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二十章 天灵传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二十章 天灵传声

    “梦魂星相,是什么事情值得你耗损真元动用天灵珠来紧急传讯呢?”那潘洪亮的声音丝毫不受地域的限制,清晰的传到了大殿当中。

    “请恕卑职打扰之罪,如果不是十分紧要之事,卑职也不敢轻易打扰那潘大人潜修的,这件事是关于烈眼寒泉的。”幽梦雨蝶惶恐道她当然知道眼前此人的厉害,贵为仅有的三个统管整个仙魂星系的星魇,可想而知他的权力有多大。

    “噢,烈眼寒泉?说!”那潘那火红的头突然一阵无风自动。“是”接着幽梦雨蝶把之前生的事情尤其是风南天等三人出现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对于风南天她着重强调了他的修为,而若惜她则没有那么客气,主要是强调了她的危险性。至于岳琦,她只是轻松的带过。

    “看来星相对他们很是了解啊!那么你的意见又是如何?”那潘不置可否的道,他把这个问题扔给了釉梦雨蝶。幽梦雨蝶这是那潘对于自己的一次考验,她整理了一下思绪。抬起头说道:“属下觉得若惜的条件可以考虑,毕竟没有烈眼寒泉的特殊功效,我们在修为放缓不说,危险也相对的被放大,这很不利于天界的传承和展。”

    那潘缓缓的转过身来,现出了他的本来面目,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剑眉呈插天之势,他身高足有两米,这为他更增添了几分威严。

    幽梦雨蝶接着说道:“况且以我们现在的势力来说,也完全不必要害怕他们玩出什么花样来,但是这件事还需要三位大人与星将大人说明一下。”

    那潘微闭着双目,缓缓说道:“那个风南天呢?据你方才所言,此人的修为分明深不可测,一旦他在一旁横生枝节,恐怕事情将另有变数。”

    “是,属下也是这么认为的,为此属下已经私自做主授予他星相的职位,还请那潘大人不要见怪才好。”幽梦雨蝶陈情道。

    “不怪你,这也是一种笼络的手段,星将大人闭关千年,从不管世俗的事,不到万不得以,是不能惊动他的,这件事你可以答应他们,把他们带大乱亟星来吧!如果真心想要交换的话,那我们顺水推舟,不妨让他们见几个人,如果别有居心,那就一并让他们进入天境,和那群贱奴做伴好了。哈哈哈~~”那潘狂笑道,深红色的披风扬起,整个人在天灵珠中一闪不见了。

    幽梦雨蝶这才收回天灵珠,缓慢的从地上爬起来,她的额头上隐现细微的汗珠,那潘的气势即使是隔着天灵珠她也能清晰的感应到,那是令人胆寒的力量。

    星相与星魇之间,在修为上的确有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尽管幽梦雨蝶对自己非常的自负。风南天,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否则谁都救不了你,她心里暗自祈祷道。

    而这边的风南天和岳琦却是聊的很开心,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各自谈起自己的过去经历,同时感受着对方兄弟之间的那种关怀。

    一旁的若惜一时间却插不上话了,她惊讶的看着两人,对于风南天一点都没有仙人的架子和妖人的来往,她感到十分的惊讶,尽管她本人对于岳琦没有恶感,却也谈不上好感。

    三人现在已经处于空间结界之内,有过一次出入的经验之后,风南天已经能个够轻松的找到结界的入口了。

    结界里的修真者对于三人的到来,并没有表现出过于反常的举动,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对于风南天也有人打招呼,但毕竟是少数。

    风南天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有点复杂,自己既为梦魂星的星相,现在又公然和若惜这个“叛徒”在一起,身旁还搭上一个戾妖界的天妖。这种不伦不类的组合,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在结界里就是舒服啊!不像在外边,整个一个活受罪。”岳琦抱怨道。

    “那是当然,不知道当年是谁创造出的结界,居然如此的逼真,这个人好深厚的修为啊!简直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若惜钦佩的道。

