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二章 梦魂星相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二章 梦魂星相

    姑绚丽也上来关心的道:“风小弟没事就好,这场比试不用说是风小弟胜了,我想大家都没有意见吧!”“没有意见,当然没有意见。”妙郢虽然心疼自己的弟子,但为了双妙崖的声誉,也只好承认这个结果了。

    风南天很满意这样的效果,看来先制人的策略还是奏效了。旁观的修真者纷纷上前祝贺,并开始围着风南天请教起来。

    这下子风南天可头疼了,他又不能直接拒绝,没办法,他只好牺牲了一些自己从魅暗窟带来的低级法宝,好在他多的是,尽管是低级的,但那是对他而言,别人可都当成宝了。正在应付时,风南天注意到一个修真者跑到妙酆的身旁耳语了几句。

    之后妙酆转身看了风南天一眼,随后与旁边的枯奁和姑绚丽低声商量着什么。一会儿的工夫三人一起向这边走了过来。

    “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向风兄弟请教,你们都回去修炼吧!我们找风兄弟还有点事要谈。”枯奁明显的下达了逐客令。

    众修真者自然不敢得罪百干城的四大巨头。纷纷知趣的散开了。风南天心里暗想,来了。“风老弟,我听妙酆道友说你打算就在梦魂星呆下来了是吧!”风南天知道这是例行答话,他微笑道:“没错,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要留在这里。”

    枯奁长老点点头道:“那好,鉴于老弟今天修为的表现,我们是一致认可的。我们是十分欢迎老弟能和我们一起修炼得道的。但是要想留在这里,还需要一个人的同意,只要他同意了,我想老弟的光明大道就很快的出现在眼前了。”

    风南天并没有提问,他回答道:“我明白,一切但凭几位宗主做主,我风南天没有任何意见。”枯奁长老似乎很满意风南天的态度。

    他说道:“那好,那现在你就跟我们去见星相大人好了,至于老弟以后的命运将有什么样的变化,就看老弟自己如何去掌握了。”

    妙酆、妙郢、姑绚丽加上风南天四个人在枯奁长老的带领下朝前方飞去。这里的空间结界与真实情况毫无分别,只要想到是由一个人布下的,就可以想象到这个人的恐怖能力了。

    空间结界最下乘的也就是能当个储藏物品的空间,达到中乘的时候就可以用来当作克敌的一种手段了,但是真正达到上乘的时候,那就是反朴归真了,结界里的空间几乎可以无限大了,而且里边的东西全都与真的无异,因为那些都是大神通凭空创造出来了。

    风南天自问自己也就将就着能够达到中乘的水准,至于上乘他是连想象都不敢想象了。很快的一行人等就来到了一个类似于宫殿的建筑物前,连绵不断的台阶,以及殿口耸立的怪兽雕像,无不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殿门口并没有任何的守卫,在这里,枯奁长老和姑绚丽他们都收起了自己身上的飞剑,除了风南天以外,其余四人的表情都变得一丝不苟,很是恭敬和严肃。

    紧跟着枯奁长老抬脚走进大殿,风南天排在第二,姑绚丽第三,妙酆次之,妙郢最后,五个人成一条直线依次进入。

    大殿里光线很暗,但是却不影响几个人的视觉。走到里边,风南天才现这里的与众不同,大殿很大,让风南天意外的是沿着大殿的两旁居然站满了修真者,他大概估算了一下,足有四十多个,修真者的目光全都是注视着自己的前方,仿佛对于风南天等人的到来都视而不见。

    风南天观察到在这些人的左手臂上都戴有一个紫铜色菱形徽章,刚想着那是干什么用的,只见前方的枯奁长老也从手里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徽章挂在手臂上,就连他身后的妙酆等人也不例外。

    风南天正猜测这是一种身份标志时,枯奁长老的背影正好在这个时候闪开一丝缝隙,眼光自然而然的扫到了大殿正中台阶之上的一张黑色大椅上。

    奇怪的是那里并没有任何人坐着,走进大殿之后,枯奁长老等自然的按照自己以前所站的位置排列了进去,这倒好,大殿正中就剩下风南天一个人干站着了。

    大殿里死一般的寂静,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如天籁一般的仙乐从殿外响起,只是眨眼的工夫,一道白光从殿外射进来,风南天只感到一阵香风从自己身前飘过,倏忽间,大椅上已经坐了一个人,一个动人多姿的女人。

    只见她身着银纱,身材高挑,淡紫色的头如云般洒在肩上,她的左手上拿着一根银色的玉萧,白皙的额头上缚着一根银色的丝带,衬托着她的脸更加娇艳。

    “属下参见梦魂星相大人。”殿上的修真者一齐跪下叩道。风南天一惊,他实在没有想到梦魂星的真正主导人居然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所有的人都在下跪,只有风南天一个人和那女子是站着的,这下子,两人的目光想不对上都不可能了。

    凌厉的眼光与风南天交接上了,风南天也不示弱,他从眼光中读到的是无情和冷酷。“这个人是谁?难道没人教他见到本星相大人的基本礼节吗?”梦魂星相淡淡的道。

    枯奁长老吓得连忙说道:“是属下疏忽,还请大人见谅。”“疏忽?给我掌嘴。”梦魂星相呵斥道。“是。”枯奁长老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抡起手掌就想抽自己的嘴巴。

    “且慢。”风南天高声道。“噢,你就是那个外来修真者,叫什么风南天的吧!怎么,你有话说。”梦魂星相淡淡的道。

    “没错,我是叫风南天,我想为枯奁长老说个情,希望能免去他的处罚。”风南天直截了当的道。“噢,凭什么呢?”

