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一章 天龙卷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一章 天龙卷

    换句话说,妙郢等人对自己的疑虑很深,而自己要想不虚此行,必须要取得他们的信任才行。想到这里,风南天有了全盘的计划。

    “妙郢老哥既然这么说,那我风南天只有尽力而为了。到时候还希望令徒手下留情啊!”场面话风南天还是需要说的。

    “老弟说这话可是太抬举小徒了,我可是知道他有多少斤两的。你到时候千万不要留手知道吗?要让风前辈好好看看你修为的缺点。”妙郢转身对莫言严肃道。

    莫言唯唯应诺,他听出师尊话里的意思了,那是要他全力出手,不要有丝毫的顾忌。风南天如何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但只是微微一笑。

    随后一行人下山朝道场飞去。伐傩道场,是百干城最大的三个修真道场之一,也是觉天门为梦魂星的修真者所修建的公共道场。

    道场坐落在一片平原之上,周围没有人居住,只有一些树木和少数的岩石。道场周围布有三层的禁制,这些禁制都是由各大派的修真高手联合布下的,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重新加固和检查一下,这里基本上是用来让修真者展现法宝威力的场所。

    每一件最新被炼制出来的法宝和每一次体会到的境界灵诀,都会拿到这里来让众人检验和参考。这一点修真者是丝毫没有藏私的,也是不允许的。

    风南天要和莫言比试的消息在他还没有到达道场之前,已经传遍了整个百干城,因此众多修真者纷纷涌来观看。

    毕竟本地修真者与外来修真者的比试在这里是从来没有生过的。风南天望着无数的修真者,只有苦笑,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妙郢事先都安排好的。

    在风南天到达的时候,从众多的修真者当中步出两男一女三个人来。男的俊朗不凡,身材伟岸,身着黄色的战甲。女的偏矮,容貌秀丽,穿着粉红色的战甲。还有一人居然就是妙酆。他的出现,风南天也感到很惊讶。

    “妙郢老弟啊!你可真是稀客啊!这位就是风老弟了吧!”站在正中的俊朗男子抢先说道。“枯奁老哥就是热情,来,风老弟,我替你介绍一下好了。这位是忧岵派的席大长老,枯奁。这位是觉天门的门主姑绚丽。至于我师兄就不要介绍了吧!呵呵!”妙郢说道。

    “风南天初来宝地,以后老烦各位的地方还多着呢,到时候各位可不要推辞才好啊!”风南天客气道。

    “风老弟是很会说话啊!就冲这个我姑绚丽以后就得多照顾着点你。”觉天门主姑绚丽大方的道。“相信老弟的修真技巧会给我们带来一场新的革命和变化的,唉,想当年你我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天原星的记忆都有点模糊了,现在想想,那段思乡之情还是放不下啊!呵呵~我可是有点迫不及待了。”枯奁高兴的说道。

    风南天现这里的领导人几乎全是当年从天原星系迁移过来的,这也让他更确定了众人是古修真者的身份。

    “那就开始好了,我想莫言老弟也是等不及了。”风南天既然知道这场架是免不了的,索性大方点主动求战。

    妙郢这个时候朝妙酆打了个眼色,妙酆会意的点了点头。两人默契的表演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惜却让风南天一丝不漏的看在眼里了。

    走进道场,正中间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圆形平台,外围由下而上是环行的石桌石座,上面早已做满了观看的老少修真者。在平台与座位之间是被禁制完全隔开的。

    随着众人的入场,全场爆出了热烈的欢呼声,莫言更是嚣张的举起双手招呼着,仿佛这个场面就是为迎接他的。风南天看着四周又看了看道场,不禁摇头苦笑。

    怎么越看越觉得自己像是供人娱乐的小丑一样。“老弟一会儿就可以在道场里和莫言进行比试了。”接着,一旁的姑绚丽用真元力高声道:“大家请安静,今天难得的有异域的风南天风老弟来到我们梦魂星,并且愿意为我们展示他的修真技巧,我代表梦魂星的修真者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下面请枯奁长老宣布一下比试的规矩和一些要注意的禁忌。”

    枯奁干咳两声道:“规矩我在这里我要先和你们两个说一下,那就是双方比试,尽量不要出阴毒的法宝,不要置别人于死地的想法,切磋嘛,能挥水平并且没有受伤自然就是最好的了。”风南天点点头。

    而莫言已经迫不及待的走进禁制中了,对于风南天他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因为隐藏实力的关系,别人对他的修为根本就无从预测,因此想当然的莫言认为自己的修为要比风南天高了。

    这是一种自信,双妙崖的实力不只在百干城,就是在其他城也是数一数二的。站在莫言的面前,风南天思考着要用何种方法击败莫言,而又会让别人觉的他赢的理所应当。

    “前辈,我就不客气了。”莫言说完就出手了。他的寒影飞剑当时化成千重剑影就射了过来。这是没有经过幻化的飞剑,虽然只是单纯的剑气,但加入真元力驱动后威力也是想当大的。很明显的,莫言开始的时候是在试探风南天的反应。