    风南天心里一动,问道:“你们说这个结界会不会是天界的人弄的。”“风老弟为什么会这么想,难道不会是你们仙界和神界的人干的吗?”岳琦奇怪道。

    “这里的三族各自都有自己的信仰,之前三族一直相处的很好,你们知道吗?三界有着统一的默契,那就是谁也不许插手这里的事情,事实上上界之人也确实很少管世俗界的事。”风南天解释道。

    若惜疑惑道:“照你这么说,岂不是连天界也没有可能吗?但是为何你~~~”“别忘了,现在这里是傲天族一族独霸的场面,就连古修真者也与天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古修真者就是天界的传承者,换句话说,他们就是天界的新鲜血液和未来。就连烈眼寒泉也对古修真者的作用最大。那么这里的结界当然也有可能与天界有关。”风南天分析道。

    “确实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按照你所说的,那事情可就严重了。”若惜表情凝重的道,就连一向爱开玩笑的岳琦也乐不起来了。三人都知道这个推测如果成立的严重后果。

    风南天微笑道:“毕竟只是推测嘛,你们不要紧张。”风南天嘴上那么说,其实心里也觉得这个推测越来越有可能了。

    “会不会暗龙在自己来之前就有所觉了,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他开头反对,后来又赞同了呢?难道有别的原因不成。”风南天在心里想到。

    仙界不救沅真的最大原因,无非就是怕两界起冲突,在得不到神界帮助的情况下,以仙界的实力,难免要吃亏。那么自己这个仙人的到来,万一真的遇上天界的人,岂不是使矛盾激化。看己还真要小心点。

    一切都要等到乱亟星之行后才能做最后的决断。正在想着,只听见一旁的岳琦说道:“风老弟,你的推测很有道理,但是其中还有很多的原因搞不明白,就像你所说的,仙神两界对这里的事不会毫无所绝吧!换句话说,天界有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偷偷摸摸吧!”

    若惜点点头道:“岳大哥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现在乱猜也没有用,到时候见机行事吧!”风南天赞同道:“那好,趁现在有点时间,咱们到这里逛逛好了,看看这里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好东西。”他提议道。

    岳琦的性格到底比较开朗,又加上若惜的柔声细语,他闻言高兴道:“就是,快憋死我老岳了。走。”说着,当先落向城内。

    在城门口的石碑上,风南天知道了这里是梦魂星的第一大修真城市空余城,空余城的建筑大都属于低矮形的,很少有看见两层的建筑。

    这里的建筑风格独特,常常是几个院落呈圆形连接在一起,大街上也是树木绿荫环绕,空气清新的让人忍不住多吸两口。

    三人的到来马上引来很多人的围观,不用说也是因为若惜的原因,虽然有过一次被人围观的时时候,但那毕竟是敌对的时候,面对幽梦雨蝶,斗智斗力之下,哪还注意别人啊!这一次可不同了,先这里的修真者或者凡人大都对他们陌生,其次就是现在她的心情处于平静的阶段,这也是她刻意放松自己后造成的效果。

    粉红色的光晕扩散到她晶莹的脖颈上,整张脸娇艳的如同盛开的鲜花一般,艳光四射,不知道为什么,若惜的美丽总是带着某种圣洁的光辉,那种美似乎更应该天上,以风南天仙人的修为,仍然不受控制的被吸引,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姐姐好美啊!”人群中的一个小孩子终于忍不住出口赞叹道。这是一个约莫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粉雕玉啄的小脸红扑扑的,透着一股健康,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显示着他的灵活与精明。

    若惜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男孩。她走到男孩的面前柔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告诉若惜姐姐好吗?”“我叫幽尘,若惜姐姐真的好漂亮啊,我从来没有见过比姐姐更漂亮的人了,就是幽趣姐姐也比上你。”男孩天真的道。