    “枯奁长老的受罚是因为我而起的,按理要罚也该罚我才对,阁下罚他未免有点于理不合吧!”风南天说道。

    “大胆,你不过是个外来的人,有什么资格用这种口气和星相大人说话。”风南天的话一说完,旁边就有几个修真者叫嚣道。

    “好胆,轮得到你们来说话吗?”梦魂星相呵斥道,随之她对风南天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做法有失公允了,真是笑话,我做事还需要你来教吗?”

    风南天依然不卑不亢的道:“阁下调教属下我自然无权过问,但是这件事既然牵扯到我了,我自然就不能视而不见,别忘了,我现在还是你们请来的客人。”

    “客人?原来你是用这个作为仗恃的啊!那恐怕你要失望了,我听说你要留在梦魂星,不知道此话是真是假?”梦魂星相问道。

    “自然是真。”“那好,既然是这样,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属下了,试问,一个属下有权干预他领袖所做的决定吗?”梦魂星相反问道。

    “阁下此话可是大错特错了。”风南天否认道。“噢,我倒想听听我的话错在哪里了,听着,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天你就不用离开这里了。”梦魂星相很轻松的道。

    风南天淡淡一笑,对付别人或许他还要费一番手脚,但是对付女人,他可是游刃有余,梦魂星相的最后一句话,暴露了她内心急迫的想法,也就是说她现在方寸有点乱了。

    “先就是我留下来还没有正式得到星相大人的允许吧!其次,就算我留了下来,也不能确定就会成为星相大人的属下吧!换句话说,星相大人就不会成为我的属下吗?”风南天淡淡的道。

    这话一出,不只是梦魂星相和其他的修真者了,就连与风南天同来的枯奁长老等人也觉得风南天实在太过狂妄了,他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枯奁长老不禁拉了拉风南天的裤脚,希望他能停下这番狂妄的话。

    梦魂星相肺都要气炸了,身为梦魂星球上的最高领导人,居然有人感直接挑战她的权威,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外来的修真者。

    “好,枯奁长老的处罚就算了,风南天,我等着你的挑战,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来人啊!晋级仪式正式开始。”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梦魂星相宣布道。

    “老弟,方才多谢你了”枯奁长老感激的道,风南天在众人面前替他挺身说话,这跟救了他的命一样,否则要是真被自罚打耳光,他以后还打算在梦魂星上抬头做人吗?“一会儿老弟只要通过晋级,噢也就是测试,就可以正式留在梦魂星了。”枯奁长老小声的提醒道。“什么测试?”风南天疑惑的道。“就是考验老弟修为的测试,这是最后一关,只要通过了,老弟留在梦魂星的愿望就将正式落实了。”枯奁长老回答道。

    风南天还想提问则么个测试法时,只见大殿中靠前的五个修真者纷纷放出了自己的法宝和飞剑。“风南天,只要你能够收取先萝城五位宗主法宝中的任何一件,我就可以同意你正式成为我们梦魂星的人,当然,为了公平,他们是不可以用自身的真元力进行操控的。你对此可有什么意见?”梦魂星相淡淡的道。

    她这话一说出口,全殿的修真者尽皆哗然,不只因为测试的方法不对,更重要测试的等级太高了,要知道现在能站在大殿中的每一人都是梦魂星上的宗师级人物,就算是他们当年选拔进来的时候,也只是选择宗师里修为最低的来测试,测试的方法却不是收取,而是要求自己放出的法宝在测试的人面前不落下风就可以了。

    但是风南天的测试却不是这样,先就是收取法宝和比拼法宝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比拼法宝只要求控制自己的法宝并加以灵活变化就可以了,控制上只要求对自己负责就可以了,但是收取法宝,尤其是收取别人已经炼制过的法宝,那简直是难上加难。

    要知道每一件法宝都有自己的特性,再加上与原主人心意上的相通,收取法宝等于间接的与法宝主人进行对抗,不了解特性的人,盲目的收取反而会被法宝所伤。

    梦魂星相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是故意刁难风南天了。众人不禁都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风南天,毕竟排斥外人的心里是根深蒂固的。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这种想法,枯奁长老和姑绚丽则已经为风南天担心了。

    两人都知道要是测试不能通过,那对风南天就意味着什么。而当事人风南天却依然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星相大人的测试方法倒是别出心裁,在下愿意尽力一试。”风南天自信满满的道。梦魂星相现自己很讨厌风南天那种自以为是的样子。

