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七章 赤神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七章 赤神鸠

    风南天朝阴陀罗点点头,五彩仙云从脚下出现,和若惜一起瞬间冲出了禁制。“若惜,若惜,师尊句全靠你了,不要怪师尊狠心啊!”阴陀罗望着天空消失的两人,嘴里喃喃的道。

    “你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去?”风南天对着身旁飘然若仙的若惜问道。“因为我知道的比你多,因为有我的存在,某些人才不会愚蠢的白白丢掉性命,丢掉性命不要紧,完不成我师尊的使命那才是大事。”若惜连看也不看她一眼,随口答道。

    第一次让人说自己是愚蠢的,风南天十分尴尬,看做多情好象就是这种滋味了,奇怪的是,自己似乎很享受这种相处的感觉,难道男人就是这么没骨气吗,尤其是在自己倾慕的女人面前,风南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不说话?让我说中了吧!”若惜瞪了他一眼。

    风南天苦笑着说道:“我们现在去哪?别跟我说你还没有想好啊!”“总算学聪明了,不着急,咱们需要仔细的研究一下,所谓谋定而后动,我可不想盲目的去送死。”若惜理所当然的道。

    风南天只有闭嘴了,他现自己插不上话了。“咱们先去离这最近的百干城,争取先混进去,然后等待一年后在乱亟星举行的星魇大会,我想乱亟星将会是我们的突破口。”若惜突然说道。

    顿了一下,她又嘱咐道:“对了,听说那里的梦魂星相眼力非同一般,我们可不要露出破绽,你赶紧把你的样子变幻一下吧!别到时候穿帮了。”

    见风南天没有回答,一转头,现风南天已经变回了原来与她初次见面时的样子。若惜难得的赞赏道:“度够快的啊!哎呀,我忘了一件很重要事?”风南天一惊,问道:“怎么了?”

    若惜望着风南天焦急的样子,噗嗤一笑,整张脸如繁花怒放,看的风南天头晕目眩。看见风南天痴傻的样子,若惜笑脸一收,叱道:“看什么看!人家还没想好用什么身份混进去呢?”

    风南天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心之所系,就是自己有再高的法力也难以抵挡啊!心里想着,嘴上却说道:“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好了,我在梦魂星可是地位很高的啊!你只要跟紧我,寸步不离,相信没有人敢问你的来历的。”

    “说谎也不编个好点的,你这话谁信啊!”若惜嗤之以鼻道。风南天挠挠头,很认真的道:“我已经编好了,就说你是我一个失踪多年师叔的弟子,名义上算是我师妹,你看怎么样?”“我自小就不知道自己的亲身父母是谁,跟随师傅一直呆在鍪岍潭里,外边的世界什么样?我都不知道,你是仙人,我只有靠你了,你可不能欺负我啊?”若惜一改过去蛮横的样子,可怜巴巴的道。

    风南天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的内心清晰的感受到若惜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是自内心的,换句话说,她知道了自己的弱点,她在施用自己的手段,美丽的手段,自己呢?偏偏不能拒绝,明知道对方更多的在利用自己,却偏偏控制不住自己的要陷进去。他无法考证若惜的话是真是假,他也不想去考证。

    风南天柔和而又坚定的道:“我风南天誓,这一生一世都会爱护保护若惜的,决不会让她受一点点的委屈,更不会去欺负她。除非~~除非我的肉身腐烂,灵魂从此湮灭。”这一刻,风南天出了他在今生最重要的誓言,也是最后一个。

    若惜心里一震,她知道风南天是认真的,毫不虚伪的,正因为如此,她才受到震动,尽管对方是一个仙人,若惜也从没有把他当**上人来看待,对于她来讲,自己是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潜意识里,她一直坚信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天地规则,因此在她认为,人与人之间只存在着相互利用的关系,为的是自己更好的生存下去,公平是建立在自己不断拼搏努力的基础上的。

