双方的误会的话,还是值得的。

    看着水陀轮,阴陀罗不禁有点心动,他正想开口答应,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喊声从他身后传来:“不行,我的空灵之花本来马上就要开花结果的,现在全都烂了,师尊,你可不能放过他的。”随着话音刚落,从阴陀罗的身后窜出一个年轻的女子。

    风南天马上傻眼了,不是因为女子的言语泼辣与他作对。而是因为她的容貌,风南天感到头晕目眩,那是怎样的一种美啊!什么沉鱼落雁、碧月羞花。什么倾国倾城、国色天香,风南天都觉得这些词都是多余的。

    一身洁白的衣裙,满头的金随风飘动,额头上缚着一一个蝶形的花纹,在她的耳鬓别着两个紫色的水晶圆环,深邃的眼眸,透着夜空的宽广和多少的迷梦。

    白裙飞舞中,不时的露出两条晶莹的手臂,在她体外,蔚蓝色的飞剑散出的光芒更加衬托了她的神秘与圣洁。

    风南天愣住了,久违的剧烈心跳开始降临,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好象等待了三生七世的感觉,忽然间,风南天自己知道,自己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

    爱情,这个在他心头已经尘封几百年的字眼终于在这一刻浮上心头,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高兴、激动还有一丝不敢相信。

    “若惜?你怎么跑出来了?”阴陀罗惊讶的道。“外边这么大的动静,我就是想静心修炼也不可能了。师尊,就是这人毁了咱们的仙盛园吗?”她指着风南天说道。

    若惜,原来她叫若惜啊!真是好名字啊!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她追到手。风南天心里暗暗誓,多少年来,他一直是抱着游戏人间,享受人生的态度游荡在天地之间。

    尽管生命的灿烂和人生的精彩让他投入,却总也改变不了深入骨髓的寂寞,天道的尽头是什么?翱翔九天之后干什么?这一切背后的意义又将是什么?

    修真无时间,千年甚至万年的光阴一样弹指即过,天魔的敢爱敢恨,自己何尝不羡慕,至少他的心里还有寄托。

    而自己呢?心态随时变化,有时候苍老的难以置信,仿佛一切都已看透,理智的心态一直左右着他对事情的把握和控制,眼睁睁看着沅真被抓走,与其说是没有把握,不如说是害怕,害怕自己也跟着陷入,包括自己对待纤露她们的感情,还是害怕,害怕自己负担不起,于是才有了沅真被抓后的后悔,才有了星际奔波的劳苦,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减少自己心中的内疚,原己内心也有懦弱的时候。

    跟随天魔一起他可以笑容常在,因为两人之间没有太多的顾忌,也没有隐瞒的东西,相交贵在知心,这一点让风南天很舒服,并经常做出一些搞笑的动作。

    跟其他的修真者在一起,出于尊敬,更多的是畏惧,自然的风南天要严谨的要求自己,那时更多的是考虑自己的身份。

    不禁苦笑的摇了摇头,自己是不是有点太理智了,理智的没有了**,也许,自己真正拥有的只有自由了吧!寂寞的自由。

    “师尊,你快教训他好了,这个人他老盯着人家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惜被风南天看的心慌意乱,只觉得风南天的目光执着与火热,无限的深情从眼睛透出。她想象不出来一个人的眼神怎么会有如此海一样的深情。震骇归震骇,她对风南天可没有任何的好感,对于心爱的空灵之花被毁,她可是耿耿于怀,只有她知道那些花对于自己的真正意义。

    “臭小子,你得罪了我还有的商量,但是得罪了我的宝贝徒弟,那你就自求多福吧!”为了心爱的弟子,阴陀罗只有放弃心中得到水陀轮的诱人想法。

    风南天一惊,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方才心里乱想时,是一直盯着人家看的。惊醒的那一颗,他终于‘苏醒’了。却不是修为上突破,而是心灵上的觉悟。

    任何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要不遗余力的去争取,自由与快乐同样重要,率性而为,方才痛快。想到这里,风南天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真正的自己是不需要去看别人脸色的,身份地位只是相对别人而言,如果自己被自己的身份束缚,岂不是一种玩笑,一种可笑的玩笑。

    “也好,不就是打吗?打就打好了。不过打之前,可否容我问几个问题?”风南天微笑道,解开心结的他神态变得很轻松,更多了份恬淡。

    既来之,则安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种淡然不是做出来的,而是自内心的一种从容与镇定,追求美女,这招也管用,风南天心里暗想。