    “那好,就这样决定了,风南天,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五种法宝,每收取一件,也就代表着日后你在梦魂星的地位将更高一级。希望你能成功。测试开始。”梦魂星相宣布道,她倒要看看这个外来的风南天到底有何能耐。

    修真者不禁向后退开,让开了正中的大殿,风南天看着头顶上飞舞着五件法宝,风南天分析着自己要如何下手,五件法宝之中有三件是飞剑,其余两件一件是土性的柔盒车,样子就像一个牛角,作用更多的是体现在对土的操控上的,另一件则是罕见的木性蓝蒿,样子呈扁圆形,黄褐色,对于蓝蒿的来历风南天倒是听说过一点,至于作用则不是很了解了。

    三把飞剑当中有两把是火性的,还有一把则是水性的,相比于其他法宝,风南天对于飞剑自然更了解也更有把握一些,只要搞定三把飞剑,剩下的看情况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风南天不禁哑然失笑,其实根本就需要那么费劲的,只要自己无匹的仙力一出,眼前这些还不到法器级的法宝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是这想法也就只能够心里想想罢了,毕竟自己现在有点跟卧底的身份差不多,过分的招摇只会引起别人对自己的怀疑。

    主意打定,风南天就出手了,他可不用担心别人会因此受到波及,毕竟都是宗师级的高手,更何况梦魂星相已经出手在外围布了一层禁制。

    风南天注意到梦魂星相的真元力相当的充沛,几乎已经达到度劫期的修为了。更重要的是这些人说话时用的都是天原星的语言,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他们也是当年从天原星所迁移的那批修真者。

    风南天现在是修真者的身份,仙人的身份已经决定了他不能再用真元力了,他只有小心的放出了自己的法宝锍圄圈了,并且暗中用仙力压制着自己的真实修为。

    众修真者一看风南天的法器出手,不禁都对他刮目相看起来,对于法器的威力众人自然是一清二楚的,能够操控法器的人修为还能低到哪里去。

    锍圄圈的作用更多的体现在防守上,这一点风南天早已经证实了。幻化成一团光幕先就圈住一把飞剑,根据它属性的特点,风南天将锍圄圈的属性进行表面上的转变,使之与飞剑的性能相克。

    这其实也是风南天的一种尝试,严格意义上说这是不可能的,但是风南天并不是说要彻底的改变锍圄圈的属性,而是进行一种模仿,他将原本锍圄圈内的属性进行一点细小的改变,重新将质地的顺序排列了一遍,这是风南天最近在炼器上的一点想法,虽然比较简单,但却是从来没有实验过的,而风南天在这个时候试验,也说明了他轻松的一种心态。

    原本火性的飞剑被经过模仿的水性锍圄圈在小范围内一逼,马上威力减弱,现出了原形,从半空掉落。结果是风南天轻而易举的将其收下。

    众人看的都大跌眼镜,当然,如果有眼镜的话。实在没有想到别人的法宝居然可以如此轻松的收取,这完全颠覆了他们之前的理念。

    靠着自己的新鲜想法,风南天旗开得胜,剩下的三把飞剑自然也不在话下。这下子禁制外的修真者都看傻眼了,法宝的属性居然可以在瞬间转化,这是什么样的修为和手段啊!别说见了,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收取三把飞剑后,风南天又开始琢磨起另外两件法宝柔盒车和蓝蒿来,这两个法宝已经不能用相同的方法来收取了。

    土性的柔盒车和木性的蓝蒿是两种特殊的属性,也是风南天最不了解的两种,如果贸然的用之前的方法去对付,不但不能保证收取到,而且还有可能损坏自身的法宝。因为改变属性之后的锍圄圈威力会相对的减弱。

    站在柔盒车的下面,风南天开始散自己的气势,他需要用气势来判断一下,该先向哪个法宝下手。出奇的,最先引起反应的不是柔盒车而是蓝蒿,仿佛感受到了敌意,蓝蒿出剧烈的黄褐色光芒,朝风南天冲来。

    风南天并没有想要躲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不动,众多修真者中已经有人开始惊呼了,但也有镇定自若的,梦魂星相的眼中开始放出寒芒了,对于风南天她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其实真正紧张的应该算是五位宗师中的最后两位了,如果守不住最后的阵地,他们的脸面也将荡然无存了。

    蓝蒿的光芒夺目抢眼,瞬间撞在了风南天的身上,见过蓝蒿威力的人自然知道它的真正威力,木性法宝大都深山,那里是天地灵气之所钟,被修炼成法宝的基本上都快成精了,因此木性法宝的重要伤人手段就是体现在心魔上,所谓攻心为上。

    修真者的内心如果溃败了,那么什么法宝和攻击手段都将大打折扣,风南天放开自己的身体,任由蓝蒿的进入。

    好象感官受到刺激一般,蓝蒿进入的瞬间,风南天的脑海中异样的响声不断的响起,牵扯着他的心脏不住的跳动,风南天暗呼一声厉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