    但是风南天的话却让她第一次感到震撼了,她不是怀疑自己过去的想法,而是第一次考虑到别人的想法,尽管她不愿意承认。

    风南天并不奢求若惜能给自己什么回应,他微笑道:“好了,解救你的族人,洗刷你师尊所受的屈辱,就从现在开始了。你跟在我后面吧!前面这段路我比你熟。”

    说完,当先飞去,不在理会还在愕然中的若惜。若惜看着风南天的背影,自言自语道:“真是可古怪的仙人。”

    黑夜在黎明的威胁下逐渐退去,难得的天气开始有一段缓冲,冰坨和冰箭渐渐变小,就连刮了一整夜的大风也逐渐收敛,趋于平和。

    一切恢复到了所能达到的最正常情况,旭日开始慵懒的缓慢爬升,地表上开始迅的窜出生命的种子没,各种植物就像奇迹般的生长,出现在风南天的眼前。

    这是一种呈深红色的植物,有一条粗大的茎,叶子只有简单的几片,很小,呈半圆形。它们一般都出现在石头缝里,生长极其迅,几秒钟的时间就把自己的身体舒展开来,迎风招展着,体会阳光的温暖舒适。

    实在不能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情况,在白天火山喷,岩浆肆虐,夜晚大风狂吹,冰坨漫天的摧残下,居然还有植物可以生存下来,这确实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是天命葵草,白天收缩自己进入地下休眠,晚上出来吸收水分来维持白天的生长,天都不可夺其命,我想这就是生命顽强本质的具体体现吧!”来到一旁的若惜见到风南天注意这些植物,主动解释道。

    “你不是一直呆在鍪岍潭里没有出来过吗?怎么知道它的?”风南天问道。“我师尊说的啊!他跟我讲了很多外边的情况呢,当然还有当年一些他自己的事情,咱们快走吧!马上火山就要喷了,岩浆一出来,这里就没法呆了,咱们快走吧!”若惜催促道。

    “对了,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明白,为何仙魂星系所有的星球情况都如此恶劣,这总不会是巧合吧!”风南天问道。

    若惜看了他一眼,摇头道:“听我师尊讲,在传说很久以前的仙魂星系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只是后来才成为这样的,具体的我也不大清楚。”

    “看来不只是梦魂星啊!整个仙魂星系都是一个谜啊!”风南天感叹道。说话间,两人已经十分靠近上一次空间结界的入口了,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传来轰然的爆炸声,剧烈的冲击波把几个小山夷为平地之后,余势不衰的朝两人卷来。

    风南天一惊,很明显的是有人在争斗,但是威力如此之大的争斗,也令他感到吃惊,这也让他对争斗双方产生了兴趣。

    挥手间,一道金光把自己和若惜罩在了里边,冲击波瞬间来到,感觉到轻微的晃动,若惜倒没有表现的有多惊讶,更多的是好奇而已。

    “咱们过去看看。”风南天提议道。若惜点点头,因为中间基本上已经是一片平地了,只是很短的一段距离,以两人的目力,已经把争斗的双方看的一清二楚了。

    无数的修真者正在围攻着一只足有十来米长的淡金色三头巨大怪鸟,巨鸟浑身羽翼呈淡金色,双翅展开简直有点天地都暗下来的感觉,每一次翅膀的挥动间,都会伴随着修真者的惨叫声。

    外围的修真者尽量采取游斗的方式,时不时的利用符咒攻击骚扰它,修真者当中并没有风南天所认识的熟人,但是那只巨大的三头怪鸟,却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很奇怪的感觉,风南天自己都觉得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

    他和若惜躲在天空上的一片浓厚云层里观望,暂时还没有出手的打算。“那只怪鸟身上的妖气很重,恐怕这些人要吃亏了啊!”若惜自言自语道。

    风南天当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怪鸟身上的妖气已经浓重到了近乎实质的地步,换句话说它本身至少有万年以上的修为,这种妖怪的强横是修真者所不能体会到的。