    “是吗?幽趣是你姐姐吗?”若惜问道,周围的人在开始的惊艳之后全都自动散开了,毕竟都是修真者,一定的定力还是有的。

    “对啊!幽趣姐姐可漂亮了,好多人喜欢她呢?”幽尘自豪的道。这时的岳琦在一旁嘀咕道:“没事逗小孩玩,真亏她想的出来。”

    风南天暗地里踩了他一脚,示意他不要乱说话。“不如姐姐到我家去做客好了,我们全家一定都欢迎的。”幽尘十分高兴的道。

    对于若惜的美丽和亲和,他是从心眼里喜欢的。“不要忘了还有我们两个啊!”风南天适时说道,难得看到若惜高兴的样子,他当然赞同了。

    完了,无聊的时间开始了,岳琦心里暗叹,让他打打杀杀还可以,让他去玩,他反而不自在。“好啊!我们家已经很久没有客人上门了,这次正好,姐姐和两位大哥哥一起去,一定很热闹的。”幽尘说完就拉着若惜的手往前走,小孩子高兴的就差没蹦起来了。

    看见岳琦愁眉苦脸的样子,风南天就想笑,他拉住岳琦的手道:“好了,咱们也去看看好了,你不是喜欢美女吗?那个幽趣没准你会看上眼啊!”

    岳琦眼前一亮,刚想开口附和,只见一旁的风南天笑意盎然,他假装一本正经的道:“去就去,不过事先生命啊!我可不是去看什么美女,要说美女,有谁比的上你家的若惜啊!”

    “喂,什么我家的啊!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让若惜听见,担心她扒了你的皮。”风南天嘴上说的狠,心里其实还是挺乐意的。

    “你这小子,什么心眼,我还不知道?”岳琦哈哈笑道。三人跟随幽尘一前两后朝前方走去。一路上近距离观看这里的建筑,不同风格有着不同的排列方式,这对于风南天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前世的他曾经对于建筑也颇有研究,可以算是有点心得。

    幽尘的家处于空余城的正南方,偏离城市中心有一点点的距离,不在中轴线上。这里的庭院外三层,里三层显得十分庞大。

    牵着若惜的手跨进院门,就可以听见“三公子”的称呼声不绝于耳,显然小小年纪的幽尘在这个家中地位不低。

    外三层的庭院所居住的人明显的地位不如里三层庭院的人。外三层的人当中不时的夹杂着不少凡人,他们大多是仆役的身份,还有少数的修真者,他们的修为大多在辟谷以下。

    而里三层的就不是了,这里没有一个凡人,修真者之中最少的都有元婴的水平。看见幽尘带着自己一行人等长驱直入,旁人也不敢阻拦,都以为风南天等是什么尊贵的客人。

    “小尘啊!你这一天跑哪儿去了,害的阿爹阿妈一阵好找,还以为你出事了呢?咦?这三位是~~”内院里,一位衣装整齐的艳丽少妇拦住了我们。

    “大姐,这是若惜姐姐,这两位大哥哥是她的朋友,他们都是我请来的客人。”幽尘很认真的说道。

    “您好,我是幽尘的大姐幽蔷,很高兴你们能来我们家做客。”幽蔷虽然惊讶于若惜的美丽和风南天两人的出众气质,却也很快的恢复过来。

    若惜不禁对她大有好感,正想客套一番,只听见从内堂跑出来一个十八左右的灵秀美女,她冲着幽蔷焦急的喊道:“大姐,你快去看看吧!姐夫练功不慎,出~~出问题了~~”

    “什么,他不是刚才还好好的吗?”顾不得说话,幽蔷转身就朝内堂跑去。

    “幽趣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了,姐夫出什么事了?”幽尘仿佛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小脸绷,就跟要哭起来似的。