    风南天从储仙兜里随便掏出一把火性的飞剑,剑光随意的舞动,形成一片光幕护住自己。莫言的剑气击在光幕上,尽数弹开。

    围观的修真者开始议论起来,只是简单的一击,众人已经看出了高下之分,莫言出手凝重谨慎,显然不能放开,而风南天信手拈来的防守却如行云流水,丝毫见不出一丝一豪的勉强,毕竟是自己的弟子,妙郢的脸色也开始凝重了起来。

    莫言的试探攻击过后,知道自己必须拿出真本事来了。他的飞剑升上半空,转瞬间化做一三道冰柱朝风南天刺来,而他自己则嘴里念动咒语,只见五颗晶莹的淡白色珠子滴溜着从他嘴里喷出,瞬间,五个珠子合在一起,随之场内光芒大盛,在光芒笼罩之下的莫言头顶裂开,元婴也跟着进入珠光。

    这时只见道场正中的上空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无数道黑色的闪电落在珠光中,随着莫言的一声惨叫,上空的口子自动的消失了。

    当珠光里的元婴重新回到莫言的身体里边时,莫言的身体也开始变化了,先就是他身上的战甲由原先的淡黄色变成了黑褐色,其次就是他的力量了,风南天感觉到现在莫言的力量是他刚才力量的十倍。

    这若不是他亲眼所见,他是绝对不会相信一个修真者居然可以短时间内力量提升这么大。莫言提升力量的方法完全不是采用损人利己的手法,换句话说,魔杀界的功法可以排除,当然也不是妖界的。

    从容的挡过三道冰柱,风南天完好无损。莫言招回飞剑大吼了一声,只见他大踏步的上前,双手握剑居然一把插在了地上。

    风南天还没想到他要干什么时,地面已经裂开了,无数锋利的冰柱从他脚下凭空伸起,与此同时,莫言也飞到了风南天的头顶,他双手分开,一片黑色的云团迅在他手里凝聚,随之他身体开始下压,云层里放出一大堆的冰箭和巨石,仿佛没有止尽一般朝风南天落下。

    “莫言怎么这么卤莽和冲动,他的修为还远远不够,这样贸然的用灵天珠去借用上界的力量搞不好是要让自己元气大伤的。”枯奁叹了口气说道。

    “莫言这孩子好胜心强,老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更何况,这个风南天实力深不可测,如果不早点拿出自己的真正实力岂不是自取其辱。”妙郢说道。

    “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是要过早的暴露我们的修为方式吗?”姑绚丽反问道。“门主放心好了,这一点咱们的星相大人早有安排,如果此人可以轻松的击败我的弟子,那么证明他的修为的确属于顶尖的,这样的人才自然是我们所需要的。到时候只要让他进入乱亟星,一切就都解决了。反之,既然无用,又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那就只有放入曜修天境了。”妙酆眼露寒光的道。

    “可是,可是这样做,会不会草率了一点,毕竟此人也是误入仙魂星系的~~”就连枯奁忍不住替风南天求情道。

    “姑门主什么时候真的变成妇人之仁了,要知道当年是谁收留了被丢弃的我们,我们又是如何才有今天的地位的?别忘了,那都是拜星相大人所赐,想想当年一意孤行的霰神族和昊仙族吧!他们如今在哪里呢?”妙酆毫不客气的说道。

    仿佛想到了什么,姑绚丽和枯奁在听到这些话时脸色是一变在变,两人互望了一眼,都不在吭声了。这时的场中情形已经大变。

    冰箭和巨石瞬间就将风南天给掩埋了,道场外的修真者以为结束战斗了,都出阵阵喝彩声。就在这个时候,场中的一道白光从冰石逢中透出,随后透出的光芒越来越多,最后轰的一声,所有冰箭和冰石都四散开来,狠狠的撞击在禁制上,出阵阵光芒。

    众修真者都齐声惊叹起来,原来风南天毫无伤的站在原地。好象一点问题也没有。莫言并没有暴怒起来,而是更加小心了,他自己知道自己方才的一击有多大威力,冰箭和冰石也许物理杀伤离不大,但是他们的温度绝对是低的惊人的。

    他曾经用这招冰柬术把一口正在爆的火山硬生生的给冻结了,可见它有多大的威力。风南天手指上绕着飞剑,淡淡的看着莫言,他已经开始感觉到莫言力量的古怪了。刚才的一击完全没有了真元力的影子,他的力量好象被完全替代了。

    而这应该是没有可能的,可它偏偏生了。这里有太多的疑问和未知,风南天对这里是越来越感到有兴致了。

    莫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风南天,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到自己在气势上一直比不过风南天,这让他难受的喘不过气了。

    明白的知道,这样下去,对自己十分的不利。他再一次动了自己借用来的力量,尽管他知道这无异于鸠饮止渴,但是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黑色的力量在一次的在胸中凝聚,元婴在这种力量的激下,开始涨大,一种豪气充斥在他的脑海,莫言感到什么都不畏惧,甚至生出一种敢与天斗的豪情。