    从一开始修真者在与怪鸟的争斗中落在了下风,尽管他们占了人数上的巨大优势。被至少五六百的修真者包围,怪鸟好象彻底被激怒了。

    它仰天嘶叫了一声,音泊呈波浪形的层层荡开,周围的火山仿佛被诱一般,岩浆冲天而起,配合着它惊天的声势。

    音波震的不少空中的修真者摇摇欲坠,最可怕的是他们的斗志正在被不断的削弱,尽管他们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怪鸟的强横显然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

    符咒和一般的法宝对它根本构不成丝毫的伤害,淡金色的羽毛仿佛金刚铁铸一般,又是一声剧烈的惨叫,一个修真者硬生生的被怪鸟锋利的爪子抓破了胸膛,元婴刚刚窜出,就被怪鸟张开的巨口一口给吞下了。

    这可引来来周围修真者的无比愤怒,不少人已经开始不顾安危的要拼命了,修真者在盛怒的同时也学乖了,他们分成数十个小队,集中的向怪鸟攻击,这样的杀伤力明显的会大点。众人联合出火性的烈炎弹在怪鸟的其中一颗巨头上炸开,怪鸟许是料不到自己居然会吃这么大的亏。

    它摇晃着脑袋,双翅一扇,震开周围的修真者,紧接着,它嗷叫着了一声,三颗巨头同时昂起,三道炽烈的裂焰疾喷而出,被喷到的修真者纷纷惨叫着从空中坠落。

    “是三昧真火,大家千万注意了。”一个雄壮高大的修真者喊道。这可好,一看见怪鸟可以才出三昧真火,众人更不敢靠近了,还有一些人已经开始偷偷开溜了。

    “哈哈,你们这些无能之辈,打不过我就群殴,殴不过就跑,动作卑鄙无耻而又迅,实在是难得一见啊!”怪鸟突然张口说话道。

    只见怪鸟全身蓝光闪过,现出一个人来,“岳琦,岳大哥。”风南天不禁惊呼道,无论他如何的想象和猜测,也绝对不会想到会在这里与他相遇。

    一旁的若惜惊讶道:“怎么,你与他认识?”风南天点点头说道:“继续看下去。”

    显露在外的蓝色皮肤,长及到嘴的白色长眉,只有十四五岁的瘦小身躯上披着一套华贵的锦袍,乌黑的长上是一道弧形的金色冠冕箍着,这就是岳琦现在的样子,基本上与过去没有分别。

    风南天不禁感叹现在岳琦的变化,现在的他明显的修为上有了巨大突破,随着化身**,妖气也完全收敛,凌厉的目光全场扫过,居然没有人敢正面看上一眼。

    那种无言的威煞更多的体现在对修真者心灵的威慑上,众修真者一时间都忘了进攻,只是呆呆的看着。终于有个修真者反驳岳琦的话了。

    “好你个天妖,你自己一出现大开杀戒都不说,这还赖上我们了,你不要嚣张,须知我们的后援马上就到,到时候看你能逃到哪里去?”说话的是个满脸皱纹的修真者,众修真者中以他修为最高,已经有极变的修为了,由于仙魂星系本地的凡人基本上受不了恶劣环境的影响,大都死亡被大自然淘汰了。

    现在的修真者大多数都是早年从天原星系迁移过来的远古修真者,之前本土的修真者只占少量,至于语言,也是相互交杂着使用,但是更多的还是使用天原星的语言,谁让这里的古修真者势力强盛呢?