    “没事,阿爹,阿妈都在看着姐夫呢?爷爷,祖爷爷他们都在呢?”幽趣疼爱的连忙安慰幽尘道。“那咱们赶紧去看看好了。”幽尘说完,就往里头跑。

    幽趣看了风南天三人一眼,也顾不上询问三人的来历,她也跟着跑进去。

    这倒好,三个人就这样被人尴尬的撂在那里了。“哈哈,真是有趣,那小姑娘还真挺漂亮的,风老弟,还真让你说对了。”岳琦突然笑道。

    “岳大哥,请你注意点场合,没看见旁边还有个美女吗?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的。”风南天赶紧掩住他的嘴,在他耳旁小声说道。真怕他一不小心又漏出什么话来。当着若惜的面,他可丢不起这个人,什么时候岳大哥变得有点疯疯癫癫了。

    风南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咱们也进去看看吧!跟人家打个招呼再走好了。”仿佛没有听见岳琦的话,若惜平静的道。

    “也好,没想到咱们运气这么好,第一次上人家里做客,居然会遇到这种事情。”风南天赞同道。

    走进一条靠右边的石道,下来两个台阶,又是一个空旷的庭院。这里早已站满了人,庭院里的人分成一个圆圈,中间是一个被禁制了的圆形平台。

    禁制里有三个人,一个一脸威严的长袍老者,一个强壮的中年大汉,还有一个则是盘膝坐在地上的清秀男子。清秀男子的头顶上,虚浮着一只张牙舞爪的四脚巨兽,它不断的挣扎和咆哮着,下半身已经隐入男子的元窍里。

    长袍老者和中年大汉双手各自出淡白色的光芒,作用在巨兽身上,看样子是想把它完全的逼入元窍。

    三个人的头顶隐隐见汗,时间在僵持中一点点的度过,事情好象没有任何的进展。

    “宗长和祖爷真的能把越明的兽魂给压回体内吗?”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说道。“不行也得行啊!否则失了兽魂,越明不但度劫无望,还有可能彻底变成白痴一个,最重要的是现在祖爷和宗长都有点骑虎难下了。”另一个女性修真者答道。

    “没办法,谁能想到越明的修为进展如此之快,而且居然让他找到了灵兽中极品的喧嚣兽,只有能够融合喧嚣兽的兽魂,度劫飞升将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啊!”另一个满脸虬髯的人倒不担心禁制中的凶险,他反倒羡慕了起来。

    “二伯爷,您就不要羡慕了,都什么时候了,您倒是帮帮我们家越明啊!”幽蔷忍不住垂泪道。对于自己夫君所受的罪,她感同身受,恨不得自己以身相代。

    “小蔷,不是二伯不帮你,你也知道你二伯我的修为,那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兽魂的融合最好要靠自己的力量来降伏,否则难免留下兽魂反抗的隐患,现在有宗长和祖爷出手襄助,已经是破例的了。”被称呼为二伯的人无奈道。

    “是啊!小蔷,你就相信你阿爹和祖爷好了,越明他会没事的。”旁边一个中年美妇安慰道。“阿妈,我都知道,可~~可我就是担心越明他~~”幽蔷说到这里,眼泪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喧嚣兽,真是难得一见啊!想不到这里居然会有。兽魂凶相依旧,凝体清晰不变,就连内丹也是成色深沉,恩,分明是一只修为有成的成年的喧嚣兽啊!”岳琦惊讶道:“受体之人的修为居然只有金丹初期的水平。本来兽魂就比他强大,非要强行融合,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死字是怎么写的。”

    “可不是,现在又有两人死活要把兽魂往他身体里塞,这就好比一口碗,却偏偏要吞下一缸子的水,真是不把人当人看了。”风南天也随意的插口道。

    众人一听这话,都齐齐变色。“什么,敢在这里胡言乱语,给我拿下。”满脸虬髯的汉子大怒道,居然有人跑到自己族里来大放厥词,他倒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是我,不过我可事事先声明啊!我这可不是胡言乱语,我这叫实话实说。”岳琦一无所惧的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