    他的双手交叉着向前,掌心向外,向风南天推去,一股黑色的龙卷风随之肆虐而出。“不好,这小子是什么时候学会天龙卷的,这下子糟糕了。大家快,赶紧护住禁制。”妙郢一见莫言的手势就知道糟糕了,现在阻止已经根本来不及了,更何况天龙卷以他们现在的修为是无法正面阻止的。

    围观的修真者也是吓一大跳,他们就算使不出天龙卷,但也听说过它的厉害的。所有人都出手准备维持禁制的存在,至于禁制内的风南天和莫言两人,根本就没有人去顾及了。

    风南天也吓了一大跳,他没有想到莫言会出威力巨大的天龙卷。天龙卷推出的瞬间,就见禁制内原本散落在地的冰箭和冰石纷纷被吸入龙卷,瞬间不见踪影。

    正对着天龙卷的风南天可算是见识到了,天龙卷展现的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力量,那是足以让风南天感到危险的力量。

    黑色的龙卷离风南天越来越近,但是风南天依然固守着自己的脚步,尽管身上衣袂飞扬,他身后的禁制正在不停的摇晃着,仿佛随时要拔地而起的样子。

    天龙卷在风南天身前十米处就在也不能寸进了,挡在前方的赫然是一片红色的光幕,那正是风南天之前所用的火性飞剑。

    只是眨眼的工夫,莫言脸色急剧转白,他心里大敢骇然,以天龙卷所具有的毁灭和吞噬的力量,居然被风南天手里的一枚小小飞剑给挡住了,这要是以前有人告诉他用飞剑可以挡住他的天龙卷,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的。

    风南天应付的也有点吃力了,再这样下去,他非要被逼使出仙力才能自保不可。但是那样一己的计划就要前功尽弃了。

    脑筋里一动,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主义,只见装做十分吃力的挪动飞剑,并且在最后时刻还打叫了一声。由于天龙卷已经完全把力量作用在了飞剑之上,因此挪动飞剑势必等于挪动了天龙卷,随着风南天的大叫。

    他扔掉了飞剑,但是暗中还是用了一小部分的仙力操控飞剑的方向,天龙卷被飞剑彻底转移了目标,撞在了周围的防护禁制上。

    这个时候风南天完全撤回了飞剑上的防护力量。这下子变成了天龙卷与防护禁制的正面交锋了。这可把外围的修真者吓个半死。

    在一边感慨自己倒霉的同时,也只有拼死护住禁制了。莫言是有苦自己知了,他现在是想收手都难了。

    体内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被抽出用来维持天龙卷的攻击上,他想停止都不可能了。很快的,他的脸色就开始变的乌黑,嘴角也开始流出了黑色的鲜血。

    最恐怖的是他的元婴已经涨的像充气的气球一样了。毕竟是人多力量大,外围的修真者在经过开始的混乱之后,凭借着几个领导人的指示和团结,终于把禁制给稳定了下来。

    几千个修真者一起出手,莫言就是本事在大也只有认命了。他第一次开始后悔自己的卤莽决定,他张着嘴,眼睛看着妙郢的方向,仿佛是期盼着他能够来解救自己。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候谁也爱莫能助了。

    元婴终于承受到了他所能承受到的极限,然后噗的一声,就像是一个被打爆了一般,不管是元婴还是人,都在庞大的压力下爆裂开来。

    “不,言儿!”妙郢在外围大声叫道,虽然已经预感到情况不妙,但是活生生的看着自己的弟子在眼前这样悲惨的消失,他这个当师尊的无论如何也有点受不了了。

    事情的生太快了,快的有点目不暇接,风南天也是有点措手不及。天龙卷在失去了莫言这个力量依托之后,自动的消散了。

    外围的修真者总算是舒了口气,而风南天适时配合的坐倒在地,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禁制迅的被打开,众多修真者蜂拥着涌了进来。

    妙郢看见地上自己弟子散碎的尸体,他是欲哭无泪,妙酆也是无语,毕竟他也暗中支持这个比试。一是他低估了风南天的真正实力,二是他低估了自己的门下弟子。

    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局,妙郢紧接着转身盯着风南天,眼睛里充满了仇恨,不光是他,就连周围的修真者也是这种凶狠的表情。

    风南天一愣,他没有想到修真者的反应这么激烈,脑筋里一转,风南天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只听见他大吼道:“你们这帮混蛋,口口声声说要比试,可是这个人呢?他居然想和老子同归于尽,对于这种人,你们居然同意他和老子比试?你们说,你们安的什么心啊?”

    众人都一愣,没有想到风南天居然抢先兴师问罪起来,仔细想一想,众人也觉得有点道理,谁能想到莫言居然能够使出天龙卷这种威力巨大的灵诀,风南天能够保存下己的性命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妙酆尴尬的说道:“风老弟,实在是抱歉,这实在是误会,我~~我们也没有会有这种情况生,莫言不顾规则的限制,居然使出同归于尽的灵诀,实在是死有余辜,好在风老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然我们双妙崖可是无脸见人了。”

    风南天不禁暗赞妙酆不愧为一大门派的宗主,能屈能伸,刚才的一番话说的十分漂亮。既掩饰了自己弟子的卤莽和不守规矩,又照顾了双妙崖的名声,可谓一箭双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