    岳琦满脸的杀气,他不屑的看着眼前这些人,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从妖界被人不断追杀,甚至还牺牲了不少自己的属下,往日的地位和势力全都烟消瓦解,拼着报仇的念头他不顾一切的强行通过妖界通道来到这里。

    还没等他喘过气,就被这些修真者围住,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一通猛攻,这让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你们是找死,去吧!大罗天网。”岳琦挥手间终于祭出了自己的法宝。大罗天网,乃是岳琦随身最得意的几件法宝之一,风南天还清晰的记得当时岳琦还夸口说自己的大罗天网连仙人都惧怕三分,现在的风南天当然知道现实之间的差距。

    不过大罗天网当初困住墨龙兽的情景他还是历历在目的,这确实是一件绝佳的防御和攻击法宝。到了这个时候,风南天可不想他们继续打下去了,他倒不是担心岳琦的安危,而是怕他万一真与梦魂星的修真者结下深仇,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南天星相可不好向人交代,关键是他还要没有想到具体援救沅真的方法,但是直觉上告诉他,这里会是一个很重要的突破口。

    另一方面,岳琦的到来,也让他很兴奋,他迫切的需要与这个鼓励他重新获得新生的大哥好好的叙旧一番。

    在风南天的心目中,不算女的,真正够的上分量的人只有三个,排在第一个的就是岳琦,这个戾妖界的天妖,是他给了风南天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恰恰在风南天最颓丧最需要信心的时候,尽管岳琦当时是有求于他,但是这种做法却丝毫没有影响风南天对他的感激。

    第二个人则是沅真,这就不必说了,风南天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天罗仙的成就,很大一部分要归咎于沅真的帮助。第三个人就是天魔靥洫了,两人并肩作战的日子远比前两人要多,艰难自然不少,那种患难与共的兄弟感情却没有半滴掺假的成分。

    “住手。”风南天挺身而出,止住了这场原本就一边倒的争斗。

    岳琦愣住了,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我是风南天啊!”风南天解释道。“你真的是风老弟?”岳琦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风南天俊逸的脸庞,还有身上那种飘然出尘的气质,他实在不敢把眼前的风南天与当年那个垂暮的老人联系在一起。

    “就是我,岳大哥,一百多年了,你还好吧!”风南天难以克制心中激动的道。

    能够再次见到风老弟不能不说我们是有缘分的。多年不见,老弟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了,看来老弟已经修真了,而且成就很高啊!”岳琦感叹道,毕竟是天妖的级别,一眼就看出来了如今风南天的不同寻常之处。

    风南天微笑道:“哪里,若不是岳大哥当年对我的当头棒喝,我风南天如何能有今天。”

    “真有你的,风兄弟。”岳琦激动的道,当年风南天的舍己为人之举,令他十分的感动,这些年努力的艰苦修炼和争霸妖界,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能够忘记自己内心的对于风南天的愧疚,他始终认为当年混沌空间里的风南天已经死了。

    风南天听出了岳琦话中的惊喜是真挚的,他也很感叹,两人一晃居然百多年了才见面,“你稍等一下,我先把事情交代一下。”周围有的修真者居然认出了风南天。

    “这不是那个叫风南天的外来修真者吗?他怎么和那妖怪认识?”有人叫道。“你笨蛋吧!小声点,人家现在是星相大人。”另一个修真者打断了他的话。

    “好了,大家都误会了,这个人他是我多年前的一个好友,希望大家网开一面,不要和他计较了。”风南天直截了当的道,虽然事情有点麻烦,但是他必须要扛下来。

    “可是星相大人,他伤了我们好多的修真弟子啊!梦魂星相大人是要怪罪的。”那个满脸皱纹的修真者苦笑道,两个星相大人,哪个他都惹不起,得罪哪个他都要吃不完兜着走。

    风南天微笑道:“她那里自然由我去解释,你们先回去吧!争斗中伤亡再所难免,希望你们以后自己努力修炼,只有深厚的修为才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

    那个修真者等的就是这句话,只要没有责任,他当然万事皆无,至于那些死去和受伤的修真者,那只有怪他们自己倒霉活该了。

    自然的众修真者对于风南天认识天妖也感到怀疑,但那也仅仅藏在心里,毕竟星相的权威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挑战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