    “希望你不是蠢的要去拖延时间,小子,那样你一样会后悔的。问吧!”阴陀罗虽然对于风南天的修为不敢轻估,却也不放在眼里。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我想问的问题其实很简单的,那就是阁下认为与我一战有几分赢的把握?”风南天直接问道。

    “师尊,您听听,这个人实在是狂妄到了极点,不用您出马,让徒儿出手好了,徒儿一定不让您丢脸。”若惜自动请缨道。

    “也好,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大能耐。”阴陀罗仿佛对自己的弟子很有信心。若惜娇叱一声,身形腾空飞剑划空朝风南天击去,在漫天冰陀的夜里,风南天难道真的要出手吗?

    在若惜出手的刹那间,风南天把自己原先要动仙力的念头强行压了下去,因为他怕自己伤了若惜,争强好胜的结果是总有一方要付出代价的。

    但是他可不愿意与若惜交手,这个时候,风南天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他身形后退,一蓬星光从他的头顶伸起,瞬间,一股庞大的压力开始透出,神砂仙甲随之披上。

    额头上的金色弯月光芒耀眼,它出现的时候,也同时正式宣布了风南天的真正身份。“天罗仙!”阴陀罗和若惜同时叫了起来。

    这根本就不用打了,大罗天仙的修为可不是一般修真者能够抗衡的。“我想我们之间一定存在着误会,可否容风南天解释一番。”风南天依然礼貌的道。

    若惜和阴陀罗大感震惊,仙人会在这里出现,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仙魂星系从来是一个独立的星系,因为这里存在着上魂三族,也就是傲天族、霰神族和昊仙族这远古以来就一直信仰上界的三大种族。

    也许上三界都曾经暗地里扶持过这上魂三族,但至少表面上他们不敢轻易的露面,因为很早以前三界就曾经因为上魂三族而搞的貌合神离。

    现在的三界更是谁都极力避免类似的事情生,而风南天不但来了,而且还明目张胆的来。这如何不让两人感到震惊。

    看见两人惊讶的样子,风南天感到好笑,他笑道:“两位不打算请我下去坐坐吗?这里好象不太合适吧!”“你去干什么?我们居所简陋,实在不适合你这个大仙人的身份。”若惜冷冷的道。

    风南天没想到若惜居然正面拒绝,这可让他尴尬了,他总不能硬要说自己要下去吧!还好阴陀罗帮他解围了。“风老~~上仙想去寒舍,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啊!快请,请~~”阴陀罗客气道,他可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啊!

    “呵呵,叫我南天好了,没有那么多的客套!”风南天趁机拉近关系道。“师尊,你看看他,打蛇随曲棍上,这种厚脸皮的人你怎么可以答应他呢?”若惜撒娇着反对道。

    风南天不禁苦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说自己脸皮厚,而且还是自己刚刚心仪的女人。要说风南天的优点也不少,就女人这方面吧!他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若惜乖啊!师尊要和上仙谈事情的嘛!你可不要忘了师尊之前跟你说过的事啊?”阴陀罗提醒道。

    “是,若惜明白了。”若惜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她飘到风南天面前说道:“我很不喜欢你,你算什么仙人,老拿自己的身份来压人,哼!”说完,自顾自的朝鍪岍潭下飞去,她说走就走,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了。

    阴陀罗只有苦笑,对于自己这个万分宠爱的弟子,他哪有生气的份啊!“南天,我就不客套了,请”他邀请道。风南天也不推辞,他跟随阴陀罗往下降去。

    “我这紫金龙梭的防御是一等一的好,想不到却被南天老弟眨眼间给破了,大罗天仙的修为果然是惊世骇俗啊!”阴陀罗一边夸奖一边挥手揭开紫金网的一角,并示意风南天进去。

    之前的若惜也是这么进去的,风南天自然不会犹豫,两人都很顺利的落在了鍪岍潭内,真正到了里边,风南天才知道这里的环境不愧是人间仙境。

    花鸟鱼虫,该有的全都有了,只是自己方才的失手造成的痕迹依然还在,这让他有点过意不去,探手间,水陀轮再次出现在他的手心,并逐渐上升,半空中,它的墨绿光芒如波纹一般的四面散开,周围被压坏的花木又开始重新恢复了生机,虽然一时还不能完全恢复原来的样子,但那毕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